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流连(近代现代)——大橘喵

时间:2019-11-23 11:32:36  作者:大橘喵

   《流连》作者:大橘喵

 
  文案
  你是我未曾拥有无法捕捉的亲昵
  后知后觉迟钝攻X冷清可怜受 同性可婚
  先婚后爱 虐 追妻火葬场
  荣轩—段明煦 攻有白月光,略微狗血
  生子!生子!生子!雷者误入
  ————————————————
  段明煦:“我前19年的人生都很苦,直到遇见了你,我本以为你会是我的第一颗糖果,可是你依旧是我苦到心尖却依然无法放手的黑咖啡。”
  荣轩:“从现在开始,我会不断往里面加糖,再给我一个机会,好吗?”
  ————————————————
  一个别扭、傲娇、迟钝的“傻”总裁的不算漫长的漫长追妻路。
 
 
第1章 
  段明煦进来的时候会议已经开始了5分钟,荣轩不咸不淡的瞟了他一眼就不再看他,段明煦也无暇顾及荣轩的态度,胃酸争先恐后的往上涌,小腹也隐隐作痛。
  自从上周发现自己有了两月的身孕后,两年前植入的孕囊的排斥反应格外严重,让他几乎食不下咽,今早开会前又去厕所吐了一次,这才迟到了5分钟。
  段明煦自进来后一直都不大舒服,恹恹地撑着脑袋,故而当荣轩用略带愠怒的声音问道:“段总觉得怎么样?”时也未曾反应过来,只是后知后觉的说:“我没有意见。”
  荣轩皱眉看了他一眼,然后说:“散会,段明煦到我办公室一趟。”段明煦苦涩一笑,跟在脚下生风的荣轩身后进了办公室。段明煦知道荣轩最讨厌开会迟到和开小差,可身体的不适让他无法集中精力思考会议的内容。
  荣轩坐下后抬眼看了看站着的段明煦,这才发现段明煦苍白的脸色和泛白的嘴唇,眉眼间透着淡淡的虚弱,那股因为段明煦迟到和开小差的火渐渐熄灭了,但仍旧冷硬的说:“为什么迟到?不知道公司规定吗?”
  “抱歉,因为身体不舒服所以耽误了一会儿,我会做检讨的。”段明煦的声音沙哑而疲倦,让荣轩感到淡淡的心疼。荣轩奇怪于心底的感觉,心想可能是今天没睡醒。
  依旧冷着脸说:“身体不舒服就请假,你知道公司开会迟到的规定,下午你就去考察这一期项目的工地,不许再有下次。”
  段明煦点了点头,得到荣轩的允许后便走了出去。刚走出荣轩的办公室便感到一阵眩晕,缓了好久才往办公室走去。
  段明煦回想起荣轩冷硬的面庞心里一阵难受。自从两年前领证后就一直保持着“相敬如冰”的状态,段明煦知道荣轩不喜欢他,不然就不会甫一结婚就签了一份协议(内容大致是双方互不干涉对方的生活,一方遇见喜欢的人后可与另一方离婚)
  因着这份协议,段明煦只得把他对荣轩的喜欢深深的藏在心底,不敢表露半分,深怕惹了荣轩的厌恶。
  很快就到了中午下班时间,荣氏的员工们都往集团的员工食堂涌,段明煦也不例外。但当他到达食堂门口时食堂的饭菜味道却让他涌上一阵恶心,勉强压下这一阵后又只得返回办公室。
  想到下午还要去工地考察这一期的项目,段明煦拿起桌上的牛奶,但牛奶的腥味让他猝不及防的吐了出来,偌大的办公室充斥着段明煦干呕的声音。
  真要命,从早上到现在还没有吃下一点东西,段明煦疲倦的趴在桌上,一只手虚虚的摁着小腹,没休息一会儿就到了去考察工地的时间。
  荣轩路过段明煦办公室时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想起人被自己派去考察工地了。忽然想到段明煦苍白的脸色,没由来的感到一阵烦闷。
  段明煦考察完工地就已经天黑了,忙了一天,段明煦感到小腹一阵阵的酸疼,可却不敢用力去揉,倚着方向盘捱过这一阵才动身回家。
  路过粥铺时想到自己这一天还没怎么吃东西,担心孩子的营养不够又买了一份清粥回去。到家时荣轩还没有回来,别墅里冷冷清清,让人感到一阵寒意。
  勉强喝了几口粥就再也吃不下东西。工作的疲倦加上严重的妊娠反应让本就身体不好的他愈发吃不消,不一会儿就这样睡着了。荣轩回来的时候已经快午夜了,看到蜷在沙发里睡着的段明煦,好看的眉毛扭成一团。
  俯身将人抱起,却觉得有些硌手,怀里的人清瘦得过分,借着昏暗的灯光,段明煦的脸庞更加柔和,近乎透明荣轩怔忪了一会儿,只觉得心脏想被敲击了一下。
  鬼使神差的伸手碰了碰段明煦的脸,觉察到段明煦似乎有要醒的迹象连忙缩回了手,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但段明煦只是翻了个身,疲倦的身体让他睡得很沉,没有发现荣轩的动作。
  荣轩洗完澡上床时段明煦依旧保持蜷缩的姿势沉睡,像一个缺乏安全感的婴儿。荣轩心下一动,轻手轻脚的从背后将人抱进怀里。
  夜,还很长。
 
 
第2章 
  清晨6:30,一阵熟悉的恶心叫醒了沉睡中的段明煦,来不及反应就捂着嘴冲进了卫生间,本就没有吃下什么,呕出来的都是胃酸。
  荣轩是被卫生间里压抑的干呕声吵醒的,反应了一会儿才意识到段明煦在呕吐,犹豫着要不要去关心一下,但想到两人之间的关系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听着里面越发严重的干呕声,荣轩有些坐不住了,刚打算进去看看,段明煦就推门出来了,看着已经起床的荣轩,段明煦抱歉的说:“吵醒你了,对不起。”
  刚刚呕吐过的声音沙哑中透着虚弱。荣轩看着眼眶泛红,倚着墙壁,一手虚扶小腹的段明煦不自觉的放软了声音说:“也该起了,你……还好吗?”
  听到荣轩的回答段明煦有些惊讶,眼里闪过一丝暖意,说:“没事,每天都这样,我也习惯了。”听着段明煦的回答,荣轩的心口泛起丝丝疼痛,但也只是点点头,而后说:“我先出去了,你……多睡会吧。”
  随即走了出去。本来不适的身体似乎因为荣轩的几句话就缓解了不少,段明煦的嘴角悄悄的牵起了一个小小的弧度。
  等段明煦起床时荣轩已经走了,留了字条和早餐在餐桌上,段明煦愣了一会儿,小心的打开字条,笔锋凌厉的字迹写着:今天你不用来上班了,你阿姨说你爸爸病了,让回去看看,公司有事就不陪你去了。早餐在桌上。
  看到这个,段明煦不自觉的僵住了。自从母亲在他7岁那年去世,父亲把魏宁娶进家,生了弟弟段明诚之后,他在那个家就像个透明人一样,后妈魏宁待他也非常不好,只是偏心弟弟段明诚。
  因此在他考上大学那年就从家里搬了出来,自己勤工俭学养活自己,要不是联姻的对象是荣轩,他恐怕这辈子都不想再和段家有什么联系。
  他对这个家更多的也只是排斥和悲伤而不是爱,所以他非常渴望能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家,而不是一个冷冰冰的房子。本以为荣轩会给一个家,可这样一个简单的愿望还是落空了。
  荣轩买的早餐都有些油腻,只有一份小米粥稍微和段明煦的胃口,但由于妊娠反应也只是喝了一小半。虽然不想看到魏宁母子,但段宏毕竟是自己的父亲,所以段明煦在吃完早餐后就出发去了段家。
  段家。
  段明煦进门后魏宁就对他冷嘲热讽道:“不要以为攀上了荣家就可以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你能攀上也是因为我们段家的联姻,要不是明诚不愿意,能轮的到你吗?现下电话也不接了,是不是你父亲死在家里了也求不来你看一眼。”说完斜了段明煦一眼。
  段明煦无视了魏宁的话,转头问管家:“父亲怎样了?”管家恭敬的说:“老爷昨天心脏病犯了,现下在卧房休息,我带大少爷过去吧。”段明煦点了点头跟在管家身后去了父亲的卧房。
  魏宁在身后大声的说:“看来你也讨不了荣轩的欢心嘛,荣轩也不陪你来,真是可怜!”段明煦听到这里脚步顿了顿,想要反驳,但一想到荣轩,只是自嘲一笑。
  “父亲。”段明煦垂着头道,段宏半躺在床上,脸色略微有些苍白。段父微点了点头,道:“知道你不喜欢这个家,但让你跟荣家联姻是为了段家的利益,不要忘了自己的本分,必要时帮衬着些家里。小宁也很辛苦,也要敬着些她。”
  每次回来都是这样,虽然早已习惯,但多少还是会觉得难受,毕竟谁不想要真正的亲人呢?
  段明煦没有留下吃饭,看过父亲后就离开了。今天不用上班,段明煦一个人去了墓地,看望母亲梅娟。每次只要心情不好段明煦就会去墓地陪母亲一会儿。
  天空阴沉沉的,就像此刻段明煦的心情一样。不知是不是受孕激素的影响,父亲的态度和魏宁的话让他很难受,似乎自己从来都只是一个获取利益的工具。看着母亲的黑白照,段明煦露出了苦涩的笑容。
  “妈,我怀孕了,您要是活着的话应该会很高兴吧,我好想你。我……是不是很快就会有个家?”段明煦抚着小腹轻声说。
  段明煦呆了一会儿就回去了。上车后便觉得小腹疼的厉害,**似乎有液体流出,冷汗顺着脸颊流下,骨节分明的手无力的抓着小腹处的衣服,段明煦的心慌慌的,输入了那一串烂熟于心的号码,可却始终没有勇气拨出去,最终还是颤着手拨通了120的电话。
 
 
第3章 
  荣轩接到电话时距离段明煦进医院已经3个小时了,医院打电话给时他正在开会,手机是静音模式,因此错过了电话。听到段明煦进医院的消息时荣轩心疼猛地一跳,而后抓起桌上的车钥匙就往医院赶,留下一脸懵逼的秘书。
  荣轩接连闯了几个红灯才赶到医院,看到躺在病床上输液的段明煦,荣轩的心头涌上一种名为自责和心疼的情绪,还没等他走到段明煦的床边就被医生叫去了办公室。
  “你是病人的丈夫?”
  “我是,他怎么了?孩子出事了么?”
  听到荣轩的回答,医生没好气的说:“你还知道他怀着孩子!本来他身体就不好,人工孕囊的排斥反应又大,现在劳累过度,情绪波动大,有先兆流产的可能,怀孕很辛苦的,好好照顾他。”
  荣轩听着医生的回答担心的说:“要怎么照顾他,我……不太知道怎么照顾人。”医生被荣轩的话气笑了,“什么叫不知道怎么照顾人?你跟我过来拿一本孕夫手册回去看看。”
  荣轩回到病房时段明煦依旧在沉睡,荣轩小心的替段明煦掩了掩被子,静静的看着他的睡颜。其实段明煦不属于长得惊艳的那一类人,但很耐看,而且段明煦天生自带一股忧郁的气质,所以比较能吸引人的目光。
  大概是因为最近瘦了,巴掌大的脸显得更尖,让人不自觉的心疼。段明煦一睁眼就看到坐在床边用电脑办公的荣轩,愣愣的反应了一会儿才意识到自己在医院。
  想到自己昏倒前小腹的疼痛,段明煦连忙用手抚上小腹,那里依然温暖,旋即松了口气,但小腹的地方依旧断断续续的发疼。荣轩抬头就看到段明煦的动作,说:“孩子还在,感觉怎么样?肚子疼不疼?”
  “嗯,还好。你……怎么在这里?不是要开会吗?”段明煦的声音略有些沙哑,荣轩起身倒了一杯温水,小心的扶着段明煦起身,说:“先喝口水。开完会接到医生的电话就赶来了,饿不饿?我让小张买了粥。”
  段明煦喝了口水摇摇头说:“没胃口,吃不下。”听到段明煦的回答,荣轩皱了皱眉,说:“多少还是吃一些吧,你不吃的话孩子怎么会有营养呢?”听到“孩子”两字,段明煦的眼睛亮了亮,用只有自己听得到的声音地说:“原来你也在乎宝宝吗?”
  荣轩此时正在把保温杯里的粥倒出来,拿到段明煦身旁,温柔的说:“这些挺清淡的,还是吃一些吧,嗯?”
  荣轩眼里的温柔直直的撞进了段明煦的眼里,段明煦的耳根悄悄泛起了粉,小声说:“好。”
  听到段明煦的回答,荣轩的眉眼不自觉的柔和下来,把一碟拌黄瓜、一碟小青菜和一碗小米粥拿出来摆在小桌上,继而又拿出了一碗鸡汤,说:“医生说你有点营养不良,喝点鸡汤补一补。”说着就把鸡汤递给了段明煦,段明煦伸手去接的时候和荣轩的指尖碰了一下,两人的心似乎都悸动了一下,段明煦的耳根更红了,荣轩则不自然的转了转头,说:“小心烫。”
  本以为这一顿饭就要这样温馨的吃下去了,可是段明煦只是闻到了鸡汤的味道便趴在床边吐的撕心裂肺,荣轩手足无措地揽着段明煦,防止段明煦掉下床。
  好不容易平息了呕意,段明煦虚弱的靠在荣轩怀里,摁着小腹,缓着这一阵眩晕。荣轩心疼的问:“很难受吗?是不是肚子疼?”说着就把手小心的覆在段明煦的小腹上用医生教他的手法轻轻按摩。
  段明煦眼里恢复清明后说:“我没事了。过会儿我再吃些东西。”声音因为刚刚呕吐过沙哑得厉害。荣轩没想到段明煦的反应这么严重,说:“吃不下就算了,别勉强自己。”
  听到这里段明煦摇了摇头说:“我今天还没怎么吃东西,不吃的话宝宝没有营养。”荣轩听了段明煦的话也没在说什么,只是眉头皱的更紧了。
  最后段明煦也没有吃下东西,本来身体就虚弱,加上怀着孩子,闹了这么一通让段明煦疲倦得厉害,因此荣轩扶他躺下后就睡着了。
  看着睡过去的段明煦,荣轩叹了一口气,终究只是帮他把被角压好,在一旁守着他。
  若是荣轩早点意识到自己对段明煦的动作和关心都超出了原来的那一条界限,那么段明煦也不会离开他。当然这也是后话了。
 
 
第4章 
  段明煦在医院的第四天早上,病房里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此时段明煦刚刚吐过一轮,眼眶泛红,唇色发白,看起来虚弱又憔悴,段明诚就是在这个时候进来的。看到段明煦的“惨样”,
  段明诚一挑眉,装作担心的样子说:“唉,哥哥也真是的,怀孕了都不告诉我这个弟弟,那以后外甥出来了可不得怪我这个舅舅。”说着就毫不见外的坐在床边的椅子上。
  看到他,段明煦皱着眉说:“你怎么来了?”照顾段明煦的护工陈妈见状十分识趣的出去了,留给兄弟两人空间。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