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红捕快被撩日常(悬疑推理)——左木茶茶君

时间:2019-11-28 09:44:25  作者:左木茶茶君

   《红捕快被撩日常》作者:左木茶茶君

 
  文案:
  本文:主打查案、恋爱
  视角为双视角,受控也不影响阅读哒。(只是那啥时候是攻在操作。)
  其它完结文请戳作者专栏查看,摸摸大!
  受视角:七岁时,小蓝豆米心心念念的想要嫁给同村的小哥哥,哪知还没等他毛长齐呢,对方便举家搬去了县城。
  委屈巴巴的小蓝豆米噘着泪花儿:蓝瘦~
  多年后,秉承把祖传的豆腐手艺传得更远的精神,已经长成清秀少年模样的蓝豆米拖着小包袱去了县城。
  “我要去县城里卖豆腐!”
  其实。
  他是要去县城撩到当年的小哥哥!
  攻视角:多年后,红卿瑞看着趴在自己身上呼呼大睡的豆腐夫郎,想起两人的结合不禁暗想:明“豆腐”易躲,暗“豆腐”难防啊!
  (男 女 哥儿 共存的世界)
  捕快冷面攻vs腹黑哥儿受
 
  注意:
  1.主攻文,架空小甜文,请勿考究。
  2.有生子
 
  内容标签: 甜文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蓝豆米,红卿瑞 ┃ 配角:一大波吃瓜吃米饭群众 ┃ 其它:宠文,甜文,布衣生活,男男
 
 
第一章 
  大圣国疆域辽阔,子民众多,掌权者治国有方,百姓免遭战乱之苦,生活也是安居乐业,民风淳朴而开放。
  安和县位处最南,乃是水乡之地,可谓是风调雨顺,老百姓的日子也比其它常受旱灾的地儿要好上几分,可惜即使再太平的地儿,也有歹徒作祟。
  安和县县衙。
  一位年约二十出头,身高八尺、下颌方正的汉子正从县衙大门里出来,只见他剑眉斜飞,虽然面色冷然,可是却器宇轩昂,特别是穿着那一身暗红色的捕快服,更是为他增添了几分俊朗,此人正是安和县的捕快,红卿瑞。
  红卿瑞带着一众安和县县衙的人站在大门口,准备恭迎新任的县令。
  站在红卿瑞身后的是其余七名捕快,他们身上穿的衣服与红卿瑞的一样,可惜这风采却不及红卿瑞,可谓是人比人气死人。
  年龄最大,可是性子却最散漫的赵方俊不大不小的打了个哈欠。
  “这新县令可真够折腾人的。”
  “可不是,明明信上说的是昨日到,结果等了一天都不见人。”
  站在红卿瑞身侧,身材消瘦,脸上却长了些肉的钱和跟着抱怨道。
  红卿瑞的面色不改,眼睛一直注视着前方转角处。
  “来了。”
  红卿瑞的声音带着些清冷,可是却好听极了,旁边的几位粗实婆子听着短短的两个字便都红了脸。
  众人望过去,只见不过一会儿,那转角处便出现了三匹白马,马上分别坐着三个男人。
  为首的汉子大约二十五、六,穿着便服,腰间上别着一把官刀,一双迷人的桃花眼此时正看着衙门口的一群人笑;而他的左边是一位四十出头的中年汉子,肤色有些白,双眼却泛着精光,一看便不是个简单的人;右边的那位一身书生打扮,年龄也不大,长相清秀,带着个书生帽,腰间还别着一带着小坠玉的折扇。
  三位都是常服,且两个年轻人,一个中年人,这让人摸不清谁是县令,想想前任县令来的时候坐的是轿子,这倒是好认,这位新县令倒是与众不同。
  眼见着几人越来越近,钱和低声道:“哎哟,这三人谁是新县令啊!”
  赵方俊双眼一眯,一脸肯定的看着那书生道:“我赌右边那个书生!”
  站在赵方俊身后的几位捕快连忙参合进来。
  “一文钱,我赌左边那个!”
  “加一文!我赌中间那个!”
  “我三个都赌上!”
  “.....”
  听到后面的声音越来越大。
  红卿瑞的左手突然放在腰间的官刀上,后面闹腾的人立马安静了。
  对面的三个都下了马,有眼色小厮赶忙上去将马牵往马厩。
  桃花眼的汉子上前打量了几番红卿瑞,红卿瑞面不改色弯腰行礼道:“安和县捕快红卿瑞恭迎顾大人。”
  后面的人几乎与红卿瑞是同个动作、同时高声迎接着。
  顾长文见此满意的点了点头,“咱们进去说话吧。”
  “是!”
  除了在县衙办事的人外,后院的人都离开了。
  钱和低声道,“老赵,你输了。”
  “知道!”
  赵方俊不动声色的捂住自己的腰包,瞪着往他这边扫的几个捕快,不就是输了几文钱吗?又不是不给!
  钱和别过脑袋憋着笑。
  顾长文坐在高堂上,手里拿着一本名册,一个一个的念着,算是点名认个人。
  “之前的仵作和师爷都跟着刘大人走了?”
  红卿瑞上前拱手道:“那仵作和师爷都是刘大人之前带来的,所以便跟着调走了。”
  顾长文颔首,他抬手指了指跟着自己来的那位四十出头的汉子,“这是王仵作,跟着我也好几年了。”
  众人看过去,王仵作面无表情的对着众人拱了拱手,“日后请多指教。”
  钱和见此,突然开始想之前那位总是带着笑脸的仵作了。
  “这是柳师爷,别看他年龄不大,本事可比不少人强。”
  顾长文又指了指王仵作身旁的书生。
  柳师爷比王仵作亲切多了,至少人家笑了笑。
  “孙捕头的伤势如何了?”
  顾长文分完工,开始问起捕快头了。
  “回大人的话,大约五日便能上衙门了。”
  红卿瑞想起孙捕头的伤便皱起了眉头。
  半个月前,在前任大人还未离开之际,有人刺杀县令,孙捕头在搏斗之际受了伤。
  “如此甚好。”
  顾长文笑着点了点头。
  由于新县令刚到县衙,需要熟悉熟悉,所以今日并没有什么事儿。
  从衙门出来后,钱和一把抓住想跑的赵方俊,“老赵,可别赖账啊!”
  肤色最黑的罗钟也上前拦住了赵方俊,他的嗓门大的很,一张口便惹来不少人看向他们一行人,“老赵,做人可得讲诚信。”
  除红卿瑞外,其他人都看着赵方俊偷笑。
  赵方俊自知今日是逃不掉了,于是咬了咬牙,站定,“就几文钱的事儿,咱们不提了,今日我请兄弟们吃顿好的!”
  “哟哟哟,这还是老赵说的话吗?”
  “不像不像,会不会是被鬼上了身啊?”
  “噗,就老赵这身上的味儿,怕是只有邋遢鬼才敢上哟!”
  正当众人围着赵方俊起哄的时候,红卿瑞却紧锁眉头打量着四周,他总觉得有什么人盯着自己。
  就在这时,一只节骨分明的手蓦的放在了红卿瑞的肩膀上!红卿瑞双眼一眯,一个反龙手便将后面的那手带着那主人倒翻在地!
  “红哥!哎哟哎哟是我是我,邓卿!”
  被瓷瓷实实摔在地上的邓卿哀声道。
  红卿瑞一愣,“抱歉,”说完,便伸出手将邓卿拉起身。
  “小邓子就是不长记性,自打你进来我就跟你说过,千万别碰红哥身上的一根毛,瞧瞧不听我老赵的下场,哈哈哈哈!”
  赵方俊在一旁双手环胸的嘲笑着。
  邓卿是捕快几人里年龄最小的一个,所以大伙儿都喜欢叫他小邓子,即使邓卿反抗了无数次也没什么用。
  邓卿对着赵方俊龇了龇牙,然后对着红卿瑞高兴道,“红哥,老赵要请我们吃他的豆腐!”
  红卿瑞一愣。
  赵方俊暴跳,“好好说话!是请你们吃豆腐!正正经经的豆腐!”
  众人哈哈大笑,就连红卿瑞眼中都带了些笑意,不过听赵方俊要请客,他不由得看了眼赵方俊,毕竟赵方俊真的很抠门。
  赵方俊被红卿瑞这么一看,立马挺直了腰板,“红哥,老赵我不容易请客,你可别说不去的话。”
  红卿瑞确实不怎么参加一群人的饭局,不过赵方俊都这么说了,红卿瑞也不好推辞,于是点了点头,“多谢了。”
  一听红卿瑞说出这三个字,众人的情绪更高了,虽说红卿瑞不常说话,也不常笑,可是他的为人却是真的好,武功也极高,大伙儿对他崇敬的很,不然年龄最大的赵方俊也不会跟着随口叫他红哥。
  “东三街那家豆腐店是出了名的好吃,老赵,咱们赶紧去吧!去晚了连个位置都没有!”
  钱和一想起那东三街的豆腐店,都开始咽口水了。
  赵方俊闻言眼睛瞪得老大!
  东三街那家豆腐店吃是好吃!可是贵也贵得要命啊!
  “谁说要去东三街吃了!咱们、咱们....”
  赵方俊慌乱的环顾着四周,想找一家便宜又量足的小店儿,突然,他手用力一指,“那家!咱们就去那家吃豆腐!”
  众人跟着赵方俊的手指看了过去,只见离他们几丈远的地儿有一家小门面,那小铺子似乎是新开的,这招牌都没上墙呢,不过小铺子的门倒是开着的,众人闻着从门里飘出来的味儿,确实是豆腐味儿。
  邓卿抓了抓脸,“那铺子好像是前儿才开的。”
  “好像是。”
  钱和想了想应道。
  罗钟好笑的看着赵方俊,“老赵,好不容易请咱们吃一顿,能不能换个大点儿的地方啊?”
  “就这家,这家好吃又大碗!”
  赵方俊心里没底,可是嘴上却说得极为肯定。
  就在众人犹豫着要不要跟着赵方俊进小铺子的时候,那小铺子便走出来一年轻哥儿。
  这哥儿大约十八、九岁,长眉若柳,身如玉树,穿着一身浅青色的长衫,此时正站在铺子门口嘴角含笑的看着他们。
  邓卿只觉得自己的心被什么撞了一下,脸也有些发热,让他不敢看那哥儿。
  倒是赵方俊眼睛一亮,“这哥儿长得真俊。”
  就是做的豆腐不好吃,这群小子也不会说什么。
  红卿瑞神色依旧淡然。
  “几位官爷,吃豆腐吗?”
  ------------
 
 
第二章 
  蓝豆米的眼神在红卿瑞的身上停留了几瞬。
  红卿瑞恍然大悟,之前暗中盯着自己的人就是这哥儿。
  “吃啊!有什么豆腐!”
  赵方俊连忙高声着,然后带头踏进了小铺子。
  小铺子是真的小,这门里只有四张桌子,分别位于四个方位,每张桌子靠墙的位置都放着一张画,而画里的东西不是其它,正是让人口齿生津的豆腐,只不过这四张画画得豆腐都是不同的做法。
  而在左边有一道门,进去后便是灶房,灶房后面还开了一道门,出去便是一个小院子,蓝豆米便住在后院。
  蓝豆米将竹做的单子放在赵方俊的面前,“官爷慢慢选。”
  说完,蓝豆米便直起身抬眼看向一旁的红卿瑞,“这位官爷可否帮我一个忙,你们人多,一张桌子是不够的,能否帮我将这两桌拼在一起?”
  其他人一听都看向了红卿瑞,其实这事儿已经见怪不怪了,谁让红卿瑞是他们一群人中长得最好的一个汉子。
  只不过以往有姑娘或者哥儿对红卿瑞示好时,红卿瑞都退避了,这次不知道会不会呢?
  赵方俊的手微微一动,缓缓伸出两指,其余几人也偷偷伸出自己的手指,或两指、或三指。
  “好。”
  红卿瑞点头。
  蓝豆米悬着的心也放下了。
  赵方俊等人一愣,眼睁睁的看着红卿瑞帮着将桌子拼在一起。
  钱和喜滋滋的从其他人手里抓回自己刚刚赢来的铜板。
  轮到赵方俊这里的时候,赵方俊捏着铜板恶狠狠的问道,“你为什么赌红哥会答应!”
  身旁的几人不动声色的将脚步往他们这里移了移,个个都把耳朵竖的老高。
  钱和扬了扬头,“那小掌柜的右手包着纱布,想来是伤了手。”
  众人恍然大悟,邓卿原本有些低落的心顿时敞亮了不少。
  赵方俊依旧不松手,“不对啊,之前房掌柜的闺女故意在红哥面前跌倒,也不见红哥眼皮子动一下啊!”
  钱和用力的将铜板扣了出来。
  “我怎么知道!反正这次我赢了!”
  红卿瑞的耳朵动了动,双眼往他们那边看了看,众人立马规规矩矩的坐了下来。
  很多时候红卿瑞不用说话,微微动动手,抬抬眼,便把众人收拾得服服帖帖的。
  事实证明,这新开的豆腐小铺子味道很不错。
  就一豆腐,硬生生的被这小掌柜做出了十几样不同的味儿,而且还真是便宜又大碗!
  赵方俊付银子的时候高兴极了,这可比东三街那家豆腐店便宜了不少呢!而且味道也很不错,赚到了!
  蓝豆米收下银子,笑道:“官爷慢走,我这店早上还卖包子呢,若是官爷不嫌弃便来尝尝。”
  “一定一定!你这铺子离咱们衙门近,而且味道也好,日后少不了多跑。”
  赵方俊笑眯眯的回道。
  众人摸着胀鼓鼓的肚子一个个的往外走,红卿瑞走在最后。
  “官爷,豆腐好吃吗?”
  蓝豆米眼睛亮亮的看着红卿瑞,走在红卿瑞前面的钱和抿嘴一笑,大步的走开了。
  红卿瑞看着面前的哥儿,脑子里浮现出一双眼睛,此时与蓝豆米的眼睛重合在了一起。
  “嗯。”
  就应了一声,红卿瑞便对着蓝豆米点了点头,离开了。
  蓝豆米看着他离开的背影,眼里闪着精光。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