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妲己教我谈恋爱(GL百合)——野鸟撒欢

时间:2019-11-28 09:48:48  作者:野鸟撒欢

   《妲己教我谈恋爱》 作者:野鸟撒欢

  文案
  帝也是帝都华大的教授,出门开车时竟然撞到了苏妲己???
  妲己:汝如此待心上人?
  帝也:不然呢?
  妲己:宜汝单!(活该你单身!)
  帝也:说人话!
  妲己:吾教汝何爱
  帝也:???!!!
  一个是妖里妖气骚包受,一个是老成持重教授攻,且看苏妲己怎样把我们的帝也教授给拐到床上~
  阅读指导:
  *小说设定同性可以结婚
  *1V1,分攻受,攻谈过恋爱
  *会一起成长~
  【因为很多人问我,所以在这里解释一下:商朝又称殷、殷商,帝辛姓子名受,帝辛只是一个庙号/年号。因为现代‘子’姓很少,所以文章设定为姓‘帝’。还有文中提到的《女戒》并非东汉班昭写的《女诫》。
  因为我很多年没有学历史了,所以整个世界背景只是杜撰,不要带入真实的历史。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不要带入真实历史,不要带入真实历史,不要带入真实历史!】
 
  内容标签: 因缘邂逅 娱乐圈 古穿今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帝也(攻),苏妲己(受)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前世之因
  此年为公元前1047年,朝代为殷商。
  商朝极为强盛,其疆域广袤,经济发达,国力强大。其民称其君主为纣王,纣王是商代的第三十二位国王子辛,也叫“帝辛”。此年是帝辛在位第三十年,年岁近六十。
  帝辛天资聪颖,闻见甚敏,才力过人,有倒曳九牛之威,具抚梁易柱之力,深得父皇帝乙欢心。自继位后,重视扩张领土,发兵攻打东夷诸部落,把中国疆域势力扩展到江淮一带。
  此朝有一苏氏部落,在诸多部落之中,实力较为强大。朝歌的强大有目共睹,本来苏氏部落也不想凑上去招惹,无奈被帝辛欺到头上来,又觉得自己能跟朝歌有一拼,却没想自己的队伍在中央商军相比不堪一击,为了族群不被气势汹汹的商军毁灭,只得另寻他路。
  纣王因起兵苏部落一举不下,人也变得越发暴躁。只是上次攻打苏部落弄得人心惶惶,又有西岐造反,商容、比干等人也是多次上书,希望纣王能够下罪己诏,挽回民心,如今若是再次攻打,恐天下大乱。
  费仲得知纣王心事,进言道:“臣近日得知冀州侯苏护有一女,艳色天姿,幽闲淑性,可让其入宫,服侍大王左右。一来,苏护身为大王属臣,本该为大王分忧,此事也是全了他的臣子之心;二来,大王只选一女,亦不会出兵惊扰百姓,足以彰显大王爱民之心,令百官臣服。”
  纣王大喜,忙下旨命苏护将女儿送往朝歌,派身边黄门为天使前去宣旨。
  冀州
  冀州侯苏护有女,妲字己姓也。妲己肌肤胜雪,双目犹似一泓清水,顾盼之际,自有一番清雅高华的气质,让人为之所摄、自惭形秽、不敢亵渎。但那冷傲灵动中颇有勾魂摄魄之态,又让人不能不魂牵蒙绕。
  因妲己为苏护之女难求,故惊其美貌者多,肖想者少。
  然这日,苏护及其下属探讨帝辛征伐一事。
  “帝辛近日又要发兵,吾等究竟该如何是好?”
  “自然是起兵应战,打他个落花流水,叫那帝辛再不敢来!”新参军的一个年轻人激动的说。
  “哼!汝这小毛孩儿倒说的轻巧,上次交锋已经消耗大部分兵力,如今继续交战必然讨不得便宜”
  “那怎么办?”
  “是呀……”
  “……”
  “行了!都别吵了!前些日子帝辛不是放话,想息兵停战不是不可能,只是需要一个人”领兵头领说到这看了上面坐的人一眼。
  刚才还乱糟糟的议事厅在这句话之后忽然安静下来,没有一个人敢插嘴。
  这时,刚才那个小青年悄悄问旁边的人:“谁啊?”
  “侯王之女,苏妲己”
  大家心知肚明:纣王已年近花甲,妲己正值芳龄,定是那纣王从哪听说妲己的美貌,故借此提出条件。
  冀州侯苏护坐在上面,脸色阴沉。妲己是他女儿,哪里只便宜了一个帝辛?烦躁的挥了挥手:“此事再议!”
  妲己在房中不知发生何事,正低头翻阅诗书。苏护来的时候就看见这样一幕,心情复杂,他的女儿他知道,她配得上最好的人,但那个人,绝不是帝辛,可是眼下……唉,早知道就不把妲己培养的这般优秀,也不会让那帝辛动了心思!
  按理说,普通的官家小姐无一不是娇羞温柔之态,或带一些娇纵任性,苏护都能理解,可是他的女儿却和别人不一样,从小就十分聪明,性子更是调皮的不像个女孩子!因苏护计划将妲己许配的人必不是凡人,所以对妲己的教育十分严苛,琴棋书画各找老师辅导,除此之外,还花时间找了宫里的人教导妲己的仪态。
  “父亲”妲己发现苏护在一旁看她,站起来过去,脸角带笑,调侃道:“父亲公务繁忙,今晚怎么舍得过来?”
  苏护低头看着女儿姿态的妲己,心里忍不住一酸,最终还是决定把这个过于残忍的消息告诉妲己:“女儿啊……帝辛又要出兵了”
  妲己挑眉,“不是说要停战了么?怎么又要出兵?”
  苏护:“要想不出兵也行,只是帝辛提出一个条件……”
  妲己何等聪明,见苏护这样,再一想最近下人们的一些窃窃私语,心中一片清明,自己本来就没准备嫁个什么如意郎君,嫁谁都一样,妲己对感情没有什么要求,或者说,妲己根本不在意跟她在一起的是谁。随即妖冶一笑:“父亲不用为难,嫁他就是了”
  苏护心里一疼:“可是……”
  妲己拉着苏护坐下,宽慰道:“父亲,汝既为冀州侯,朝歌如今多次出兵,虽说吾未必会败,可百姓难安,民不聊生,胜与不胜又有何差别,既然能由吾一人之力阻止,何不就答应了他,这样父亲也可安心。父亲这几天就准备一下吧,三日后吾便进宫”
  苏护看了妲己许久,什么话也没说,重重的叹了口气,出去了。他知道妲己说的不错,可是精心培养的女儿就这样送给朝歌帝辛,不论从哪一方面,他都是极其不乐意的。
  这时在窗外看着的两个身影一动,到了一片空地上。
  九尾狐臣服的跪在女人面前,四肢瑟瑟发抖。本来她只是一只修炼千年的狐狸精,但不知为何面前的这个女人将她的法术暂时失效,带她来到了这里。
  “娘娘……”
  “都听见了吧?”
  “是……听、听见了”
  “三日后,吾再见汝,望汝那时名苏妲己”
  面前的九尾狐听了,惊讶的瞪大眼睛,下意识的就要反抗:“这、这……”但在感受到身上越来越强烈的压迫感时,不敢再说下去,只用力点头:“好……好的……”
  三日后
  妲己被送往去朝歌的路上。
  在经过朝歌前一片荒地时,突然刮起一阵黄风。
  轿夫被沙子迷了眼,便停下把轿子放下,准备过后再启程。
  这一场风沙持续了半盏茶的时间,等到周围终于恢复正常,侍女这才看见刚才还在前后站着的轿夫此时全部都倒地昏迷。而轿子前面竟然有一个狐狸!
  “小……小、姐”旁边的侍女小花战战兢兢的开口。
  妲己人在轿里,正歪着思索进宫之后自己该如何行事,不知外面发生了什么,便听有人叫她,随手撩开帘子,嘴角一勾,眼角带笑,语气轻佻:“小花花,叫吾何事?”
  “前……前方……”侍女吓的腿都软了。
  九尾狐冷哼一声,眯了眯眼,那侍女不知为何,也昏迷倒下了。
  妲己主动掀开帘子走出去,在看见面前的九尾狐时,不由挑眉,心中明白怕是遇见妖精了。
  妲己主动开口:“吾素来与人无仇,为何如此?”
  “哼!”九尾狐妖媚的伸伸爪子,说:“有无仇恨,有甚差别?自然是吾想如此便如此了”九尾狐听着妲己说话觉得好玩,便学起来。
  “谁派汝来?”
  “自然是汝不认识的人,行了,别说那么多废话了”九尾狐嫌麻烦,准备直接夺舍。
  “啊——”本来是没有问题的,不知为何,九尾狐只觉得身上如同着了火般,疼的它眼睛散发红光,尾巴也即将要掉。
  妲己只觉得眼前一黑,隐隐听见一人道:
  “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后世果,今生作者是……”
  不知过了多久,妲己再醒来时眼前一片混沌,没理会周遭的一切,伸手兀自揉了揉腰,躺了半天,身上酸疼。
  “苏妲己”
  周围响起一个老头儿的声音,听见那人叫她,妲己这才观察周围的环境,可是除了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气体以外,没有任何东西。
  “你看不到我”
  妲己挑眉,眼中有些兴趣:“汝是鬼还是妖?”
  “都不是。苏妲己,今本不该是你阳寿所尽之日,但那狐狸精修为不够,夺舍时出了差错,只能化得同你面貌相似,故你至此,现下你有两个选择:其一,便是重新回到身下面,你依旧可以在这里生活,可是接下来你却和九尾狐的□□一模一样;其二,便是离开这个世界,进入一个与这里无关的地方”
  “夺舍?”妲己微微蹙眉,那老头儿说的话她为什么每个字都知道什么意思,但连起来就听不懂呢?“什么意思?”
  “你不用管这个,你且看”
  说完,眼前的混沌散开,很快面前就出现了刚才的荒地。抬轿的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醒来,而侍女小花也跟着轿子继续往前。妲己可以清晰的看到轿子里的“自己”露出了一个妖媚的笑容,熟悉也陌生,想那就是刚才见到的九尾狐了。
  这时那老头儿的声音又响起来:
  “你可想好了?”
  妲己:“其二会进入别的世界?像那狐狸精一样?”
  “不尽相同,九尾狐本是想占用你的身体,可没想到它只能化为你的样子,不过有一人应该会帮她彻底成为人形,而你则是带着自己的身体,进入到另一个世界”
  “那里与这里有甚差别?”
  “你别担心,你去了那里我能保证你可以看懂那里的文字,至于别的,就得你自己去学了”
  “吾去之后,不会有人认为吾为妖精?”
  “当然不会,那里有人会帮你办一个身份”
  妲己了解之后便肆意一笑,“自然选择其二,吾为何要同那狐狸精一样?”
  话音刚落,妲己就感觉自己被扔进一片无边无际的空间里,在失去意识之前,她听见老头儿的最后一句话:
  “反者道之用,弱者道之动,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切记切记……”
 
 
第2章 今世之遇一
  六月份的帝都天气燥热,路边的行人举着伞匆匆而过,就怕一不小心晒死在路上,受天气影响,人人心里都憋着一股子躁意。车辆也是能行多快是多快,唯恐日头毒辣,晒出个好歹来。
  帝也从机场出来,便招手打车,半天也不见人停,这几天学术交流本就繁忙,现在太阳这么恶毒,就算平日里情绪不外露的帝辛也忍不住皱眉,怒气升腾。一些黑车司机看见之后蠢蠢欲动,一个戴着墨镜的男人冲帝也吆喝:“姑娘!去哪儿啊?”
  帝也最忌讳无证黑车,现下却因为有心事所以站在原地,紫外线晒的她瓷白的面容越发严肃:“昭阳区,多少钱?”
  “呦!市中心啊?那可不便宜啊!先上来吧,这么热的天儿”黑车司机上下一打量,便知道面前这位是个肥羊,能宰不少。
  帝也皱了皱眉,像是不甘心,又看了一眼路边,所有的出租都被人提前占了。帝也拎着行李走来,男人一看,立刻下车帮忙拎行李,嘴里不时叨叨:“呦!怪沉的!这么热的天儿你怎么一个人啊?”
  见司机打开后备箱把行李放了进去,帝也面无表情的说了声:“谢谢”然后开门坐在后面。
  “您去昭阳区哪儿啊?”
  “裕丰小区”
  “哎,那儿的房子不便宜的吧……”
  刚开始那司机还想和帝也说说话,谁知帝也根本没有想说话的意思,便识趣的闭上嘴,专心开车。
  到了昭阳区内,帝也打开手机,刚想打电话,想起什么,便又放下了,看着窗外,眼中隐隐有些期待,一会儿那人见了她,会不会觉得惊喜?
  “到了,一共二百二十六,您就给我二百二得了”
  帝也听见这话,眼中毫无情绪的看着后视镜里那人的眼睛,冷声说:“从机场到这一共34.9公里,就按35公里算,13块钱起步价,每公里2.5,刚刚一共堵了一回车,不到一个小时,堵车费31.5按32算,最多给你一百三,哪儿来的二百二?”
  黑车司机被帝也说的一愣一愣的,心里发虚,他真没想到随便宰的肥羊竟然这么懂行情,立马赔笑:“是我看错了,一百三”
  帝也听他这么说,低头从钱包里抽出一百五递给司机:“不用找了”说完便下了车。
  司机本以为今天只能赚一百三了,哪想到这姑娘又多给了他二十,顿时眉开眼笑的跟着下去,把后备箱打开,状似不经意的问:“姑娘也是出租车司机?”
  帝也接下行李把东西整理好,临走前,轻飘飘的扔下一句话:“我是帝都大学数学系的教授”
  留下黑车司机目瞪口呆的看着帝也远去,帝都大学……数学系的……教授啊……自己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