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还我尾巴(玄幻灵异)——佴一

时间:2019-11-27 09:09:52  作者:佴一

   《还我尾巴》作者:佴一

  文案
  小狐狸精如何勾引人课堂开课啦
  纪绒天资不够好
  长得不够媚,也不太会勾引人
  都十八岁了,还没能从男人身上吸到精气
  赵泽成X纪绒(大概是腹黑攻X傻白甜受)
  【一本正经在瞎掰】
  【写的不好】
  【有烂尾倾向,谨追】
 
 
第01章 
  海港区位于b市近郊,人烟稀少,也与大都市的繁华搭不到边。全区只有一个算的上商场的四层小楼,开盘以后,因为人流过少,生意惨淡,也渐渐地没了商铺,沦为半个写字楼。
  而晚上十点,大楼内部早已人去楼空,只隐约能看见四楼的某一间似乎还亮着灯,传出一些断断续续的声音来。
  “跟我重复一遍,”传出声音的是四楼一间被布置成小教室的房间,叶芊芊人站在讲台上,手里执了一根细而长的教鞭,一边说一边点了点白板上的写的文字,拉长了声音念道,“锁骨脚踝和细腰,香肩半露有技巧。”
  讲台下,坐的是一些一眼看过去就知道年龄并不统一的学生,最小的看上去不过小学,最大的则似乎已经可以算的上是青年。
  学生们纷纷看着白板,老老实实跟着念:“锁骨脚踝和细腰,香肩半露有技巧。”
  叶芊芊继续点:“眼尾上挑要记牢,微笑不能过三秒。”
  “眼尾上挑要记牢,微笑不能过三秒。”
  “矜持得体是表面,”叶芊芊稍顿一下,似乎意有所指地看了教室最后排的某位学生,又继续领读,“娇羞必须装得好。”
  学生们拉长了声音跟读:“矜持得体是表面,娇羞必须装得好。”
  纪绒跟着认认真真地读完了,又把头低下来,用红笔在眼尾上挑的地方打了个星号。他左手边放了一本《如何成为一只会勾引人的狐狸精2009年修订版》右手压着一本厚厚的笔记,嘴角抿成一条直线,有点发愁的样子。
  叶芊芊收起了教鞭,轻咳一声引起大家的注意,嘴里说:“今天的课程呢,就先到这里——接下来大家都站起来。”
  纪绒迅速抬起头朝讲台看过去,脸上的忧愁一下子就变得很明显,看叶芊芊从讲台走下来,继续道:“都把尾巴给我露出来。”
  纪绒站地很慢,他揪住了衣角,还没有照做,就已经开始脸红。
  整个教室的人不多,座椅也很松散,叶芊芊扭着细腰可以很轻易地从学生与桌椅间穿过,慢而认真的检查每一只狐狸的九条尾巴。
  纪绒坐在教室的最后边,看着叶芊芊靠他越来越近,又在倒数第二排的他前面的一位姑娘的身后停住了。
  姑娘叫黔冰,因为穿了高跟鞋,看起来已经与叶芊芊一般高,身上穿了件紧身连衣裙,挺拔地站着,自信地展现自己凹凸有致的身材。
  而她背后的一丛尾巴已经有成人的半条手臂那样长,毛茸茸地从尾椎骨戳出来,散发着叫纪绒羡慕的柔和光芒。
  叶芊芊在原地盯着看了一会儿,又伸手去揉了揉,引得黔冰娇俏地笑了两声。
  “比上次上课又长了不少。”叶芊芊的语气里带着点欣慰,“最近进步很大,下节课可以直接去隔壁上了。”
  “都是姐姐教得好。”黔冰的声音也天生带了点媚感,语气微微上扬,开心地奉承叶芊芊,又说,“其实这种事,有一就有二,熟能生巧的。”
  熟能生巧。
  纪绒偷偷在心里念。
  他头低地低,盯着自己的脚尖看,恨不得消失在当场。
  纪绒的愿望没有得到满足,叶芊芊简单地夸过黔冰,便声音一沉,唤道:“纪绒,你的尾巴呢?”
  纪绒偷偷抬头,他也就和叶芊芊差不多高,看一眼,便又缩回去了。
  叶芊芊完全不同于黔冰交流的模样,严厉又冷酷:“尾巴露出来。”
  纪绒抿了抿嘴唇,想不出什么说辞来,又听叶芊芊加大音量说了一句快点,只好眼睛一闭牙一咬。
  人群中果然如他所料,发出了一些笑声和惊叹声。
  纪绒的九条尾巴短短地从尾椎骨处戳出来,九个小毛团挤成一个大毛团,看起来不像是狐狸尾巴,倒像是一大颗兔子尾巴。
  整个教室,就连最前面的一些上小学的女孩子,也都有比纪绒尾巴长的了。
  他觉得有些难堪,又听叶芊芊说:“纪绒,你准备什么时候让你的尾巴长一长。”
  她叹了口气:“你都在“初级”班留了快十年了。”
  “……”纪绒蔫巴巴的把尾巴收了回去,感觉到叶芊芊凶凶的训完人,又温柔的摸他的头。
  “也不是我催你。”叶芊芊说,“我也知道你天资比较差,但是你18岁都过了还一个……”
  叶芊芊顿了顿,又叹气:“你也知道现在的状况,想单纯靠灵气修炼已经不可能的了,难道你就只想一辈子当个什么法力也没有,只能堪堪维持人形的狐狸精吗?”
  纪绒一时没说话,脑袋低低的垂着,如果有耳朵露出来,应当已经耷拉下去了。叶芊芊看他又怂又软又难过的样子,又有些于心不忍,钳着人把他的脸抬了起来。
  纪绒也不反抗,乖乖地给她拿捏,抽了抽鼻子,拿半红的眼角看人。
  纪绒的天资是比较差。
  他们妖精一族和一般的生物不一样,依托“天地之灵气”而生,所以除了自然资源,也需要灵气,才能更好的发育与成长。可随着社会的发展,人口剧增,环境破坏,自然界中的“灵气”已经越来越少,妖精们的生活渐渐举步维艰。
  很多妖精被迫无奈融入人类的生活,也或许只能维持百八十年的寿命,而有的,像狐狸精一族,便在环境的变化中摸索出了其他活下去的方法。
  他们不再依托“灵气”修炼,而从男子身上吸取“精气”,这是狐狸精的特长,也是他们一族能在如今成为妖族中最大分支的优势。
  只不过,也许是为了适应这种变化,狐狸精的性别比例极为不平衡,能开化成精的,基本上九女一男。男狐狸精在吸取精气这方面天生就没有的优势,所以能开化成精的,基本上都很极品,不是修炼能力极好,就是外表非常出众,只眼波流转便能勾人心魂。
  但偏偏几百年下来,就出了纪绒这个意外。
  纪绒既没有出色的能力,也没有勾人的外表,就比如十只狐狸精十只都是上挑的桃花眼,纪绒却居然是下垂眼,十八岁了,眼角一红,嘴巴一瞥,看起来还像要哭的小朋友。
  是很招人疼,也很可爱,只是勾不到人。
  纪绒的个性也不像个狐狸精。
  叶芊芊没有见过哪个狐狸精这么又怂又软的,被她看看,就要哭了,撇嘴道:“我,我这周一定会努力的。”
  这个承诺纪绒从十五岁就开始许了,叶芊芊听得耳朵都长茧了也没见他尾巴长出来哪怕一点——连个男人的吻都没有过。
  叶芊芊无声地在心里叹气,把纪绒放开了,半是无奈半是担忧的道:“行吧,大家收拾收拾,时间也不早了。”
  “芊芊姐姐再见!”教室里齐刷刷喊。
  黔冰声音最大,看起来也最开心,收拾东西收拾地像要跳舞。
  叶芊芊忍不住打趣她:“就这么开心?”
  “那当然,”黔冰嘿嘿笑,“我才不会比那个**诺差呢!”
  她话音刚落,黔诺的声音已经从门口传过来:“死丫头你说什么?”
  黔冰也就是在背后说话厉害,见到真人有点怂,黔诺还没到跟前她就踩着高跟鞋哒哒哒从后门跑了。
  黔诺笑着冲远处骂了一句等着。
  黔冰远远地骂回来:“**诺!”
  两个人幼稚地完全不像眨眨眼就能叫男人神魂颠倒。
  但纪绒知道他们可以。
  叶芊芊对自己的得意门生还算客气,只弹了一下黔冰的脑门,嘱咐他们路上小心。
  黔冰吊儿郎当说了句知道了,冲叶芊芊点头,转头对纪绒道:“走!”
  作者有话说:
  这段时间太咸鱼了,没有存稿,不定时更吧…
 
 
第02章 
  教室外头已经是漆黑一片,纪绒与黔诺往前走了几步,就看见有几位从中级班里出来的学生,他们谈谈笑笑地走到走廊边,接着仿佛很平常一般,聊天的内容都没停,只是腿在地上轻轻一点,便整个身体升入空中,又轻巧地往下一跃,没有一点声音的落到一楼的广场上。
  好像下个四楼是一截台阶。
  纪绒看着羡慕,下意识停下了脚步呆呆地在原地蹙足,等黔诺在电梯前喊他,纪绒才反应过来,几步追上去。
  黔诺也可以直接下去的,但黔诺更喜欢装成普通人生活,而纪绒下不去,只能过普通人的生活。
  他们短暂地在电梯里停留,下了地下车库,坐进黔诺的新车里。
  “怎么样?”黔诺伸手摸了摸车载视频的高清屏幕与昂贵的皮革内饰,笑嘻嘻地询问纪绒,而眼睛还盯着他新的战利品,人显得有些兴奋。
  黔诺是很喜欢过普通“人”的生活,并且很有些拜金。
  他与纪绒是作为这个区域少有的两个男狐狸精,与纪绒完全不同,甚至恰恰相反。黔诺仿佛把纪绒所缺失的那一部分用百分之两百补齐了,美艳好看,爱玩爱闹,也很大胆。
  纪绒只心心念念一点精气却总也得不到,黔诺却钱也有了,尾巴也永远在同龄人中长得最快。
  黔诺还在与纪绒讲:“据说要三百多万呢,我第一次遇见出手这么阔绰的,我都没和他做什么。”
  “……是吗?”纪绒的情绪有点低落,声音也拖的很长。
  黔诺上上下下摸索的手终于顿了顿,人也看过来:“你怎么了?今天上课不顺利吗?”
  是很不顺利,纪绒在心里这样子想,愁眉苦脸的摇了摇头。
  黔诺露出一个不解的表情:“嗯?可是你昨天不是和那男的……”
  “啊!”纪绒像被忽然踩住尾巴的猫,慌乱之间手背敲到门把,疼得喊了一声。
  黔诺被他打断,凑过去看:“没事吧?”
  “没事没事。”纪绒捧着爪子嘶了几声,本来就够挫败的了,又被迫想起昨晚的事,整个人简直要更丧了。
  纪绒昨天晚上第一次去了gay吧。
  b市的男人多如牛毛,但喜欢男生的,在其中总归只占少数,要分辨起来也并不容易。所以按理来说,这本该就是纪绒和黔诺这样的男狐狸精趋之若鹜的地方。
  可惜烦就烦在,人间的妖怪协调处管的极严,条条框框又多的要死,打两年前一个女狐狸未满十八岁进入娱乐场所被天雷劈回原形后,便也没多少妖敢冒这个险了。
  而纪绒昨天刚刚满十八。
  许愿的蜡烛都来不及吹,已经被黔诺高兴地拉过来。
  酒吧从外面看并没有什么稀奇,厚厚的隔音墙挡掉了大部分的音浪,只能隐约感觉灯光闪烁。
  纪绒第一次来酒吧,即新奇,又隐隐感觉勾引人成功率会大大提高,因此整个人也很兴奋,跑跑跳跳地拉开大门,被巨大的音浪夹杂着五彩的光瞬间侵袭,人才愣愣的顿住了。
  黔诺跟在后面被他逗的直笑,拉着纪绒细心的整理了一番,把他推进灯红酒绿里。
  黔诺只纪绒大了一岁,但一年早够他把全城的gay吧都混熟。
  纪绒还在新鲜又冲击的环境里不知所措,黔诺已经就摸了一把相熟服务生的屁股,与他窃取机密,要找几个全场最优质的猎物。
  服务员故作嫌弃,待黔诺往他衣服口袋里塞了几张纸币,才挑着笑带他们去角落一个无人的卡座。
  而酒吧里的音乐逐渐达到高潮,dj激动地朝众人怒吼,舞池里肉体相贴。
  纪绒根本听不清黔诺在与服务生交流些什么,巨大的音量轰地他耳朵都有点疼,鼓鼓地胀,只好看一看周围的人,转移注意力。
  舞池里有人脱了衣服,引得他身边几位男性激动地凑过去,卡座里一位男士正拥住一位少年接吻,又有人拉住了身材纤细的服务员,往他腰间塞了一把钱,便把人拉到了大腿上。
  纪绒观望着,他从小受的教育里并不觉得这是多么羞耻的事,但毕竟是第一次看见真人表演,还是有些惊讶。
  而视野划过吧台的时候,纪绒猛地顿了顿。
  吧台前坐了一位看穿着普通的男士,正直直地望着他。
  那个眼神里的审视叫纪绒本能的警惕,黔诺正好结束了与服务员的对话,被纪绒立刻抓住了:“有人在看我们!”
  纪绒有点惊恐地说。
  黔诺差点笑出来,握了握纪绒扯着他的手腕,问他:“哪呢?”
  “吧台那边,”纪绒确实被刚刚那个忽然的对视吓到了,就好像被什么锁定了似的,一瞬间叫他脊背有点发凉,“七十五度方向。”
  黔诺觉得纪绒的反应傻的可爱,按他说的方向看过去,看见了一位孤零零喝酒的高大男士。
  他现在已经没有再往这边看,身上只穿了一件黑色T恤和西装裤,头发理得很短,也没有带名贵的手表。这不是黔诺会主动勾搭的类型,因为看起来没什么钱,但单从侧面看,男人的外貌相当出众。
  “哟。”黔诺说,“你运气挺好啊。”
  “嗯?”纪绒没明白。
  黔诺点了点那个人:“虽然看起来不怎么有钱,但是很适合你。”
  纪绒一瞬间以为黔诺在笑他只配得穷鬼,心下有点生气,下一秒就听黔诺说:“精气很足。”
  就像自然保护区的灵气总比大城市的多,男人身上的精气也有多少之分。一些男的被酒色掏空身体,看着还人模人样,其实精气寥寥。
  纪绒被提醒了,才想起来这回事,花他少的可怜的法力开了个眼。
  酒吧里攒动的人群立刻一个个都带上了一圈泛着荧光的黄色,而刚刚看纪绒的那个男人,身上的黄色比别人不仅大一圈,甚至连颜色都深了一个度,像一大群led灯带中间突然出现了一个大灯泡,看起来很突出。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