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诱魔(玄幻灵异)——不盐不甜

时间:2019-11-26 10:21:06  作者:不盐不甜

 《诱魔》作者:不盐不甜

文案
 
神明把他推下地狱,殊不知恶魔早已虎视眈眈
 
发表于1个月前 修改于2周前
原创小说 - BL - 短篇 - 完结 
双性 - 玄幻
 
人们可不会听你说什么,他们只会随波逐流
敬仰恶魔的小信徒,神秘又可口,
谁在时间里静静盯着那个美味的小点心?
谁才是有罪之人?
微博:@FixxxDawn
 
 
 
 
Chapter1
 
 
牧斯是奥莱村里最奇怪的人,他从不与人交谈,从来独来独往,只要出现都是裹着一身黑色,从不漏出一点皮肤,并且住在村里最僻静的角落。
母亲们告诫小孩子,要离牧斯远一点,他是个吃人的怪物,小孩不听话就会被抓去吃掉。这种留言牧斯听过无数次,可他从来没有反驳过,只是默默走开。
牧斯走了很久,绕过存在人迹的地方,穿过茂密的森林,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一座被植物覆盖住的黑色建筑,似乎已经荒废了很久,阴气森森,但是只要你往里走,就会发现,这座建筑虽然破旧,但是却安安静静,内里是教堂的摆设,进入大门令入眼帘的,是一副雕塑,刻画着一张绝色的脸,坚挺的鼻梁,深邃的眼睛,如瀑布般的长发垂下,第一次见到的时候,牧斯就被深深吸引住了。
这是一个牧斯从未见过的神明,他是多么英俊高大,那些人们经常供奉的神根本比不上他的一根头发丝。想到这里,牧斯惶恐地向着雕像认错,他居然把别的神拿来跟他的神比较,真是太肮脏了。
“我最敬爱的父神啊,我的神明啊,您的信徒惶恐,再次打扰您了!”牧斯虔诚地向着雕塑祈祷,“我是您最衷心的信徒,您的神迹降临在我的身上,请您允许我成为您的孩子,永远信仰着您!”
进入教堂的时候,牧斯把身上的黑色披风脱了下来,露出了白金色如钻石一般的长发,绿得发黑的眼睛,金色的睫毛一闪一闪像是跳动的精灵,嫣红的嘴唇,如果此时有人看见牧斯的样子,一定会激动地惊呼这是天使的降临。
牧斯唠唠叨叨对着他的神明诉说他所有的一切,喜怒哀乐都说了一遍,直到天色渐渐暗了起来,把供桌上昨天带来的食物拿下,换上了今天带来的新鲜的食物,牧斯跪坐在雕像的脚边,拿着昨天的食物小口小口吃着,好想这样就能跟他的神明正在共同进食。
进食完毕以后,牧斯照例打扫了一遍教堂,刚发现这里的时候荒废一片,花了他好大的力气才把这里打扫干净,可是他却一点抱怨都没有,仿佛像是得到了什么赏赐一般,仔仔细细认认真真地把教堂规整得干干净净。
“我敬爱的父神,天色渐晚,我该回去了,请您饶恕我的冒犯,允许我亲吻您的脚背。”说完低下头,长长的头发垂下,与嘴唇一起落在雕塑的脚上。
最后牧斯痴痴地深情地最后看一眼他敬爱的神,裹上黑袍保证不漏出一丝肌肤,才慢慢离去。
而他不知道的是,一道黑色如雾般的声音出现在他刚才待着的地方,静静地看着牧斯离去。
回到村里的时候,意外地撞见了一个妇人带着她的小孩正在进行祷告。
“尊敬的光明神啊,请您降临造福您的信徒吧,我沃勒一家将是您最衷心的信徒!”
牧斯快步走过,被遮住的漂亮眼睛里满是厌恶。
光明神?
呵!
沐浴完毕,牧斯平稳地躺在床上,手里捂着从黑色教堂里拿出来的一支树叶,正进行着夜间的祈祷。
原本安稳睡在床上的牧斯缓缓坐了起来,把手中的树叶安稳地放在床头,坐着的身体又慢慢躺下,闭着眼睛,纤细白皙的手颤抖着往腿间伸,解开了腰带。
与其他同龄少年不同,牧斯的阴茎要小上许多,并且颜色较浅,一只手就可以包住,但牧斯的手并没有在上面停留,而是绕开阴茎,抚摸上了被阴茎遮住的那处。那是女子才会有的器官,此时在月光的照耀下,花穴流出的水微微透着亮。
这是他的秘密,不为人知的秘密。
 
忍不住还是开了
送给自己的礼物
怎么开心怎么来
谢谢光临!
 
 
 
Chapter2
 
 
牧斯的父亲,也是一位双性人,但是牧斯的另外一位父亲却并没有嫌弃他,反而对他爱护有加,直到两人偷偷相爱生下了牧斯,夫夫俩带着牧斯生活得十分隐秘,可是就是这么隐秘的情况下,牧斯的两位父亲的事还是被发现了。
那时的牧斯已经十岁了,门外是激烈的争斗,父亲哀伤地亲吻牧斯的额头,告诫他跑得越远越好,然后把他推下地窖,上了锁,小小的牧斯哭着,沿着四通八达的地窖逃离了家。
躲了很久以后,牧斯听说有罪人要被行刑,又偷偷跑了回来,人们把他的两位父亲围在刑场上,生他的父亲面如死灰,怀抱着他的大父亲,大父亲身上是已经干涸的血还有刀刀入骨的伤口,显然已经死亡了。
两个所谓审批官的人拉起父亲,他全是赤裸,下身的秘密就这样暴露在众人面前。
“这样的怪物,是光明神无法接受的,我们难道不应该为了敬爱的神,处死这两个不知道廉耻的怪物吗?”牧斯看向发言的人,那人的脸上被谁抓伤了,正气愤地看着他的父亲。
人群中的人附和着,说要处死怪物,为光明神分忧。
男人被绑在了处刑架上,脚边是已经死亡的大父亲,他看见父亲温柔地看着地上大父亲的尸体,然后目光扫了一遍人群,最后看到了隐藏着的牧斯,绿色的眼睛布满了怜爱,火光中,他看见父亲对着他的方向无声说了什么,牧斯的脸上全是泪水,他认出了父亲的话:“我的宝贝,好好活下去,我们永远爱你。”
大火烧断了绑着男人的绳子,男人骤热倒下,趴在了另一具已经面目全非的尸体上,两人不被世人接受,但最后还是永远在一起了。
趁着夜色,人们早已入睡,牧斯偷偷跑上了处刑台,趴在烈火焚烧过的地方无声地哭泣着,然后拿了盛水的坛子一捧一捧地用手把他的父亲们装进去,带走。
悲伤覆盖了牧斯,他用手刨了一个坑,把父亲们放了进去,躺在父亲们的坟前睡着了,就像平时一样,他们抱着牧斯一家人安稳地沉睡下去。
七年前,牧斯逃到了这个不常与外界接触的村里,照着从小父亲教导的话,避开人群独自生活,平安到了现在。
漂亮的手指轻轻揉搓着女穴的蜜豆,似乎并没有缓和他突如其来的性瘾,揉搓的动作渐渐加重,另一只手捞起上衣下摆,揪着他已经硬起来的乳头,两指夹着乳头揉搓,然后微微拉起,又按下,小小的胸脯也不似男人那样板平,而是微微凸起,形成了一个小肉堆。
虎口握着乳肉,挤压着成各种形状,口中发出诱人的声音,放在女穴中的手指已经插了进去,指关节微微弯曲,收刮着穴里的软肉。
脑海中浮现出他的神明,他的神正趴在他的身上,亲吻他的全身,下体被粗长的肉棒狠狠地撞击。
“啊…快一点…快一点!”
大胆的信徒牧斯正肆无忌惮地幻想着他的神明正在用力地肏他,肏着他的女穴汁水四溅。
胸口的手和插入下体的手越来越重,穴口被手指插得咕唧咕唧的响,嘴巴微微张开,不知廉耻地浪叫着。
充沛的淫水顺着穴口流下,在床单上形成了一片湿地。
一阵白光覆盖他的大脑,牧斯用自己的手指把自己带上了高潮。
高潮后的牧斯已经力竭,手指和穴都沾满了淫水,胸口的乳头被玩得还在突起,看着手指黏黏腻腻的透明液体,平稳了一下呼吸,牧斯才缓缓下床,收拾这一片狼藉。
 
谢谢光临!
 
 
 
Chapter3
 
 
 
第二天牧斯照常去了黑色教堂,他跪在雕塑脚边,陈述着自己犯下的罪,“我仁慈的父神啊,请您原谅我的过错,我居然…居然想着您达到了高潮。”牧斯咬了咬唇,继续说:“请您惩罚我吧,我居然亵渎了伟大的您,我真是该死。”
牧斯对着雕像,跪在空荡荡的教堂里,说着自己犯下的罪。
天色渐渐暗了下去,他照例吃了昨天的贡食,换上新的食物,打扫了一遍教堂,才失魂落魄地离去,但他不知道,在他离开的时候,一束光影擦过他的头发,留下了一段白金色的发丝,黑影捡起那段发丝,跟昨天一样,目送了牧斯远去。
牧斯回到家的时候,正准备锁好房门脱下伪装,一个不速之客的到来打破了牧斯平静的生活,那是村长家的儿子。
艾瑞克,一个臭名昭著的男人,经常轻薄村里的年轻女孩,因他总是威胁被欺负的女孩子,如果事情闹大他会把他们赶出村子,所以并没有女孩子敢反抗,只能忍气吞声。
偏远的村庄上无人管辖,村长一家独大,成为了村里的地头龙。
“喂!这个月的管理费交了吗?”艾瑞克粗着嗓子对着牧斯说,他的钱已经赌光了,得要想办法拿点钱才行,村子的人他已经收过一遍了,还差这个躲在角落里的怪人。
“交过了!”说完牧斯正打算关门,却被艾瑞克挡住了,牧斯显然比不过这个大汉,被挡住的门阻了一下。
“交过了还要交一次!快点,别逼我动手!”艾瑞克对这个不识抬举的人搞得有些生气,只要他一上门,哪一家不是乖乖上交管理费。
牧斯掩藏在黑袍里的眉皱了一下,松开关门的手,为了不惹是非,他只能默默承受,不能反抗。
看着那个裹着黑袍的怪人乖乖进去拿钱了,艾瑞克满意地笑了,不把自己当外人,走进去坐在了牧斯的床上,牧斯的房子很小,只能放下一张床,一张桌子,还有用布隔开的沐浴间。
看着艾瑞克反客为主,牧斯只能忍了又忍,拿了钱递给艾瑞克。
艾瑞克接过钱,也看到了牧斯毫无遮挡的手,白白嫩嫩,一下子心里冒出了龌蹉的心思,拿了钱也不走,趁着牧斯收回手的瞬间,把牧斯压在床上,扯开了牧斯的黑袍。
毫无遮挡的面目被艾瑞克看到了,压在身上的人发出猥琐的笑声:“没想到你居然这么美,你是男人吗?反正男人女人下面都有洞,我不会嫌弃的哈哈哈哈哈哈!”
牧斯瘦弱的身体并不能与艾瑞克抗争,他越反抗,艾瑞克就越激动,衣服被用力撕开,牧斯的反抗根本就威胁不到他。艾瑞克的脸埋在牧斯的身上闻:“你身上好香啊!”牧斯用力地偏头,明明知道没有用,却还是忍不住做着无用功。
臭烘烘的气味萦绕在牧斯鼻间,恶心得他想吐。
怎么办怎么办!我该怎么办!牧斯在艾瑞克的手触碰到他的腰带时,绝望侵透了牧斯的整个大脑。
裤子被扒了下来,身上压着的的人停住了动作,大叫一声从牧斯身上滚了下来。
“怪物!怪物!”
艾瑞克大吼着,连滚带爬地跑出牧斯的房子,牧斯看着艾瑞克的离去,连忙起身把衣服穿好,快速收起自己的行李,得赶快离开,牧斯心想。
不到半分钟的时间, 牧斯整理好一切,正打算离开,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门被返回来的艾瑞克从门外锁上了,牧斯刚涌起的希望一下子破灭了,他听见了人们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再次陷入了绝望。
就像当年他的父亲一样,他也被绑上了处刑架,裤子被扒得干干净净,所有人的眼睛都在他的下体游走,他沉默地听着艾瑞克的胡编乱造。
“这个怪物借着他的脸来勾引我,幸好我及时发现他是个怪物,不然我就被这样的怪物给玷污了!”艾瑞克激动得脸涨红,作为“受害者”的一方,陈述着他遭受的一切。
“杀了他,有他在,我们村子说不定会招来恶魔!”
“不,我不是怪物…”
“天呐,我们身边居然有这么危险的存在!”
“我不是怪物,我不会害人…”
“杀了他,用火来平息一切,光明神保佑,让这个怪物消失吧!”
牧斯的话被人们的声讨声下被掩盖住了。要用火吗?牧斯想,父亲,对不起,我还是逃不过。
牧斯看见了艾瑞克拿着火把走进,看着人们激愤,麻木,害怕,看戏的表情,闭上了眼。
火把落下,四周瞬间被点燃,浓烈的黑烟刺激着牧斯的眼睛,他默默流下了眼泪。
牧斯迎接属于他的灾难,意识渐渐被抽离,晕了过去,因此他并没有看见,原本蔚蓝的天空渐渐阴沉了起来,黑色的浓雾笼罩了整个村庄,黑暗中一双血红的眼睛正看着被绑着的牧斯,四周响起惨烈的叫声,鲜血把地都染红了,黑雾渐渐聚在一起,一个男人从雾中走来。
他有着血色的瞳,黑色的长发,如果此时牧斯是清醒着的,他一定就会发现,这就是他崇敬的神,不,恶魔。
恶魔怀抱住他的美人,冰冷的吻落在美人的额头:“我的信徒!”
黑雾渐渐散去,村庄逐渐清晰起来,一片死寂,地上全是尸体,双眼模糊,都被挖了出来,无一人例外,只有艾瑞克,不仅眼睛被挖,四肢也散落在各处。
血腥味勾引来了大片秃鹫,它们正往这边赶来来,享受恶魔赐予的美食。
 
谢谢光临!
 
 
 
Chapter4
 
黑色的纱幔缠绕在床柱上,四周弥漫的黑雾围绕着床上的牧斯缓缓转动。洁白无瑕的身体在纯黑的衬托下显得格外诱人,白金色的长发平铺在身下,像绸缎一样。
睁开眼的时候,牧斯甚至以为自己已经来到了地狱,四周通亮,可是所有布局装饰全是清一色的黑,明明是这么不起眼的颜色,却完美地给牧斯一种尊贵的感觉。
牧斯尝试着用力掐了一下自己的手臂,手臂的痛感告诉牧斯,他还活着。
发生了什么…
为确保着自己四肢健全,牧斯拉开盖在身上的被子,赤裸的身体一览无余,毫发无损,可是自己是怎样离开的却一点记忆都没有。
而且,这里到底是哪里…
牧斯拿起被子把自己赤裸的身体裹住,下了床,粉色的脚趾轻轻点地,被子下摆在腿间分了叉,白皙小腿就这样一下一下随着脚步露出。
原本徘徊在房间里的黑雾渐渐聚拢起来,牧斯看着眼前的一切一下子跌坐在地上。
黑雾中形成了一个身影慢慢走出,黑色的长发,血色的瞳孔,棱角分明的脸,身披着黑色长袍。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