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综]次元茶话会(综漫同人)——挑兰灯

时间:2019-11-25 09:26:27  作者:挑兰灯

   书名:[综]次元茶话会

  作者:挑兰灯
  本文文案:
  团扇祖宗因陀罗,天纵奇才,出身高贵,风姿卓绝,是忍宗当之无愧的继承人。
  所以即使老爹长年不在家,老弟要他带,忍宗要他管,他也觉得理所当然。
  直到某天他被小伙伴坑了,做了一个梦——
  老爹沙雕,老弟叛逆,后裔代代要起义。
  因陀罗觉得他有点亏。
  小伙伴云:家里蹲没前途,你又不能继承家业,不如出来浪。
  因陀罗觉得小伙伴说的对,于是他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阿修罗尔康手——不要啊哥哥你快回来我要被老爹坑死了!
  【预警】
  1.双主角,cp团扇祖宗x通灵者之王,跨界拉郎boss组,清水无差。
  2.副cp鸣佐双黑太中等,写到会在作话提,茶话会其他角色戏份也很多,勉强算群像。
  3.画重点,私设超级多,魔改严重,可以看作是原著的平行世界。【ooc极度严重】,心底骂我可以,不要骂纸片人。
  4.晋江好文千千万,大家好聚好散哈。
  内容标签: 火影 综漫 强强 灵异神怪
  搜索关键字:主角:因陀罗,好 ┃ 配角:接档文《[综]扶苏有琴》《[综]遗剑归唐》求预收吖~ ┃ 其它:双黑太中
 
 
第1章 死心
  恢宏的大堂寂静无声,唯有中央两旁映着的日月纹章高高悬挂,沉默地凝视着下方的众生。面貌苍老的白袍老者神色威严,他看着下方端正跪坐的一群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在肃穆的气氛下,他缓缓道出了斟酌许久的决定。
  “老夫宣布,忍宗的继承人是——”
  “阿修罗。”
  满座哗然。
  大筒木因陀罗跪坐在大筒木羽衣面前,容色古艳,风神若雪。
  听到上首的父亲做下最后的决定,因陀罗目光淡漠,只在心里道了一句:
  果然如此。
  身后众人窃窃私语的声音渐大,大筒木阿修罗眨了眨眼,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父亲,您开玩笑吧——”
  继承人不应该是哥哥吗?
  给他?他能做啥?
  说好的哥哥继承家业自己混吃等死呢阿喂——老爹你傻了吧?!
  “父亲,我不行的啊!忍宗应该交给尼桑才对!”
  阿修罗起身大声喊道,上首的羽衣目光落在自己形貌昳丽的长子身上,那孩子容色淡漠,仿佛这一切都与他无关。
  羽衣想起长子平素对忍宗苛刻的管理手段,心里认定自己的判断没有错。
  因陀罗太执着于力量了,而力量是祸乱世界的元凶,就如同母亲……
  羽衣认为唯有爱才能给世间带来和平,而两个孩子中,唯有次子阿修罗心有大爱,才是他认可的继承人。
  只是阿修罗脾气太软,恐怕镇不住忍宗的人,还得要因陀罗从旁辅佐才行。索性因陀罗虽心高气傲,待阿修罗还是不错的,想来因陀罗应该能理解自己的苦心。
  “老夫意已决,阿修罗,从今天起,你就是忍宗的继承人。”
  大筒木羽衣坚持他的决定:“因陀罗,如今忍宗交给了阿修罗,你身为兄长,要好好辅佐他。”
  尽管早已知晓自己会面对如今的局面,听到父亲的话后,因陀罗还是有几分失落。
  身后众人看过来的目光如芒在背,因陀罗甚至能想象出,那些平日甚至不敢抬头看他的人,如今心里都是如何嘲讽他的。
  “父亲,”因陀罗迎上六道仙人的目光,轻声道:“我有哪里做的不好吗?”
  私语骤停,在因陀罗的疑问下,满室静默无声。
  大筒木羽衣语塞,平心而论,长子因陀罗天赋极高,处理事务的手段也了得,各方面能力确实比只会玩乐的幼子强上不止一个档次。
  但是,问题恰恰就出现在因陀罗的天资和手段上。
  因陀罗虽将忍宗管理的服服帖帖,可羽衣已经不止一次听到有人私下里抱怨,因陀罗手段太过严苛。
  羽衣知晓,因陀罗从来不屑于自己主张的,用爱感化他们,与他们相互理解的想法。
  面对长子看过来的,平静中隐隐带着些许偏执的目光,被世人尊称为六道仙人的大筒木羽衣,竟然在这样的目光下微微打了个寒战。
  因陀罗小小年纪就创造了将查克拉用在战斗上的忍术,可查克拉,从来就不是用来伤害别人的。
  对力量的追求,高傲偏激的性格,目下无尘的姿态……
  因陀罗,实在是太像母亲了!
  不得不说,当初的卯月女神辉夜姬,实在是给大筒木羽衣带来了极为深重的心理阴影,纵使他同自己的兄弟大筒木羽村联手将母亲封印到了月亮上,也抹除不了心中对母亲的恐惧。
  因陀罗天生三勾玉写轮眼,诞生之时便给了羽衣一种挥之不去的不安,等到羽衣晃过神来,他的长子不知何时,已经长成了风姿神秀的青年。
  并不仅仅是相似的外貌,因陀罗的一切,都与自己记忆里的卯月女神慢慢重合。
  几近让羽衣心惊胆战!
  大筒木羽衣回神,座下的因陀罗仍仰着头,执拗地在等他回答。
  羽衣环视了众人一圈,视线在战战兢兢的阿修罗和心中窃喜的忍宗众人面上掠过,最后停留在了长子身上。
  “因陀罗,你执着于力量,对待众人过于严苛,而能拯救世间的,永远不是力量,而是爱。”
  羽衣带着惋惜的语气道:“因陀罗,你不懂爱,我不能把忍宗交给你。”
  因陀罗心凉了半截。
  所以,不是他不够好,不够优秀,而是……
  父亲从来没有认可过自己吗?
  因陀罗不是不知晓父亲认为自己太过孤僻,不愿同众人相处。可是,他凭什么要同那些分明没什么本事,却只会聒噪的蠢货来往?
  因陀罗并非没有朋友,相反,他有一群关系足够好的的伙伴,甚至有一个曾经来过忍宗。
  只是羽衣从来没有发现罢了。
  他的伙伴,也许他们志向三观完全不同,甚至截然相反,却并不妨碍他们相处。
  而他的父亲,从来没有试图了解过他,就自顾自的把他整个人都否定了。
  “父亲,您怎么会知道,我不懂爱呢?”因陀罗近乎淡漠地问。
  听到因陀罗的话,羽衣不由得皱眉。
  因陀罗的态度,实在是太不对劲了。
  这孩子从他宣布继承人之后的情绪都太过平静,平静到自己都看不透的地步。
  而按照因陀罗偏执的性格,他不该这样。
  不同于走到哪里都被众人喜爱的幼子,长子因陀罗从来都是独来独往,身边一个称得上朋友的人都没有。这样,难道还不足以说明吗?
  “你若懂爱,便不会去追求力量。”
  闻言,因陀罗差点被气笑了。
  眼前这幕场景,还真是和梦境中一模一样啊。
  既然父亲从未理解过他,那他也不需要执着于所谓父亲的认可了。
  在羽衣话出口的那一瞬间,大筒木因陀罗终于死了心。
  阿修罗坐立不安,眼睁睁地看着父亲和兄长之间的气氛越来越僵,心急如焚。
  他见羽衣和因陀罗都不说话了,连忙凑到因陀罗面前,拉住因陀罗的衣袖摇了摇,然后道:“尼桑你别听老爹胡扯,我能干什么啊我是能打架还是能批文件,让我继承忍宗还不如放我自个儿玩去啊!”
  因陀罗偏头看了表情殷切的弟弟一眼,没有说话。
  阿修罗却被因陀罗这清淡的眼神吓到了,虽然他这些年和兄长渐渐有了分歧,已经很久没有和兄长好好说过话,可他知晓,因陀罗从来都是关心他的。
  兄长从未以那样平淡的目光瞧过他。
  “尼桑?”
  因陀罗闭上眼睛,平复了一下情绪,随即淡然道:“阿修罗,既然父亲已经决定将忍宗交给你,那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
  神姿灵秀的青年向上首的六道仙人行了一礼,然后起身。
  “稍后会有人将忍宗的事务交接到阿修罗手上,至于您说的,让我辅佐阿修罗这件事,还是算了吧。”
  因陀罗轻描淡写地拒绝了羽衣的提议:“阿修罗的朋友们也不放心我,不如让他们来。”
  跪坐在阿修罗身后的几个人心中一喜,连忙抬头看向羽衣。
  “那么,我先走了。”羽衣面上的神情隐隐有几分同意的意味,因陀罗心里哂笑了一声,在众人的私语下,大步离开了。
  “尼桑!”
  阿修罗追出去,只见因陀罗的背影在晚照下分外寥落,心里一堵。
  “尼桑,你跟我回去,我去和父亲说,我根本不可能做好。”阿修罗焦急的声音,消失在因陀罗清冷的回眸中。
  他只见自己的兄长扬起手对他随意挥了挥,伶仃腕子上系着的鲜红发绳垂下来两只颇为精巧的金色铃铛,衬着霜雪般的肤色,分外鲜明。
  “不重要了,阿修罗。”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文啦!
  虽然还没有考完,但是按捺不住开文的心。
  鉴于存稿问题,v前更新不定啦,大概是3-5天一章的更新频率,但是作者坑品保证。
  顺便隔壁两个文求预收吖——
  接档文一:《[综]扶苏有琴》
  *太子长琴那些年轮回中的某一世*
  太子长琴飘来荡去的那些年,偶尔会转世去体验基友口中的人间百态。
  这一世他成了嬴秦长公子扶苏。
  孟婆汤灌了半碗,隐约记得自己身份的长琴决定走病弱路线。
  然而……
  “请教长公子,如何能练就长公子这般高超剑术?”
  “找一个用剑的祖宗当基友。”
  “长公子缘何如此爱琴。”
  “有、幸、生于此世,还不能爱惜同类了?”
  长公子,你方才磨牙了对吧对吧?
  ——等等长公子!徐福不能劈啊!
  接档文二:《[综]遗剑归唐》
  *是隔壁隐太子的平行时空,倘若洪荒不曾回溯*
  武德九年,大唐帝国的皇位之争到了白热化的地步,矛盾一触即发。
  六月初三,东宫传出消息:太子无端陷入昏迷。
  国之储君为基石,然太子长睡不醒。
  三月之后,东宫易主,一切尘埃落定。
  所有人都以为前太子必然就此颓废一生。
  直到那日域外天魔压境,朝堂上下束手无措。前太子李建成折了一枝宫墙柳,顶着一张异常年轻的脸从胭脂美人堆里转出来——
  煌煌一剑越千年,照破万古长夜。
  前太子懒懒笑了一声,隔世惊鸿照影来。
  ——昔年碎剑而亡,今朝魂醒归唐。长睡三月,一梦千年。
 
 
第2章 伙伴
  离开阿修罗的视线范围后,因陀罗闪身进了一方奇妙的空间。
  碧空如洗,远山如黛,芳草连天。
  层层叠叠的樱花堆放在枝头,如云似霞,溪流潺潺穿过林间,蜿蜒至远方。
  花树堆雪之间,有一座精巧的小楼。
  因陀罗熟门熟路的拐进小楼,门后面面的世界展现的是与忍宗截然不同的风格。
  现代化的客厅装修得极为自然,因陀罗哒哒几步,整个人扑到了随意摆放的沙发上躺尸。
  瘫了半天,因陀罗关了写轮眼,眉间极快地闪过一道金光。
  金色的莲花在他墨色眸中隐隐绽放,因陀罗躺在沙发上,懒懒地闭上眼,在脑海里的聊天群里发了一条消息。
  团扇祖宗:「我父亲公布继承人了,是我弟弟。」
  几乎在一瞬间,原本空无一人的聊天群里一下子冒出了好几条消息。
  推理狂魔:「你爹是傻的吗?」
  纯血公主:「那正好,因陀罗你嫁我吧!」
  南极有鱼:「楼上怕不是活在梦里,因陀罗你没事吧?」
  荒神在此:「跳槽来我这里吧,刚好我搭档跑了。」
  唯我独尊:「啧。」
  袖藏白雪:「等等,因陀罗的意思是他当年的梦境成真了?」
  除了长期失联的那一个,群里的小伙伴们瞬间活跃起来,噼里啪啦在群里为他打抱不平。看到刷出来的消息,原本还有些失落的因陀罗稍稍放松了些心情。
  纵然父亲不认可他,弟弟不理解他,他还有一群几乎是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陪着他,不是么?
  尽管小伙伴们对于他的遭遇似乎纷纷表示喜闻乐见。
  因陀罗摇了摇头,自从九岁那年的奇怪梦境被小伙伴们知道后,就被他们抓着从头将梦境分析到尾,最后得出自己最好不要在沾手忍宗的结论,否则梦境十有八九会变为现实。
  证据就是,他得到三千论坛账号后,拉进来的群里给的随机头衔是「团扇祖宗」。
  因陀罗的梦里那个有着团扇家徽的家族,同时也有因陀罗的写轮眼。
  团扇祖宗:「大概,不嫁,我考虑一下,会的,应该是真的。」
  一次性回复了所有人的问题,因陀罗任由他们在聊天群里叨叨叨,自己仰着头靠在沙发上,唇边勾起一抹细微的弧度。
  父亲总说他过于高傲,看不起别人,不愿意像阿修罗一样同忍宗众人和平共处。
  可他凭什么要和那样一群嘴碎又没本事的蠢货好好相处呢?忍宗的那群人,怎么比得上这些几乎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伙伴。
  他们的存在是只属于他的秘密,不会让任何人知道。
  ——
  四岁那年,因陀罗背着弟弟在树林里捡蘑菇。
  阿修罗那时还只会满地爬,因陀罗不放心把他留在家里,就用布条把弟弟绑在背后带了出来。
  谁让他爹经常不在家,也没留人照顾他们兄弟俩呢。
  小小的因陀罗挎着篮子,认真挑练着林间无毒的蘑菇,打算给弟弟炖汤。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