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凌晨两点半(近代现代)——山马

时间:2019-11-30 10:51:43  作者:山马

 《凌晨两点半》作者:山马

 
瞎撩不自知老男人攻×纯良奶凶二代受
三十岁×十八岁
褚承明×路知灿
文案一:
路知灿活了十八年,作天作地作自己,是平城数的上号的人物,但这无敌的人生结束在四岩区的晚上。
他被一个男人打了,不仅毫无还手之力,还被讹了身车皮,丢脸丢出了二代圈儿,愤怒的路小少爷发誓要找回场子。
文案二:
褚承明摩挲着小孩儿的腰窝,半扣他的后脑勺迫着他跟自己鼻尖儿相抵,路知灿眼尾泛红,睫毛乱颤,硬着头皮跟他对视。褚承明轻笑,凑近他的耳朵,声音微哑,带着沾染了酒精的□□开口:
“宝贝儿,听说过凌晨两点半的故事吗?”
 
瞎撩、谈恋爱的故事,一个有点儿犯二的小孩儿捧着颗真心赴了火场。
 
互宠甜文,日更。
内容标签: 强强 都市情缘 欢喜冤家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褚承明,路知灿 ┃ 配角:尤传雨 ┃ 其它:
 
 
 
第一章
路知灿被人打了,还是像个小鸡崽儿一样被人拎着单手摁在川崎车头上。
 
要说伤得很重那是夸张了,只是眼尾蹭破了层嫩皮儿肿了半指高,可他路小少爷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除了他打别人,都没人敢在面前说句重话。
 
他恶狠狠地盯着哪辆黑车离开的方向骂了声“操”,左想右想还是气不过,一脚踹翻停在旁边儿的川崎,“轰隆”的响声把身边儿一起飙车的人吓得噤了声。
 
“他妈、的那是什么傻逼玩意儿。”路知灿到处撒气,声音冷的带了冰碴儿。
 
今晚这事儿其实是他们理亏,可路知灿也不是那讲理的人,脾气又爆,断不可能让这事儿好端端的了事儿,不折腾破一片天,那就不是他路知灿的行事风格。
 
就是这么个事儿。
 
前些天贺加洛在四岩区发现了块儿新的野地皮,跟市区离得挺远,又没开发商祸祸地价儿,人少车少特别适合开野车,路知灿一听就来了兴致,加上因为高三补课,几个月没撒过欢儿心里痒的不行,就翘了月假前最后半天课,让贺加洛取了他新买的那辆川崎,准备骑两圈儿。
 
“这地儿不错。”路知灿开着夜拍模式照了张图,光线不够,拍出来也看不清到底是个啥,但远处射过来的几道白光倒是显得挺酷。
 
“是吧,以前那几个地儿跑腻了,今天咱们换个新鲜的。”贺加洛说完从车上摘了个全盔递给路知灿。“你今天穿护具吗?这地儿我没怎么跑过怕有危险。”
 
“不穿,戴个盔就行。”他没穿防护的习惯,一是因为他技术还行,也没上二百码的爱好,二是他也不怎么常开,偶尔来一次就想玩点儿惊险的,所以他喜欢来野场骑车,规规矩矩的赛道没一点儿意思,还不如骑着电动到大马路上溜达一圈儿来得刺激。
 
路知灿跨上摩托想要先试一圈儿找找手感,刚拧开大灯,对面儿逆过来的强光对着车的方向一气儿地乱闪,路知灿闭眼不及被照了个正着,闪得他跟瞎了似的。他伸手遮了点儿光,稍微侧头看过去,就见一辆黑色大g朝着他们这个方向开了过来。
 
“这什么啊?”他撞了撞贺加洛问他,贺加洛也一脸纳闷儿地摇了摇头。
 
那辆车慢慢悠悠地停了下来,一个寸头从里面钻出来往这个方向过来。
 
“这都谁家的孩子啊,快回家去,这儿不是让你们疯玩儿的地儿哈。”寸头对着他们挥挥手,示意他们快点儿离开。
 
路知灿远远打量了他一眼,没在意,低头继续绑穿了一半的手套。前面一排不知道是哪个小孩儿问了一句:“凭什么?四岩区是你们家的?”
 
那寸头走到他跟前拔了他的钥匙,笑嘻嘻地说:“是不是我家的不重要,反正啊你们是不能在这儿开车就对了。”
 
“收费站关口明晃晃地五个大字儿,平城是我家,我在我家骑两圈儿车还得给您打个申请?”
 
“市区四十郊区六十,超过这个限度就得去局子里写检查,你们飙车的车速能低过一百吗?平城那么多赛道都装不下你们这几个祖宗?”
 
“关你毛事儿,快让开,别挡着爷爷开车。”
 
寸头看他好赖不分,也不跟他笑了,沉了脸色朝后点点头,几个看起来很结实的男人上前几步把他掂下车后就要扛车。
 
这个动作带着明显的警告意味,可他没想过这都是些四六不听的主儿,你敢暴力强势他们就敢跟你死犟到底。一辆车带头,然后接二连三地响起嗡嗡地给油门儿声,发动机喇叭声乱成一片,轰隆轰隆地跟拆迁盖大楼一样。
 
路知灿看他们在前面闹没出声,这寸头实在是个事儿逼,给他烦得不行,他又不是怕事儿的性格,就看着他们硬杠,只要没过了那个分寸就不是什么大事儿,有他收着紧随着他们闹。
 
那寸头被气乐了,又不能随便动手,气氛正僵着的时候,后面那辆黑车响了一声,后门一开出来个人,一个黑口罩盖了大半个脸,他在车边站了一会儿,几步走到寸头身边儿俩人凑着说了些什么,过了会儿他歪头往路知灿身上指了指,开口道:“过来一下。”
 
让过来就过来那他路知灿成什么了,他头都没抬只稍微动了下眼皮,继续绑着手上的手套,声音不大不小地回了句。
 
“说。”
 
那男人没怎么在意地打量了他一眼,伸手拉下了口罩,神色淡淡地问:“这儿是飙车的地儿吗?”
 
路知灿拧着眉回道:“这儿也没标着是你的地儿啊。”
 
男人瞟他一眼,语气没什么起伏:“非得在这儿骑?”
 
“那你非得管我吗?”
 
跟料到他这性子一样,那男人眼睛都没眨一下,偏了下头让那些人继续,眼看着车被缴了个七七八八,路知灿扫了一圈儿身后有点儿被吓住的朋友,拼武力是绝对不成,那壮汉一拳就能干翻三个他,他挺淡定地开口:“这么做不敞亮也不能让我服气。”
 
男人不怎么正经地哼了一声,随口回了句:“怎么才能让你服气?”
 
“咱俩比一场,谁输谁滚蛋。”
 
“我有这必要吗?”
 
路知灿轻笑了一声,转头跨上仅剩的那辆川崎,边带头盔边回答:“你赢了以后有你的地方我都绕道,不给你添堵,但你输了就别逼逼叨叨。”说完他插上钥匙开了火。
 
“敢赌吗?”
 
话一出周围安静了很久没人回应,路知灿骂了句“怂逼”觉得无趣打算出言嘲讽,忽觉后座一陷,他回头一看,那男人正跨坐在他身后系头盔,看见路知灿回头他挑眉一笑,压着他的身体扶上车把,声音不是很大但足够让路知灿听得清楚。
 
“赌就赌把大的,咱们不赌车速,赌命。”
 
说完他猛然加速,路知灿只觉上身一倾,整个人处于被飞出去的边缘。
 
饶是戴着全盔路知灿也能清晰地感觉到两侧逆风从耳边呼啸而过,过快的车速压榨着轮胎和地面的接触时间,摩托飘着,连崎岖不平的地面都让他没有震动的实感,路知灿扫了眼仪盘表上的码数。
 
二百多一点儿,不到二百五十。
 
路知灿暗骂了句疯子,双手不敢随意摆放,生怕因为不小心地触碰让车失灵。
 
人在前面飙,魂在身后飘,这话真不是骗人的。
 
路知灿往后靠了靠,他被身后的人以一个拥抱的姿势圈在怀里,后背紧贴对方的前胸,被他衣服上的铜扣硌得又痒又疼,这姿势其实挺暧昧过线的,但路知灿这会儿正在生死线上飘着,实在无心去想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
 
第二圈过了一半,发动机的响声变得沉重低缓,仪表盘指针逆向退至一百五十码,路知灿松了一口气,有种魂归躯体的错觉。
 
车慢慢减速,到那辆黑车身边停了下来,路知灿也不管车停没停稳,左脚刚一沾地就急着把右腿拽出来,他真有点儿被吓坏了,但还没起身就被男人按着肩膀摁了回去,他替路知灿摘了头盔,凑到他耳朵边沉着嗓子问:“服了吗?”
 
这一声儿气音绕了几个弯儿钻到路知灿的耳朵里,撩得他浑身发麻,半边脸红得能滴水儿,偏偏身后那人还故意给他难堪,变本加厉地瞎他、妈乱撩。他捏了捏路知灿的耳垂,没什么正经地说了句“这么红”。
 
冰凉的指尖儿挨着发烫的耳垂,没给路知灿降温,反倒让他觉得整个人都快要爆炸了。
 
“让我下去。”
 
“愿赌服输?”
 
路知灿憋红了脸,半晌又重复了一遍“让我下去”。
 
他轻笑一声,揉了揉路知灿被折腾的杂乱蓬松的软发先一步下了车,暗自好笑又故作严肃往对面走,顺道摘了头盔把缴过来的几把钥匙扔进去递到路知灿面前。
 
路知灿面色不善,扬扬下巴,问道:
 
“什么意思?”
 
男人低头理着蹭得发皱的衬衣,没多大表情地勾了下嘴角,说:“安慰奖,怕你输了哭鼻子。”说完随手把钥匙朝路知灿的方向抛过去,钻回车后排。
 
路知灿皱眉接住,透过前窗盯着后排那黑乎乎的一团良久,好一会儿他突然出声喊了句“贺加洛”,把头盔塞给他让他分了。
 
“回家睡觉。”
 
“好。”贺加洛接过来钥匙回头招呼剩下的几个人过来,刚一转身就听见身后传来一阵脆响,他赶忙回头。
 
路知灿拿着手里的头盔砸了那辆黑车的右车灯。
 
......
 
众人有点儿被吓住了,贺加洛拿着钥匙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弱弱地问了声“干嘛呢”路知灿也没搭理他。
 
在后座闭目养神的男人幽幽地睁眼,借着被震亮的灯光瞥向一直盯着他的小孩儿,他没说话,但他知道那小子明白自己想说什么。
 
路知灿迎着他的目光面无表情地跟他对视了一会儿,抱着头盔放在破损车灯的正上方,不咸不淡地抛下句“回礼”。
 
屁的回礼,他就是咽不下那口气,平白无故被人压了一头,还让他在这群兄弟面前挂了脸,不找回点儿场子他以后不说混不混了,不出俩小时整个平城的二代圈儿都知道他路知灿被人打得毫无还手之力,他没多长几张脸敢这么乱丢。
 
耍了浑他便要走,还没转身就被人掐着脖子摁在了车头,车里那人额头爆着青筋自上而下地冷视着他,眉宇间满是浓的化不开的戾气。
 
“叫什么?”
 
路知灿被压制的有点儿喘不过气来,那男人眼底神色发暗,跟要吃人似的,贺加洛在旁边儿小声的喊了声“路知灿”,想让他求个饶,可会示弱那就不是他路知灿了。
 
“滚你妈。”他使劲仰着头想挣脱男人的禁锢。
 
话音没落,身后的人手上加了把力,按着他的脸在车头上磨了几下,路知灿顿时觉得眼角冒火,刚想回头反击,那人低沉着声音,薄唇中吐出句话。
 
“记住了,这车是怎么砸的。”说完他把路知灿甩到地上,发动机一声低响,那辆车一溜烟儿的消失在夜色中。
 
 
第二章
“灿灿你先别动,越动越疼。”尤传雨拿着个沾了药水的棉签儿在路知灿脸上刚戳了一下,他就拧巴着脸疼得屁股都快离了座椅。
 
贺加洛给他打电话说路知灿被人揍了还非不去医院的时候,尤传雨吓得命都没了半条,鞋也没换拎着个药箱开车飙到四岩,远远看到一堆人围着路知灿,腿都快软了。
 
等凑近了,看到他们咋咋唬唬的伤就是一个血都没渗出来的包,尤传雨眼皮一跳,没忍住想给贺加洛一棍子,可他那弟弟满脸绯红,怒气上头的神色明显不是装的,他也有点儿生气,路知灿是有错,可那人也不是清清白白,真就只砸了个车灯,不至于下这么狠的手。
 
“真他妈晦气,骑骑骑,骑你妈骑,老子新车让一烂人骑成个破烂儿。”路知灿心里窝火,嘴上说的和心里想的是两回事儿,他想骂那人让他丢完了脸,可这话说出来平白招人笑话他是个废物,他想想就臊得不行。
 
“成了,还有没有哪儿伤着了?”尤传雨给他往那个包上贴了个透明的创可贴,路知灿皮儿嫩,蹭得再狠点儿就容易落疤。
 
“妈的,我非得找到那个人,就他横,爷爷比他更横。”
 
路知灿气得跳脚,扔一边儿的手机还“哒楞哒楞”响个不停,他没什么好气儿地解锁进了微信,可翻了两条后脸色就更难看了。
 
平时看见他屁都不敢放的孙子,这会儿一个个的上赶着关心路知灿的脑门儿,语气倒是愤愤不平,恨不得替路知灿挨了这一下,但他心里清楚的很,这帮怂货指不定拉了几个群正热闹的看他笑话儿呢。
 
这也不奇怪,一个个平时都被路知灿压了一头,好不容易看他吃回瘪,根本不在意打人的是谁,没去护城河边儿放个冲天炮都算他们有素质。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