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穿成天道死对头(玄幻灵异)——梅若繁

时间:2019-11-24 14:02:54  作者:梅若繁

   《穿成天道死对头》作者:梅若繁

 
  文案:
  始魔君濯用计瞒过天道,将一缕残魂越界投出,兜兜转转来到异界凡间,投身陆家。
  陆珺濯的主业是游戏测评师,副业是游戏代练,长年各大游戏排行榜第一名,记录无人可破。
  最近他接手一款全息网游测评,游历多个世界,本以为只是普通的游戏测评,谁知道,在不同的书中一次又一次扮演不同的角色都与自己有关。
  云飞昙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跨界而来,在异世守护陆珺濯二十年,想尽办法让他回忆起过往之事。终于万事俱备,于是,他给他发了一封电子邮件邀请他测评一款全息游戏。
  【系统:欢迎来到峘华异界。】
  这大概是篇有点不一样的仙侠文。
  1V1,He,主攻。
  本文又名《始魔君濯》
 
  内容标签: 仙侠修真 系统
  搜索关键字:主角:君濯,云飞昙 ┃ 配角:很多 ┃ 其它:
 
 
第1章 乱世王孙1
  晨光透过薄雾,驱散了阴冷,深秋已至,昨夜寒雨下了一整夜。
  君山下的太学大门外,陆珺濯靠在石墙上,低着头,手握一块旧绵布,仔细擦拭着手中的铜面具,薄唇紧抿,剑眉微挑,略带稚气的面容上看不出他心里在想什么。
  “阿浊,公子召唤你,赶紧前去!”
  跟在公子穆铖身边的贴身仆从匆匆从太学里跑出,略带不屑地低喊。就算穆家显贵非常,公子在太学里也不敢飞扬跋扈,仆从自然比在府里时更加规矩,此时就算着急也不敢大声嚷嚷。
  陆珺濯不紧不慢地戴上铜面具,略整一整身上的旧衣袍,跟在他身后。
  自前几天他穿进这本书里,系统就一直安静如鸡,什么反应都没有,不会是个bug吧?回头记上一笔,与峘华网科反馈一下。
  太学不大,行了一盏茶的功夫,在他心不在焉东想西想之时,就已到了一处大殿外。
  琅琅读书声才让他回过神来,殿中数十个贵族子弟正在诵读经史,殿外廊下,两个少年正凑一起说话。
  首先入耳的是穆铖的大嗓门:“天子,我跟你说,你见了他保证大吃一惊。”
  另一个身着玄端的少年轻笑:“表兄又寻来什么稀罕物,小心穆公罚你。”
  陆珺濯正想上前有样学样地行礼,冷不防系统突然出现。
  系统:【主角出现,剧情即将展开,数据初始化完成,角色契合度100,OOC功能解锁】
  【玩家心理健康值100,爽度70,角色完成度50,祝玩家旅途愉快!】
  陆珺濯感觉系统要隐匿,顾不上行礼动作是否有误,脑海里抓着系统不放:“系统,怎么我还什么剧情都没走,OOC功能就解锁了?”
  系统:【玩家与匹配到的角色契合度满值,无需担心OOC的问题。另外,此书中世界除了玩家,其余均是书中人物,无其他穿书者。】
  等了片刻,系统突然颇有人性地提醒到:【玩家,此书游历完成后,称号共有四个:“千古一帝”、“青史留名”、“气运逆转”、“白日飞升”,后续将根据玩家的剧情表现来授予称号及进入下一次的内测剧本。】
  陆珺濯:我明白了,这游戏第二阶段还在开发中,这第一阶段暂时按照书中所写的来吧。
  系统:【祝玩家旅途愉快!】
  陆珺濯没再扯着系统不放,之后系统下线,以他对这系统的了解,不到关键剧情它绝不上线。
  穆铖颔首受了他的礼,有些迫不及待地说:“阿浊,把你的面具摘了,让天子看看你的脸。”
  他没发现他的驭马奴阿浊已经换了人,此刻他正兴奋地嚷嚷着。
  站在他身边的是少年天子君霁,本书的主角。
  其实这么说也不对,他的戏份没有另一个主角多,最多算是男二,戏份最多的是他的老师云飞昙,而原身阿浊,在书中仅是一个存活时间比较长,算得上善终的配角。
  陆珺濯不动声色地瞥了一眼大殿另一边的那个白衣身影,一边取下面具。
  君霁果然如书中所写:“惊得目瞪口呆,愣愣立于阶下。”
  穆铖得意洋洋:“怎么样?是不是很像?保管连先生都分辨不出来。”
  书中有写,穆府驭马奴阿浊与君霁其实是孪生兄弟,因太祝卜方的预言,才流落宫外,被有心人设计卖给了穆铖。
  书名《乱世王孙》,在陆珺濯穿来之前,有几章介绍了这书的背景及人物关系,这本小说并不算特别热门,大概是因为前面几章过于复杂的背景介绍劝退不少人,陆珺濯收到它的电子版时,若不是峘华网科强烈推荐,他可能都不会看这本书,只是看过了十多章,剧情展开后,居然精彩万分,他连夜就把书一字不落地看完了,而后套上头盔,迫不及待地登陆峘华异界游戏,上载了这本书,穿进了书中。
  说是穿书又有些与别的穿书小说不同,峘华网科的穿书其实就是个全息游戏,是可以返回现实世界的,以陆珺濯的经验,峘华异界与别的全息游戏差别很大,峘华网科的技术太先进,世界拟化过于真实,难怪要以心理健康值为依据判断是否将人送回现实世界,听说该公司还特聘了几个心理医生。
  正在陆珺濯考虑如何写测试报告的时候,穆铖已经拉着君霁走远了,他在远处大声冷哼:“还不快跟上!”
  他的嗓门实在大,引得殿里那些贵子们纷纷侧目,好在先生不在殿中,那几个十几岁的少年互相对视着,默契地丢下竹简,低声欢呼着跑出殿外。
  穆铖和君霁走得越来越快,最后更是一溜烟跑了,眼看那些古代贵族子弟朝自己涌来,陆珺濯连忙戴上面具,转身就跑,若是他的脸被人看到,少不了要挨穆铖的一顿打,古代奴隶地位低下,他刚穿过来没几天,已经挨了四十几鞭子,背上的鞭伤未愈,又没有上药,好在原身的身体素质好,背上满是鞭伤也能活动自如。
  幸亏陆珺濯也不是什么温室花朵,心理健康值还是满值。
  君霁毕竟是天子,在太学有自己休憩的居所,他领着穆成跑进了德英殿,转头看了陆珺濯一眼:“跟进来。”
  等陆珺濯进了殿门,他赶紧分咐左右把门关上,将穷追而来的世家贵子挡在了门外。
  进到了殿中,君霁亲自动手摘了他的面具,围着他来来回回、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一番,而后笑指穆铖:“表兄历害,哪找来这么个人?”
  “前阵子我不是告了假嘛?陪我娘看望我外祖去了,归京途中,遇着了个小商贩,花了好几把青铜剑换的。”穆铖轻描淡写地说,转身就指挥陆珺濯将身上的衣与裳脱下。
  穆铖与君霁是表兄弟,两人在对抗长辈的斗争中底线越来越低,连让天子扮驭马奴的事情都做得出来。
  君霁换上了陆珺濯的旧褐衣,踏上了他的竹屐,装成驭马奴的样子走在穆铖身后,走出了太学。
  “如何?予装得可像?”他取下面具,站在太学大门外的石阶下,右手晃了晃手中的铜面具,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
  穆铖点头:“像极了!”
  两人离开后,陆珺濯独自一人留在了德英殿。看来换装游戏他们一时半会还玩不腻,今晚应该不会回来了。
  德英殿里侍候的人不多,又被君霁震慑一番,全都乖乖闭嘴不言,只谨慎地跟着陆珺濯,表现如常,外人根本看不出来。
  他在殿中四处观看了一番,心里暗叹,仅是一间上学时的休息室就如此贵气逼人,真正的王城金龙台又是什么的光景,难怪已经有人日渐不满天子的奢靡。
  陆珺濯正要伸手取下多宝阁上的旧竹简,殿外就传来侍从恭敬的声音:“云大人。”
 
 
第2章 乱世王孙2
  云飞昙是太学祭酒,在朝中也有官职,官至太史,年纪轻轻就是六卿之一。私下里,他与君霁才是真正的师徒,深夜到访也是常事。
  殿门轻响,左右侍从已经给他开了门,又奉上了茶汤,才悄然退去,显然这样的场景早已司空见惯。
  陆珺濯背对着他,回忆君霁给他的感觉,推断这师徒两人如何相处。
  “先生。”片刻之后,他转身看向云飞昙,行了个弟子礼,脸上露出笑容,神情竟然与君霁别无二致,这些都得益于以往他玩过的全息角色扮演游戏。
  云飞昙似乎没发现眼前之人有什么不同,温声询问:“穆公子可离开了?”
  “嗯。”陆珺濯轻声应道,走到书案后坐下,轻抬右手请云飞昙入坐。
  今日是天子入太学听课的日子,也是云飞昙到太学讲学的日子,两人免了在台城里的繁文缛节,闲聊了几句之后,云飞昙开始给他解惑。
  书中写到,虽然君霁贵为天子,坏毛病一大堆,却还是有好问好学的优点。也是因为这一点让陆珺濯问起问题来丝毫不怕换装的事被发现,纵然有疏漏,也会被他圆过去。
  殿外传来轻微的动静,陆珺濯猜测大约是那些侍从听了君霁的命令在暗中观察他的一举一动。
  云飞昙为人孤僻,也不与其他官员来往,唯有在天子面前话多了一些,世人对他褒贬不一。
  已近子时,陆珺濯有些犯困,背上的伤又痛又痒,感觉还挺真实的。
  云飞昙看他清神不济,于是起身,拱手施礼:“今日功课不错,天子辛劳,也是黎民之福。时辰已晚,还请早些歇下,明日还要回台城。”
  陆珺濯心里暗道一声遭,真正的天子如今像是脱缰的野马,明日是否能回来还是个未知数。
  虽然他心里早有准备,免不了心中也有些紧张,不解地问道:“台城有事?为何如此急促?”
  “边关来了战报,方才穆公派人传言,明日朝议何人出战。”云飞昙一派闲云野鹤的样子,说起战事来,似乎一点不急,刚才那么长时间竟只字不提。
  陆珺濯将心中的异样感觉按下,面色如常地说:“那先生也早些回去歇着,边关战事将起,太学这边也要提前做些安排。”
  云飞昙沉静无波的眼眸望了他一眼,不置可否,行了一礼,退出殿外,早有侍从提着灯笼引他走向太学更深处。
  殿中金烛台上火苗渐渐小了,光线暗了下来,陆珺濯一直低头静坐着,没有唤人来换烛,也没有要安歇的意思,有个侍女探头看了数次,因摸不清他的路数,不敢随便进殿侍候他就寝。
  陆珺濯的思绪还在书中呢,边关战事似乎提前了,别看尧都现在繁华盛世,那不过是穆朔粉饰太平之下的虚假繁荣,尧都之外,各路诸侯早就不听从天子调令,争地盘正争得热火朝天。
  穆朔就是穆公,三公之一的太傅,当今天子的外祖。
  翌日一大早,天子车驾居然早已备好,只是陆珺濯难得有个床榻睡觉,一不小心就睡过了头,等他匆匆收拾妥当,出了太学大门,云飞昙立在马车前似乎有一阵子了,秋风吹着他的发尾,略有些乱了,看得陆珺濯一阵懊恼。
  好端端的风雅君子在冷风里等着,这待遇好得让人不习惯啊。
  “抱歉,先生,予起晚了。”天子自称予,刚才急促,他差点露馅。
  “无妨。”云飞昙依旧是那幅闲云野鹤的样子,不急不躁,看着陆珺濯上了天子车驾,才转身登上自己的马车,一行人浩浩荡荡朝尧都而去。
  陆珺濯从尧都出来时还是个地位卑贱的驭马奴,一夜之后,返回时乘坐的是天子车驾,穿的是天子的玄端,这一切说出去怕也没人相信吧?
  他轻撩车帘,探头向前望去,天子仪仗阵容庞大,六匹纯黑骏马拉着天子车驾,还有不少仪卫,云飞昙站在一辆二匹白马拉着的马车上,跟在仪卫之后,陆珺濯看到的就是那一抹站得笔挺的白色身影。
  这书的背景大约像是周朝末年,但是朝代名称陆珺濯没听过,应该是作者架空历史,自己取的名字,这时候的马车还没有像后世那样全封闭,除了天子銮舆,其他人的马车都是敞篷马车。
  这一路上,云飞昙是真正的风尘仆仆,进了台城之后,陆珺濯还看到他一脸苦恼,薄唇紧抿,可见他平时肯定很少出门。
  那样的表情让他整个人沾染了俗世况味,有了一丝人间烟火气息。
  “先生辛苦了,还是先回殿安顿片刻再来朝仪。”
  陆珺濯心有不忍,毕竟他还是书中主角,大约还是会有老天护着,虽不至于对他谄媚,但是与其交好也不是坏事,于是,他下了銮舆就对云飞昙如是说道,尽管不远的处,迎驾众臣一脸着急神色,垂手恭候。
  “多谢天子。”云飞昙行了礼,众目睽睽之下飘然而去。
  穆公领着众臣迎了上来,一番见礼之后,陆珺濯率先进了大殿,走到玉座前顿了一下,而后整理衣装,坐了上去。
  阶下众臣再次参拜,陆珺濯那一刻的感觉有点微妙。
  当皇帝是什么感觉?
  陆珺濯不知道,他在现实世界中没有接触过权力,甚至因为特殊原因,在每个地方都不能呆着超过一年,他的课业是不停的换学校读出来的,学位证也是父亲的老友力保,才为他争取来的,虽然他没有用上那个证的机会。二十七年来他在全国各地都生活过,但是没有与什么人深交,只有几个聊得来的网友。
  而此刻,他要面对一殿重臣。他清了清嗓子:“穆公,你先说说现在的情况。”
  他其实早知剧情,但是他不能直接就把事情做了,那样不符合君霁的人设。
  穆朔年逾七旬,在这个年代称得上长寿了,他现在依然硬朗,保养得当,衣着规整,花白的须发打理得很是妥当。此时被天子点名,习以为常,外孙毕竟是自己扶上位的。
  他越众而出,拱手说:“天子,雀天阙八百里急报,雀陵已失,守将阵亡,仅剩一队残兵退守雀天阙,北边牧族虎部追在后面,不日抵达雀天阙外,急需派兵支援。”
  雀天阙与尧都之间有八百里沃野,是大宣朝的粮仓,是君家的根基之地宣府,只是前几位王为了召示仁爱,将宣府一切再切,君家的势力仅限于一座小小的宣城。目前各方势力在宣府都有封地,遗留下来的问题就是各自为政,时不时因为抢地盘而动干戈,关键时刻绝对只等着朝庭救援,不添乱就谢天谢地了。
  派去支援的将军还不能跟这些世家有牵扯。
  现在能上战场独挡一面并且与世家高门没有联系的名将可没有,这也是为什么今日三公四侯六卿来得这么齐全,一个都没少,上战场他们不行,打嘴仗却玩得很溜。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