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总有病娇在蹲我(近代现代)——百日耀葬花

时间:2019-11-24 14:11:14  作者:百日耀葬花

   总有病娇在蹲我 BY 百日耀葬花

  【文案】
  “我喜欢你。”
  跟踪、偷拍,然后是绑架,只是为了“喜欢”,所以要杀死所有在他身边的人。
  “想要救他们?”
  他不得不接受那个人的邀约,成为游戏里的玩家,在各种恐怖惊险的游戏里找到出路。
  出口只有一个,但是出口外面是什么?
  食用手册:
  1.病娇痴汉鬼畜攻X高冷苦逼闷骚受
  2.双洁,有强制,正剧向带虐,主受快穿
  3.攻有童年阴影,受可能会患上斯德哥尔摩
  4.在一起后应该会智商变0黏糊糊地谈恋爱么么哒啪啪啪(可能会有“攻做了这么过分的事两个人怎么还会在一起作者我呵呵你的三观了”的情况出现)
  5.一句话概括就是:有个蛇精病要和我谈恋爱我不肯他就逼我。
  PS:
  1,本来想写受是“机智”属性的,无奈回回都被攻玩得腿都合不拢【雾
  2,受的属性可能略崩……因为作者热爱变态一万年,心思都花在了攻君身上……
  3,即使是日更也会忘记在CP贴上更新【。
 
 
第一章 来自黑暗
  昏暗的小巷里,急切的脚步声乍起,伴随着短促的喘息声,一个微弱的声音在苦苦哀求。
  “为什么啊……为什么……”他灼热的身体靠在冰凉的石砖墙壁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心脏要从喉咙里出来了,心脏好像就在嗓子眼那里剧烈地颤抖。
  皮鞋敲击着地面的声音有条不紊,像摆钟的摆锤一样井然有序。沉重坚硬的金属块在粗粝的地上拖行着,发出了沉闷又清脆的沙沙声。躲藏在暗处的男人慌忙捂住了自己的口鼻,防止自己的喘息泄露在这静谧的夜色里。
  好像听到了汽车发动机的声音,排气管喷出的火热气体和冷清的空气融为一体。
  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泪流满面,他等了许久,也没有听到别的声音,就连汽车也走了。
  那个疯子……他咬着嘴唇,把头伸出了墙,想看看有没有人追上来。
  他最后看到的是惨白的月光下那漆黑的双眸和银色的锋刃,“噗通”一声,已经身首异处,焦距已经扩散,眼睛永远停留在了恐惧中。
  “为什么?”拥有漆黑双眸的男人拎着覆盖了浓郁血液的斧头,脸上露出了宠溺的笑容,“因为喜欢他啊。”
  “好喜欢啊。”
  安子唯醒来的时候头疼得像是要裂开,头脑内更是一片空白,他刚要思考一下自己在哪里,睁开眼后他觉得眼前黑漆漆的天花板好像是漩涡一样旋转,让他不得不马上把眼睛闭了回去。
  他试探性地伸手一摸,碰到的是粗糙的木板,原来自己躺在一张木板床上,连床单都没有垫着,硬邦邦的还有粗加工后木头翘起的毛刺,不但躺得不舒服还扎得他生疼。
  “你醒了。”狭小的房间里出现了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安子唯的思维还有点浑浑噩噩的,居然辨不清这个声音是从哪个方向来的。
  男人轻笑着,他的笑声像电流一样让人听得耳朵酥酥麻麻,他的笑声就像欣赏他可爱的宠物用稚嫩的懵懂取悦了他。
  安子唯对这个声音很陌生,他头痛欲裂地坐起身来,看到了面前不远处有一架小小的古老的电视机,放在一个同样古老的掉了大片漆的斑驳的矮柜上,闪烁的屏幕上布满了跳跃的雪花点,老化的音响发出了滋滋的电流音。他的瞳孔迅速收缩,因为他借着电视屏幕的微弱光芒看到了四周墙壁上贴满了照片,一面墙上至少贴了一百来张,所有照片的焦距都只对着唯一的主角。
  鼻子里还残留着淡淡的甜腻气味,他渐渐想起了自己是谁,他就是照片里的人。
  安子唯还是在读大学生,他彬彬有礼、仪表堂堂,虽然沉默寡言,但是在男性稀少的专业班里还是被当做了“国宝”级的“男神”。
  可是最近他总觉得有人在跟踪和窥伺他,让他总是感觉脊背发冷,疑神疑鬼的搞得自己都很没有精神。他担忧地把这个想法告诉了好友,好友不以为然,认为是他多虑了。
  “你走到哪里都是发光点,肯定有人看你的,不要多想了。”
  好友的一番话没有安慰到他,却让他更加忧虑重重。
  安子唯坐在木板床上叹了口气,难道这就是那个跟踪狂么?还是个男的……
  还给他得手了。
  安子唯揉着太阳穴,总觉得自己昏昏沉沉,不怎么清醒,他一点都想不起来自己怎么就莫名其妙来到了这个地方。他想知道自己失踪了,有没有被人发现?还是说,有没有人知道他失踪?自己睡了多久?他一无所知。
  唉,依靠别人还是太勉强了,还是靠自己比较现实一点。
  安子唯这么一想,知道自己就得跟这个跟踪狂打交道了,不由得开了腔,声音疲惫得让自己都吓了一跳:“你要干什么?”这么小声,也不知道那个男人听不听得到。
  显然房间里藏着麦克风,男人不但听得见而且回应的声音带着惊喜的味道,一开口就好像从话语里开出了灿烂的花:“一般来说,不是该先问我是谁吗?小唯,你总是让我好惊喜……”
  小唯……这个称呼用在男人身上,真是感觉不协调。
  安子唯看到了电视机里突然出现的画面,那是个年轻男人,穿着黑色的衣服,有着黑色的头发,黑色的眼睛,衬托得他的皮肤无比苍白。可是他的五官很耐看,长得并不是惨不忍睹,但看上去有些憔悴,眼圈显得很重。
  “我带你到这里,我就一直看着你。你真是太可爱了,我真是好喜欢你。”那个憔悴的男人变得有些神神叨叨,“我真是忍不住了,一直在暗地里看着你,想象着你头发的柔软,想象着你皮肤的温度,想象着你的嘴一张一合的样子。你衣服上的气味真是要我疯了……”
  安子唯抿着唇,背后渗出了冷汗。他遇到了变态……这个人不是普通的跟踪狂,他不但绑架了自己,还把自己囚禁在这个地方,成了一只笼中鸟。
  男人继续小小声地细细碎碎抱怨:“小唯,你说为什么你身边要有这么多人?他们总是挡着我看你,总是和你一起出现,我真是嫉妒得要死啊。”
  安子唯的眸子颤抖了一下,这个人的语气和语速越来越快,表示他越来越激动。安子唯平复了一下心情,沉稳地说:“他们是我的朋友。”
  “你叫他们‘朋友’吗?……小唯你需要朋友吗?”
  话题跳转得太快,安子唯还没有反应过来,更加确定了这个人是个变态。不过这个变态要做什么,他摸不着头脑,犹豫了一下,安子唯回答道:“我需要啊。”
  男人有些失望地“哦”了一声,然后又转换为狂喜:“小唯,看来我没有猜错,你果然需要朋友。”说完他弯下腰,从电视里暂时消失,再出现时,手里拿起了一个东西。
  安子唯的瞳孔猛地一缩,心脏跳的飞快——那个男人捧着一颗人头,那是他的一个朋友的头!他的头颅还很新鲜,眼睛睁得很大,嘴巴也半张着,断裂的脖子还在往地上滴着黑红的血。安子唯觉得他可能是活生生被这个变态砍下了头,他可能是在尖叫中就被剥夺了生命。
  “你……”安子唯心乱如麻,再也没有办法像方才一样淡定,变得惶恐起来,“你要干什么?”他闭上了眼睛,他觉得那双死不瞑目的眼睛正在哀怨地看着他,问他为什么他非得牵涉其中。
  “我想和你在一起啊,小唯。”男人随手将还在滴血的人头像丢开垃圾一样丢在一边,不顾满手的血,抓住了摄像头,对着镜头热切地说,“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安子唯猛地摇头,惊恐又坚决地说:“我不会跟一个杀人犯在一起的。”
  男人沉默了一下,没有生气,阴郁地说:“小唯,你知道吗?一个人和任何一个陌生人之间所间隔的人不会超过六个。也就是说,最多通过六个人,我就能够认识任何一个陌生人,任何一个你认识的,对我来说却是陌生的人,可是我能通过六个人就能知道那个人是谁。 ”
  安子唯抬头——六度分离理论?这个时候说这个干什么?(注:由美国社会心理学家米尔格伦提出,“六度分离理论”的基础是通过个人的关系网,任何两个素不相识的人中间其实最多只隔着六个人,只用六个人就可以将两个陌生人联系在一起)
  “你不喜欢我杀人,可是我不喜欢有人和你靠太近,只要他们死了,他们就不会接近你了。”男人有些难过地说,“我真的好喜欢你啊,他们真的好碍事,小唯……”他甚至带上了一点可怜的腔调,仿佛是一个受伤的动物在哀叫。
  “够了,你这个变态。”安子唯忍无可忍地朝着电视喊道。
  “变态……”男人脸色一变,嘴里念着品味着这个词,伸手捂住自己的脸,“变态?……”
  安子唯默默地注视他,他还没有从好友惨死的事实中回过神。喜欢他?喜欢他就能随便杀人了?疯子,变态!这个同性恋……
  男人爆发出笑声,一边笑还一边重复着“变态”这个词,安子唯更加恐惧,鸡皮疙瘩爬满了手臂。突然,男人的笑容戛然而止,他的眸子灿若星辰大海,深情款款地对他说:“如果你觉得我是变态,那是因为你没有爱上我。”
  “我不会爱上你的。”安子唯立马说。
  “小唯。”男人在他说完后就马上接了话,“你既然知道世界这么小,你不如试着阻止我……阻止我杀光你周围的六个人,六个人周围的六个人……”
  安子唯脸色一白:“什么……”
  “来找我吧。”男人说完,世界就像被他放下了帷幕,四周涌出的甜腻气体让安子唯再一次猝不及防地陷入了昏迷。
  二十二世纪,在科技的迅速发展下,科学家们研究出了一种真实模拟器,并命名为“超实感”。这种模拟器被运用于军事练习、科学实验,因为其不稳定性和危险性,科学家们一直努力克服困难,直到二十三世纪才在平民百姓的生活中普及。超实感机器有庞大的数据库,精细的仪器芯片,通过微弱电流刺激,不但能够让体验者得到疼痛、温度、硬度等触觉感受,甚至嗅觉、味觉都能得到感受强化,更不用说视觉和听觉了。
  超实感机器除了商用、军用和家用以外,还有裸机提供给超实感发烧友。不过购买裸机的人极少,大部分都是超实感系统开发商购入给开发人员做开发测试使用的。超实感的系统开发极为复杂,一般人根本没有办法独自进行,就连众多高校的高材生,都要依靠团队合作才能编写程序。
  裸机因为比起已经有固定系统的超实感机器更有开发潜力,所以价格更加昂贵。
  安子唯现在就躺在一台裸机里,裸机已经安装了系统和程序,黑衣男子的眼眸柔情似水,将安详沉睡的安子唯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又一遍。
  “小唯,你会爱上我的……就像我爱上你一样。”他的眼眸突然变得冷厉强硬,身形一晃就坐在了旁边的另一台裸机的机舱里,他戴上超实感头盔,再一次留恋地看向旁边的安子唯。
  “Find me.”他的眼角一弯,嘴角扬起一个弧度,苍白的手指按下了机器的启动按钮,然后慢慢地躺在舒服的机舱里,耳边响起散热器高速运转的声音。
  很快,迎接他的也是令人窒息的黑暗。
  “欢迎来到超实感000000004号机体验系统,正在加载体验者身份资料……”
  “加载完毕,进入模拟世界。”
  为了让安子唯进入他编写的代码程序世界里不会像无头苍蝇一样找不到路、不知道干什么,他还特地编写了系统中的系统,给安子唯做指导作用。系统发布任务、提供必要的指引,同时,还能连接互联网。只不过数据是单向的,也就是说安子唯不能通过互联网求救,但是能通过互联网查找自己所需的资料。
  他给了安子唯最大的自由度,同时也限制着他的自由。
  游戏快乐。
 
 
第二章 逃离学校(1)
  他猛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粗糙的水泥地上,他立马坐起身来,发现两边都有一个人躺着。左边的那是个女生,而且还有点面熟,右边的是个男生,还是有点面熟,不过他头晕得厉害,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那是谁。安子唯揉了揉太阳穴,感觉自己的脖子疼得都要断掉了,这种晕眩的感觉真的让人感觉很不好,他整个人都昏昏欲睡。
  也不知道那个变态给他下了多少次药,是怎么下药的?不过自己什么东西都没有吃过,那应该是气体一类的。
  管它什么气体……现在他该干什么?
  安子唯坐着发了会儿呆,听到了脑海里有个声音说:“欢迎来到超实感000000003号机体验系统,模拟世界‘学校’地图已经生成,000000003号系统为你服务。”
  这个是……“超实感”?“超实感”系统的声音是拟合的机械女声,没有一点感情和音调起伏,冰冰冷冷的。安子唯愣了愣,怎么自己一晕就跑到“超实感”系统里了?他回忆了一下晕倒前那个男人说的话,“来找我吧”?现在还出现了一个系统,“地图”?那个变态要跟自己玩游戏吗?在变态创造的世界里去找到他吗?
  他看向旁边的两个人,张开的五指马上蜷成了拳头,身体已经被冷汗濡湿。
  安子唯辨认出了他们的样貌:金曼和杨恩,他的两个高中同学,一个是他的同桌,一个坐在他前面。
  该死的就是这个“超实感”系统,让他无法分辨这两个人是真人还是数据模拟产物,他本来想会是后者,可是那个变态既然杀了一个人,还有什么事他做不出来?
  系统很配合情景地在脑海里放出了BGM,让情况变得更加扑朔迷离,虽然是他最喜欢的电音和古典乐器结合,还是让安子唯鸡皮疙瘩起了一身。“你能关掉音乐吗?”安子唯尝试和系统交流。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