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青山看我应如是(古代架空)——木更木更/静水边

时间:2019-11-28 09:47:43  作者:木更木更/静水边

   《青山看我应如是》作者:木更木更

 
  文案:
  攻是个病娇,是真的病娇,病的不能再病,娇的不能再娇的那种病娇
  非V的锁和略都去微博看
  微博:木更木更木更木更
  排雷:小受第一世是个大胸萝莉,不能接受的慎阅
  但我写的,雷点也能成萌点,信我!
  此文作者带头kswl
  特别上头
  特别好磕
  谁看谁知道
  一定要信我!
 
 
第一卷 一世 
 
 
第1章 楔子
  嵇清柏坐在无量殿中,他身后浮着莲花座,身前一堆跪着的小仙们,叽叽喳喳吵个没完没了。
  “佛尊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啊!人间无量撑不住啊!”
  “和尚吃肉说姻缘道士入魔还和狐狸成亲,这天下得乱啊!”
  “我这儿今天来个灭门,明天多个圣母连狱里的死囚都给我放了……”
  “你还好了,我这块地出门三步就是天灾,往左又是风调雨顺,十二时辰一年四季,要不要来试试?!”
  “……”
  嵇清柏扶着脑袋,太阳穴一鼓一鼓,觉得这晨会要开不下去了。
  他说:“佛尊去渡个劫,你们才撑几天?就这副死德性?”
  南师的真身是一只白虎仙,在这比天界还要高一层的佛尊之境,寻常不到嵇清柏这一境界的神,都只能维持原形。
  所以看着一只白虎讲人话,嵇清柏还是有些违和的。
  “清柏上神你不要这个样子!”
  嵇清柏默默地想,好吧,还是一只娘不拉几的虎。
  南师抖着胡子,他虎爪厚实,高频率踩着御窑金砖的地,跟踩奶似的:“佛尊都下界历劫多久了啊!你一个人撑着这世间无量你不累啊!快把他找回来啊!”
  嵇清柏心想我也盼着我家佛尊回来啊!他回来我还不用上班了呢!但人家是渡劫啊!渡众生之苦这么难的事情你以为一两百年就能搞定的吗?!
  “镜中一年,人间十岁。”嵇清柏安抚众仙,“各位再撑个几年就都过去了。”
  底下还在稀里哗啦的吵,嵇清柏忍着不骂脏话,一边“好了好了好了!要打出去打!”一边“把毛给我捡起来!不要在这儿撒尿!”的焦头烂额,一边回头看那莲座,只听“叮”的一声,莲座上的一片金铜瓣缓缓展开。
  众人:“……?”
  嵇清柏一句话都来不及交代,他念了个诀,人就没了。
  红莲命盘下,一只鹤单脚立着,长喙叼着笔,在天方簿上誊写。
  嵇清柏身后飘着一缕金光,落在红莲下,朝着鹤作了一偮:“白朝上神。”
  鹤看了他一眼,似是在笑:“嵇玉。”
  与众神不同,白朝很是中意自己的真身鹤姿,就算入了上神之境,到哪儿都还是长着翅膀和羽毛,他与嵇清柏千年前结过怨,神仙嘛,寿比日月长,爱啊恨的似乎保质期也跟着无边无尽起来。
  现如今嵇清柏有求于他,于是哪怕对着一只鹤,称呼都非常恭敬。
  “无量佛尊如今在下界历劫,不知白朝上神可否看到其命盘。”
  白朝还是鹤的样子,说话时鸟嘴都不动:“佛尊的命数高于天道,是悲是喜只在尊上自己的一念之间,我可看不见。”
  嵇清柏心想我信你个鸟蛋,面上没多颜色,特别老实人:“尊上要在下界渡八苦,小神我不放心。”
  白朝又笑了,他鹤的样子其实啥都看不出来,但嵇清柏就知道他笑了。
  “我都答应过送你下界了,用不着再提醒我。”
  不怪嵇清柏这么着急,主要是一般到了佛境的尊者早该历了万劫,破了天道,与那世间善恶轮回再无关系,却不知到无量佛尊这儿出了什么问题,居然法门无序,再入因果。
  掌管这天地无量的佛尊竟然有朝一日突然旷了工,嵇清柏只是个当秘书的,真是打死他都撑不起这么大个盘啊!与其在这儿每天啥事干不了被底下员工投诉,不如去下界继续给他那位佛尊打工,助老板早日享尽众人之苦,历劫归位。
  白朝当然清楚这位上神的打算,鸟眼都快翻出了眼珠子,冷冷清清地道:“你现在下去?”
  嵇清柏摩拳擦掌:“当然越快越好啦!”
  白朝鸟翅一挥,慢吞吞道:“我给你盘的命数……”
  “这都不重要。”嵇清柏给自己的神魂套了个咒,已经准备跳了,“是个人就行。”
  “……”白朝的表情讳莫如深,幸好他是张鸟脸,旁人看不出什么来,“佛尊的脾气我记得好像不太好。”
  嵇清柏楞了一下,还没说话,白朝鸟嘴里的笔轻轻一划,嵇清柏就被那笔中泄出的红莲花瓣卷进了命盘里。
  “放心,你要是死的太早了,我就再给你盘个新的。”
  嵇清柏的神识最后散去前,听到的就是白朝这么一句幸灾乐祸的嘲弄。
  当然醒来时,一切都已经晚了。
  雕梁玉器床,金缕被银纱帐,嵇清柏一边聚起自己的神魂,一边低下头,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胸上多出来的两团肉。
  那只贱鸟大概就专等着这趟来报千年前的那场仇。
  嵇清柏冷静的思考着,不知道自己现在就死回去和白朝打一场能不能当场打死他?!
 
 
第2章 壹
  大元朝,景丰十六年。
  当朝丞相嵇铭权倾朝野,只手遮天,而新帝年幼,且暴虐无端,整日不是戏耍围猎,就是杀人取乐,从不上朝听政,如今朝堂之上都由嵇铭把持,而嵇大人唯一的遗憾就是他那先天失魂的独女——嵇玉。
  说好听了是失魂,说难听了就是痴呆。
  现如今嵇清柏的神魂入体,算是借着嵇玉的壳子醒了过来。
  嵇清柏在院子里晒个太阳的功夫就差不多把这天下打听清楚了,当然,嵇玉醒来的消息也成了天子脚下的第一喜事,传遍街头巷尾,百姓都说是嵇大人治国有方,才能得上苍垂怜,另幼女开了灵窍。
  听听,嵇大人治国有方,连皇帝名号提都不提,这景丰帝当的还真是憋屈。
  嵇清柏初入这小女孩儿的凡胎就觉察出了不对,此人三魂六魄全无,识海内一片混沌,这反而令他的神识无法全聚,跟着对方的识海横冲直撞,好不容易聚起三魂,剩下六魄没个十七八载根本修复不了。
  以至于这具凡体体虚气弱,嵇清柏的神识方能保全自己的灵智,别说有余力强身健体了,他连点最基本的仙术都用不出来。
  真的好想重新死一次啊!
  嵇清柏第八百四十九遍的思考该怎么努力去寻死。
  其实如果认真修炼个十七八载他是完全能将女体变成男体的……
  可他是来帮他老板渡劫的又不是来修仙的!
  虽然到了嵇清柏这样的上神境界早已不分男女……
  但他万年前的真身真的是个公的啊!
  嵇清柏觉得自己不能再想下去了,继续想下去他能连怎么杀那只贱鸟的一百零八式都想成4D立体环绕式的。
  至于他的佛尊是谁,嵇清柏脑筋都不用动,就知道是那位景丰帝。
  无量佛尊,他在佛境里是无悲无喜,无欲无求,无爱无恨的佛,正是因此,方能掌管这天上地下,六界的悲欢离合,可一旦佛入了劫,那必是破了六界轮回,因果反噬,下界之内必将八苦入命。
  通俗点讲,就是不是神经病也得成神经病。
  嵇清柏是真的头痛。
  要是白朝给他找个好好的凡胎,他投了就是个人间散仙,干啥事帮啥忙都能做点小弊,作壁上观,指点江山,让他那上司快点渡完这一世的苦,入下一世的劫。
  现在倒好,先不说变成了个刚及笄的小姑娘,现阶段他还走路得扶,吃饭得喂,药跟不要钱的喝,家里老母天天哭,老父又从来见不到人。
  只有一点好的。
  每天都能知道他的佛尊又杀了多少人。
  嵇清柏默默听着家里丫鬟八卦他的佛尊,形容成三头六臂,吃人肉喝人血的夜叉,嘴角忍不住抽了又抽。
  他这几天因着能走几步了,所以经常一个人去外头院子里晒太阳,虽然神识还不能完全控制这具肉体立马开始强身健体之路,但补补钙总是好的。
  当然补着补着,嵇清柏又忍不住低下头,把目光落到了胸上。
  嵇玉躺了这么多年,啥地方都瘦,腰更像张纸似的,但就这两团肉,真是逆天般的茁壮成长,发育良好,远超这个时代的平均水平。
  丫鬟端药过来时,就看到自家小姐一脸复杂的双手托着“自己的”奶子。
  嵇清柏看到来人就把手放下了,丫鬟以为他哪儿不舒服,小心道:“姑娘要不要穿件胸衣?”
  嵇玉因为身体不好,还有哮喘毛病,从来不穿这时代女性的胸衣,怕勒着。
  嵇清柏摇了摇头,努力无视这胸前累赘,皱眉看着药碗,忍不住问:“还要吃?”
  丫鬟为难道:“姑娘身子弱,这药方可是夫人特意问宫里太医要的。”
  说来奇怪,嵇铭虽然是个能当枭雄的佞臣人设,但硬是走了贤良忠诚的清流路线,每天除了苦口婆心的上奏让景丰帝少杀点人,就剩下帮着昏君兢兢业业的治国安邦。
  嵇清柏甚至忍不住怀疑自家佛尊在这一世可能是他那便宜爹的野种。
  外头说书的一定敢这么吹……
  嵇清柏正神游着,旁边丫鬟又开始催着喝药:“姑娘,快凉了。”
  嵇清柏伸手一捞碗,递到唇边,仰头咕咚几声,喝完了,他擦了擦嘴,开始想着怎么能见到他这一辈子的老板。
  结果没想到,第二天,宫里就来了人直接给他这准备打瞌睡的递上了枕头。
  “太后召我?”嵇清柏打量着面前的嬷嬷。
  嬷嬷一看就是伺候人从小到大的,年纪摆在那儿,笑起来皱纹挤成了一朵花儿:“郡主和皇帝可是订过娃娃亲的,早年郡主病了,这事儿就没提,如今老天开眼,您醒了,太后又是高兴又是求神拜佛的,忙着让郡主您进宫给她老人家瞧瞧呢。”
  嵇清柏:“???”
  他是来帮他老板渡劫的,不是来给他老板当老婆的啊!
  而且景丰帝都这年纪了为什么还没立后他们母子就没点逼数的嘛?!
 
 
第3章 贰
  嵇太傅家的马车很是朴素,完全没搞什么驷马并骑,玉鬃金鞭的累赘,身为当朝文官之首的小女,哪怕是宫里来的人都对嵇清柏非常客气,嬷嬷又在絮絮叨叨和他八卦,就连太后今日几时起的,中午吃了啥,抄了多少经书都说的一清二楚。
  当然还有景丰帝。
  这一世他的佛尊名讳还是叫檀章,字乣涯,迎财神那日出世,相传白日便显了紫微星,亮的闪瞎眼的那种,嵇清柏倒是不意外,他跟了无量佛尊万年,就算这老板平日里与他说话一个月不超三句,但一些小性子清柏上神摸的却很透。
  要不然身为佛尊境的大通,名讳和表字压根不屑知会与旁人。
  嵇清柏还知道对方真身乃是一条上古虚境里诞生的混沌龙,真正是与天地同寿,能比的上的也就几位早已神肉化地的天尊了。
  天尊早已消弭,他这位佛尊,如今就是天上地下,六界独一。
  嵇清柏想到这儿,又忍不住默默在心里叹了口气,白朝这贱鸟说什么都欠揍,但有一句话没说错,佛尊脾气是真的烂。
  掌管无量时好歹佛法无边,能控灵台一片清明,如今历劫就跟破戒一样,自然本性暴露无遗,什么慈悲为怀,仁济天下,对如今的景丰帝檀章来说,宛若屎里壳郎,裹着一块儿滚就行了。
  嵇清柏神识不稳,想多了就头痛,少女身娇体弱,柔夷撑着脑袋,脸色苍白,不过坐姿有些大马金刀的狂放,嬷嬷想提醒几句,每次话到嘴边,看嵇玉这孱弱的样子,就又放弃了。
  进后宫无需过前殿,下了马车又换成软轿,几个宫人小心抬着嵇清柏,到了太后的凤仪殿门口,早就迎着的公公小跑着上前,弯下腰,恭敬道:“咱家请郡主安。”
  过了一会儿,轿帘被从里面“唰”地撩开了。
  嵇清柏踏出一只脚,身子晃了晃,一旁的嬷嬷立刻扶住他。
  “哎哟,郡主啊。”嬷嬷心痛道,“您可别逞强。”
  嵇清柏黑着脸,心想这身子真的太弱了,关键胸还大,胸衣一勒气都喘不过来了!
  他很想托着自己的胸走路,但周围这么多人盯着又操作不得。
  于是嵇清柏开始认真考虑修仙的可行性起来……
  太后的凤仪殿倒是没嵇清柏以为的那么大,里外三间,下午阳光好,照着殿里倒是暖和,嵇清柏被嬷嬷带到了里间,他不用下跪行礼,直接被请坐到了美人榻上。
  太后穿着也不隆重,看着他的目光非常情真意切。
  “玉儿啊。”太后唤他闺名,泪眼婆娑,“你终于醒了。”
  嵇清柏:“……”不论天上地下,他都叫嵇玉,清柏是他的字,只是到了这大元朝,不读书的孩子爹娘似乎也想不到给起个小名。
  太后没注意他脸色,拭了拭眼角的泪,吁了口气:“你皇帝哥哥知道你醒了,心里也很是高兴,今日啊你留在宫里,陪着哀家一块儿用膳可好?”
  “……”嵇清柏觉得用膳应该是真的,至于檀章因为他醒了高兴那绝对是狗屁中的狗屁。
  他这几日梳理原本身体里的识海,发现了一件令人特别头皮发麻的事儿。
  这嵇家小姐三岁前并不是个傻子,三岁生辰那年进宫受封郡主,太后是非常喜爱此幼女,专门下了一道懿旨,给嵇玉和檀章赐婚。
  ……嵇清柏想想这当妈的真是未雨绸缪,一定早就看清了自己这神经病儿子的本质,才会急着订下娃娃亲,免得未来他那佛尊注孤生。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