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何处不清欢(GL)——你若听见

时间:2019-11-25 09:25:50  作者:你若听见

 =================

书名:何处不清欢(GL)
作者:你若听见
文案
最甜的事情是什么。
大概就是我喜欢的人,刚好也喜欢我吧。
山好,水好,我们好好生活。
 
内容标签: 强强 布衣生活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何常欢、徐清 ┃ 配角:珞珞、小凌、路人甲乙丙丁等 ┃ 其它:乡村
 
  ☆、第1章
 
  先说我是谁。
  父母给的名字,常欢。
  性别,女。
  年纪,奔三路上。
  当年爸妈给我取名字的时候,本意是好的,希望我过得欢欢乐乐,然而,我偏偏姓何,你可以理解为干嘛没事就傻乐呵呢,有什么好欢乐的!也可以理解成没什么过不去的坎,何事不欢呢!心态很重要。
  我在这个很古旧的小镇上,开了一家民宿,到现在为止,快一年了,谈不上欢乐,偶尔也有点意思。
  一年前,我到处散散心,走着走着,就走到这里来了。这儿黑瓦白墙,依山傍水,空气贼好,碰巧有人在挂牌出售房子,我就多嘴问了问。两层的老房子房子是全木头的,走上去还吱呀吱呀地响,房主人急着脱手,说是儿子娶媳妇要到城里去买房。三十万不到的价格,其实还是蛮划算的,脑袋一热我就买了下来。
  喏,你们知道了,我就是个这么随性的人!
  接手了这房子后,我将它稍微改造了一下,改成了一间民宿,楼上楼下六间客房,后面有小菜园,前面是个宽敞的院子。因为没什么人来,生意很惨淡,经常住不满,收入将将凑合,还好我吃的不多,饿瘦的就当减肥了。多养花,多种树,夏天尽量不开空调,每天亲自下厨房,多吃青菜少吃肉,省钱。
  最近几个月游客数量似乎有所上升,道听途说上头有规划,要重点发展乡村旅游经济。不管怎样,虽然我的收入暂时没有太多的增加,但是,房价涨了!简直要笑醒。
  说真的,这个镇跟其他的乡镇,确实不太一样,除了原生态的东西保存得还算可以,还因为民居建在一条长河拐弯的地方,地势不平,高低起伏,镇上的人家几乎家家墙上屋顶爬满了爬山虎青藤之类的,虽然一栋栋上百年的老房子看上去都跟带了绿帽子似的,但这么蜿蜒如龙,看过去确实赏心悦目,冬暖夏凉。算是地方的一大特色吧。
  对我来说,它更不一样的地方在于,这里是我喜欢的那个人的故乡。
  就像写作文嘛,你们总得让我交待一下前因后果是吧。
  比如,像我这么一个美丽动人温柔贤惠的大龄单身未婚女青年,到底是为什么要跑到这里来开个民宿。是为了投身大农村,拉动GDP,打赢脱贫攻坚战吗?当然,不是。
  我失恋了。
  准确来讲,我还没来得及恋爱,就先失恋了。
  我喜欢的那个人,嗯,就叫她徐清吧,是个又优秀又好看的姑娘。我们是大学同学,大学室友。上学那会儿,她是品学兼优的班长兼班花,工作以后,她考上一个晋江不能说的政府部门,是最美的先进工作者。我呢,呃,我就是跟着她混的,上学为了搞不懂的考试焦头烂额,找她抄笔记,工作以后为了理还乱的人际关系愁得吃不下饭,没少找她取经。
  老实说,在她之前,我还真没发现自己喜欢女的。我只知道男生一个个太蠢,我是不喜欢的,也许以后会遇到一个聪明一点的男生,倒是可以考虑谈谈恋爱。但我一直也没遇到过聪明的男生,自作聪明的倒是遇到过不少,所以我就这么单下来,到后来,就剩下来了。喜欢她以后,跟男的谈恋爱的想法就再也没有过了。
  发现自己喜欢上她,是两年前的某一个周末。我和她的工作在同一个城市,好朋友嘛,当然要一起合租了。我在外企,工作强度大,经常出差,她的单位清闲,但她也是个很上进的人,在职读研,我们两个人能待在一块儿的时候,也就是周末了。
  就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周末。头一天晚上我出差回来,带了她喜欢吃的糕点,走到楼下,我突然抬头望了一下我住的楼层,十五楼,灯光亮着。我知道她在家,她在等我。
  当时心里就涌上来一股很奇怪的感觉,你看这城市,灯火万万千,有一盏灯是留给我的,一瞬间,我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征人,家里有个妻子在等自己回去。就是那种沉甸甸的,家的感觉。
  爱情要来的话,一个瞬间就够了。一个瞬间,我们好几年的友情突然就变质了。呃,我不喜欢变质这个词,应该说是,升华了!可惜的是,我暗暗观察了一阵子,发现只有自己这里升华了,人家该是直的,还是直的!
  想当初大学的时候,宿舍里谈恋爱最积极就是徐清了。
  说来也奇怪,照例来说她这个级别的,用现在的话来讲,那也是女神了。可她偏偏就情路坎坷,谈不了多久分一个,没过多久又分一个。她没少趴我床上抱怨,顺便蹭我的零食蹭我的抱枕,我都不知道自己送出去多少安慰了。
  看遍天涯纪实文的我,经验丰富,深知喜欢直女的可怕性。我渐渐开始疏远她,周末也会安排一些跟同事们的活动,没有直接提出要跟她分开住,但住公司宿舍的次数也多了起来。她也有所觉察,问我是不是对她有看法,她要是有做得不好的地方,要我指出来。
  姑奶奶,我对你哪里有什么看法,我是有对你有想法啊!你也没有做得不好,你哪哪都做得很好,唯一做得不好的地方,就是不喜欢我。
  当然,这些话我也就心里说说,嘴上肯定是不敢讲的。
  本以为日子会一直这样过下去,我跟她,还是永远的好朋友好同学好闺蜜。
  直到有一天,我从另外一个也留在本地的室友唐晓雨口中得知,她要结婚了!
  她要结婚了!
  我居然什么都不知道。
  室友后面说了什么话,我压根儿就听不到了。晴天霹雳,不为过。
  那天下很大的雨,我居然忘了开车,直接从公司往家里跑回去。
  我要问问她,为什么不告诉我,或者,这特么究竟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我跑到小区楼下,才意识到,我要以什么立场去质问她呢!作为一个好朋友好同学好闺蜜,第一反应难道不是要祝福她吗!
  我就这么懵看着对面的楼下,一个男人挽着徐清的手,她的怀里抱着玫瑰花,那个男人还亲了她的头顶。
  狗男女。祝福个鬼!
  心痛并不是只持续了那一天。我后知后觉地发现,原来自己跟她的生活已经有太多的重合,我们在这个城市读书,在这个城市工作,在这个城市生活,无论我走到哪里,都有她的影子,有我们的共同的影子。
  长痛不如短痛,留在这里,我迟早要得心绞痛的病。
  我一口气休了所有的年假,为这个老总差点要跟我打架。后来他更是差点没敲死我,在办公室里咆哮,才升你当部门经理,你就撂挑子,你对得起我吗!你对得起你出过的差,喝过的胃穿孔吗!
  哎,谁让我就是这么个随性的人……
 
  ☆、第2章
 
  这一年多时间,我都没有跟徐清联系,也没刻意打听过她的消息。
  我换掉了手机号码,卸载了微信,专心享受我的慢(失恋)生活。
  其实,我们共同的朋友,有少许是知道我在这里开民宿的,只要徐清愿意打听,她肯定能知道我的消息。
  她也没有找过我。
  我想,我在她心里,可能也不是太重要。
  我也很忙,跟以前忙工作不一样的忙。人只要忙着,心里就好受很多。
  开民宿并不像很多人想象中的那么轻松,以为就是整天晒晒太阳喝喝茶发发微博。事实上每天都有很多琐事,要打扫卫生,要洗衣晒被,要买菜做饭,有时候是哪里坏了要修要补,有时候要调和客人的矛盾,总之,我一未婚女青年过得就像一个时刻在打仗的大家庭的家庭主妇。
  虽然自己是开民宿的,做的是游客生意。但老实说,我自己并不是一个喜欢旅游的人,尤其这一年以来,形形色色的游客都接触了一些,真是,一言难尽。
  就说说现在住进来的一个文艺女青年吧。我不是对文艺青年有看法,相反,我有时候觉得自己还蛮文艺的。就是有的人出门,真的是不带脑子的。
  那女文青说是从西藏那边过来的,这里离藏区确实不算远,她身上戴了不少银戒子银项链银手镯什么的,叮叮当当的一身,呃,就暂且叫她银叮当吧。银叮当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入住后就一直愁云惨淡的样子,这屋里的隔音又不太好,大半夜的还大哭了几次,有客人跟我反映说黑灯瞎火瘆得慌,我决定找她好好聊一聊。
  我挑了几个又大又新鲜的木瓜洗洗切开装了盘,找了一圈才在院子的藤椅里找到银叮当。她这会儿又在哭,默默地流泪,梨花带雨,楚楚可怜呐。我于心不忍,拿了纸巾递给她,又把水果端了过去,“没什么过不去的坎,过几年后想一想,都不是什么事。来,尝尝,新鲜的!”
  银叮当没什么心情吃,抽抽搭搭地说,“你说,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他,他要这么对我?”我如何知道这个你我他是谁,这中间发生了什么,不过我知道我只需要保持沉默就可以了,她只是需要一个倾听者罢了。
  果然,银叮当又感慨了一句,“我发现亦舒师太说得对,当一个人不再爱你,你静默是错,哭闹是错,或者呼吸是错,死了还是错。”很好,引经据典,至少说明精神不是错乱的,只是遇到了感情问题,我暗暗猜测。
  也许是因为我是一个还算不错的倾听者,银叮当一股脑地将她的事情告诉了我,“老板娘,我失恋了!”说完哇哇又哭,浓浓的烟熏妆都哭花了,纸巾一抹,糊了一大块,不忍直视。“我去西藏,是因为那里是一个神圣的纯净的地方,我希望能与我的灵魂独处,听说,人一辈子一定要去一次西藏,只有在那里才能找到丢失的自己。我跟他在西藏拉萨认识,他是个坚毅刚烈的藏族汉子。他追的我,虽然我们认识的时间不长,但却就像久别重逢的故人一样,他就是我心中失落的那一角!在藏区的一个多星期,我们日日夜夜在一起,你懂吗,这种真爱的感觉!可是现在,我要回北京了,给他发短信打电话,都没有音讯,我好纠结,要不要回去,放不下他,可是他又不回我的电话……”
  对,这就是我不喜欢旅游的原因。什么找净土找灵魂找自己,哎,你们找艳/遇就找艳/遇,要说得这么清新脱俗做什么!
  按理来说,像我这种感情小白,是没什么经验能拿出来指导别人的。但我挺气愤,觉得失恋这个词,肯定不是这样用的。你们哪里是真爱了,这明明就是约/炮好吗!你们在那个风一样的地方,与一个风一样的男子,产生一点儿风一样的纠葛,约就好好约嘛,约完就散多好,谈爱情,谈爱情多见外啊!
  我觉得有必要告诉她真相,“我认为,他不回你短信,可能是因为他没空。”
  银叮当两眼绽放出希望,“是吗?你也觉得他是爱我的,对不对?”
  我真不忍心打破她的幻想,说:“你想啊,还有那么多像你这样的姑娘等着他去睡,等着他去找灵魂,睡都睡不过来,他哪里有空理你呀!”
  “你这话什么意思?” 
  我决定跟她再讲一遍阿三的故事,“你知道我们镇上有个阿三不?就是白天在街上装瘸子的那个!不不,他本来不是瘸子的,也就今年才真瘸了。他没瘸的时候啊,常常穿一身不知道哪里找来的民族服装,在小酒吧里,小茶馆里,到处跟小姑娘吹嘘他游历四方啊一个人打几个的江湖往事,睡了的姑娘都有好几打了!后来,镇上一直都讨不到老婆的单身汉们嫉妒得要死,趁他有一次喝醉酒闹事的时候,把他腿打折了。”
  银叮当很惊讶,“有这样的事?”
  “你可以去问问,都知道。我猜你那藏族汉子,估计也就是跟阿三差不了多少。”
  我不知道银叮当有没有把我的话听进去。
  等我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她已经走了,房间里啥也没有。
  丫的,房费都没付!
  
 
  ☆、第3章
 
  银叮当住了六晚,吃了我两只土鸡,让我帮忙买了五斤本地干果,只给了一百块押金,净损失三千二百块钱。
  搁在以前,这是我工资纳税的零头。
  但现在,真是要我的命。
  于是我报案去了。
  派出所挨着镇政府的院子,来镇上这么久,我很少来这里。报了案后,我端着一杯茶出来,顺便到机关院子里参观一下。说真的,感谢大大的作风建设,现在的干部,先不说办事效率怎样,这态度还是值得点赞的。你看这茶,我一喝就知道,今年的新茶!对群众,还是很舍得的嘛!
  院子很小,两栋三层的办公楼,一栋四层的宿舍楼,一个食堂一个篮球场,都是半新不旧,一眼望到头,没什么好看的。我兜了一圈,打算回去。
  传达室的旁边有两张长椅子,有几个男女老少坐在那里晒太阳,这个点,估计是家属吧。有个老太太旁边的推车里坐着一个小娃娃,那小娃娃挺可爱,冲我又是摇手又是咧嘴笑。
  让我停下来逗小家伙的原因,并不是她长得可爱,而是我觉得她的眉眼有点儿像徐清。这小娃娃已经两三岁了,自然不可能是徐清生的。我挺气馁的,你说怎么走到哪里,都是那个女人的影子。
  “院子挺冷清啊。”我随意扯了个话题跟他们聊天。
  “只有开大会的时候人多车多,平时都要下村或者到县里去开会,在机关里的一般都不多。”一个年纪大点的像是退休人士的男人说道。
  旁边的人抱怨了一句,“现在真的是,都要自己开车去,公车都没有了。像我们这种没车的,去趟县里真不方便。”
  “书记他们今天都去县里了,你没搭顺风车去啊?”
  “坐书记的车,还是不自在呀。”
  “咱都快退休了,还这么讲究做什么。镇里的班子都去了啊,听说是去接什么人吧,咱镇里又要有新力量咯!”
  “是新来挂职的干部。”
  “有来头吗?”
  “没来头,来挂什么职咯,还能有这么大动静。我听说是省里派下来的,女干部。”
  “你这消息挺灵通的啊。”
  “那是,混了这么多年,也就这点儿本事了。”
  “省里的怎么派到镇里来了咯,挂县里也差不多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