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千幻】蛇兔同笼(石纪元同人)——白云老哥

时间:2019-12-01 10:43:38  作者:白云老哥

 【千幻】蛇兔同笼

 
作者:白云老哥
 
·蛇千空×兔幻
·微微西幻,大量自设流瞎编
·千幻当然是撒糖
·依旧有愉快的老年轮椅
 
 
第一章
 
 
 
 
浅雾幻刚刚结束了一场表演。
他在人们觥筹交错时,让宴会厅中央一株豆苗破土而出,舒展着它的枝条攀爬上天花板上硕大的水晶烛灯。藤蔓将装饰的坠物碰撞出清脆的响声后,在那些被吸引了视线的宾客面前顷刻间绽放出大朵大朵的鲜花。
枝条们仿佛有自己的意识,它们懂得寻找宴会上精心打扮的美丽女士们,将花朵倾心奉上,惹得大厅里都是惊叹和悦耳的笑声。
直到花朵挤挤挨挨开满每一个角落,它们才砰的一声,化作无数闪烁着莹莹微光的繁星,如潺潺河水般流淌进头顶不知何时出现的浩瀚星空中。
有人伸手,想要捕捉逃离的星子。小心翼翼合掌将那荧光困住,等摊开掌心,里面出现的却是双翼如水晶般轻薄的蝶,带着花的香气,振翅飞起。
众人的视线追随着那只蝶,见它径直穿过整个大厅,来到不起眼的墙角一隅。端着半杯麦酒的幻术师举起酒杯,蝶便化作一块剔透的冰,纵身跃入他的杯子里。
欢呼声响起。
在帝都,大概没人不知道浅雾幻和他的幻术。
幻术师穿一身宽大的袍,微微欠了欠身,向赴宴的贵人们行礼。直起身时,头顶那对彰显着他身份的长耳朵轻轻抖动了一下。
几个薄酒微醺的客人半眯起眼打量他,那并不是什么友好的眼神。因为任谁都知道,作为二等公民在帝国寻求庇护的普通兽族,为了生计,有时候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譬如正端着托盘四处询问有谁需要麦酒的那个侍女,或者在一旁舞台上演奏人类从没见过的乐器的乐师。他们身上兽族的特征都很明显,这意味着他们也很容易在宴会上被人带走。
只需要几块银币,甚至一条面包。
不过浅雾幻也许有些不一样。他会出现在这里表演,是受了主人的邀请。作为帝国最出色的幻术师,他的舞台好几次被布置在了国王的城堡中。贵族们把能够邀请到他表演视作财富和权利的象征,因此,一点小恩小惠并不能使他屈服。
“我跟你说,兔子都很随便,他们把上床当成吃饭一样。”一个盯着幻看了很久的男人开口道。
他穿着出挑,品味却很一般,只顾将昂贵的布料和稀有的宝石往身上堆,活脱脱像个暴发户。考虑到今天到场的不是皇亲就是贵族,幻判断他应该是个以战功封了爵位的男爵。
“老爷,听说国王陛下都很欣赏他,我觉得还是不要……”一旁侍从模样的人怯生生开口道。
“欣赏又如何,给他封爵了吗?”男人打了个酒嗝。
“没那倒有……”
“这不就得了?到底还是个兽族,我能看上他,是他的荣幸。”
幻术师的耳朵抖动了一下。
事实上他很想塞住耳朵,把接下来那酒鬼的污言秽语全都挡在外面。但是宴会的主人正笑盈盈拿着酒杯向他走过来,他还得端庄持重。
这样的场合真的很不适合他。但也只有在这种地方表演,才赚得够多。
不出意外,一会儿男爵——幻在心中已经给这个麻烦人物取好了代号——大概会在他落单的时候来找他搭话。要不然,就是尾随他离开。后者的可能性较大,因为刚才他已经看到了宴会主人对自己和善的态度,不会想在这里树敌。
宴会气氛已经被刚才的表演彻底炒热,现在的主角已经变成了在高雅的乐声中跳舞的贵族小姐们。幻想自己也该离开了。他和主人道别之后,从大厅侧门离开。不出意外,那男爵和侍从跟了上来。
他们距离把握得很好,如果是人类,应该不会发现自己被跟踪了。看来那男爵有过作为斥候兵的经验,这就进一步验证了幻的猜测。
这种人往往耐心很差,喜欢以武力解决问题。
幻故意走进一条僻巷,后面的脚步声加快了。他听到男爵喊道:“喂,小兔子!”
幻停下脚步,转身,微笑道:“您是在叫我吗?”
这只漂亮的兔子殷切的笑容让男爵心情很好。他走上前去,拉起兔子藏在宽大衣袖里的手:“要不要去我家过夜?”
幻的手心被塞进了什么东西。兽族天生拥有感知元素的能力,他不需看,就知道那是一块成色很好的红宝石。卖给宝石商人,可以卖出比今天演出费稍高一点的价格。若是以技艺自行加工成戒指或项链,再卖给贵族,那么价格就要翻倍了。
挺有诱惑力的,幻想。
他笑着把手指从对方的手中抽出来,道:“我不方便回去太晚。如果您不介意的话,反正这里没有人。”
男爵挑了挑眉毛,心想果然兔子就是兔子。他睡过很多普通兽族,兔子最好上手,于是对侍从挥了挥手,让他去巷口把风。
“老爷,我觉得……”侍从还想再劝。
话没说完,就被男爵踹了一脚。他只好拍拍屁股上的鞋印,乖乖往巷口的方向走去。他一边走,一边低头叹气,忽然感觉前面的月光瞬间黯淡许多。抬头一看,原来是有人挡在了自己面前。
“不好意思,这里不能过去。”侍从伸出手,拦住那年轻人。
对方一动不动,注视着巷子前方。侍从有些恼了,再加上刚才受了气,便一股脑将火撒在这个陌生人身上。他拔出腰间的佩剑,骂道:“让你滚开,听不懂吗?”
剑还未碰到对方,便化作粉末,消散在空气里了。
月光下,侍从看到那个人有着一双赤红色的竖瞳。他顿时感觉呼吸凝固了,一股寒意从背脊开始扩散。
帝都戒备森严,怎么会有上级兽族?他来不及多想,转身就想逃。可是脚踝一阵剧痛,低头一看,一条碧色的小蛇的毒牙已经刺穿了他的皮肤。
紧接着,那条小蛇在他眼前变成了两条、三条,最后模糊成一片碧绿时,他的身体便软绵绵地倒下了。小蛇顺着千空的小腿往上攀爬,变成了他衣服上的一条带子。系好衣带之后,他蹲下身,打量他的俘虏。
那只兔子……刚才是被这个人跟踪了吧?千空想。但是,他没有在这个侍从身上感觉到任何魔力。那么,巫师就是另一个人了。
他加快脚步,想追上从僻巷离去的两人。却在经过一处拐角时,突兀地看到正被贵族打扮的男人抱在怀里的兔子。
兔子的衣服褪去了一半,苍白的皮肤裸露在同样苍白的月色下。他低声呻吟,这声音瞬间让千空脸红发烫。他藏起来,一时间大脑一片空白。
很显然,那个浑身酒气正沉溺在欲望里的男人并不是他要找的巫师。可是那只兔子刚才被人跟踪,到底是被强迫,还是自愿的?他需要救他吗?
超出千空意料的意外事件让他进退维谷,只好呆呆站在那里。过了一会儿,他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实在很不礼貌,正打算离开,突然察觉到一丝微妙的不和谐。
毫无疑问,现在靠在墙边交媾的两人都完全陷入了疯狂之中。可千空冷静下来之后,发现那个方向分明就只有一个人的气息。
人类的气息。
“这是你的魔法吗?”他向着散发着兽族气息的另一个方向问道。
幻有些惊讶。
他打了个响指,瞬间在矮墙的墙头现身。而正和男爵缠绵悱恻的另一个“他”则随之消失在空气里,只留下已经失去意识的可怜贵族,正衣衫不整地躺在地上。
“很少有人能看穿我的幻术,看来是我技艺不精。”幻从墙头一跃而下,手抛起那块红宝石又接住:“让他如愿以偿,不是很好吗?”
兔子脸上挂着轻浮的笑,似乎有些遗憾千空的到来提前结束了他的游戏。后者松了口气,同时懊悔自己多管闲事了,他对兔子挥挥手道:“你没事就好,我先走了。”
“别走啊。”兔子拦在他面前:“刚才你是特地赶来救我的吧?怎么说我也该报答你。”
“不需……唔!”
因为对方身上没有杀气,又只是一只无害的兔子,千空对他毫无防备。所有对方吻他时,他愣住了。
兔子身上有花的香味,嘴唇也柔软得仿佛要让人融化在里面。若不是已经见识过一次他的幻术,千空恐怕早已沦陷了。他在那双不老实的手伸向自己的胸口时,沉声道:“再不解开幻术,我就让它咬你了。”
躲在矮墙上的幻吓了一跳,他这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一条碧色的小蛇出现在自己身边,正竖起上身,用和千空一样的赤色眼睛直勾勾盯着自己吐信子。
幻术师急忙讨饶:“我逗你玩的,别那么认真嘛。”
眼前那个兔子消失之后,千空才把他的小蛇收回来。那并非真正的蛇,亦不是兽族。而是他用自己的魔力做出来的小使魔。小蛇身体里的毒液是将他自己的毒液稀释了好几倍后调制而成的,并不致命,只会让人或兽族失去意识。
幻看着那条小蛇变成普通的衣带缠绕在千空身上,仍感觉手脚冰凉。作为被捕食者,这种恐惧已经刻进了基因里。
“你打算一直在那上面跟我说话?”确定墙上这个兔子是本体之后,千空对他说道。眼见兔子瑟瑟发抖,他很确信自己完全占了上风。可是刚才不知不觉中连续中了两个幻术仍让他心有余悸——唇上还有触感,一切都真实得可怕。
倘若兔子是敌人,那么现在自己的处境恐怕很艰难。
“下来也行,我希望我们稍微保持一点距离。”
这里是唯一接纳兽族的人类国家。不过,他们只接受人畜无害的普通兽族以二等公民的身份在这里生活。普通兽族魔力低微,他们进食普通的食物就能维持生命。
上级兽族则不一样。
他们强大,魔力的消耗也同样巨大。为了有足够的魔力运转身体机能,他们必须捕食人类和其他兽族。巫师以魔法阵和咒文咏唱作为辅助,使用魔法与天生魔力的上级兽族相抗衡。而弱小的普通兽族,则向人类国家寻求庇护。
很显然,他们在被吃掉和忍受屈辱之间选择了后者。而千空这样的上级兽族对一只兔子来说无疑是天敌般的存在。
若真的发生冲突,幻有很大把握用幻术让自己脱身。过去许多次被人纠缠,他都是这么做的。尽管如此,本能中的恐惧还是无法克服。和一条蛇面对面聊天,对他来说比在宴会上被人揩油还要头皮发麻。
“好吧,我不勉强你。你不是要报答我吗?那就回答我一个问题。”千空说着,用手指凭空画就,碧色的魔力光芒从他指尖溢出,像墨汁一般为他勾勒的线条填满颜色。画好之后,他问:“你见过这个吗?”
“是个人类的魔法阵,不过我不清楚这是什么魔法。”幻能看到人类巫师使用魔法的机会不多,但这样的图形他还算熟悉。他想了想又补充道:“中央图书馆里有很多魔法书,反正你的拟态这么逼真,装成人类巫师混进去查查不就知道了。”                                                                                                                                          
千空托着下巴,对幻露出一个笑。
“干……干什么?”兔子突然有不妙的预感。
“那么,那个中央图书馆在哪里呢?你是本地兔吧?”蛇保持着笑容,说道。
TBC
 
第二章
 
·幻老师:喜欢钱有错吗?
 
兔子是兽族中所有捕食者最青睐的食物。
因为他们弱小,却又喜欢群居。一旦找到了一只,就意味着能找到更多。所以尽管他们身上的魔力不多,但只要猎杀足够多的兔子,亦能填饱肚子。
比起猎杀一只魔力强大的兽族来说,风险要低很多。
幻大约是从这样一场猎杀中幸存下来的。他睁开眼睛时,发觉有很多事情想不起来,唯独记得自己的名字,和有谁嘶声力竭地让他快逃。
他觉得自己脸上痒痒的,有东西滑落。用手摸了摸,是红色的液体。嗅起来很腥。四下张望,才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大片这样的液体中。
这是什么?他想。
似乎是从身体里流出来的东西。
而周遭除了大滩大滩这样的液体,什么也没有。既没有同伴,也没有遗骸。
他站起来,看见风吹过草原。一望无际的绿色如海浪般起伏着,发出沙沙的声响。
失去了记忆让他感觉不到任何情绪,亦不知道自己应该何去何从。于是一边在草原上寻找植物的种子填饱肚子,一边漫无目的地走。直到他再次嗅到那腥甜的味道,才停了下来。他看到一只草原狼,正在啃食着已经看不出原貌的兽族骸骨。那骸骨非常大,也许属于上级兽族也不一定。但此刻它什么也不是,只是战败后他人的盘中餐。
幻觉得这一刻他的心跳都停止了。
心底的恐惧瞬间被唤醒,本能让他立刻明白过来,自己应该逃跑。但已经迟了。草原狼纵身一跃,已经到了他面前。他被扑倒在地,腥臭的尖牙卡进脖子的皮肤里。他哭不出来,也喊不出来,只觉得身体死去般僵硬。
“什么嘛,是只小兔子。”狼站起身,松开了他。
他吃得很饱,魔力充沛。对一只瘦骨如柴的幼兔毫无兴趣。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可能只是单纯的无聊,偶尔也想做做好事,他对这只吓得浑身僵硬的小兔子说:“这里已经是狼的地盘了。我建议你往东走。那边有个人类国家,最近开始收容你们这种小动物。”
大多数人类看不起委曲求全的兽族。但他们并不知道,对于这些兽族来说,现在能日复一日的安稳度过,已经像是来到天堂一般了。
幻端来一盆热水,用湿毛巾给一只头发卷卷的小羊羔洗脸。旁边还有许多幼兽。大一些的自己在洗漱,小的则排好队,等待被幻照顾。
“都是你的孩子?”千空被一个乱跑的孩子撞了一下,忙闪身躲到一边。又不小心踩到了谁掉在地上的玩具,惹得一个孩子哇哇大哭起来。他寻找可以让自己安静待着的地方,屋子里倒是有几张凳,但上面都坐满了孩子,塞不下他。于是只好靠墙站着,尽量缩小自己的存在感。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