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豪门小男人与老男人(近代现代)——榕水

时间:2019-11-24 14:09:34  作者:榕水

   书名:豪门小男人与老男人

  作者:榕水
  文案:
  顾家小少爷年方二十,艳冠全城,又凶又野。可突然冒出一纸婚约,他嫁给了本城首富樊绍棠:
  一个比他大了整整15岁的豪门老男人。
  新婚夜——
  樊大总裁冷声:契约结婚,绝不同/fang。
  顾小少爷呵呵:很好,谁敢反悔谁是狗。
  后来——
  樊大总裁:汪!
  *
  顾家倾颓在即,樊绍棠因当年一记承诺,娶了顾晨星进门。
  起初,他觉得这妻子是个麻烦,年纪小、不懂事,放在家里当个花瓶就行。
  后来,他发现不懂事的,其实是自己。
  小娇妻:嗯,不是说我当个花瓶就行?
  樊总:谁?谁在造谣污蔑我?宝贝,别说了,先让我进房好吧,洗脚水刚给你晾好了~
  【大型真香/修罗场/火葬场】
  内容标签: 强强 生子 豪门世家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晨星,樊绍棠 ┃ 配角:接档文《当调香师穿成无信息素的0mega》 ┃ 其它:
 
 
第一章 新婚夜
  “今日特别报道:腾云集团董事长樊绍棠与顾氏集团二少爷顾晨星,于早上九点正式在明城大教堂举行婚礼。据悉,樊绍棠贵为宣海市首富,目前身家已达五千亿……”
  “樊顾二人婚后,将一同居住在大明山豪宅中。樊家豪宅独揽大明山北面一带,现市值估价已超过十个亿……”
  七十寸LED屏幕上,主持人言语间蕴含的羡慕嫉妒,几乎快化作一颗颗柠檬蹦出显示屏。
  而此刻她口中的樊家豪宅中,两个穿着同样黑色燕尾服的男人,坐在一米五长红木方桌的对面。
  相同的服饰在这二人身上呈现完全不同的气质,一个桀骜不驯,一个儒雅贵气。
  “樊绍棠,签了它!”
  顾晨星左手扯着领带,右手“啪叽”一声,直接往厚重的红木桌上拍了张A4纸。
  很快,这纸被一只手拾起。那手宽厚有力,指间骨节分明,完全是手控者们的福音。
  手的主人有一张俊美帅气的脸,斜眉入鬂,五官深邃,刘海被发胶牢牢往后固定,露出了饱满的前庭。
  这就是樊绍棠,腾云集团董事长,顾晨星的新婚丈夫。
  此刻,樊绍棠微微皱眉。
  因为白纸上,五个加粗黑体字尤为显眼:
  离婚协议书。
  见对方没说话,顾晨星把戴在左手无名指上的东西摘下来丢到他面前。
  “我是认真的。”
  一枚男戒在平滑的桌面上滚了几圈,最后碰到男人的手才停下来。
  “L&F”字样清晰可见,这是世界顶级珠宝品牌,只接受订制,最低起价一百万。
  樊绍棠看着《离婚协议书》,又扫过一眼他花了一千万订制的婚戒,最后终于把视线移到新婚妻子脸上。
  顾晨星很年轻,也很漂亮。眉眼精致,典型的“男生女相”,可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质,却让人不敢怀疑他的性别。
  他这新婚妻子有种令人过目不忘的野性美。樊绍棠盯着对方倨傲的双眸,说了今晚进房后的第一句话,“顾晨星,我们今天刚结婚。”
  顾晨星嗤笑,“知道。但有哪条法律规定,今天结婚就不能离婚吗?”
  樊绍棠冷眼看他,“不能。”
  “为什么?”顾晨星咬牙问道。
  “没有为什么,我说不能就不能。”
  听到樊绍棠冷冷丢出这一句,顾晨星忍不住站起身,双手撑住红木桌边沿,语气激动:“樊绍棠,这里没有外人,你还装什么装?你跟我结婚,难道不就是因为那可笑的约定吗?”
  顾晨星与樊绍棠这场婚事,说出来匪夷所思,竟然是缘于两家长辈当年订下的“娃娃亲”。
  顾晨星上个月还在J国上大学,就被他哥突然急召回国。等他回到顾家,才知道事情始末。
  原来三十年前,顾晨星父母曾与樊绍棠父母约定,两家要结为姻亲。可惜后面世事变迁,樊氏夫妇遭遇意外,只留下樊绍棠这根独苗。
  顾家也出了事,顾晨星母亲生他时难产而亡。顾父一人带着两个儿子,也就把结亲的事给忘了。
  时移事易。不曾想当年普通富户出身的樊绍棠,竟然通过打拼,年纪轻轻便坐拥数千亿身家,成为宣海市首富。
  顾家是本地豪门,顾氏企业只比樊绍棠的腾云集团稍逊一筹。顾父见樊绍棠没主提及联姻的事,自然也就放之不管。
  没想到,就在顾父逝世的三年后,樊绍棠梦见自己父母。梦里的樊氏夫妇声泪俱下,硬要儿子完成当年的婚约。
  于是乎,樊绍棠找到顾晨星的大哥,要完成当年的约定——樊顾两家结亲。
  顾晨星回国当晚,他哥便提出:要让顾晨星完成两家婚约,嫁给樊绍棠。
  如今这个时代,男男结婚已是常事。只不过,嫁出去的男人,在世人眼中,等于与原生家庭割离出来,和外嫁的女人一样。
  顾晨星当晚就在顾家闹了个底朝天。最后,他哥拿出顾父留下来的一份遗嘱。
  想到那份遗嘱的内容,顾晨星抓住桌沿的双手泛起青筋。
  无论如何,他已经同樊绍棠结婚,完成了遗嘱里的要求。接下来,他一定要和这男人离婚。
  “樊绍棠,我们已经举行过婚礼,也算是完成你爸妈和我爸妈的约定。现在离婚,对你我都好!”
  他就不信,樊绍棠会否决这个提议。毕竟,他与这男人今天完全是第一次见面。
  大概这天底下也找不出比他们更离奇的夫妻,结婚当天才是头一回相遇。
  坐在他对面的男人气定神闲,他轻抬眼皮,只是淡然地说了句:“顾晨星,这只是你一厢情愿的想法。”
  犹如一记猛拳撞到铁板,顾晨星胸口堵着一股气。
  “什么叫一厢情愿,难道你……”话到嘴边,顾晨星猛然停住口。
  樊绍棠不肯答应离婚,图什么?
  图钱?
  可能吗?
  顾家是有钱,但他顾晨星没钱。娶了他,樊绍棠并没有从中获得任何利益。至少,顾晨星从各种渠道了解到,樊绍棠在这场婚事中只亏不赚。
  顾晨星想了想,还是决定努力一下。他从兜里摸出钱包,然后掏出一张银行卡拍在桌上。
  “这里有一千万,如果你愿意签字,算我赔偿你的。”
  樊绍棠这场婚礼是花了不少,但这一千万是现在他手头上所有流动资金,再多他也给不起了。
  果然,樊绍棠看都没看银行卡,只是冷眼盯着他。
  顾晨星微眯着眼,双手握得死紧。对方这反应,明显就是不把这一千万放在眼里了。
  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樊绍棠不要钱这太正常不过了,毕竟整个宣海市都没有比他更有钱的人。
  只是,顾晨星一直都觉得这婚事来得莫名其妙,如果樊绍棠只是为了完成那可笑的父母遗愿,那为什么不答应离婚?反正他俩之间又没有感情可言,除非……
  想到某个可能性,顾晨星脸色立刻变了。他心里犹如十二级如台风登陆,摧枯拉朽,恨不得将一切夷为平地。
  姓樊的老男人,难道在觊觎他?!
  说樊绍棠是老男人并不过份,顾晨星今年二十岁,而樊绍棠——
  三十五岁。
  从小到大,光是凭这相貌,顾晨星的追求者不计其数,但一想到姓樊的老男人也对自己存在那方面心思,他心里膈应得不行,语气也变得凶悍。
  “喂,老男人,你该不会喜欢我吧?先说好,我可没有‘尊老’的习惯,要玩‘老牛吃嫩草’这一套你找别人……等等,你要干嘛?”
  顾晨星像机关枪似的没说完,就见樊绍棠站了起来,看向自己的眼神没有一丝温度。
  樊绍棠抬起手,目光扫过手腕处的江诗丹顿,随后一边抚平袖口褶皱,冷眼瞥着他。
  “顾晨星,你给我听好了:第一,我不会答应离婚。
  第二,我对你这棵‘嫩草’一点兴趣也没,更加不会碰你,你‘安全’得很。
  第三,从刚才到现在,你浪费了我十五分钟。以后记得,我不听废话,也不喜欢别人浪费我的时间。”
  正如樊绍棠自己所说,他不听人讲废话,他自己也不会说废话。
  说完这三句,樊绍棠直接拉开椅子,往房边走去。
  顾晨星愣了片刻,才想着追上去。
  “喂,等等,谁他妈讲废话,你这个老男……”
  话没说完,樊绍棠已经打开门。关上前,他只留下一句:
  “这房间以后归你。明天好好学学樊家的规矩,别像只鸟,只会叽叽喳喳。”
  “砰”地一声,伴随着房门关上的同时,一颗大红色枕头撞了上去,然后孤零零地掉在木质地板上。
  顾晨星站在铺满红色喜被的双人床边,气得浑身发抖。
  什么叫像只鸟只会叽叽喳喳?
  他顾晨星活在这世上二十年,什么时侯有人敢对他说这种话!
  莫名其妙的婚事,说好对他没兴趣却不肯答应离婚,还骂他吵死人,这天底下还有比樊绍棠更变态的老男人吗?
  顾晨星随手抓起另一只枕头扔了出去。
  离婚!
  无论如何,他要离婚!
  反正他已经完成父亲遗嘱要求,同樊绍棠结婚,接下来他一定要想办法离婚!
  * * *
  顾晨星悠悠醒来,入眼陌生的水晶吊灯让他愣了好久,才想起昨晚是在樊家过的夜。
  大字型躺在大红色喜被上,他赖了十分钟,终于舍得下床洗漱。
  卫生间里的牙刷、牙膏、洗发水还有沐浴露,全部都是刚开封并且没人使用过。顾晨星扯过毛巾,发现上面还残存阳光晒过的味道。
  洗漱完,他打开衣柜,里面已分类挂着他的当季衣物。这是婚前樊家依着他开列的清单购买的。
  顾晨星随手挑了件印花T恤还有七分短裤换上,等他开门下了楼,一名身材精瘦,看起来极为精明的中年男人早就在楼梯旁恭敬候着。
  顾晨星认得他,是樊绍棠的管家,姓王。
  “夫人,早安。”对方的语气恭敬,却和他家主子一样,没有温度。
  顾晨星脚步一顿,没好气地道:“别用这种奇怪的称呼叫我。”
  王管家没有犹豫,立刻改口:“那我称呼您为‘顾少’,可以吗?”
  “嗯。”顾晨星点头。
  “那请顾少跟我来,早餐已经准备好了。”
  顾晨星跟着王管家走到食厅,里面只有他一个人的份量。
  他四处打量,才问:“老男……樊绍棠呢?”
  王管家微微皱眉,显然对顾晨星连名带姓这么叫不满意,可他还是如实答道:“少爷早上六点已经去上班了。”
  六点?
  顾晨星看了下墙上挂钟,时针已经走到“9”这个数字。
  还真是工作狂。
  刚知道这场婚事时,顾晨星特地打听过樊绍棠。外界对他的评价就是三个标签:首富、美男、工作狂。
  其实还应该加一个:变态。
  顾晨星在心里默默腹诽。
  这顿饭吃得波澜不惊。
  女佣正在收拾餐桌,王管家上前一步,语气生硬,“顾少,少爷吩咐过,今天您得学下樊家的规矩,下面就由我来为您讲解。”
  顾晨星气得乐了,“规矩?你们家就这巴掌大的房子还讲规矩?”
  王管家皱眉,“顾少,有两点请您注意:第一,现在您已经嫁进樊家,这里应该说‘我们家’;第二,樊家占地面积为37854平方米,目前是宣海市占地面积最大的住宅。”
  顾晨星要疯了。
  这管家简直跟樊绍棠一个模子印出来的。
  他猛地站起身,连着身后椅子划过木地板,发出刺耳的声音。
  这时,王管家又道:“顾少,请您务心注意,少爷最喜欢安静。樊家规矩第一条:请勿大声喧哗,说话声不得超过40分贝。”
  顾晨星怒极反笑,“还40分贝,你有病吧?”
  王管家面无表情,“顾少,这是少爷定下来的规矩,请您务必遵守。”
  说完,他侧过身子,目光看向旁边一只一米五高的柜子。
  顾晨星顺着望过去,看见那柜子上摆放着一只:
  分贝测试仪。
  仪器上的数字正好在38左右波动着。
  顾晨星呵呵:“樊绍棠应该请个精神科医生摆在这里才对!”
  王管家摇头,“顾少,请您注意措辞。还有,这个请您仔细学习。”
  他说着,双手递上一本小册子。
  黑色铜版纸上四个宋体烫金字:
  《樊家守则》。
  作者有话要说:
  阿榕携小星星来跟大家问个好~开新啦!
  请小可爱们收个藏,评个论,记得点开专栏收藏下阿榕哦~爱你们,比芯!
  另外,推下我的下本预收,逆袭打脸苏爽文:《当调香师穿成辣条味0mega》
  调香师温栩一觉醒来,竟穿进星际时代,成为一名Omega。划重点:还是拥有辣条味信息素的Omega。
  原身因浑身刺鼻的辣条味,从小到大被朋友、同学、老师嫌弃,最终因告白失败,抑郁自杀。
  温栩:不就是身上的味道,那还算个事?
  很快,重新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温栩。一身诱人信息素,关键还天天不重味,从此迷倒星球无数ABO……
  曾经狠狠拒绝他的初恋:小栩,我答应你了,我们交往!
  校园内粉丝无数的万人迷:同学,什么都不说了,去民政局领证吧!
  帝国之光某元帅:元帅夫人的位置,这辈子都是你的!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