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死对头变成小猫咪,而我要阉了他(玄幻灵异)——春日负暄

时间:2019-11-23 11:34:00  作者:春日负暄

   《死对头变成小猫咪,而我要阉了他》作者:春日负暄

  文案
  原名:《我一直不知道死对头变成了我家的猫,直到那天我要阉了他》
  高冷学霸猫奴攻X傲娇小猫咪炸毛学渣受
  平时我们是话不超过三句的死对头,周末我是你怀里可爱的小猫咪。
  随手写的无脑傻白甜。
  01
  一觉醒来,陆沣变成了游谙家的猫,毛茸茸的。
  02
  陆沣一开始还不清楚状况,睡得迷迷糊糊的,觉得自己还在梦里,直到看到自己的死对头游谙朝自己走过来。
  游谙本来就比他高了半头,今天这个视角看过去,觉得游谙有五米高。
  五米高的游谙,板着一张死人脸,用平时陆沣从没听过的友好语调,朝他说话。
  “宝贝,哥哥去上学了,你在家里要乖。”
  陆沣心想:我操,你是谁。
  实际上,他憋足了劲,只发了一个音。
  “喵。”
  游谙:“真乖。”
  陆沣:“......”
  03
  说起来,陆沣也不明白自己怎么就和游谙变成死对头了。
  游谙是班里的大学霸,别说年级里,全市也是排得上号的,虽然平时不说话,对人态度也冷淡,但也不主动得罪人,而陆沣自己也不是讨人厌的性格。
  一开始俩人还是平淡如水的同学关系。
  直到有一天,不知怎么的,陆沣路过游谙的桌子的时候,不小心把他的笔袋碰掉了。
  陆沣忙捡起来,说:“对不起啊,没注意。”
  游谙掀起眼皮,不冷不热地看了他一眼,扯了扯嘴角,冷笑了一声,说:“算了。”
  陆沣当时就莫名了,回了一句:“笑什么啊。”
  游谙冷着一张脸,自己把笔袋捡起来,起身走开了,走过的时候还撞了陆沣的肩膀一下,不轻不重的,就像他的人,不阴不阳,让人气不打一处来。
  这梁子算是结下了。
  04
  现在想起来陆沣还是觉得很生气。
  可生气又能怎么办呢,他现在是一只毛茸茸的,小不丁点的,布偶猫。
  陆沣尝试了一下用自己的四条小短腿走路,差点自己绊倒了自己。最后决定趴在地板上睡觉,说不定睡一觉又回去了,只是做梦而已。
  再说,这样就不用上学了呀!
  05
  陆沣一觉醒来,觉得很绝望,因为天已经黑了,面前的游谙还是五米高。
  游谙是一个人住,小小的一居室,放学一进门就弯腰加了猫粮,开始给自己做饭,边做饭边自言自语:“今天挺高兴的。”
  陆沣懒得理他。
  “讨人厌的家伙没来上学。”
  陆沣心里正烦着,这么一听更生气了,化悲愤为力量,早上还走路不利索呢,这回一下就蹦到桌子上了,还把桌子上的玻璃杯碰到地上,碎了。
  游谙回头,微微皱眉,无奈而宠溺地说道:“怎么这么不小心,我来收拾吧。”
  陆沣:“......”
  你妈啊,上次我碰掉你东西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06
  陆沣原本下定决心,打死也不会吃猫粮的,这可是作为一个人的自尊心。
  但他太饿了,饿得四条小短腿都快站不起来,最后他还是屈服了。当他不情不愿地用猫舌头卷了一粒猫粮进嘴巴里之后,意外地觉得猫粮还挺好吃的,鸡肉味儿,嚼起来嘎嘣嘎嘣的,不知不觉就把一整碗都吃完了,恨不得把碗底也舔干净。
  游谙蹲在他旁边,像老农民看着长势喜人的大西瓜。
  “这么饿吗?”
  陆沣吃得饱极了,猫肚子滚圆,恨不得四脚朝天躺着消食。
  游谙蹲着,伸手顺着小猫的脑袋摸到背,一下下顺毛。陆沣内心是拒绝的,被自己的同性同学摸来摸去,总觉得哪里怪怪的,而且他们还是死对头!
  作为人的心里很抗拒,作为猫的身体却很诚实。
  等陆沣反应过来的时候,他正抬着脑袋让游谙挠下巴,舒服得眼睛都眯起来了,喉咙里“咕噜咕噜”的,又娇又嗲地“喵”了两声。
  陆沣:想自杀。
  07
  一整个晚上,陆沣都趴在游谙家的窗边,越想越觉得自己惨。作为一个大好青年,虽说成绩一般,但好歹盘靓条顺,高大英俊,睡一觉变成了猫,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在梦中猝死了,也不知道自己作为人的身体还活没活着。
  变猫就算了,还成了死对头的猫。
  陆沣百无聊赖,尾巴一甩一甩,看着楼下的行人来来往往,回头见游谙正在安安静静地收拾饭桌洗碗,洗碗过后将电视机打开,随便调了一个频道,就这么放着声音,他自顾自地把地板拖了,然后不见了,浴室响起了水声。
  不大的房子里,电视里的天气预报播音员字正腔圆地说着明天的天气,水声哗哗的。
  陆沣没忍住“喵”了一声,因为屋里太安静了,静得人心里发慌。
  没一会儿,游谙洗完澡出来,穿着灰色的家居裤,没穿上衣,头发还湿漉漉的,搭着毛巾,没戴眼镜,眼睛微微眯着,边胡乱擦头发,一手把趴在窗台上的猫捞起来。
  “睡觉了。”
  陆沣还没来得及因为和死对头肉贴肉而别扭,小小的眼睛里满是大大的疑惑。
  你们学霸晚上都不学习的吗?
  游谙自言自语道:“啊,差点忘了写作业。”
  陆沣:“......”
  哥,你是怎么成为学霸的。
  08
  游谙把猫捞在怀里,带进卧室里去,坐在桌边开始写作业,猫就放在自己的大腿上,边写作业边撸猫,好几回猫不安分想要跳走,都被他捞回来了,挠了几下下巴又“咕噜咕噜”地老实了,果然,布偶就是亲人的猫啊。
  陆沣趴着的地方从窗台到了游谙的大腿。
  这大腿硬硬的,趴起来一点也不舒服,一开始还正对着游谙的肚子,上头码了几块腹肌,看得陆沣满心的别扭,站起来调了个头,尾巴一甩一甩的,挠得游谙肚子发痒。
  游谙一把抓住他尾巴,皱眉说道:“别动。”
  坐下还不到半小时,游谙就做完作业了,捞起猫,说道:“睡觉。”
  陆沣:呵,学霸。
  游谙姿势标准地平躺在床上,双手交叠在腹部,猫被他摆在枕头边,团成一个毛团。陆沣一开始完全没想睡,听着游谙平稳的呼吸声,没一会儿居然困了起来,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09
  再醒来时,陆沣躺在自己家的床上,他迷糊地眨了眨眼,一下从床上蹦起来。手机已经没电了,充上电,一打开手机,几十个未接来电,有班主任的,有父母的。
  他急急忙忙给班主任发了个短信,编了个借口,说自己生病了。
  刚发完短信,他妈就打电话来了。
  “宝啊,爸妈在巴厘岛还得再玩几天哦。对了你怎么没接电话?”
  陆沣:“手机坏了。”
  “记住帮妈妈浇花啊。”
  陆沣边匆匆忙忙地换衣服,边回答道:“知道了。”
  “对了,你老师说你昨天没上学。”
  “感冒睡过头了。”
  找了理由几句搪塞过去,陆沣洗漱过后,胡乱塞了几片面包进嘴巴里,冲出门骑上自行车就往学校去。
  做人的感觉太好了,这胳膊,这腿,有劲儿。
  陆沣冲进班里,好歹没迟到,刚和几个朋友聊了两句,一抬头就见到游谙从自己旁边走过,陆沣一下子愣住了,盯着游谙的眼睛,不过游谙没看他。
  但应该是看到了,只是目光从他身上滑过去了,就像啥也没见到一样,仿佛陆沣是立在一旁的灯柱子。
  陆沣收拾起自己心里的别扭,扭回头跟同桌继续聊天。
  可能是做了个梦。
  直到一个星期后,他睁眼,又成了猫。
  作者有话说:
  10
  陆沣就没想过自己还会变成猫,一整天在学校都精力充沛,连自习课都溜出去打球了,和平时一模一样,别提多开心了。
  唯一不同的,每次他见到游谙,都觉得心里一阵说不出的不自在,然而游谙有不知道自己家的猫换了芯子,还是和平时一样不言不语,对人冷冰冰的,这让陆沣感到更不自在了——只有他一个人别扭。
  但陆沣生来就不是纠结的性格,很快就把所有的不自在抛到脑后了。
  下午放学的时候,天阴沉沉的,闷得人喘不过气,“轰”一声雷鸣,“哗哗”地下起雨来。带了伞的人都纷纷撑起伞冲进雨里,陆沣今早起得匆忙,没带伞,像朵蔫儿了的小花,趴在桌子上,不错眼地盯着外头密密匝匝的雨。
  教室里除了陆沣之外,最后一个走的就是游谙了。
  他慢条斯理地收拾书包,手里拿了一把黑伞,走出教室,走之前还顺手把教室的灯给关了。
  “啪”一声,教室里陷入昏暗。
  趴着的陆沣一下子弹起来。
  “教室里还有人呢!”
  没有人回答他,陆沣气哼哼地背起书包往外走,边走心里边念叨着游谙这个怪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存心要找茬。
  雨下得不小,远处的另一栋教学楼都模糊了,游谙已经不见了踪影。
  陆沣回头一看,一把黑色的伞挂在教室外面,还晃晃悠悠地在风里晃荡着。陆沣愣了愣,左看右看,没见到游谙的身影。刚才他只是匆匆一瞥,不确定这是不是就是游谙手上那把,再说了,游谙向来和他不对头,话都不说,态度也冷冰冰的,怎么会把自己的伞让给他。
  是别人落下的吧,陆沣想到。
  雨势稍缓,陆沣不多想了,把伞撑起来,走进雨里。
  等到冲回家,陆沣身上也湿得差不多了,把伞放到一边,换了干衣服,躺在沙发上,眼皮耷拉,手机拿在手里都差点砸脸上了,没一会儿就睡了过去。
  11
  “轰——”
  一声惊雷,陆沣猛地惊醒,下意识翻了个身,突然传来失重的感觉,就当他以为自己要从沙发上摔到地上的时候,被一个带着湿意和凉意的怀抱接住。
  陆沣睁眼看去,面前是游谙的脸。
  他的头发都湿了,被抄到脑后,露出的额头上也都是雨珠,连眼镜上都是一点点的雨,可能是冷,嘴唇有些发白,声音沙哑。
  “怎么睡着睡着都能滚下来。”
  陆沣张嘴:“喵——”
  陆沣:“......”
  他这是撞了什么邪,造了什么孽。
  12
  还没等陆沣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游谙就拎着他的后脖子,把他放回到窗台上,外头的雨小了一些,但还是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游谙全身都湿了,校服白衬衫帖在身上,他皱着眉打了个喷嚏,还不忘往碗里添猫粮,地板上全是他的湿脚印。
  陆沣把粉色的猫鼻子贴在窗玻璃上,被凉得也打了个小喷嚏,差点又从窗台上摔下去了。
  游谙好像被雨淋得不轻,整个人都呆呆的,虽然他平时也不说话不笑,但今天明显是呆的,也没做饭,把陆沣捞过来梳毛时手上也没什么力气,陆沣一骨碌地从他手里蹿出去他也没抓着。
  “宝贝,我先睡了。”游谙哑着嗓子蔫儿巴巴地说道。
  陆沣被这腻歪的称呼给齁着了,但这只猫的名字就叫“宝贝”,脖子上项圈写着呢,他从玻璃的反射里见到的。
  学霸的取名水平真不怎么样,陆沣腹诽道。
  游谙拖着脚步回房间了,没把门关死,留了条缝。陆沣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心想,难道我还会主动爬到你床上跟你睡吗,做梦去吧。
  陆沣踩着猫步在房间里四处溜达,想了好久都没想清楚这情况该怎么解决。
  无论跟谁说,都没人觉得他说的是真话吧,说不定还以为他神经病了,游谙就更不会信了。
  陆沣烦躁地挠了挠游谙家的大门,又跳起来去够门锁——自然是打不开的。但打开了又怎么样,他现在是只小猫咪,走在路上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要是猫死了,他不知道还能不能活。 可能是因为下了雨,温度一下子降下来了,陆沣觉得身上凉飕飕的,走遍了整间屋子也没发现猫窝之类的东西。游谙这个恋猫狂,居然是天天带着猫睡的。
  陆沣跳上沙发,挤在角落里,团成一个毛团,把爪子揣起来,打了个小喷嚏。
  可是游谙没把阳台门关严实,冷风一丝丝地往里钻,陆沣无论怎么团还是觉得冷,最后认命地从游谙的门缝里挤进去,摸着黑跳到床上,从床尾的地方钻进被子去,挨在游谙的小腿边,暖烘烘的。
  13
  半夜的时候,陆沣是被热醒的,醒来的时候,他不仅在游谙的被窝里,还在游谙的怀抱里。游谙一只手搭在猫上,脸埋进猫身上,一呼一吸都喷在陆沣的身上,那呼吸热得烫人。陆沣扒拉着床单借力,把自己从游谙的怀里扯出来。
  怀里没了猫,游谙在梦中嘟哝了两下。
  他睡得并不安稳,眉头皱着,挤出一个小小的“川”字,嘴唇抿紧,脸上泛红,嘴唇却白,干得起皮,热烫的呼吸仍旧一下下往陆沣身上吹。
  不会是生病了吧。
  出于人道主义精神,陆沣犹豫了一下,把自己的猫鼻子往游谙的额头贴,那热度烫得陆沣连忙撤回来,真的是生病了。
  “喵——”陆沣叫了一声,又用脑袋拱了拱游谙的手。
  游谙没反应。
  不会是烧晕过去了吧,一个人住,说不定烧傻了都没人知道。
  陆沣心里有些着急了,又叫了两声,干脆张嘴一口咬在游谙的手臂上,着急之下没控制好力度,留下了几个**,幸好没破皮。
  游谙这下总算有了反应,迷糊着睁开眼睛,手轻轻在陆沣脑袋上拍了一下。
  眼看着游谙眨眨眼睛又要睡过去,陆沣“喵喵喵”接连叫了几声,总算把游谙叫清醒了。他估计也感觉到自己生病了,掀了被子起来,脚步都是软的。陆沣生怕他走两步就晕了,紧紧跟在他脚边绕来绕去,反而差点把游谙绊倒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