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失忆后我情敌成了我老婆(近代现代)——叛逆的乌鸦

时间:2019-11-27 09:09:02  作者:叛逆的乌鸦

   《失忆后我情敌成了我老婆》作者:叛逆的乌鸦

  文案
  我搞了我情敌,让他穿女仆装!
  如文名,甜!
  攻:陆向瑾
  受:宋珵
  在挨打的边缘反复试探汤圆攻X暴躁貌美受
  两人同时去参加暗恋对象的婚礼,结果出车祸,陆向瑾失忆了,宋珵在医院照顾他。
  陆向瑾:你是谁呀?
  宋珵:我是你老公,今晚你还答应我要穿女仆装的,没想到一场车祸,你就进了医院!
  陆向瑾:是这样吗?
  宋珵:对呀!我是你老公我还能骗你?
 
 
第1章 什么小妖精?快快现形!
  一大早的,宋珵就爬起来了。
  在衣柜里挑挑捡捡,衣服试了又试,始终不满意,最后还是那套昨天刚到的定制西服勉强入了眼。
  然后,宋珵把自己收拾的气宇轩昂,丰神俊朗,要多帅有多帅,要多靓有多靓,跟参加婚礼的新郎一样。
  他正是要去参加婚礼,不过不是他的,是他暗恋对象的婚礼!
  虽然心里苦,可他还是要去参加,因为暗恋对象蒋英杰的诚挚邀请,那日,蒋英杰握着他的手跟他交代,阿珵,你是我的好朋友,我结婚的那天你一定要来!
  所以他决定一定要好好表现,输人不输阵!
  一大早还特意花了三个小时坐在座位上接受Tony花的碎碎念和魔音穿耳去做了个酷炫无比的发型,搭配他身上的那套定制西服。
  期间,想着到时候见了面,他是含泪祝福还是当众抢亲?他想了无数遍,也没有个确切的答案,干脆不想了。
  头一撇,睡了过去,一觉醒来,头发已经做好了。
  Tony花知道他今天要去参加暗恋对象的婚礼,给他做的头发也是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都不怂的那种!用人话讲就是好看的不要不要的,加上宋珵颜值的加持,可以想象到了婚礼现场,那简直全场男女通杀都不为过啊!
  看着自己手下完美的作品,Tony花高兴又得意,陶醉了好一会儿,用手指挑起宋珵的下巴,左右端详,点点头,说,“小珵珵,要不要哥给你去充场面?”
  宋珵无情的拒绝了,这个觊觎他美色的人,他才不要呢!
  Tony花撒娇,用手拍他,“讨厌啦,小珵珵这么绝情!”
  宋珵躲过,对他的行为表示恶心,嫌弃之,“好了,我要过去了。”
  Tony花:“这么早?不多坐一会?”
  宋珵:“我要去看看到底是哪个狐狸精勾引的蒋英杰!”
  Tony花惊讶,“你居然还不知道他要结婚的人是谁?宁城圈子里的都传遍了好吧!”
  宋珵挑眉,理直气壮,“我这几个月不是闭关忙着赶设计稿吗?我哪里会知道?”
  “听说姓陆,是个小白兔来着!”Tony花大大方方给他介绍起来,“就前几个月在gay吧认识的,还是你们家蒋英杰先追的人……”
  哦豁,这可就尴尬了!
  当初宋珵间接的问蒋英杰对同性恋有什么看法时,蒋英杰可是信誓旦旦的说,没什么看法,反正他不是!
  这才几个月啊,变卦这么快!果然,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就是没遇到那个喜欢的人,要是遇上了,可不得直接丢下脸上手就追?
  Tony花这么一给他科普,他总算是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陆小白兔长的乖玩的野,在gay吧跳钢管舞,正巧被蒋英杰看到了,台上媚台下乖,俗称反差萌,蒋英杰就好这一口,见人下了台直接过去搭讪,被拒了还不死心,连着几个月诚心诚意的追人,终于一举拿下,直接步入结婚的殿堂!
  这不直接承认他宋珵不被他蒋英杰喜欢嘛,凭什么?他宋珵要颜有颜,要身材有身材,要才华有才华,有啥比不上的?哼!
  心里更是不服气了,宋珵怀揣着巨大的偏见,铁了心要去会一会那个小妖精,究竟有什么能赖的?
  作者有话说:
  宋珵面无表情:捉拿小妖精,速速归案!
  Tony花:好的,小珵珵!
  宋珵:不要叫我小珵珵,要叫我宋大人!
  Tony花:是的,小珵珵,没问题!
  Tony卒,享年27岁。
 
 
第2章 什么狗比?我要鲨了他!
  宋珵很快到达婚礼现场,蒋英杰忙的不可开交,跟他打了个招呼转身就去忙了。
  搞得宋珵兴师问罪的心情都没了,问什么呢?居然不打一声招呼就结婚了?为什么不是我?说出来都丢脸!
  蒋英杰忙里偷空,跟他说要不一会儿一起去接新郎,让宋珵就跟在后面就好了。
  宋珵没办法拒绝,就答应了,看着自己暗恋对象结婚,还要自己亲自去接,好惨一男的啊!
  宋珵开着他那辆骚紫色幻影跟在车队后面,他的车后窗刚被贴上“新婚快乐,百年好合”的红纸,前面摆着一束鲜花,委屈他家小骚了,因为一列豪车,整齐划一都是这个装扮,他也只好接受。
  车速慢到不行,前面红绿灯,还有人拦路要红包,不给红包就不放行。
  为了讨喜,他车上是装着一袋子的红包,蒋英杰给他的,说遇到要红包的就直接给。
  他也大方,反正也不是他的钱,有人凑到窗前,他就直接拿红包塞给人家,主动的不要不要的。
  前面突然一阵阴影,宋珵往外塞红包的手停住了,抬起头一看,哟,这不是陆向瑾吗?他的老情……敌!
  宋珵挑眉,不客气,“哟,这哪位大少爷?”
  陆向瑾:“我要坐你的车!”
  你听听,这是要蹭别人车的语气?
  宋珵把手肘放方向盘上,支起下巴,挑衅,“陆少要坐我的车?我没听错吧!”
  “你没听错。”然后,俯下/身,凑近,按开了门锁,拉开车门上车了,其姿势与动作不要太熟练!
  这是挑衅吧!宋珵望着倏然凑近又马上离开的陆向瑾,咬牙切齿,恨不得把某个人赶下去。
  算了算了,不跟**计较!内心这么催眠几遍,宋珵觉得好多了,没再管车上的人,绿灯了,开车跟上车队。
  抵达目的地,把另一位新郎接到,他们就返程了。
  接新郎倒是没怎么受到阻碍和刁难,一路塞红包绿灯通过,看来两家人其实对这桩婚事是乐见其成的!
  返程过桥的时候,蒋英杰下车,抱着新郎过桥,这是一个习俗,说是抱过去以后能长长久久美美满满。
  宋珵突然觉得有点点低落,闭关几个月出来,世界都变了个天。
  返程的时候陆向瑾趁机坐到副驾驶,看他一脸丧气,开嗓,“哟,我们宋设计师伤心了?”
  宋珵就见不得陆向瑾得意,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也要嘲回去,“你不也一样?我得不到你也得不到!”
  陆向瑾笑了笑,“那又怎么样?反正到最后他还不是上了我家户口本!”
  听听,这是人说的话吗?这怕不是个畜生哦,专捡人不爱听的说!
  “什么意思?”宋珵眼神不善的看着他。
  “就字面上的意思!”陆向瑾无所谓的耸耸肩。
  宋珵突然联想起来Tony花给他说的,那个狐狸精也姓陆,不会这么巧的吧!
  陆向瑾看着他的表情,表示他想的是对的!
  宋珵感觉血压一下飙高,跟高血压患者的血压应该没什么两样了,他还是个小年轻啊。
  理智不停对自己说:不气不气我不气,气出病来无人替!
  心里却是:这逼欺人太甚,老子今天不杀了他难消我心头之恨!
  作者有话说:
  哈哈哈哈哈,专门想挨打的陆向瑾在边缘探脚。
 
 
第3章 什么车祸?最常见的那种!
  就这么一打岔的事,前面突然来了辆逆行的大卡车往这么撞过来,宋珵反应过来的时候,拼命打方向盘想偏离,但已经来不及了。
  “砰”……
  宋珵失去意识之前,隐约好像看见陆向瑾朝他这边扑过来抱住了他……
  ……
  再醒过来的时候,宋珵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睁开眼,看着洁白的天花板,看了好一会儿,意识才回笼。
  他是在医院里啊,哦,他还活着啊,还以为死了呢?又突然想起,对了,陆向瑾呢?
  挣扎着要下床,结果感觉腿好疼,身子一歪,不小心碰倒了床边的水杯,“砰”一声响。
  值班的护士在外面听到响声赶紧进来了,问他要干嘛?又通知病人家属赶紧过来。
  宋珵解释是不小心的,说:“想起来喝水。”
  护士给他重新倒了一杯水,说,“你腿骨折了,不要乱动,有事按铃叫人。”
  宋珵得知自己腿骨折,心里五味陈杂,他现在这算是残障人士了吧,算了,能捡回条命已经算很不错了!
  很快,家属过来了,是蒋英杰,他说已经联系宋珵父母了,不过他们在国外,买机票正要赶回来。
  蒋英杰很内疚,想着要不是自己让宋珵去跟车队,或许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
  宋珵:“也不关你的事,可能命里有这一劫吧!”
  “哦,对了,陆向瑾呢?他怎么了?”好歹最后也算是他为自己挡住了危险,姑且问下他的情况吧!宋珵心里想。
  蒋英杰脸色更不好了,“他很严重,还在重症监护室里没出来。”
  宋珵心里一“咯噔”,不会吧,都说祸害遗千年,陆向瑾没这么衰吧!
  “我手机呢?”宋珵问,想知道现在几点了,还没出来?
  “不知道掉哪了?当时太着急没注意到,一会儿我替你去重新办卡买一个。”蒋英杰说。
  宋珵又问,“现在几点了?怎么还没出来?”
  蒋英杰反应过来,看了看腕表,“现在六点了,我也不知道,等着吧,我给阿姨打个电话,等我一会儿。”
  早上十点多去接的新郎,返程时大概十一点,那时发生了车祸,到现在,这么久还没从重症监护室里出来,可想而知,宋珵的心不由得沉了下去,虽然平日里两人经常互相挑衅,想着要杀了他,但却从没想过会这样。
  一时间,内心说不上来什么感受。
  叫来护工,帮忙扶着去洗手间解决了生理问题的宋珵坐回病床上。
  晚点,家里阿姨给他来送饭,蒋英杰给他交代了一下又去忙别的事了,发生车祸,一直是他在忙,跑进跑出,也挺不容易的。
  宋珵勉强吃了几口,实在没胃口,现在头还晕晕乎乎的。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还强撑着一口气没睡,蒋英杰进来给他说,现在陆向瑾已经出了监护室了,人还昏迷着,但已经过了危险期,叫他安心。
  这时,宋珵心里的那块大石头才落地,眼一闭就晕了过去,实在太累了。
  作者有话说: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行车不规范,亲人两行泪!
 
 
第4章 什么老公?户口本上那种!
  第二天。
  一早,宋珵就醒过来了,认床,睡不惯,现在精神恢复的差不多了,按铃叫了护士过来,说想去看看陆向瑾。
  护士跟他说,人现在还没醒,过去也没用。又帮他换了药就出去了。
  宋珵不死心,叫来护工,搞来一辆轮椅,推着就过去了。
  现在还早,还没有人过来,陆向瑾的病房里就他一个人,宋珵推着轮椅就进去了。
  看着昔日总是气自己的陆向瑾现在安安静静的躺在病床上,宋珵突然就有点不知所措,从未有过的感觉,可能是他救了自己吧!宋珵在心里这么安慰自己。
  忽然,病床上的陆向瑾动了动,醒了过来。
  宋珵吓一跳,刚想偷偷溜走,拖着残破之躯来病房看情敌这种事感觉怪尴尬的还被现场抓包,到时候又得是一阵嘲,但被叫住了。
  陆向瑾问他,“你是谁?”
  宋珵心里冷哼,陆向瑾就有这种本事,一句话就能激起他的怒气,哟,还不记得他是谁了,刚想走的念头凉下来,掉转轮椅转过身。
  宋珵:“我是谁,你不知道?”
  陆向瑾一脸茫然,摇了摇头。
  哟呵,还敢跟他装失忆,好啊,看我怎么揭穿你然后羞辱你!
  宋珵:“你还记得你自己是谁吗?”
  陆向瑾摇摇头,眼神清澈,看起来确实像不记得了的样子。
  但是,陆向瑾一贯是那种心黑之人,宋珵继续试探。
  宋珵:“那你还记得我是你的谁吗?还记得其他的吗?”
  陆向瑾继续摇头,表示自己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看起来似乎真的是不记得了,嘿嘿嘿,这下可好玩了。
  本来脱口而出的“我是你爸爸”又被咽了回去,他要想一个更加能羞辱陆向瑾的。
  脑子里灵光一闪,哎,有了!
  宋珵:“我是你老公,你今天晚上还答应要穿女仆装给我看的,没想到出了车祸,你进了医院!”
  哟呵呵,让你说什么“还不是上了我家户口本”,今儿就让你上我宋珵家的户口本!有本事再给我嘚瑟一个啊!
  陆向瑾一脸无辜,问,“是这样吗?”
  宋珵肯定,“当然,我是你老公啊,我怎么会骗你呢?”
  哈哈哈,骗的就是你!宋珵简直要得意上天了,这可给他逮着机会了,看我不整死你!
  宋珵诱哄他,“来,叫声老公听听!”
  陆向瑾:“老公?”
  失忆好失忆妙,失忆简直呱呱叫啊!
  可把宋珵乐坏了,可惜没手机在身上,不然一定要录下来,日后等陆向瑾想起来就放给他听,想想那时候陆向瑾会做出什么表情,宋珵就高兴,在心里简直要笑疯了!
  忍住“哈哈”大笑的表情,宋珵又对陆向瑾说,“以后你就这么叫我,知道吗?”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