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蒙蔽(近代现代)——金刚圈

时间:2019-12-01 10:40:04  作者:金刚圈

   蒙蔽by金刚圈

  文案
  谢厉是个卧底,他只是想常小嘉罪有应得
  谢厉作为卧底被安排进入渔岛监狱,目标任务是接近海港市最大的非法社团鸿坊的老大常冠山的小儿子常小嘉。传闻常小嘉是因为奸杀一名女警入狱,本人脾气古怪而任性,并不像谢厉想象中那么好接近,然而这时候,常小嘉却对谢厉的身体表现出了不一样的兴趣。
  cp是谢厉x常小嘉,勿逆,可能会虐会很狗血,大概有一些反转和误会,背景设定架空
  本文灵感来源于《反贪风暴4》,借鉴了部分人设,但不是同人,人物性格也有区别。更不用联想演员真人,因为作者写文时脑袋里也没有具体形象,只是喜欢那个背景设定而已
  应该不长,更新不定,结局he
 
 
第1章 
  下午两点,正是一天太阳最炽烈的时候,太阳光线落到操场正中间的篮球场地上,将地面照成了明晃晃的白。
  即便在这种燥热的天气之下,还是有人愿意顶着大太阳打几把篮球。毕竟天气的燥热惹得人心思也跟着躁动起来,如果不趁着放风的时间发泄一下,到了晚上这份燥热会更叫人难熬。
  有年轻气盛的犯人要发泄全身积攒的精力,自然也有颓败懒散的犯人懒洋洋躲在阴凉的地方一动不动。只不过整个操场环境最好的那棵大树下面只有一个人,是一个很年轻的犯人,因为消瘦,囚服在他身上显得松松垮垮,露出脖子和锁骨,皮肤白到近乎透明。
  谢厉走到靠墙的地方,在胡闵鑫身边找了个空位勉强坐下来,他看向树下的大片阴凉,压低了声音问胡闵鑫:“为什么没人过去?”
  靠墙的阴影下挤满了犯人,来的晚的只能够贴着墙壁站着躲避太阳光,而树荫下大片阴凉的地方除了那个年轻犯人,却没有其他人过去。
  胡闵鑫整个人都懒洋洋的,抬起手伸手囚服的衣领抓了抓肩膀,才对谢厉说道:“常小嘉,别说你没听说过。”
  谢厉脸上没什么表情,他一直看着那个年轻人,看他闭着眼睛靠在树干上像是睡着了,过了一会儿才说:“常冠山的二公子。”
  胡闵鑫轻轻哼一声,“弄死了人,有人给他顶罪,只判了一年,还有不到三个月就要出去了。”
  谢厉朝胡闵鑫看去。
  胡闵鑫打了个哈欠,似乎有些昏昏欲睡,说话的声音压得很低:“据说还是个女警察,被奸杀的,死得很惨。”说到这里,他低低笑了一声,“你别看常小嘉这个人长得细皮嫩肉的,自己跟个兔子似的,搞起女人来倒是心狠手辣。他爸爸有钱,他进来这里照样作威作福,还是离他远点吧。”
  谢厉的整张脸笼罩在围裙的阴影之下,眼神晦暗不明,他看着常小嘉,一直没有说话。
  这时候,常小嘉的头突然歪了一下,像是睡着了被惊醒似的,他抬起头缓缓坐直了身子,然后毫无预兆地朝谢厉他们这个方向看了一眼。
  谢厉知道常小嘉看到他了,不过只是很快地扫一眼,常小嘉又转回头去,他在树下站了起来,拍一拍裤子上的灰,步伐缓慢地走到操场边缘,不知道和狱警说了些什么。
  放风时间所有犯人都不能留在监室里。
  可是那个狱警和常小嘉对话几句,打开了操场的铁门,把他一个人放了出去,由另一个狱警和他一起朝着监室方向走去。
  谢厉是个卧底,他进渔岛监狱的任务是要在常小嘉出狱之前接近常小嘉,获得他的信任。他被安排在了常小嘉出狱的前一天释放,如果取得了常小嘉的信任,他就有机会进入鸿坊总部,调查鸿坊老大常冠山的犯罪证据。
  鸿坊目前是海港市最大的地下社团组织,明里暗里合法非法地经营着各种生意,几乎要把控整个海港市的经济命脉了。
  谢厉并不是海港市的人,为了彻底铲除鸿坊,海港市的警队高层从其他城市借调警队精英,作为卧底渗透进海港市的地下组织,行动代号为:泄洪。
  这次泄洪行动,谢厉知道潜伏下去的肯定不只他一个人,但是他对其他人的情况一无所知,唯一的联络对象是海港市警察局反黑大队队长——俞正坤。
  谢厉是昨天进来的,一整天在办理各种入狱手续包括体检,今天还是他第一次见到常小嘉本人。
  晚上看完新闻,在监区每层楼的公共澡堂,每个人有十五分钟洗澡的时间,洗澡需要刷卡,刷一次卡只有十五分钟热水,到九点之前所有人都必须洗完。
  这时候,一层楼的监室门都是打开的。
  谢厉被安排在了常小嘉同一个监区的同一层楼,他看完新闻就回到监室,直到看见常小嘉端着盆子经过他们监室门口的时候,他才走到脸盆架旁边拿起自己的盆子,跟着离开监室。
  澡堂是个大的回字型,入口在回字的左下角,进去之后各面墙上都有淋浴喷头。澡堂入口外面有个很简单的更衣室,没有衣柜,只在墙上钉了一排钉子,可以把衣服挂在钉子上。
  这时候距离九点已经不到半个小时,澡堂里人不多。
  谢厉在更衣室把衣服全部脱光,一只手拿着盆子走进去,他没有看到常小嘉,一直到他接近了“回”字的右上角,被两个高大的犯人拦了下来。
  那两个人也不多说,只挥了挥手示意他走开。
  谢厉抬起头,看见那个角落里只有一个人的背影,正站在淋浴的水柱下面,隔着水雾弥漫,也能分辨得出他一身雪白的皮肤。
  常小嘉洗澡不是一个人来的,而是找了两个人给他望风,他独自霸占了一个角落,谁都不能过去。
  谢厉沉默地退开,随意选了一个淋浴喷头,刷卡洗澡。热水从头顶冲刷下来,瞬间将他和周围环境完全阻隔,就连呼吸都被短暂地切断了。他闭上眼睛仰起头,片刻后将脸从水柱下挪开,大口地呼吸,抬起手来狠狠地抹一把脸上的水。
  在那之后,谢厉才拿起盆子里的香皂,随意地往身上抹,他动作有些粗鲁,抹香皂的同时还在一边冲水,地上很快泛起一片泡沫,然后顺着地势流进下水道入口。
  谢厉转了个身,背对着墙开始洗后背,他刚转过来便看见前面不远处站了个人,正眼睛一眨不眨地看他。
  那人白皙的皮肤正泛着潮热的粉,一双眼睛很漂亮但是没什么神采,嘴唇是一种湿润的殷红。
  谢厉就这么完完全全地将身体袒露在常小嘉的视线下,而常小嘉却穿了一条短裤,肩上还搭着一条毛巾。刚才洗澡是为他望风的两个人仍然跟着他,这时候都目光不善地打量谢厉。
  没有人知道常小嘉为什么要停下来看谢厉,谢厉也没有得罪过常小嘉。
  常小嘉把谢厉从头看到了脚,谢厉的身材是常年实战里练出来的,肌肉紧实,腰窄腿长,他英俊的脸带了点戾气,倒是跟这监狱里的氛围十分契合,每个人都总像是防备着别人。
  旁边还有两个洗澡的犯人拿起盆子悄悄退了出去。
  而谢厉没有软下气势,甚至没有停止洗澡的动作,抬手抹着湿滑的胸口,看着常小嘉。
  常小嘉的视线在他胸前停了停,最后缓缓垂下,纤长的睫毛遮住了大半眼睛,抱着盆子朝外面走去。
 
 
第2章 
  常小嘉身边有五个人,他们和常小嘉关系并不亲密,看起来更像是雇主和保镖。
  谢厉观察了两三天,发现常小嘉的性格孤僻冷漠,喜欢独来独往,那几个人一般会待在他附近不远,如果有人靠近常小嘉他们会阻拦,如果没有特别的情况,他们和常小嘉之间也不会有交流。
  这么一来,谢厉很难让自己接近常小嘉的行为看起来不突兀。
  他们这个监区,除了一个常小嘉,其实还有另一个不好惹的人物——代豪。
  代豪不是鸿坊出来的,他是俱义的人。俱义是海港市一个老社团,多年被鸿坊打压,到近两年一个厉害的新人物上位,俱义才又逐渐兴起,目前发展势头仅次于鸿坊。
  按理说代豪和常小嘉应该是水火不容的,但是两个人在这个监区封闭的环境下却形成了一种微妙的平衡。那就是代豪是监区的老大,平日里作威作福,但他不会去招惹常小嘉;常小嘉简单低调,只要不主动招惹,他对谁都视而不见。
  就像那天放风,常小嘉在树荫下睡觉,代豪就带着人打篮球,看似不在意,实则是不愿惹。
  常小嘉自从那天在澡堂里无缘无故看了谢厉洗澡,之后再没有反常的行为,每天按照监区规则,按时出操、劳动、吃饭、睡觉。就是他吃饭的时候总是一个人独占了靠窗角落的四人座位,别人都不敢靠近,狱警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去干涉。
  距离常小嘉最近的座位被他手下几个人占了,别人想要靠近常小嘉都会被驱赶。
  谢厉端着餐盘坐在隔了一张餐桌的座位,与常小嘉面对着面,只是被中间那桌的一个人挡着。
  常小嘉吃饭很慢,他经常是第一个坐下来,要吃到最后一个离开,那些食物在他嘴里仿佛难以下咽般地要嚼上半天。
  中间餐桌那个人吃完饭被狱警叫走了,常小嘉和谢厉之间突然没了阻隔,谢厉一抬起头便能看见常小嘉的脸。
  常小嘉神色总是恹恹的,仿佛提不起来精神,皮肤的白也是一种没有血色的白。他目光本来微微垂着,直到后来抬眼注意到了谢厉。
  那时候谢厉已经低下头不去看他了。
  可是常小嘉却一直看着谢厉,没有再转开视线。
  谢厉今年二十六岁,年轻英俊,眉目锋利嘴唇单薄,太阳光线从窗口照进来,温度灼得他左耳耳廓一片透亮的鲜红。
  他知道常小嘉在看他,却不明白常小嘉是什么意思,只是那视线若有实质,从他的脸到穿着囚服的胸膛来回逡巡。
  时间长了,谢厉不能再装看不见,他抬起头来与常小嘉对视。
  常小嘉没有回避目光,他一边看着谢厉,一边用勺子舀了一勺米饭和着菜,慢吞吞送进嘴里。这一勺饭分量不少,他送进嘴里之后便闭着嘴开始慢条斯理地咀嚼,两边腮帮子都鼓了起来。他的眼神依然没什么神采,但是又很直白,全无躲闪。
  海港市本地环境复杂,政府和政法系统内部和鸿坊牵扯都很深,所以才从外地借调人员作为卧底安插到常小嘉身边。
  谢厉在海港市连一个熟人都没有,按理说常小嘉没那么快会怀疑他的身份,就是怀疑,也没办法轻易查到才是。
  那常小嘉到底是什么意思?谢厉心里隐隐不安,脸上却完全没有表现出来,他神色平静地继续吃完饭,才端着空餐盘离开。
  下午放风,常小嘉依然一个人坐在树荫下面,姿态懒散。
  谢厉蹲在围墙阴影下面,身边还是胡闵鑫。
  胡闵鑫不知道是俞正坤托了什么关系,在谢厉进来之后,让他关照谢厉。胡闵鑫这几天也算是尽职尽责,仔细地告诉了谢厉监狱里有些什么不成文的规矩,哪里不要去,谁不能招惹。代豪和常小嘉自然都是不能招惹的人物。
  这时候,七八个人簇拥着代豪站在场地中间。
  谢厉看到其中有人凑近了代豪耳边,低声说了句什么,视线一直看向树下坐着的常小嘉。
  代豪在地上拍了两下篮球,眼神冷淡,看一眼常小嘉,和身边人说了两三个字,就拍着球到了场地正中央。
  他们要打篮球还差了两个人,代豪随意地在操场四周看了一圈,看到谢厉时停下来,伸手指他,"你来。"
  谢厉从地上站起来,一米八五的个子鹤立鸡群,也难怪代豪一眼便看到了他。
  等谢厉走到场地中间,代豪一个手下问他:"会打篮球吗?"
  谢厉点了点头:"会一点。"他说完,眼旁余光注意到常小嘉坐直了身子,朝他们这边看过来。
  场地上十个人分成两队,谢厉没有和代豪一队,他走到篮球架下,活动手脚。
  放风的操场比想象中要安静,大多数人似乎都被暑气蒸得没了力气,无精打采地观望场地中间这一场篮球比赛。
  谢厉混在自己一队的队员里,看似认真打球实际上没出什么力,他发现他的队友全是像他这样在球赛里混时间,因为比赛结果总是代豪那队赢。
  常小嘉的目光一直追逐着篮球场地上的谢厉。
  后面一个矮个子队友把球传给了谢厉,谢厉带球过人,一路运球到对方篮框下,准备投篮的时候代豪从旁边抄过来想要从他手里断球。
  谢厉投球的手腕一压,篮球脱手并没有奔着篮框去,而是球速凌厉地砸向了代豪的脸上。
  代豪四肢大开要阻拦谢厉投篮,这时候根本躲避不及,篮球结结实实砸在他脸上,再反弹落到了地面。
  安静的操场顿时爆发出几声短暂的笑声,但是那笑很快便收住了,只留下一张张麻木的脸,看向篮球架下的代豪和谢厉。
  代豪脸倒是没受伤,就是这一下砸得他极其丢脸,等到反应过来,一把拽住谢厉的衣襟,朝他小腹狠狠踹了一脚。
  谢厉被踹得往后退去,脚下一软栽倒在地上,刚好倒在了篮球场旁边那棵大树的树荫下面,他伸出手去,却刚好握住了常小嘉的一只脚。
  刚才那一下谢厉是故意的,监区太风平浪静了,他需要做点什么来打破这种平静。
  代豪的愤怒显然还没有消散,他与手下那七八个人一起围到了树荫下面,也不去看常小嘉,伸手拎住谢厉的衣襟把他提起来。
  常小嘉那几个大个子手下本来分散在旁边,这时都站起来围了过来,因为常小嘉还是坐在树下面一动不动,冷眼看代豪把谢厉抓起来。
  这时候,狱警注意到了这边动静,吹着哨子抽出警棍小跑过来,喝道:“干什么!不许打架!”
  代豪松开了抓住谢厉的手,咬牙切齿地指着他的脸说道:“小子,你死定了。”
  谢厉什么都没说。
  代豪招呼手下一声,转身离开,也不继续打球了,驱散了躲在围墙阴影下的一群人,自己在围墙边坐下来,只是目光仍然凶狠地盯着谢厉。
  谢厉揉一揉小腹,囚衣下摆被手上动作带了起来,露出一小片紧实的腹肌,他低头看一眼常小嘉,见到常小嘉正朝他腹部看去,坐姿依然懒散,并没有要和他说话的意思。谢厉于是松开手,转身离开了树荫下,一个人走到了篮球架下面,顶着炽热的阳光坐下来。
  他坐下来之后,抬头看到常小嘉还是在看他,目不转睛的,直愣愣的眼神。他深呼吸一口气,压下心里隐隐的不自在,往后仰起头,闭上了眼睛。
  那天吃晚饭的时候,谢厉端着自己的餐盘朝胡闵鑫身边的空位走去,快要走到时,旁边插过来一个人在他前面把餐盘放在了那个空位上。
  谢厉发现那人是代豪的手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