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我给残疾大佬送温暖[快穿]——墨水芯

时间:2019-12-01 10:38:51  作者:墨水芯

   《我给残疾大佬送温暖[快穿]》作者:墨水芯

  文案:英招一直在躲一个人,躲了千年
  他觉得那人是疯子
  明明结交为友上万年,为什么一夕之间突然非他不可
  英招说那人有病
  自己只是天地孕育的灵兽,怎么可能懂得情爱
  直到那个疯子为了他亲手斩碎自己的神魂
  英招才发现,原来那个人花了上万年
  早已经走进了自己心里
  看着面前温养着那人神魂的灵器他轻声道:
  这一次,换我来找你!
  每一个世界,那个人都是疯子
  偏执执拗的让人心惊,却也爱他爱的痴狂
  而这一次,英招决定不再躲开
  (遇见你之前,人生皆苦;遇见你之后,余生皆甜)
  1VS1攻受双洁
  切片失忆攻因神魂残缺每个小世界都会有身体或其他问题的残缺
  欢脱精明受VS偏执醋王大佬攻
  受虽然性格欢脱,但有自己的原则底线,触碰易黑化
  喜好偏执梗,但爱是强占,也是珍惜
  依旧甜爽HE,互宠和狗粮齐飞
  排雷:
  大佬虐菜,苏甜爽文
  本文为作者练笔加自产粮
  谢绝KY,写作指导,不喜点X,彼此尊重,谢谢
  第一个世界:毁容眼盲的宗主(扮猪吃老虎阴郁腹黑攻VS修真第一美男受)
  第二个世界:豪门世界(轮椅躁郁症总裁攻VS天才清冷学霸受)
  第三个世界:哑巴王爷VS罗刹将军(深藏不露王爷攻VS口嫌体直娃娃脸将军受)
  第四个世界:校园异能(穷酸失聪伪学渣隐性富豪攻VS口花花人.妻校医受)
  第五个世界:原始兽人世界(翅膀畸形翼族攻VS天马族兽人受)
  第六个世界:古代位面(呆萌执拗暗卫攻VS温润心机世子受)
  第七个世界:娱乐圈(凶残不举总裁攻VS假花瓶真大佬首富受)
  第八个世界:星际ABO(心机元帅攻VS阴郁学霸受)已完成
  第九个世界:异世(小可怜年下精分法器攻VS冰山家主受)
  第十个世界:星际人鱼(超凶深海人鱼攻VS霸道闷骚上将受)
  第十一个世界:未来网游(中二BOSS龙攻VS万人迷妖孽程序员受)
  第十二个世界:末世(断臂兵痞异能者攻VS飞僵偏执戏精受)
  第十三个世界:血族主仆(喜怒无常亲王攻VS禁欲执事受)
  第十四个世界:鬼王夫,回归现世
  内容标签: 打脸 甜文 快穿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英招 ┃ 配角:朱雀 ┃ 其它:甜宠
  ===========================
 
 
第1章 那个毁容眼盲的宗主(1)
  痛!全身都痛!仿佛不止是身体就连灵魂都被揉碎了一般,然后再次被人强行的重新融合在了一起。
  虽然英招记得白瑞曾经提醒过自己,初始几次穿越因为能量的不足会有不适感,但是没想到,竟然会痛到这个程度。
  英招忍不住呻吟出声,就听到门外传来咚咚的敲门声。
  “云平,你没事吧!我进来了啊。”
  “我没事,先不要进来!”
  英招急忙的应答着,想要先稳住了对方。他低下头,看着自己正浸泡在浴桶中的躯体,狠狠的甩了甩头试图快速的消化掉原主的记忆。
  只是他刚从浴桶里出来,就听到门外急切的踱步声。果然,下一秒大门就被人打开。
  英招见状,赶忙拉起一旁挂着的外袍迅速披在了身上。刚穿好,就看到一个样貌英武的高大男子已经进入了房门。
  此时的英招身上只是披着单薄的外袍,领口敞开着,头发上的水滴流过精致的锁骨没入胸口的衣襟里。上挑的凤眸和樱红的唇瓣无一不是风情。
  看到英招如此模样,来人眼中的淫邪一闪而过,却还是立刻故作关心的说道:
  “云平,我刚才听到房间里有声音,我怕你出事就闯进来了,你不会怪我吧!”
  虽然对方眼中的淫邪只是瞬间,但是英招对于感知人的善恶尤为敏锐,瞬间便捕捉到了对方的情绪。却只是不动声色的摇了摇头。
  “没事,你稍等一下,我换一下衣服。”
  说罢,英招便转身走入屏风内快速的换好身上的衣物,透过屏风的光亮看到外面依旧不断踱步焦急等待的男子。狠狠的皱了皱眉头,就听到识海里的系统小白对着自己喊道:
  “宿主,外面那个人就是这个世界的男主萧烈。现在怕是来不及传递剧情了,但是我可以感知到分魂碎片就在隔壁。而且他已经展开了神识,完全可以知道你和男主在这里商量什么。宿主,你要小心应对啊!”
  小白的话音刚落,屏风外面的萧烈就紧接着对英招说道:
  “云平,我知道你不愿意嫁给闻人铭那个毁容又瞎眼的废物。可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师傅也对你说了计划了,清流宗门虽小,但是却一直传言有能飞升天界的秘籍在。你只有嫁与了闻人铭,才能有希望拿到秘籍。若是真得了这机缘,到时候咱们缥缈阁可就能称霸整个修真界。况且,他不过是个废物罢了。云平,你只需对他虚与委蛇,等拿到了秘籍,你就回来。到时候师兄带你出头,帮你踏平清流宗。”
  英招听到萧烈的话愣了一瞬,随即想到进入灵器之前句芒曾经对自己说过。朱雀的神魂破碎,又不肯求生,所以无法聚合。只能分开温养在不同的世界内,而破碎的没有聚合的神魂只能存在于残破不全的躯壳内。
  想到这里,英招的心头一痛。看来,刚刚萧烈提到的那个所谓的毁容又眼瞎的废物闻人铭应当就是朱雀存在这个世界里破碎的神魂了。
  一想到闻人铭可以完全探查到这个房间内的状况,英招就有些心跳加速。只是,刚刚听男主的意思,再结合自己的记忆,似乎原主整个师门都在算计着闻人铭。
  想到这里,英招就一股无名之火涌上心头,冷着脸掀开了屏风。只是还没等他发泄怒气,就听到对面的萧烈对着他笑着继续说道:
  “好了云平,别气了。师兄知道你对你我的心意,等你拿到了秘籍,咱们两个灭了那个清流宗之后。师兄答应你,一定风风光光的和你举办一个盛大的道侣大典,如何?”
  英招听到萧烈如此说,都要被对方气笑了,真不知道这个世界的男主哪里来的那么大的脸。毫不客气的对他嗤笑道:
  “萧烈,你未免太看不起我英云平了。什么假意成婚,什么骗取秘籍,一直以来不过都是你们的自说自话。我英家和闻人家早有婚约,闻人铭就是我未来的夫君。我怎么可能帮着你们这些外人算计我的夫君,你竟然还跑来自说自话,也未免太可笑了。”
  萧烈听到英招如此说,脸上的震惊一闪而过,却还是不相信自己平时认识的那个对自己温柔小意的师弟会真的这样想。
  只当英招还在气头上,对着他继续说道:
  “云平,不要开这样的玩笑了。那闻人铭到底是副什么模样,你难道不知道吗?难不成你真要嫁给那样一个怪物?云平,以你的容貌,整个修真界都难出其右。嫁给这样一个名不见经传又修为低微的丑八怪,你真的就甘心吗?若是你真心的愿意嫁给他,又何必一直对他避而不见!乖,别再闹了!”
  英招当然知道萧烈说的这些都是原主过去的真实想法,但是现在这个人早已经换成了自己。他恨不得将闻人铭捧在手心里呵护,又怎么可能会对他有所嫌弃。
  转过头定定的看着萧烈,一字一顿的说道。
  “我从懂事开始,就被告知,我和闻人铭已有婚约。我从小就将他视作我的夫君,敬他爱他。他眼盲如何,修为低微又如何,不是一样撑起了清流宗。宗门向来以德服人,而清流宗虽然不大,也有着一定的声望。这更可以看出闻人铭的长处,看人,可不是只看相貌。师兄如此肤浅,今日即便对我甜言无数,他日我失了样貌,怕也只会被你弃如糟糠。你在我心中同闻人铭相比,好比瓦砾和璞玉。我又如何会丢弃璞玉,而选你这瓦砾那?”
  萧烈在缥缈阁一直被当做天才来看,一直都过着众星捧月的日子,何曾听到过这般的冷言冷语。
  听到对方竟然拿自己和一个毁容的瞎子比,还说自己才是瓦砾,顿时有些气急败坏起来。但是随即,又想到绝不能这般英招坏了自己和师傅的计划,便语气有些森冷的对他说道:
  “师弟,看来你是铁了心的不想为缥缈阁办事了?既然如此,你还是不要随我去刑室一趟,看看师傅怎么说吧。”
  说罢便上前一步,直接抓起英招的手腕想要将他拉走。英招一个回身躲开了萧烈,萧烈见英招不肯就范,竟然直接对着他的胸口打出一掌。
  英招也没料到萧烈会突然发难,一时间躲闪不及。他的力量被小世界所限制,若是真生生的受下萧烈这一掌一定会受伤。
  可是谁知,对方的攻击还没有碰到自己就尽数散去。随即,萧烈自己却是惨叫了一声,整个人跌倒在地,晕了过去。
  而此时,正在隔壁房间打坐的闻人铭睁开了双眼,只是那双眼睛瞳孔泛白,毫无光彩。他的半边脸覆盖着黑色的皮质面具,裸露出的肌肤显现着一种病态的苍白。
  刚刚,他似乎感受到了距离自己不远的地方有十分奇怪的灵力波动,可是等到张开神识去探寻的时候,便发现这股波动似乎就在隔壁,他所谓的未婚夫人英云平的房间里。
  对于英云平,他素未蒙面,即便对方有着修真界第一美男的称谓,但是闻人铭却依旧没有任何的兴趣。
  他之所以会来到这里,只是觉得冥冥之中有所牵引。似乎自己若是不来这里,一定会后悔。
  若是往日,闻人铭也不会对隔壁的响动感到好奇。但是不知为何,今日的他总觉得神思不属。
  而且刚刚的能量波动竟然让他有了一种悸动的感受,似乎有什么等待许久的东西终于出现了。
  闻人铭不自觉的用神识覆盖了对面的房间,便看到刚刚沐浴过的英云平竟然和他的师兄萧烈呆在一起。
  本来听到萧烈一开始的话,闻人铭还觉得也算是在自己的意料之中。可是没想到,英云平竟然对萧烈说真心的想要和自己成婚。
  对方不止不介意自己的样貌和眼睛,也不介意自己在外所谓修为低微的传言。之后,两个人还因为自己而在隔壁的房间争执了起来。
  不过,这究竟是真的争执还是做戏给自己看的,就不得而知了。
  想到这里,闻人铭的嘴角挑起一抹讽刺的笑意。
  本来只是想着无聊看戏罢了,却在神识感知到了萧烈对着英云平动手的时候,克制不住的凝实了神识对萧烈发动了攻击。
  虽然下手重了一些,但是闻人铭并不在意。只是,这种情绪不受控制的感觉让闻人铭拧紧了眉头,脸上划过一抹阴郁。
 
 
第2章 那个毁容眼盲的宗主(2)
  紧接着,闻人铭就发觉英云平并没有理会倒在地上的萧烈,而是直接向着自己的房间的方向走了过来。
  房门在被敲击了两声后轻轻推开,英招没有去等待对方的回应,他也不想等待,他只想要尽快的见到那个自己朝思暮想的人。
  他知道,自己不应当这样急迫,或许应该等待更好的场景和时机。但是一想到那人为了不伤害自己,竟然主动撕裂了神魂,就让英招的心无法平静。
  他只想要快一些,再次见到那个人!
  只是等到他真正见到闻人铭的时候,英招却整个人呆愣住。他无法动弹,不能说话,只觉得一颗心被紧紧的攥住。
  曾经的朱雀那样高高在上,受到众人的仰望。然而此时,面对那无神的双目和即便被半块黑色皮质面具遮盖着,却依旧能看到边缘烧伤疤痕的脸,英招只感到心痛。
  英招就这样痴痴的看着端坐在榻上的闻人铭,就好像朱雀曾经无数次的站在天界花园的结界之外看着自己那般。
  闻人铭没有受伤的半张脸和原来的朱雀有七成像,自然是俊美无俦,仿若天神的镌刻。只是线条更温润一些,不似朱雀那般凌厉。却依旧让英招感到亲切和怀念。
  强忍着眼中的泪意,英招对着闻人铭露出了一个微笑,快步的向着对方走了过去。等到走到近前,英招才站定。
  他颤抖着伸出手,在空中描绘对方的眉眼。随后,竟然直接低下头,在闻人铭的唇上印下了一吻。
  这个吻,一触即离,却是让闻人铭和英招两个人都呆愣住。闻人铭没有想到对方来到自己的房间,竟然一言不发的直接走过来亲吻自己。
  只是这个吻的滋味即便短暂却那么美好,让他的心不自觉的一颤,想要挽留这个吻,甚至想要更多。
  至于英招愣住,则是因为这是他的第一个吻。他和朱雀虽然相交万年,两个人却并没有真正的在一起。直到千年前,朱雀对他告白,他便开始躲避对方。
  英招过去一直不懂情爱,他只知道朱雀是他最好的朋友,还是高高在上的天之四灵之一。自己却只是看管着天帝花园的小神,又如何能与他相配。
  他自卑着,逃避着,不想要改变和朱雀的关系。他一直躲在天帝花园的结界内,自然没有注意到朱雀的异样。
  直到那一天句芒和白瑞找到了自己,他才知道,朱雀竟然已经经历了天人五衰。
  天人五衰是自古以来无论神、魔、佛都无法避免的末路。而到了天人五衰的境地,心神和根基便会动摇,所有的欲望和渴求都将会放大。很多神佛甚至会因此而堕入恶道。
  然而天人五衰后并非没有重生的希望,只是因为朱雀对自己的执念而无法渡过劫难重生。
  朱雀感知到自己心中的执念已经快要转化为恶念,害怕会在失去理智后伤害到英招,竟然选择亲手撕裂了自己的神魂。
  想到这里,英招闭上双眸,深吸了一口气。同朱雀受过的苦相比,自己穿越的那点痛苦又算的了什么。
  幸好句芒曾经炼制了可以温养神魂的灵器,才能暂时用以保存朱雀破碎的神魂。
  然而,朱雀当初一心求死,碎片无法聚合。即便存与这灵器中万年,他也难以复活归来。
  所以,他们才找到自己。毕竟解铃还须系铃人,能激发朱雀求生欲的,现在也只有英招一个。
  而英招,又何尝不愿意为朱雀赴汤蹈火。只是他担心,担心自己对朱雀的感情并非情爱。担心即便救回了朱雀,还会因为自己再害了他。
  直到临别前,白瑞用那双似乎能看透人心神的双眸看着自己,对自己说。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