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顾韩】生而为人(网游之近战法师同人)——狂岚暴雨的相遇

时间:2019-11-27 09:11:01  作者:狂岚暴雨的相遇

 【顾韩】《生而为人》

 
 
作者:狂岚暴雨的相遇
 
第一章
 
01
 
生而为人。
 
我很荣幸。
 
 
 
更荣幸,是你让我,生而为人。
 
 
 
 
 
02
 
顾飞在门外,启动了暗夜流光剑的变形,将那把黑色的骑士剑收成一只反着五彩斑斓光芒的,黑色手环。
 
顾飞将手环扣在左手,想要下楼进入酒吧,撩开帘子的刹那想起了什么了不得的事。
 
他找了镜子,认命般地将自己哪怕经历了激烈打斗都一丝不苟的衬衫和发型弄乱,他试着笑了两回,却还是觉得镜子中的自己不够“地下酒吧”。
 
“以后类似的活,还得推给陈齐意那小子……”
 
顾飞半真半假地抱怨着,然而他知道,自己只要还身为四大家族的一份子,拥有“剑花春生”军的身份代号千里一醉,他就不可能拥有挑选任务的自由。
 
顾飞挑开帘子,走进了轰鸣吵杂的地下酒吧。闪烁的灯光,红的绿的蓝的争先恐后闯入他的眼球,忽然他的左眼有一点不适应,微疼了一下。
 
顾飞的左眼以前受过伤,现在虽然已经治得大好了,但瞳孔颜色还是不如右边那只深,乍看之下,有种别样的魅力。
 
脚下光滑的钢筋地板上立刻被投影了欢迎光临的字样,用了中文韩语日语和世界通用的西雅语四种语言。
 
只等了一会,酒吧门口的三个摄像头就已经完成了对顾飞全身的扫描,确认他没有鞋带武器和毒品,超高智能的AI系统立刻为他铺就了一条泛着蓝色光芒的台阶,顾飞从容地拾级而下,而后楼梯消失了。
 
酒吧里一个人类服务员都没有,连酒保都是被设置成帝国白兵的机械人,看来这个酒吧的投资者还是个古旧的星战粉。
 
顾飞来到吧台前,叫来酒保,要了一杯全场酒精度最低的酒。
 
酒保给了他一瓶用来给鸡尾酒调味的橙子味RIO7,并告诉顾飞,他不是普通的白兵,他是第一秩序暴风兵。
 
顾飞尴尬地啊了一声,在想要怎么提醒他《星球大战》是老一辈人才会有的爱好。
 
舞池中,男男女女搔首弄姿,醉生梦死。
 
忽然一曲舞罢,几个男人勾肩搭背来到一个上世纪80年代造型的点唱机前,输入自己的指纹,懒懒散散地又点播了一首歌,台上原本的月乐队忽然唰一下全消失了,顷刻换上一只摇滚乐队,演唱起曾经红遍全球的老歌《Pride》。
 
 
One man come in the name of love
 
One man come and go
 
One man come he to justify
 
One man to overthrow
 
 
顾飞对音乐涉猎不深,一直到乐队唱到这里才意识到台上被全息VR技术投影出来的乐队是当年大名鼎鼎的U2。
 
舞池里瞬间消失了几位大波美女,只因男人们兴奋了,惆怅了,随着U2主唱那如同亲临现场一样的声音,男人们转动手环,又唤出了五六个身材姣好的短发女子,吐着红色或黑色的口红,鼻子上打着铆钉闭环。
 
那些虚拟的VR景象,用男人们最梦寐以求的容颜,或欲望或痴迷或崇拜地看着召唤出他们的舞池男人。
 
顾飞忽然觉得好笑,可能是手中的高达百分之0.4%酒精浓度的RIO7上头了吧。
 
 
 
 
 
 
One man come in the name of love
 
One man come and go
 
 
当U2乐队第二次唱到这句歌词时,又有人走进了酒吧。
 
如顾飞一样,他只是随意地挑开帘子,然后清冷地站在那里等摄像头扫描完成。
 
只是,一瞬间,就连最伟大的U2乐队好像都为他静默了三秒。
 
顾飞的左眼爆炸一般地疼了起来。
 
“啧。”
 
怎么回事?
 
顾飞痛得捂住了眼睛,然而刚才映入眼帘的画面在脑中怎么都挥之不去。
 
那张脸,那个人。
 
太美了……
 
美到由最精密的AI算法所设定出来的最美的VR虚拟景象还要精致漂亮。
 
顾飞心里涌起一阵心酸。
 
没由来的,瞬间,那种熟悉的感觉就和左眼里的疼痛一样,如潮水般后撤,离开。
 
然后消失不见。
 
作为一个身经百战的特佣兵,顾飞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像现在这样震惊过了。
 
 
 
然而,蓝色阶梯上的韩家公子像是习惯了眼前的世界为自己停顿的场景,他慵懒地踏着逐格生成的楼梯来到酒吧里,轻松而优雅。
 
他睥睨而笑,一边随意地走下来,一边将后脑扎着的长发松开,披散,复又扎好。
 
他来到吧台边,要了一杯加冰的马提尼。
 
舞池里一片骚动,悉悉索索的,有些人只是看了两眼公子,咽了两口口水之后接着跳舞,显然不是第一次见到他,但有些新来的就没办法这么淡定了,或小声或大声地询问了老酒客公子的名字,很快,就有两三只苍蝇嗡嗡嗡地从后面粘了上来。
 
“哟,小美人,一个人啊,这么可怜,哥哥请你喝酒啊。”
 
三只苍蝇一拥而上,一个个长得獐头鼠目,油腻得不行,两胖一瘦,全都露着胳膊敞着领子,手臂上肩膀上横七竖八的刀疤枪伤清晰可见,还有一个人纹了一脖子的奇怪纹身,一看就是不怎么好惹的样子。
 
顾飞冷冷扫了他们一眼,偷偷抬起右手佯装喝酒,用手腕上嵌入胳膊的电子摄像头拍了一张照片,接着他在吧台桌面上投影出一个键盘,飞快地将照片上传了。
 
此时,酒保为韩家公子递过了加冰的马提尼,美人神秘一笑,接过酒,慢条斯理地回头扫了那三人一眼,认真将那三个人的“尊容”欣赏了一遍,无奈地叹口气。
 
“好哥哥们,让开些吧,你们丑到我了。”
 
公子一开口,顾飞这才确定那是个男人,他声线并不细,甚至还有一点沙哑,可就是在那些靡靡之音中显得格外清晰,撩得顾飞心有点痒。
 
更令他在意的,是男人的那双眼睛,黑色与蓝色,那是一对异色瞳。
 
“操——”
 
苍蝇们好不容易想泡一个“真人”,尚未出师,便铩羽而亡,一下子怒了。
 
其中苍蝇一把抄过公子的酒唰一下就泼他脸上了,美人反应也快,一个转身躲开了大半,但还是溅到了一些在脸上。
 
滴滴答答,烈酒从打湿了头发,顺着发梢滴落到地上。
 
酒吧吧台前的空间静默了些许时间,舞台上U2乐队仿佛依旧在试图唱醒一个时代。
 
顾飞收到了网络那一段,来自剑花春生的消息。
 
“目标确认。”
 
顾飞倏然站了起来。
 
随着公子那一句冷若冰霜的话。
 
“傻X,要打就打,不然你们准备在这里站一天吗?!”
 
呼——
 
一阵风声,一道重拳袭向了湿透了半边身体的韩家公子。
 
“靠!”
 
“干他!”
 
苍蝇骂骂咧咧地动手了。
 
公子急急退去,两三个闪身,避其锋芒,然而没想到三只油腻的苍蝇居然也有那么重的铁拳,哐一下,居然将暴风兵的酒吧桌面砸裂开了一条缝。
 
公子转身站定,长发在空中散开,划过一道美丽的弧线。
 
他眯了眯眼睛,然后——
 
又是风声。
 
呼啸而过,就在连公子都没反应过来的瞬间,从那三个油腻苍蝇的后方,斜刺里忽然伸来一双手,一双很好看的手。
 
然后只听咔咔咔三声骨头和骨头错位的美妙声音,三个泼了公子一脸酒的苍蝇男人啊的一声齐齐倒在地上,抱着自己的胳膊嗷嗷痛呼了起来。
 
“啊——”
 
“好痛——”
 
“你,你他妈是谁————”
 
那双斜刺里穿来的好看的手的主人眨了眨眼睛,他拂袖,站到了公子和那三个挑衅的苍蝇之间。
 
暴风兵适时地对他表示了感谢。
 
“谢谢你,拯救了我的吧台。”
 
被设定好的AI机械人发出了干枯的程序音,顾飞向它点了点头,转身面向公子。
 
就在那瞬间,公子赫然出声。
 
“后面。”
 
话音未落,三道冰冷的金属尖刺向顾飞背后露出的巨大空门齐齐刺去,因为距离太近,当顾飞感受到杀意来袭的时候,兵器依旧就已经逼到了生死之门。
 
顾飞瞳孔骤缩,顷刻调动了自己全身一切的肌肉力量,一个加速飞扑向前,整个人抱着公子重重摔倒了地上,然而就算他速度再快,还是被那三道剑给划破了肩膀。
 
啪,啪。
 
顾飞撑起上半身,居高临下看着身下护住的男人。
 
血液从破陋的伤口中溜出,滴到公子绝美的脸上,和马提尼的酒液混在一起,发出了粘稠的绝望的声音。
 
他们对望的时候,韩家公子的眼睛里写满了恐惧。
 
 
 
然而,只是稍纵即逝的,公子的眼就恢复了冷静。
 
此时顾飞从已经从公子身上飞身站起,左手的手环嗡的一声变形成了他的暗夜流光剑。
 
酒吧里爆出尖叫,刚还醉生梦死的人们看到吧台的这一幕,纷纷吓得抱头鼠窜,唯有舞池之上的U2乐队还在兢兢业业地唱着,徒劳的,寂寞的演唱。
 
 
one man caught on a barbed wire fence
 
one man he resist
 
one man washed on an empty beach.
 
one man betrayed with a kiss
 
 
一片混乱和尖叫中,暴风兵酒保混乱了,他不断重复着:“怎么可能他们怎么会有武器请报告老板怎么可能他们怎么会有武器请报告老板报告老板报告老板……”
 
顾飞持剑,与那三个从地上歪歪斜斜站起来的苍蝇男人对峙着。
 
公子也爬了起来,冷哼了一声。
 
“仿生义体。”公子看着顾飞准备战斗的背影提醒道:“外表是皮肉,骨骼是钢筋,会变形,你小心应付。”
 
顾飞谨慎地点了点头,心里却在诧异眼前三个人的情况居然与自己收到的资料完全不同。
 
苍蝇男人当着顾飞的面,把他刚才打伤脱臼的胳膊给接了回去,其中一个还收回了自己刚才作为暗器刺出的手,舔了舔顾飞的血,得意洋洋地讽刺道:“小帅哥,想英雄救美,也要看看自己有没有这个本事。”
 
顾飞只是所以抹了一把肩头的血,甩甩手,将那粘腻的触感甩到了地上。
 
不以为然道:“救美?美在哪呢?”
 
韩家公子高声冷笑了一声:“呵,怪不得受伤呢,原来是瞎的。”
 
三个油腻的苍蝇相视,哈哈大笑起来,就在这笑声中,顾飞冲了上去,一招平沙落雁与那三人缠斗在了一起。
 
公子说得果然没错,三苍蝇一看就是高级的雇佣兵,不仅有随时变形的仿生义体作为武器,本身格斗功夫也很厉害,短短时间,公子已经分析出了个大概,如果那三人的手不会千变万化,大概三招就不是顾飞这“傻大个”的对手了,只是如今仿生义体的技术刚刚才被医学领域广泛运用不到三年,顾飞也是第一次遇到用仿生义体作为攻击武器的人,难免有些措手不及。
 
“退三,横四,打七寸。”
 
公子有些慵懒地发号施令,顾飞明明确确地听进了耳朵里,只犹豫了不到十分之一秒的时间,顾飞的身体就按照他的指令行动了。
 
急退三步,横转四,顾飞立刻看见了眼前那个脖子纹身的男人漏出了一个空门在他左臂七寸的位置,于是一招天地回吟拍了上去,迎接他的是那人撕心裂肺的一声痛呼。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