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民国来的男太太(穿越重生)——五行八卦

时间:2019-11-28 09:41:07  作者:五行八卦

   《民国来的男太太》作者:五行八卦

  民国身穿小御医,小武生,世家公子范儿,表面奶凶,内心柔软美人受&世界级金钱帝国,心狠手辣,偶尔任性,成熟老男人富豪攻
  精通八国外语,熟读国内外古今医学名著的清末天才御医,在继家族破碎沦为武生之后,莫名其妙的来到了近百年之后的2012年。身体返老还童到十六七岁的时候。脑海中多了一些不属于他的记忆。他成为一名刚刚参加完高考,被换了录取通知书,只能去上一个不入流的艺术学院的,无家可归的16岁学生。
  汪泽不知道过去和现在的他,到底是庄周梦蝶,还是蝶梦庄周。亦或是,现在的一切只是他死后的魂梦。
  赫连瑾一脸懵,他的保镖队倒了一地。身为欧美亚第一隐世富豪家族的魔王,掌管世界暗面经济动向的第一人。他第一次知道,原来自己身边的这群号称让杀手界,雇佣界闻风丧胆的保镖们,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当然,更让他没想到的是,他这位让全世界多少公主名媛贵公子窥探,却又爱又怕的男人,就这么被一个貌似十几岁的小家伙给逆推了!
  赫连瑾:容本王静静?
  汪泽微抬下巴:……能一会儿再想你的静静吗?
  赫连瑾:……
  汪泽第三次遇上赫连瑾:……看在咱滚了两次的份儿上,当个靠山怎么办?
  赫连瑾:别那么凶的话,可以考虑。
  汪泽傲娇的抬起精制的小下巴:娶我做你太太,可以不凶。
  赫连瑾:……(这么可爱又奶凶的男太太,看着就带劲儿)成交。
  内容标签: 生子 豪门世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汪泽,赫连瑾 ┃ 配角: ┃ 其它:古穿今,生子
 
 
第1章 民国来的美男子
  2016年1月18日,农历2015年十二月初九。晴,最高温度零下5度,最低温度零下15度,北风3~5级,空气质量质数——优。
  这样阳光明媚,空气清新的天气,在首都龙城实属难得。
  赶上过生日,汪泽的心情就非常明媚。作为由民国身穿,又生生年轻了好几岁,还拥有所替代之人记忆的他,血液里,骨子里,灵魂里都是挥之不去的老封建。
  所以,就算他的生日是在寒冬腊月,他也希望这一天不要下雨,不要下雪,不要是阴天……。因为按照祖母活着时候的说法,人过生辰的时候,如果是大晴天,代表他下一年必定是福星高照,红红火火,事事顺心。
  汪泽,原清末太医院太后亲封正三品院使嫡长孙,从小做御医培养。且琴棋书画御剑射样样精通不说,还懂得洋文。若非大清朝灭亡,以他在宫中的隆宠,不说宫里御医的位置肯定有他一席之地,怕是太医院的未来院使他也可以去争上一争。
  只可惜大清国在他十五岁那年,在他于宫中任七品医士的第三年就灭亡了。
  他八岁得太后隆宠随五大臣出洋,在精于中医的基础上学习西方医术;九岁在洋人医院学习,得洋人赞扬,视为医学神童,十一岁参与西方医学研究和医学研讨会,十二岁归国,得新帝与摄政王大赏,之后随祖父出入宫中做医生……。
  可惜——
  再多的隆宠和天赋,都在大厦倾倒之后不复存在。
  作为依附皇朝的封建家族,曾经辉煌一时的汪家,也在之后短短一年的时间,因为各种原因家道中落。
  皇朝灭亡,军阀四起,战乱频繁的民国三年。继祖宅被卖之后,汪泽这个原本被寄予厚望的嫡长子,因为长得漂亮被鸦片鬼亲爹,以一百两银子的价格卖给了当时北平最有名的戏班梨园班。
  或许是从小的教育,温吞的性格;也或许是几年的纷乱生活已经彻底压倒他作为天才的骄傲,在烟鬼父母的大孝压制之下,他随波逐流没有反抗。
  乱世之中,人若草芥。除了站在巅峰的那些人,又有谁能够安平于世?汪泽觉得自己看得很清楚,所以无所谓。
  战乱时候的戏班,多数班主都是挂着羊皮卖狗肉的掮客,龟公。梨园班同样,否则对方也不会花一百两银子买他一个已经十七岁的少年了。究其原因,就是因为他继承了母亲和祖母的容貌,又天生骨骼纤细修长,从小养的也好,看着满身贵气,活脱脱传说中的贵人模样。遇上好男色的,价上千大洋也有人舍得。
  可惜大概是他和梨园班班主犯冲,在他进入戏班的第二天,班主就因为冒犯了某位大人物被一群端着汉阳造的小兵枪杀在梨园班的戏楼里。
  接任的二班主是个一心想要唱戏的老实人,偶像是梅兰芳,孟小冬,徐东来那样的大家。于是自小练习家传养生武学的汪御医就从原定的暗娼人选,变成了新梨园班里的新武生。
  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越是战乱的时候,醉生梦死的娱乐越是多。烟鬼也好,沉迷于戏剧电影酒会,养小妾,养瘦马的文人商人也罢。其实都不过是国之危难之际的衍生物。而有这些衍生物的存在,自然会滋生许多相应的行业。比如戏班等。
  新梨园班在失去暗娼这一生财之道之后,又没有名角撑场子,很快便被北平城几十上百的戏班子淘汰出去。
  为了生存,一些有出路的,只想混日子的陆陆续续的离开了梨园班。汪泽是个懒散的人,不愿意挪窝。最后便在班主的建议下开始学习吹拉弹唱,以及生旦净末丑的表演。反正是缺什么,他得会什么。
  至于汪御医的身份,多年贵公子的修养,都被他慢慢的隐藏到了骨子里。
  慢慢的,新梨园班多了个嘴巴很会说,很会做人的小武生。梨园班也有了起色,人数又渐渐多了起来。
  按照班子里不少人的说法,他很有可能是下一任的班主。
  可惜二十五岁那年,梨园班路经河北之地遇上了小鬼子扫荡县城。他当时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英雄气概,或者是心中一直以来存在一股对于侵略者的怨气,一口气杀死了二十多个小鬼子。
  只是他没能等来英雄赞歌,就被随后而来的一群二鬼子汉奸乱枪射死了。
  再睁开眼睛,他莫名其妙的来到了近百年之后的2013年。身上的枪口没有了,身体回到了十六七岁的时候。脑海中多了一些不属于他的记忆。他成了一名刚刚参加完高考,填写完志愿的16岁学生……。
  “唉!”每每想起往事,汪泽都感叹不已。不过事实证明他与继承‘遗产’什么的真没什么缘分。重生到百年之后同样如此。
  在他睁开眼的那一刻,他这一世的唯一亲人,就在所谓的拆迁中被一群地痞大伤去世。作为捡来的孤儿,他除了被村支书硬塞了五万块钱以外,还失去了他原本应该去的重点大学的机会。
  事实上穿越重生至今,汪泽都处于一种迷茫状态,不知道过去和现在的他,到底是庄周梦蝶,还是蝶梦庄周。疑惑这只是他死后的魂梦。
  一阵风将灿烂的冬日刮进了乌云中,整个世界似乎瞬间冷了好几度。
  一身浅灰色中长羽绒服,牛仔裤的汪泽,抬头仰望面前高五十一层,外貌带着巴洛克风格的建筑。这样风格的建筑在他以前的时代,比比皆是。但这样的高度,却是百年之前的华国所没有的。
  当然,除了不远处的恭王府,这整个北平城对他来说都是陌生的。
  今天是他的十八岁生日。距离他来到这里的一年多后,按照这个时代的标准,他终于成年了。原本他是想一个人买块蛋糕吃了就算了。
  但最近正追求他的试用期男朋友,却说要带他出来见见世面。
  “走吧。”将汽车钥匙交给一名身着紫红色礼服门童的试用期男朋友,潇洒的走了过来。本想伸手揽住汪泽,却被他一个闪身躲了去。
  “……汪泽,你这样让我很没面子你知道吗?”男人脸色一僵,继而黑沉下来,“我们现在什么关系?你连碰都不让我碰?搞得像是我身上有病毒似的。”
  汪泽好笑的看过去,一双明亮的眼睛,仿佛能把人看穿似的,让被看的人——徐少润很是不自在。
  “你,你看什么?”徐少润眼神飘忽。
  “我之前说了,私下里我们可以亲密一些,公众场合就算了。毕竟,你只是试用期。”
  “呵。”徐少润一时间被气的无话可说,没好气道,“私下里亲你一下都不干,也叫亲密?”
  “你是……”
  “行了。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徐少润打断了汪泽的话,“反正你想要的那些,我给不了你。冲着你这张脸,我就当是投资好了,万一什么时候你红了,发了,哥哥也能蹭点热度。”
  “……”汪泽苦笑的摇摇头,“有我在,你身边多了那么多俊男美女,还不够?”
  “噗!”徐少润想到什么,一个没绷住笑了出来。“对,你说的对。跟你在一起我亏不了。你看明明我身边有你这么一位优质国民大美人在,怎么反而忽然什么阿猫阿狗都来了?你说怪不怪?”
  汪泽瞥了对方一样,笑了笑没说话。对方这是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这个社会虽然好,但却是典型的利益社会。因为他的高冷,正好成了某种反面教材。将面前这位——一个三线城市官二代烘托的有钱又有权。学校里那群动不动就想找干爹干妈的,还不就跟狗见了肉似的。
  “记住我的好。”汪泽说,目光在徐少润的脸上停顿了一下,很快挪开。其实他从答应对方作为试用期男朋友开始,就后悔了。
  前世他活了二十多岁,见惯了风花雪月,却一直没胆子尝试过。重活一世,综合了两个人的记忆,看到这个世界对男人爱男人的宽容,以及不少学生可以纸上谈兵的谈谈恋爱,他就想尝试尝试。
  只是他选择的这个对象,貌似是个只想吃肉的。
  “这里会不会太豪华了?”推开水晶般的旋转大门,走进酒店大厅,汪泽就被眼前金碧辉煌,尊贵高雅的奢华刺激的一顿。
  一个进门大厅的大理石都用上了真皮长毛地毯的酒店?还有大厅中心巨大华丽的水晶灯下,那座占地面积二十多平的缩小版仙雾袅袅中‘疑是银河落九天’的仙境喷水池。那珊瑚假山,翡翠玛瑙玉树,钻石水晶的点缀。汉白玉,羊脂白玉的建筑等等。无不在极尽奢华的彰显着这里的不一般。
  他不是没见过世面。当年的圆明园那才是真正的仙境,什么珍禽异兽,什么天材地宝,珠宝玉石等等,是现代人完全想象不到的。但他三岁就跟着祖母,随同慈禧太后进出圆明园。
  作为皇家园林。
  汉白玉,水晶,玛瑙,翡翠,玉石什么的,不是极品根本不会出现。被烧之前,他进出那里至少三次。虽然那会儿他还小,但他两岁就记事,长得好,非常得老太后的喜欢,各种奢华场面没少见。
  八国联军侵占北平之后,慈禧太后西归宴请洋人,那时候的帝王之家貌似也感觉到气数将尽,真得的是事事极尽奢华。大清皇宫的富丽堂皇可不是现在故宫里的那个模样。
  还记得当年太后那个让万人唾弃的大寿,整个紫禁城都布置的跟仙界一般。
  八岁那年,他随五大臣出国游历,同样见识到当时各国的皇族繁华……。
  但是现在不同,现在的他只能算这个和平世界里的九等平民。除去一张脸,一个大学生的身份,就是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儿。根本不适合这种奢华的地域!这里也不是他这种人应该来的。
  有一句话,他前世二十多年深刻领会过。
  那就是物极必反。
  徐少润动作优雅的缓缓打开自己的大衣扣子,露出里面精致的定制西服。他轻轻瞥了汪泽一眼,带着有权有势者的骄傲道:“别跟个土包子似的。今日如果不是未央的关系,我们根本进不来。”
  汪泽一挑眉,嘴角勾起一个苦涩的笑容。
  单未央,龙城传媒学院新进的富二代公子,家里具体有多富有不清楚,但他到来的那天,全校师生众星捧月,大礼迎接,简直将一所私立学院的卑微表现的淋漓尽致。
  “你真得是来为我过生日的?”那位自从出现,可就在眼前这人面前晃悠,司马昭之心人尽皆知。对于他这个貌似正牌的正宫也是肉眼可见的敌意非常。
  似乎察觉到汪泽的冷漠,未免对方直接转身离开,徐少润轻轻吸了一口气,语气尽量舒缓道:“生日年年都有,……大不了,我回头补你一个生日礼物。我之所以带你来,是因为今日这里会有一场大型的,所谓的上流社会宴会。到时候不论是龙城政要,还是龙国,搞不好还有国外的明星名模导演都会来。
  对于我们这种三流艺术学院出来的,实在是机会难得。你要是被谁看重,演个什么角色,以你的本事,肯定能够崭露头角。到时候也不用天天想着找什么兼职了。”
  “我能说,我并不喜欢演戏吗?”汪泽冷笑,上辈子演了七八年对他来说已经够了。否则,他也不会一到学院,就申请转系了。
  当然,如果可以,他更想去见识见识现代医学,可惜他无权无势,连原本应该属于他的成绩都保护不了。
  “上艺术学院不进娱乐圈,这话听着会就显得很虚伪。”一道清亮的讽刺男声在背后响起。
 
 
第2章 权利游戏
  汪泽不用回头就知道说话的人是谁,自然也听得出对方话里的潜在意思——还不就想说他婊里婊气?
  汪泽淡淡瞥了徐少润一眼,对方垂了垂眼皮,不敢看他。
  汪泽:呵!
  单未央并未就此止住,微微抬高下巴鄙视的看向汪泽道:“有本事你考个华清燕大?就算是龙影,龙剧,或什么好一点的本科也好。没那个本事,还一副清高自傲的模样,不觉得可笑?”
  徐少润看向单未央张了张嘴,话未出口,又听对方继续道:“……汪泽,不是我瞧不起你。做人还是实际一点。别以为长得好就老子天下第一,高高在上了。就你这样的孤儿身份,要是不想卖屁股的话,一辈子没命赚个千万,上亿的,也就是注生孤,给人端盘子洗碗的命。你现在能站在这里也就是少润捧着你,没有他,你算什么?”
  “……”
  “……哦,我忘记了,你就喜欢给人端盘子洗碗,从大一到大二,学校周围咖啡厅的盘子都被你洗遍了吧?”
  “杀人犯法,杀人犯法,杀人犯法。”汪泽默念,手指一动,手腕上的念珠到了手心,轻轻拨动的同时敛了敛眼睑,隐去了眼中的杀意。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