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老攻身患绝症[穿书]——不会下棋

时间:2019-11-27 09:07:59  作者:不会下棋

   《老攻身患绝症[穿书]》

  作者:不会下棋
  文案:
  解扬在末世摸爬滚打好多年,把自己累挂了,然后穿了,穿进了一本娱乐圈苏爽甜小白文里。
  小说男主又帅又聪明还重生,小说女主又美又励志还有金手指,若干男配女配也是个个盘靓条顺背景深厚,随便穿成哪一个,他都可以闭着眼睛享福。偏他哪个都没穿上,堪堪穿成了本文最大反派——男主他舅舅……的隐婚小白菜老公。
  说是老公,其实和保姆差不多,因为本文最大反派是个性情阴翳脑子有病(真有病)的绝症患者,他们结婚是为了冲喜:)
  解扬:管你们什么男主女主男配女配反派正派,敢阻拦我过舒坦日子的,全都得死:)
  绝症攻X穿越受
  本文又名:《那些和老攻/老公互相折磨的日子》、《如果爱,请离婚》、《蛇精病老攻就是不肯离婚》
  排雷:1、攻受身心全都一对一,主受;
  2、拒绝扒榜,拒绝人身攻击,不爱点叉,请不要互相伤害;
  3、作者智硬且偶尔逻辑死,考究党求放过。
  内容标签: 娱乐圈 重生 系统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解扬仇行 ┃ 配角:略 ┃ 其它:
  作品简评:
  解扬在末世摸爬滚打好多年,累死后穿进了一本娱乐圈苏爽甜小白文里,成为了文中最大反派仇行的隐婚老公。为了生存,他主动和仇行达成合作,并以唱作歌手的身份进入娱乐圈,边为自己争取生机,边圆自己上辈子未能完成的梦。随着梦想的渐渐实现,他与仇行之间原本的合作关系渐渐出现变化……
  本文作为一篇娱乐圈文,写了一个从地狱重生而来的歌手与在重病中挣扎的总裁互相救赎的故事。两个本已经绝望的人在相遇之后重新找回了爱的能力和直面残酷命运的勇气。解扬果决坚定,仇行外强内软,且看两人能否战胜命运和病魔,携手白头。
 
 
第1章 
  下午三点半,S市电视台大热综艺《你好假期》结束上半场的录制,进入中场休息时间。
  IUD男团经纪人胡标边朝路过的工作人员笑着点头打招呼,边快步进了嘉宾休息室。
  休息室里化妆师和助理正在给团员们补妆整理造型,胡标见房里没有外人,脸立刻拉了下来,看向角落里唯一没被助理和化妆师围着的解扬,压低声音怒道:“你刚刚是在做什么,非暴力不合作?主持人给你递话你一句都不接,让你配合做游戏你全程梦游,还摆出一副面无表情的死样子,你想干什么,造反吗!”
  队长莫斌忙起身劝和:“标哥,您别气,扬扬还小,您昨天才把他的机会给了阿蓝,他今天有点脾气也是正常的。”
  莫斌不劝还好,一劝胡标更来气。
  “那是机会吗?就他那演技,让他去试镜就是在招黑,我——”
  休息室的门被敲响,工作人员来请嘉宾上台录制下半场的节目了。
  胡标打住话头,调整好表情开门和工作人员说了几句,然后重新关上门,压着脾气说道:“解扬留下,其他人继续录节目,一会我让阿雯上来接解扬去医院,都记住,解扬今天全程黑脸是因为突发急症,带病坚持工作,明白吗?”
  大家不敢触胡标的霉头,纷纷应声表示明白,只有解扬依然一语不发。
  胡标气得胸口疼,想骂解扬又顾忌着场合不对,索性眼不见心不烦,留下两个助理让他们盯住解扬,带着其他人离开了休息室。
  没过两分钟阿雯赶了上来,带解扬去医院。上车后,阿雯见解扬一直扭头看着窗外,以为他是心里委屈,劝解道:“扬扬,你别多想,都是一个团里的孩子,手心手背都是肉,这次标哥拿了你的机会给柯蓝,肯定会在其它地方找补你的。”
  解扬没说话,只又往车窗边靠了靠。
  “其实标哥这么做也是为了你好,你演技不算出彩,得再多学学多磨一磨,柯蓝是科班出身,这次就先……”
  阿雯絮絮叨叨说个不停,解扬一个字都没听。他直勾勾看着窗外车水马龙的景象,好一会,大梦初醒般闭了闭眼。
  这是……幻觉?他应该是已经死了才对……
  司机突然减速。
  阿雯停下话头,问道:“怎么了?”
  “前面好像出了车祸。”
  “能绕过去吗?”
  “我试试。”
  司机开始变道,路过事故地时,阿雯往那边看了看。
  一辆车牌号是一串8的黑色轿车斜停在路边,车头撞了个半凹,它对面停着一辆车牌尾数为566的白色汽车,车头也有损毁。
  “咦?566?”阿雯示意司机开慢一点,往那边仔细看了看,惊讶,“这不是木周易的车吗?”
  解扬耳尖捕捉到木周易这个不算大众且略显熟悉的名字,回神,心里莫名咯噔一下,也直起身朝着车祸现场看去。
  人群已经差不多把车祸现场包围,渐远的视野里,一道穿着露背鱼尾长裙的纤细身影从白色小车里奔下来,朝着黑色汽车跑去。
  木周易、白色鱼尾裙、车祸……这不是他前几天在临时藏身的民房里捡到的那本娱乐圈小白文的开头剧情吗?女主木周易在参加一场重要晚宴的路上和男主风清霖的车相撞,女主没事,男主头部撞伤昏迷,女主坚持亲自送男主去医院,过程中弄脏了借的高定白鱼尾礼服,引出了后面一大堆麻烦……
  “好像真是木周易。”阿雯收回视线,拿出手机给胡标打电话。
  汽车拐弯,车祸现场的景象彻底看不见。
  解扬收回视线,听着阿雯和胡标的电话,皱眉。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看向自己过于年轻细腻的双手——如果眼前所见一切只是他死前产生的幻觉,那未免太真实了一些。
  半个小时后,车到达一家私人医院。
  阿雯带着解扬下车,很是熟练地找医生给解扬安排了几个常规小检查,然后拍下解扬做检查的画面,把照片发给了胡标。
  “稍晚一些的时候公司会找人出几个你急症入院的通稿,你这两天就先在医院住着,别乱跑,我让莉莉过来照顾你。”
  解扬摸着胳膊上抽血留下的针眼,视线落在病房开着的电视上,没有说话。
  阿雯回头看看病房门,低声说道:“扬扬,你也别太钻牛角尖,你毕竟是后入团的,说难听点,就是个坐享其成入团分前辈们人气的,以你现在的立场,吃亏是福,知道吗?”
  在解扬的处事原则里,吃亏是福是最大的谎言。他看向阿雯,手指按了按胳膊上的针眼,点头。
  阿雯以为他听进去了,欣慰点头,又嘱咐道:“还有,木周易出车祸的事你就当没看到,她有点邪性,和她有关的事最好都少沾,明白吗?”
  邪性?
  解扬指尖一顿,再次点头。
  阿雯满意,去门外给莉莉打电话。
  终于能独处,解扬紧绷的身体稍松,找到电视遥控器,把声音调大。
  “……荣鼎集团董事长仇行已于今日上午低调出院,这是他今年第三次在工作中病倒,病情恐已再次恶化。有消息称仇行正在考虑交出荣鼎管理权,转入幕后安心养病……”
  仇行,又一个在小说中看过的名字。
  他心里有了猜测,关掉电视,在身上找了找,翻出一台旧款果牌手机来。
  末世磁场混乱,通信失效,解扬已经有好多年没碰过手机,许多操作方法都忘了。他略显生疏地用指纹解掉手机锁,找到微博软件打开。
  一个名叫“小号1111”的账号自动登录,粉丝0,关注1,发博数0。那个1太过扎眼,解扬皱眉,顺手把它点开,页面切换,“木周易”三个字出现在界面上。
  “……”
  也好,免得他去搜索。
  他进入木周易的微博,一目十行地把木周易过往发的微博浏览一遍,在看到好几个小说中人物的名字出现后,锁掉手机丢到一边。
  末世之前解扬也曾看过几本大火的网络小说,穿书这种题材他是知道的。看目前的情况,他十有八九是穿了。先不管科不科学,能在死后从糟糕的末世穿进安全的书中世界,这无疑是一件好事。
  但如果穿的是书中一个注定要死的炮灰角色,那就不太美了。
  末世生存艰难,当初解扬之所以会在各方面状况都不好的情况下花时间去翻完一本随手捡到的小说,就是因为那本书里有一个炮灰的名字和他的一模一样。
  炮灰很年轻,出场时才刚满20岁,身份是被父亲卖给身患绝症的大反派仇行冲喜的工具,主要作用是用自己的怯懦和对反派的惧怕、躲避,衬托女主的坚韧和对反派的关心、体贴,挑拨反派和女主的关系,促进反派和女主的感情发展,为反派与男主抢女主的事业添砖加瓦,添油点火,以及成为男主抢走反派公司的突破口。
  这样一个炮灰,下场必不可能好。
  小说最后,反派病死,反派手里的一切被男主拿走,作为帮助男主夺权成功的功臣,炮灰并没有得到他期待的解脱,反而被人雇凶撞死,死的时候只有23岁。最糟心的是,作者直到最后也没交代雇凶杀死炮灰的幕后黑手是谁。
  解扬捡回丢到一边的手机,打开相机,看着屏幕上和他本来模样有八九分相似且明显正青葱的脸,穿来后第一次开口。
  “你是炮灰‘解扬’吗?还是只是另一个同名同姓?”
  阿雯刚好推门进来,问道:“扬扬你说什么?”
  解扬锁掉手机,摇了摇头。
  “那没问题的话我先走了,电视台那边节目快录完了,我得去接他们,莉莉一会就来,会给你带晚饭,你别乱跑。”
  解扬点头。
  阿雯带着司机离开,解扬走到窗边看着他们的车驶离医院,转身拿起床上属于原主的背包,直接出了病房。
  正是晚高峰,大街小巷挤满了下班放学的人。解扬戴上外套兜帽,双手插兜沿着街边慢慢走着。路过一所幼儿园时,一个接孩子的老奶奶不小心撞了过来,解扬本能地紧绷起身体侧身闪开,五指成爪调动异能想要反击。
  换了身体,异能核心自然也消失了。掌心落空,他顿了一下,将手慢慢握拳。
  “大哥哥,你怎么不走呀?是肚肚饿没力气吗?”
  衣服被扯了扯,解扬身体一僵,侧低头,正对上一个小姑娘仰头望过来的视线。小姑娘顶多四岁,穿着一条红裙子,胖嘟嘟的,很是可爱。
  见解扬不说话,小姑娘松开手,低头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卡通包装的小饼干来,垫脚递过去:“这个给你吃,哥哥快回家吧,妞妞也要回家了。”
  解扬有些怔忪。
  “哥哥?”
  解扬回神,动了动僵硬的身体,放松兜里紧握的手掌,慢慢抽出,弯腰将手放到女孩掌下。
  胖胖的肉手一松,饼干掉进解扬的掌心。小女孩笑了,朝他挥手:“哥哥再见。”说完跑回一个正在路边小摊边买东西的男人身边,牵住了男人垂下的手。
  掌心被饼干袋刺得有些痒,解扬握紧手,一直麻木的嗅觉像是瞬间被激活一样,闻到了这个世界传递而来的万千纷繁味道,它们仿佛在说:欢迎来到太平盛世。
  肚子咕噜叫了一声。
  他把手重新揣进口袋,直起身深吸一口空气中飘荡的市井气息。
  好饿。
  背包里的手机一直在响,他没管,重新走入人流,循着最近的香味,钻进了一家面馆里。
 
 
第2章 
  牛肉面、小笼包、关东煮、章鱼丸、炒河粉……解扬边走边吃,从太阳落山吃到了万家灯火点亮。
  肚子胀得难受,但他却觉得满足。
  末世污染严重,这些在末世前随处可见的吃食在末世全部成了奢侈品,解扬已经记不清自己有多久没尝过这些用人工调料堆积出来的味道了。
  他提着刚买的烧烤走出热闹的夜市,随便找了个花坛坐下,开了一瓶啤酒。
  手机已经安静很久,应该是没电了。路灯光昏黄,灯下有蚊虫飞舞,不远处的夜市人声鼎沸,空气中浮动着烧烤和小龙虾的香气,马路上车来车往,夜已深,城市依然未眠。
  这才是生活该有的样子。
  解扬把啤酒挪到唇边,停顿良久,还是把啤酒又挪开了。
  他拍了拍自己的脸。
  怎么回事,都离了末世了,怎么还这么怕失去清醒。
  突兀响起的手机铃声打扰了他的悠闲。铃声来自背后的背包,系统自定义的纯音乐,明显不是原主那台精心设定过各种铃声的旧手机发出的。解扬放下啤酒,反手拉过背包,循着声音从背包夹层里翻出一台新得连后壳保护膜都没撕的手机来。
  手机的屏幕上闪烁着来自“那个人”的来电。
  小说中,炮灰解扬给仇行的备注就是“那个人”。女主曾在发现这点后建议炮灰解扬换一个更尊重人的备注,炮灰解扬生硬拒绝,还让女主离反派远一点。两人的这场谈话刚好被反派听到,结果自然是炮灰倒霉,女主成功引起反派的注意。
  在一个小说世界中,一个路人甲恰巧和炮灰同名同姓,并和炮灰一样给某个人备注“那个人”的概率是多少?
  零。
  解扬自问自答,挂掉来电,拿起啤酒喝了一口。
  两分钟后,一双穿着皮鞋的脚出现在解扬面前。
  “解先生。”
  解扬手指微收,抬眼看去。
  保镖模样的严肃男子微微弯腰,侧身示意了一下路边停着的黑色汽车,说:“老板来接您回家了。”
  解扬朝着汽车看去。车门关着,他并不能看到里面坐着谁,脑中也并没有信息可以告诉他“老板”是谁。他合理推测了一下,觉得如果他就是炮灰解扬,那么保镖口中的老板只有两个可能,一个是解扬的父亲解修,一个是解扬的便宜老公大反派仇行。前者只会卖儿子,后者只会给配偶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哪个都不是好选择。
  他捏了捏啤酒罐:“你来得太早了。”起码该让他享受完这个新生的夜晚后再带着坏消息过来。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