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学霸和校草双双崩人设(近代现代)——西楼望雪

时间:2019-11-26 10:13:56  作者:西楼望雪

   《学霸和校草双双崩人设》作者:西楼望雪

  文案:
  * 本文食用指南:虞泽转学的第一天,一经露面,就迅速荣登二中美人榜第一名。
  虽然但是,这美人学霸战斗力好像有点强,转学第二天就把高三的恶霸打得哭爹喊娘,自此一战成名,喜提“暴力美人”的外号。
  开始——
  祁源:老子生平最讨厌两种人,一是学霸,二是美人。
  吃瓜群众:完了完了,那又美又学霸的虞泽肯定完了!
  后来——
  祁源:谁跟虞泽过不去,就是跟老子过不去;谁敢多看虞美人一眼,源哥就戳瞎你的眼。
  众人:源哥,说好的很讨厌美人和学霸呢?
  祁源:怎么,你们嫂子银河系最美仙男有意见?
  再后来,大佬脑门上顶着“我对象可是虞泽”几个大字招摇过市,甚至洗心革面,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发誓绝不给美人学霸丢脸。
  围观群众表示:额,源哥,你丢的明明是二中大佬的尊严!
  虞泽:?你们在说什么?
  祁源:嗷呜~媳妇儿帮我揍他们!
  采访:
  ——请问,大佬学习成绩上升这么快的终极秘诀是什么?
  ——学霸一对一贴身辅导,做对一道数学题,亲一口。
  遇见你,残缺的我终于变得完整。
  * 骚话连篇吊炸天大佬攻 × 暴力美人冰山小雪莲学霸受
  * 攻受互相治愈的校园甜文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虞泽,祁源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九月末,燥热逐渐消退,深夜的风透着丝丝凉意。
  “真是不好意思,忙到这么晚,公交车都没了,要不,我送你回去?”清吧老板挠了挠头,试探着提出建议。
  暧昧的灯光映照下,少年琥珀色的眼瞳显现出一种神秘的温柔,嗓音却异常冷淡:“不用了,我打车。”
  “这么晚了挺不安全的,还是我送你吧!你明天不是还要上学吗?”
  “谢谢,不用麻烦。”细密纤长的睫毛垂了下来,并不是平常的客套,而是真正的拒绝。
  老板只能讪讪地耸了耸肩,“好吧,那你路上小心。”
  少年在清吧工作有一段时间了,像他这种冷冰冰的性格,本来是不适合做服务工作的,可实在架不住一张脸长得太好,现在清吧里六七成的顾客都是冲着他来的。
  比如今晚过生日的那群小女生,打从进了清吧开始,眼神就没从他身上挪下来过。这果然是个只看脸的浮躁社会啊!
  虞泽察觉不出老板丰富的内心活动,他拎起书包,戴上黑色的口罩,又随手扣了一顶黑色的棒球帽。这下整张雪白发光的脸都藏了起来。
  他出了清吧的门,不紧不慢地沿着寂静的街道往前走。
  这条街道,到了晚上十一点左右就会冷清下来,但是转过一条街的距离,又是另一番热闹。
  “操-你们大爷——”
  刚拐进一条小巷道,虞泽清晰地听到了一声国骂,以及随之而来的肉-体撞击声。
  打架?虞泽抬手,借着路灯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针,犹豫不过一秒,继续朝里面走。他必须穿过这条巷道,才能打到出租车。
  巷子里面战况看起来颇为激烈,五个围殴一个,还有一个放风的。
  祁源一脚踹开对面的人,却防不了背后的钢管。结结实实一钢管下去,闷哼一声,身子歪了歪,又很快稳住。
  “很好。”他怒极反笑,漆黑的眼睛里浮现了一层血腥气,胳膊上的肌肉凸出清晰硬朗的线条。
  没人敢在太岁头上动土,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松一松筋骨了。
  “有人来了!”就在这时,放风的小弟冷不丁看到一个人影往这边走来,立刻紧张地喊了一句。
  为首的大哥一头五颜六色,转身大吼一声:“站住!你是谁?”
  “路过。”隔着口罩有些模糊的两个字飘浮在巷子里,显得不太真切。
  “大、大哥,不会是条子吧?”这么晚了,除了条子还有谁会在外面闲逛,看到打架斗殴的还主动凑过来?小弟越想越觉得是真的条子,心慌得一批,“大哥!不然我们、我们先撤?”
  “撤你个头撤!就算是条子,单枪匹马,我们这么多人怕他不成!”彩毛一巴掌扇上小弟的后脑勺,把人扇得一个踉跄,又冲着来人喊道:“再不站住,我们就不客气了!”
  虞泽停了下来。再次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他开始认真思考,是站在这里等他们结束比较快,还是直接把挡路的人打趴下比较快。
  “嗡……嗡……”一阵突兀的手机振动声打破了微妙的僵持感。
  “糟了!大哥,这条子肯定找外援了!”
  彩毛也有点慌了,但在小弟们面前,做大哥的怎么能后退?他恶狠狠地骂了一句:“操!我赵大龙还没怕过谁!兄弟们,给我上!”
  “人家说自己是路过的,聋了吗?”身上浓重的杀气被这一出乌龙给搅散了不少,祁源一只手撑着墙,声音听起来懒懒散散的,“你们爷爷在这儿呢,过来,孙子。”
  彩毛一听这话就炸了,下意识扬起了手中的钢管,“操,说谁孙子呢你!”
  但他马上又想起来,刚才自己吃过这人的亏。一时还有些发怵,犹豫了一下,他决定先挑那个看起来瘦瘦弱弱的条子下手。
  他不由地暗暗为自己的冷静睿智点了个赞,热血上头,率先冲了上去。
  祁源“啧”了一声,这孙子怎么好赖话都听不明白呢?眼神在一瞬间变得狠厉,他动了起来。
  但——没等到他上场,虞泽伸手截住了挥舞到面前的钢管,一脚踢中对方的膝盖,钢管在手里往下一滑,握住,刷的一声,破开空气,一下把人砸趴下了。
  打架这种事,讲究的是快、狠、准。花里胡哨的拳脚功夫没有用,擒贼要先擒王。
  整个过程不过十几秒,祁源顿住了脚步,一阵诧异过后,眼神中流露出了不加掩饰的惊艳之色。
  微微扬起下巴,少年人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沉闷,“一起来?”
  几个小弟紧急刹住脚步,大眼瞪小眼,面面相觑。
  “不、不不、不了吧!”有个心理素质比较差的小弟腿软了,崩溃地求饶:“警官饶了我吧!我不是自愿来的!我刚才根本就没动手,我就是在划水!真的——”
  趴在地上鬼哭狼嗷的彩毛,闻言费力地扭过头狠狠地瞪了小弟一眼,待会儿看我怎么收拾你!
  虞泽扔了手中的钢管,大半夜的,他可没有心情听什么无聊的忏悔录。他拎起地上的书包,眼尖地发现书包上沾了灰,瞬间放弃了背回去的打算,继续走他的路。
  小弟们自发地分开了一条道,一边两个一边三个,个个腰杆挺直,夹道欢送人离去,就差没鼓个掌。
  “朋友——”眼看着他目不斜视地就要走了,祁源忍不住出声叫住了他,“哪个学校的?认识一下?”这种打架高手,没道理他不认识啊!
  虞泽很难得地,侧过头看了对方一眼。
  半张脸隐在黑暗中,露出的另半张脸显得格外立体深邃。脸上看不出来任何伤口,略有些长的头发被汗水打湿了,凌乱地散开在额头上,看向他的眼神里充满了探究和……兴奋?
  虞泽对这种带有侵略感的目光,感到很不适。棒球帽遮盖下的眉心微微拧了拧,他转过了头,当作没听到。
  “哎?等一下——”祁源下意识就伸手去抓对方的胳膊,电光火石间,对方扭过身体,拳头带着凌厉的冷风朝他的脸扫过来。
  “操!”祁源没料到他会突然动手,只能狼狈地往一侧闪过去,“想切磋切磋也要提前打声招呼吧,朋友?”
  虞泽一击不中,也有一些惊讶。但他不想再纠缠下去,冷着声音回道:“我们不是朋友。”说完转身就走了。
  祁源“嘶”了一声,抬手把额前的散发尽数往后撸,语气玩味:“有点东西啊……”
  不过在这块地上,至今还没有他祁源想找却找不到的人。
  地上躺着的彩毛,痛苦的哀嚎声变得无力,这一钢管力道绝对不轻。
  “怎么着乖孙子,你是打算搁这打个地铺睡一晚呢还是……”慵懒痞气的嗓音渐渐消散在风中。
  *
  虞泽回到小区时,已经过了零点。
  客厅里是亮着的,身材高大的中年男人正窝在和体型不太相称的沙发上昏昏欲睡,听到响动后猛地惊醒,局促地站了起来,身后的陷下去的沙发重新弹了回来。
  “小泽,你回来了啊!”
  “嗯。”虞泽没有摘下棒球帽和口罩,低低地应了一声,往楼梯口走。
  “叔叔给你打了几个电话,你没接,所以叔叔有点担心……”周陈生想解释一下自己等在这里的原因,但是见他并没有想听的意思,只好硬着头皮说:“对了,你妈妈她、她明天有一些事走不开,不能送你去新学校了,叔叔送你可——”
  “不用了,周叔叔。”少年人的背影,在灯光下显得尤为孱弱,说出口的话却冷冰冰的,拒人于千里之外,“我自己去就可以了。”
  “好好好,也好……”周陈生不知道该怎么劝他,只能无意识地应了一声,眼睁睁地看着他拐上了二楼。
  洗完澡,时针指向了一点。虞泽一边拿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打开了手机。忽略掉十几个未接电话,直接点进了微信。
  【在吗?】
  【小泽,我在外面吃夜宵,你要不要一起来啊?】
  【你在家吗?还是在外面?看到了回一下信息,有事跟你说。】
  【不是,你这也太无情无义了吧虞泽?!这才离校几天你就翻脸不认人了?接电话!!!】
  ……
  虞泽面无表情地翻完了一出自导自演的独角戏,左手飞快地打字,【有事说事。】
  几秒钟后,手机再一次“嗡嗡嗡”地振动起来。
  电话那边的语气十分激动:“我还以为你被哪个变态给绑架了,差、点、没、打、1、1、0!”
  “现在是凌晨一点。”
  “我……我这不是担心你吗?”乔一凡有点虚了,音量也降了下来,“你今天到底干嘛去了?”
  “店里忙,没时间看手机。”
  “我就不信再忙你还没个回信息的时间了……算了算了,不说这个了,你明天要去二中报道?”
  “嗯。”虞泽起身,把毛巾放回浴室的架子上,摆整齐。
  “小泽你还真去啊?我真不知道你那后爸怎么想的,花钱把你塞二中去,他可真行!他是不是故意整你啊,二中是什么学校他知不知——”
  “乔一凡。”虞泽打断了他的话,嗓音听起来更冷了,“是我自己要去的,跟别人无关。”
  “行行行,我说错了,我说错了还不行吗?”乔一凡一听语气就知道他不高兴了,想打住,还是没忍住:“我有一小学同学就在二中,那学校只能用四个字形容:乌烟瘴气!你去了真能受得了吗?”
  “有什么受不了的。”虞泽微微勾了勾唇,露出一点不知是嘲讽还是自嘲的笑意,“挂了,明天要早起。”
  说完也不管电话那头的哇哇乱叫,毫不留情地挂断了电话。
  一分钟后,还没关闭的微信对话框里收到了一份PDF文档。
  【这是我花了大价钱调查的关于二中的所有情况,包含了各路真假难辨的小道消息,你一定要抽时间看一看!】
  【尤其是那个叫祁……祁什么的,浑号二中大魔王,关键是!据说这哥们很讨厌长得好看的男的,这不有病呢吗?你可千万记得躲着点啊小泽!】
  虞泽随意扫了一眼,顺手关了手机。他躺了下来,目光触及书桌上沾了灰的书包,脑子里突兀地浮现了一双凶狠如野狼的眼睛。
  他闭上眼睛,算了,明天换个书包背吧。
  作者有话要说:  既然点进来了,那就是祁源和虞泽二位的人了,不收藏不准走哦!
  点击收藏,你将不会错过一个吊炸天的同时骚话连篇的逼王大佬和战斗力爆表冰山美人小雪莲学霸之间的暴力(划掉)甜蜜爱情故事~
 
 
第2章 
  “同学们——安静点安静点!”带着黑框眼镜的小个子年轻女士,使劲儿拍了几下讲台。
  可惜她这个新鲜出炉的代班主任,对于这群无法无天的少年来说根本毫无威慑力。
  手心拍得太疼了,无奈之下,秦小雨只能声嘶力竭地直奔主题,“同学们!别吵了!你们英语老师出了一点事情,这节课你们就先自习一下啊!”
  话音刚落,喧闹的班级像是被按下了暂停键,几秒钟后,再次爆炸开来。
  “我操!你能听见什么了?Mrs徐出了什么天大的事?竟然翘课了?”
  “该不会偷偷回家生孩子去了吧?我瞅着Mrs徐最近像是胖了好几斤!”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管她生不生孩子,最好这学期都别回来念经了嘻嘻嘻!”
  ……
  沸反盈天的喧闹中,“嘭”的一声巨响从教室后面传来,硬生生压过了几十人制造出来的噪音。
  所有人都被这声音吓了一大跳,有人嘴巴一张,“操”字刚吐出了“CI”的音节,回头对上一张帅但不耐烦的脸,求生欲使他拐了个大弯儿,把“操”字强行吞了回去。
  操谁都行,对上这位少爷,那就只有躺着挨-操的份儿。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