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当玛丽苏遇上万人迷(近代现代)——寒雨秋风

时间:2019-11-23 11:15:28  作者:寒雨秋风

   书名:当玛丽苏遇上万人迷

  作者:寒雨秋风
  本文文案:
  楚云纤从生下来就是个玛丽苏。
  他爸爸是世界首富;他大哥是诺奖天才;
  他二哥是世界拳皇;他三哥是少年影帝。
  房子大到修高铁,不然十天半个月走不完。
  床也大,每天睡醒下床,得先在床上开半小时汽车,才能到床沿上。
  卧室里喊一嗓子,三天后才能听到回声。
  别的豪门出门坐直升机,他家厉害,坐火箭,还都是一次性的,坐一个扔一个。
  他家招顾问,一群外国前总统抢破头,激烈程度远胜总统大选。
  他爸和他哥哥们,宠起他来,简直不是人。
  他爸:“纤纤,爸爸给你的饭卡充了一百亿。”
  他大哥:“纤纤,大哥新发现了一个星系,里面一万颗小行星,都用你的名字命名的,从纤纤一号到纤纤一万号。”
  他三哥:“纤纤,我这个月又新写了十首歌,全是写给你的。”
  他二哥:“纤……二哥没他们那么大的本事,就随手捏死了只老虎送给你,你别嫌弃。”
  ·
  度暗星是校草,
  他帅得撕天裂地,炸|裂苍穹。
  只要有人盯着他看三秒,要么爱上他,要么被他帅死。
  自古以来就是这样。
  从来都是被人爱的度暗星,第一次爱上了一个人。
  那是一个小少年,白白净净,单纯到不谙世事,笑起来满是阳光的味道。
  蔫坏蔫坏的度暗星叫了人家两年的小可怜,最后连哄带骗,拐到床上去了,这才发现……
  人小可怜是世界首富的儿子。
  钞(超)能力受vs校草攻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秦观《鹊桥仙》
  内容标签:奇幻魔幻 豪门世家 爽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楚云纤,度暗星 ┃ 配角:同学和家人 ┃ 其它:
 
 
第一章 晚安吻
  “今天轮到谁亲我了?”16岁的楚云纤猫在被窝里,仰着小脸咕哝道。
  “是我是我!”金发阳光少年挥着手激动地说,“今天的晚安吻是我!”。
  身形高大挺拔的青年冷哼一声,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胡说,明明就该到我了。”
  金发少年抱臂:“喂,老二,饭可以瞎吃,话可不能乱讲。说好了大家轮流给纤纤晚安吻的。周一周四大哥亲,周二周五我亲,周三周六你亲,周日老爸亲,今天是周四,大哥不在家,昨天周三你刚刚亲过,所以,今天,应该由我来替大哥给纤纤晚安吻!”
  高大青年冷着脸不为所动:“上周四大哥也不在,你就是这么说的,难不成大哥周周周四不在,你周周周四都要替大哥亲?”
  这种由对他的宠爱而引发的争吵,一周没有千次也有百次,楚云纤早就习以为常。
  他裹紧小被子,小小的身子蜷缩成一团,指尖发出幽幽蓝光,紧接着,两个小小的,蓝玻璃罩一样的耳塞,出现在了耳朵上,这能够帮助他屏蔽所有的噪音,他打着鼻涕泡优哉游哉地睡了。
  而他的二哥三哥依旧吵个没完没了:
  “我亲!”
  “我亲!”
  熊熊烈火在两人头上燃烧着。
  “给大哥打视频电话,看他让谁亲!”金发少年,老三楚云驻提议。
  “打就打!”老二楚云晚无所畏惧。
  视频电话拨通了,那头的白衣青年摘下口罩,快步从实验室中走出来,脸上带着温柔的笑:“小晚,小驻,一大早找我有什么事情么?”
  大哥楚云霭正在大洋彼岸的米国,主导一场由全球顶级科学家共同完成的划时代实验。
  据媒体报道称,这项实验若能成功,楚云霭必将成为继牛顿、普朗克和爱因斯坦后,最伟大的物理学家。
  这位年轻的全才,在连续垄断十年诺贝尔物理、化学、医学、文学、和平、经济学奖后,凭此项实验,基本上已经预定了第十一年的诺贝尔物理学奖。
  “大哥!”楚云驻伸长舌头喊道,“今天是周四,你那份晚安吻,让给老二还是让给我?”
  楚云霭擦了擦脸上的汗,惨!他一忙起来,就忘了时差这回事,米国现在还是周三,他就想当然以为华国也是周三了。
  这么说,他又要错过一次纤纤的晚安吻了!
  如此重大的损失,如此惨烈的打击,令他心如刀绞,令他万箭穿心!
  多么痛的领悟!
  他被人冒名顶走实验成果都没这么痛心过!
  不过,大哥不愧是大哥,再怎么悲痛欲绝,面上还是不会表现出来的。
  他笑得眉眼弯弯,弱弱地跟两个弟弟商量道:“呐,咱们交换一下好不好?今天你们谁代替我亲了,回头你们亲的那天,让给我行不行?”
  “哈?这怎么可以呢?过期不候,大哥,这可是你说的哦!”楚云驻还真是机灵,一句话就把楚云霭唯一的希望堵死了。
  “喂,喂?哦,信号不好,呐,你俩随便吧哈,大哥就先挂了…”
  “嘟、嘟、嘟……”
  楚云晚和楚云驻看着嘟起嘴唇,模仿挂电话音的楚云霭,脑门上默默地出现了一排省略号。
  大哥,这是微信视频,不是电话……
  您给这敷衍谁呢?
  于是乎,楚云晚和楚云驻的“主权争议”问题依旧没有解决。
  “我亲!”
  “我亲!”
  两人抱着打成一团。
  一秒钟后…
  楚云晚小手指勾着楚云驻的衣领,提溜小鸡仔一样,轻轻松松地就把他提了起来。
  为了羞辱楚云驻,楚云晚甚至还十分粗俗地挖了下鼻孔!
  楚云驻:“……”
  没办法,他二哥楚云晚是世界拳皇;跆拳道的带子比黑洞还黑;相扑能以一己之力,轻轻松松压倒一百个樱国大肉团……
  一米□□的身高,宽肩窄腰大长腿的身材,蜜色肌肤包裹下,有着健硕的胸肌,和整整齐齐的八块腹肌,浑身上下的每一块肌肉,无不散发着蓬勃的男性荷尔蒙……
  完全碾压。
  论打架,楚云驻就是再叫上一个连的特-种-兵,都未必干得过一个楚云晚。
  但楚云驻也并非全无优势。
  年仅十七岁,就摘下奥斯卡影帝桂冠,并顺手包揽了四五遍三金影帝,他的优势,是精湛的演技呀!
  楚云驻小嘴一撇,眼圈紧跟着就红了。
  他抽抽搭搭道:“二哥,我错了,纤纤的晚安吻,还是…你来吧……”
  引用曹雪芹《红楼梦》里的一段话,那当真是“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泪光点点,娇-喘微微。”
  直比那病西子还要病西子,比那林妹妹还要林妹妹,看得人心都要酥成一潭春水。
  便是楚云晚,也免不了有铁汉柔情的时候。
  眼下,他俊脸一红,羞愧感顿时涌上心头。
  他放下楚云驻,把少年瘦小的身子抱在怀里,边拍背,边柔声哄道:“是二哥错了,二哥不该跟你抢,你是弟弟,二哥应该让着你,今晚纤纤的晚安吻,还是你来吧。驻驻,你不要哭好不好,你知道的,二哥最见不得你和纤纤哭了。”
  楚云驻头埋在楚云晚手臂上,身子不住瑟缩着,嘴角却露出了一丝狡黠的笑。
  老二这个大块头,果然是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家伙呢。
  自己的演技不过才用了百分之一,他就乖乖上钩了。
  哭戏永远是对付这种憨汉的灵丹妙药,嘻嘻嘻……
  于是楚云驻飞奔着扑向了他的四弟。
  “哎,等等。”楚云晚胳膊一捞,又把楚云驻捞小鸡仔一样捞住。
  楚云驻的笑意来不及收住,一下就露了馅。
  “你、又、演、我!”楚云晚暴怒至极。
  楚云晚挥拳,“咚!”
  楚云驻捂着脑袋上并不存在的包包,“叽”地一声哭了出来。
  “还演!还演!我刚刚锤的是墙!从小到大,我什么时候打过你!”楚云晚对楚云驻失望至极。
  “哎?”楚云驻捂着脑袋抬头,只听“轰隆隆隆隆——”,打雷一般,那一整栋厚实的墙壁,都随着楚云晚刚刚那一拳,大块大块地垮塌了下来。
  楚云晚:“……”
  “怎么肥四怎么肥四?”他们的父亲楚四海推开门进来,“怎么闹得那么大动静?刚下火箭就听到你们在吵吵了。”
  楚四海作为富有四海的世界首富,顶级财阀的掌门人,出行绝对不会坐直升飞机这种穷鬼打肿脸充富人的玩意,他要么坐火箭,要么坐人造卫星。
  “爸!”楚云驻扑到身形高大,西装革履的楚四海怀里,添油加醋地把刚刚的情况说了一通,没忘了暗戳戳地黑一把老二。
  楚云晚听得脸黑,他觉得不对劲,可分辨不出来哪里不对,嘴皮子又比不过老三,只好僵硬地杵在那里。
  “好啦好啦,原来是这么回事,乖,快别哭了。”霸道总裁楚四海霸道至极地拍了拍楚云驻的肩膀,霸道至极地挺起胸膛,大手一挥,霸道至极地说:
  “这个问题好解决!”
  楚云驻满脸期待地看着楚四海,等着最后的“判决结果”,激动地摇起了小尾巴。
  爸爸平时最疼他和纤纤了,今夜的晚安吻,一定是他的!
  楚四海“啪”地盖棺定论:“以后有争议的日子,都由我来亲!”
  楚云驻&楚云晚:“……”
  “不公平!”楚云驻伸长舌头抗议。
  “没有什么不公平的!你们兄弟三个一周两次,爸爸一周只有一次,已经做了很多退让了!就这么定了!”
  楚四海成功争取到了晚安吻的权利,整个人都亢奋不已,虽说他刚刚谈完登月计划的单子回来,明天还要早起去谈地心勘探计划的单子,身心俱疲,但一想到能够提前亲吻到崽崽,他整个人几乎一下子年轻了二十岁!
  他迈着霸总独有的步伐款款出门,打算洗完澡,打好发蜡,喷好香水,刷完牙,再嚼上一块草莓味的口香糖,就来给崽崽晚安吻——那是崽崽最爱的味道。
  门关上,挡住老二老三目光的那一刹那,楚四海激动地一蹦三尺高:“呀喉!”
  他快乐,他开心,他激动,他蹦蹦跳跳,他开怀大笑,他肆意撒野喧闹。
  天知道他等这天等了多久!
  四天呀!为了这一刻,他楚四海忍辱负重了整整四天!
  仆人们看着面前这只西装革履的大猴子,手中的盘子噼里啪啦掉了一地。
  这又是四少爷的魔法?
  这次连老爷都操纵了?
  楚四海开上他的亿万豪车,朝着浴室疾驰而去。
  他在走廊上把车速飙到了一百二十迈,开了整整十分钟,期间还停下车来,在室内加油站加了个油,才终于开到了浴室。
  没办法,房子不这么大,都配不上他家纤纤的身份。
  纤纤他,可是世界首富最钟爱的小儿子!
  在游泳池一样大的浴缸里,楚四海一边搓澡,一边放声高歌:
  “啊~~~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也不能分割……”
  伴随着袅袅水汽,回音在这个超过一千平米的小浴室里久久回荡。
  等他洗得浑身上下香喷喷的,终于回到楚云纤卧室的时候,他又累出了一身大汗。
  虽然他已经迫不及待要给纤纤晚安吻了,但是,他提醒自己,楚四海,你现在身上这么脏,怎么可以亲吻纤纤呢!
  于是,在楚云晚和楚云驻惊愕的目光中,楚四海他又开上车,去洗澡了……
  “爸没发现,咱俩刚刚偷亲了纤纤吧?”楚云驻小小声道。
  楚云晚端详着睡梦里的楚云纤,一脸看到圣光的表情,“没~”
  “纤纤好可爱呀,他、他握住了我的小手指。”楚云晚,这个一米□□的钢铁男儿,激动地就要哭出来了。
  “我也要我也要,我也要让纤纤握住我的小手指。”楚云驻“摇着尾巴”央求道。
  “哇!”被握住小手指的那一刹那,楚云驻的心灵得到了极致的净化。
  “纤纤怎么可以这么可爱!越看越爱他了。”
  “就是说呀……”
  “你们!你们居然背着我,居然背着我……”
  第五次洗完澡回来的楚四海站在门口,他面色惨白,心脏碎成一块一块的,他把胸脯拍得扑通扑通响,“居然背着我……!”
  “哇!”
  这个同样一米□□,霸道狠戾到令人闻之丧胆的宇宙级霸总,差点儿当着两个儿子的面,“哇!”地一声哭出来。
  怎么可以这么过分,说好的今晚我来呢?哼!你们这些男孩子,果然都是大猪蹄子!
  欺负人家这么单纯可爱的豪门老男人!
  “爸,我们没有偷亲纤纤,我们只是,让纤纤拉了一下我们的小手指。”还是楚云驻反应快,谎话张嘴就来。
  听到这话,霸道总裁楚四海的眼神,忽而变得喜悦,忽而充满质疑,忽而又变得喜悦,忽而又充满质疑,忽而在喜悦中掺杂质疑,忽而又在质疑中迸发出喜悦……
  一分钟后,他眼睛抽筋了。
  楚四海捂着眼睛问,“真的?”
  “嗯嗯!”楚云晚&楚云驻点头如捣蒜。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