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变成了全世界唯一的Omega(穿越重生)——那一年

时间:2019-12-02 14:10:33  作者:那一年

   《变成了全世界唯一的Omega》作者:那一年

  文案
  林江生从小就长得好看,唇红齿白,身姿纤长,追求者无数。
  但是有一个问题却困扰着他,他是地球上唯一的一个Omega,信息素总是会吸引到许多追求者。
  直到有一天,某个集团的老男人对他一见钟情。
  很好,发热期的问题终于解决了。
  发热期:成年的标志,无法自控,会往外散发浓烈的信息素,产生强烈的欲.望,一般来说,Omega身边的Alpha越多,其发热的频率或者强度也会越大。
 
  注:1v1攻是秦衍~林江生已经成年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情有独钟 边缘恋歌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江生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林江生也不知道这样的关系是怎么开始的。
  他看着眼前摆放在桌子上精致的饭菜,一道道佳肴被上方暖黄色的灯光照的十分好看,色泽艳丽,闪着点点微光,看起来让人十分的有食欲。
  他盯着那饭菜上的一点闪烁,光晕在眼前变大,他长长的睫毛颤了颤,思绪有点飘远。
  林江生的身上还穿着第二中学蓝白相间的校服,因为已经穿了一年多了,校服的颜色有一点点的发白,不过因为校服十分的干净,没有一点污渍,所以看起来十分整洁。
  他的脚上还穿着一双半新不旧的运动鞋,鞋带整整齐齐的系着,垂落在鞋面上,饭桌上,他白皙纤长的手指正拿着筷子,慢慢的往嘴里送菜。
  包间里面当然不止他一个人。
  低沉的嗓音从对面传来:“在学校过的怎么样?”
  对于这样奇怪的关心,林江生已经习惯了,他说:“挺好的,学校里面的同学都很友好。”
  秦衍听闻点点头:“听唐老师说,最近的学习成绩有一点下降?”
  唐老师就是他们高二一班的班主任,是一位临近中年的女士,带班很有经验,在学生里面也很有威严。
  林江生说:“没有,只是做卷子到最后有一些浮躁,大题没有做完。”
  秦衍说:“嗯,春天比较容易上火。”说完,他就拿起勺子舀了一碗绿豆汤,放到了他的面前。
  秦衍说:“多喝点汤。”
  类似于这样的场景已经不是一次了。
  林江生拿起白色的瓷勺,把温热的绿豆汤送入嘴里,舌尖传来甜甜的味道,以及绿豆沙沙的触感。
  也许是久经商场,秦衍的身上有一种难以抗拒的威严,林江生从小就缺爱,所以对于这样的关心他没有办法拒绝,就低头乖乖的把碗里的绿豆汤都喝了。
  ——他想起来了,林江生把嘴里的汤咽下,他和秦衍第一次见面是在学校的校长室里,当时老师带他去领取贫困生补助,一进门就看见了秦衍就坐在主位上。
  林江生的眼睛顿时就被吸引住了。
  那个男人就坐在主位上,身上也是穿着西装,只不过因为坐下的原因,他的西装扣子解开了,露出了里面洁白的衬衣,他的腰背挺拔,手上正拿着一份文件在看,表情淡淡的,看起来像一个普通的商业人士,但是周围却隐隐散发着气场,让人不容忽视。
  秦衍听见进门的声音,抬头往门口看了一眼,林江生觉得他的目光直直的落在了自己的身上,但是等到他再看时,秦衍就已经低下头,看着手里的文件。
  他记得校长难得笑的和蔼可亲,站在旁边介绍说,这位是学校资助方的人,秦先生。
  *
  时间渐渐的走到了晚上的八点钟,天色早已暗了下来,和秦衍一起吃饭的气氛还算融洽,一边交谈一边吃饭,时间过的也快。
  不过大部分的时候都是秦衍在问他学校里面的事情。
  虽然林江生已经习惯了这样的问候,但是来自于资助方的这样的关心,他一时也摸不准对方是个什么意思。
  没有人会白白请吃饭,尤其是对方的身份还不大一般。
  难道是看他成绩优异,想提前定下,大学的时候好去公司实习吗?
  林江生左思右想,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
  但是没有关系,经过这么长时间的观察,他确定秦衍并不是带着什么恶意来的,林江生是一个Omega,天生心思敏感一些,对于其他人是好意还是恶意,他是能敏锐的感受出来的。
  林江生已经有了很明显的饱腹感,看到秦衍也吃的差不多了,就放下了筷子。
  秦衍开口说:“我这段时间要去国外开会,可能就不能来和你一起吃饭了,你要照顾好自己,如果有什么需要联系我的,可以直接给我打电话。”
  林江生点点头,心想,秦先生事业方面听起来发展很好,怪不得身上的威严感这么重,可能是企业里面的某个领导者?像他这样优秀的人,想必在商业方面的发展方面也很成功吧。
  “有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秦衍问道。
  林江生看着他脸上淡淡的表情,有点摸不准他的意思。
  他们两个虽然吃了几次饭,但是林江生对秦衍的了解还停留在表面,秦衍突然说出这样的话,让他觉得有些莫名。
  难道他该说些什么吗?
  林江生有些疑惑的想。
  沉默的时间稍微有些久了,林江生怕再不开口双方都会尴尬,就说:“……祝你工作顺利。”
  秦衍的眉眼好像温和了很多,他还以为自己花了眼,等他眨眨眼仔细再看的时候,秦衍的表情就又变成了那副稍显淡漠的样子。
  果然是他看错了。
  *
  秦衍的车停在了他家那一片外面的马路上,他家住在市南,市南这片可以说是全市最贵的房价之一了,住在这里的,家里面再怎么差也是小康水平,但林江生住在这里,生活条件却不是很好,否则也不会落到还要申请贫困补助的地步了。
  ——他家是在城中村。
  低矮的平房在一片高楼林立的包围里面显得格外突出,从外面看就会有一种上世纪风格的感觉,水泥筑起的墙壁上面还有绿色玻璃瓶子做了一圈“围栏”,和新世纪使用电子锁防盗门的画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好像有一道无形的铁壁,将两边隔得死死的。
  这几年关于拆迁费的传说一直不断,所以住在这里的人都做着拆迁发财的美梦,但是等啊等,周围的房子都拆了,只有这一片,还是破破烂烂,一点拆迁的迹象都没有,大家还继续做着美梦,催眠自己,明年就拆了,明年就拆了……然而,拆不拆,还是一个未知数。
  林江生下车关上车门,正打算往家走,就看见秦衍没有一丝停顿的也打开了车门下来。
  黑夜中,他的乌黑的眼珠在夜晚里面显得熠熠生辉,剪裁有度的西服严丝合缝的包裹着他的身材,多一分不多,少一分不少,将衣服下的身材完美的衬托了出来。
  他十分绅士的走过来,对林江生说:“这么晚了,我送你到楼下。”
  林江生对他的好感又多了几分。
  原因无他,秦衍将他们两个之间的距离保持的刚刚好,即便是送他回家,也不会借此登堂入室,不然他也会烦恼该用什么东西去招待他这样的人物,而且也省去了和家里爷爷奶奶解释的麻烦。
  林江生点点头,他已经成年了,可以预计在不就的将来就要迎接发热期的到来了,最近身上的信息素也隐隐有些外溢,这让他很担心,虽然这个世界并没有Alpha这样的概念,但是他还是感觉到了一丝不安。
  秦衍的体格明显要比林江生大上两个号,林江生因为性别的原因,体型要比一般人纤细一些,力量也不强,所以如果真的有什么意外的话,只有他一个人,他也说不好会发生什么。
  想到这里,林江生身上顿时冒起了鸡皮疙瘩,在这个没有信息素伪装剂和抑制剂的世界里,他的不安,不是没有道理的。
  林江生拿出手机,打开手电筒,照亮了前面的路。
  秦衍和他仅隔着一条手臂的宽度,如果不小心走的近一些,他们两个的手臂就会时不时的碰到一起,林江生注意到以后,就悄悄的把手往自己的方向收了收。
  等到了楼下,林江生停住说:“谢谢你,秦先生。”
  秦衍的眼睛落在他的身上,顿了一下,说:“江生,不必这么生疏。”
  秦衍的嗓音很好听,宛若大提琴一样低沉优雅,在静谧的黑夜里面有一种神秘的感觉。
  林江生看着被微弱的月光照亮的他的脸,有一半被隐藏在了黑夜里面,整个人散发着一种生人勿进的气场。
  林江生心底难得的有些忐忑,秦衍怎么说也算是长辈,而且还算是那种事业有成的,就更值得尊敬了,如果不叫秦先生,那该叫什么?况且,秦衍说的是他道谢生疏了,还是称呼生疏了?
  林江生犹豫了一下说:“谢谢你,秦叔。”
  没有任何攻击性的声音响起,嗓音带着一些少年特有的清润,像水一样,又柔软又有一种清亮的感觉,在安静的环境里面格外的清晰,秦衍竟然从中听出了一丝甜腻的意味。
  只不过说出的内容就没有那么的合意了。
  秦叔……
  这个称呼听起来似乎不是那么亲近。
  秦衍想,不过他没怎么在这个问题上过于执着,他看着林江生白皙细腻的脸颊在眼前消失,目送着他上楼,直到看到他房间的灯光亮起,他才放下心来。
  楼上的窗户被打开,秦衍看见林江生探出头来,似乎在辨认着什么,过了一会儿,他才伸出手来冲他摆摆。
  漆黑的夜晚里,秦衍远远的也看不清林江生的脸,但是他能想象出他一副探头探脑的可爱样子。
  秦衍的嘴角不自觉的勾了起来,他颔首,站在原地不动。
  楼上的人影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就退回去关上了窗户,秦衍走到稍远的地方站定,过了大概五分钟,楼上的窗户又被拉开了,这一次,他只是看了一眼就关上了窗户。
  秦衍站在远处,看了好一会儿。
  一想到不就之后他们有一段时间不能见面了,秦衍的心里就有一些惦念,想再多看他两眼。
  直到确认林江生不再推开窗户,秦衍才离开。
 
 
第2章 
  林江生被手机的闹钟吵醒,他闭着眼把手伸出暖暖的被窝,“哒哒”两下,就把放在枕边的手机关掉了。
  刺耳的声音瞬间消失了,安静的房间里面又传来了浅浅的呼吸声。
  大概过了五分钟左右,他才坚强着掀开被子起来。
  家里安静的有些过分,并不是爷爷奶奶还没有起床,而是他们起的太早,早就出门了。
  林江生的爷爷奶奶在附近的一所小学卖早餐,所以每天天不亮就起床开始准备出摊了,往往到林江生起床的时候,他们两个人就不见了。
  家里的日子过得辛苦,他知道当初爷爷奶奶捡到他的时候花了很多的钱给他上户口,上小学,那几乎是把他当成亲生的孩子一样对待行为,让林江生记忆深刻,完全不顾他被捡到的时候已经七八岁了,已经知道自己不是亲生的孩子了。
  最后,林江生还是成功的入学了,虽然七八岁的年纪在一年级里面显得有一些突出。
  曾经林江生也想早起帮帮家里,但是爷爷奶奶十分宠爱他,他特意设好闹钟起来想要帮忙的时候,却发现他们也比往常起的还早,已经提前把东西都准备好了,根本没有林江生能插手的地方。
  看着他们这样费心,想让林江生多睡一会儿,反而起的比平时还早了,无奈,他就放弃了这方面的想法。
  其实,林江生是最近这几年才想起来自己是穿越过来的。
  时空的交叠让他失去了记忆,而青春期的到来导致他信息素涌动,才让他在发热期到来之前渐渐想了起来这些事。
  林江生叹了一口气——说不定忘掉以前的那些事对他来说才是一件好事。
  他拉开窗帘,阳光照射了进来,让他的眼睛下意识的闭上了,等他适应过来,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就出现在了他的眼前,他又低头一看,下面还是往常低矮的平房。
  林江生的家在这一片唯一的楼房里面,小楼不高,总共六层,他家在五楼,比其他房子稍微好一点的地方就是每天起床可以远眺一下风景,拉开窗帘后,花一秒钟思考一下传说中的拆迁什么时候来,然后在洗漱完后匆匆的往学校赶去。
  他坐的公交车会有一点堵车,所以他得早点出家门,不过他去的车站和爷爷奶奶他们正好是相反的方向,否则他就可以去他们那里帮一下忙再走了。
  清晨的人有点多,不仅仅有身穿校服,面颊青涩,背着书包的学生们,还有面无表情,一脸疲惫,行色匆匆的上班族,等轮到林江生上公交车的时候,车里面已经人满为患,没有座位了。
  他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握住靠背上的扶手,站定。
  这个位置他很喜欢,窗户被人开了一点小缝,时不时的会有风吹进来,让原本有些闷,有些热的空气散开了一些,而且从窗户这里还能看到外面迅速闪过的风景,这让林江生很满意。
  车停下,林江生看见了站在公交站上的同学。
  他看见张雪排着队走上了车,然后顺着人流往里面挤,林江生看她挤的吃力,就喊她:“张雪,这边!”
  张雪抬头眼前一亮,使劲往前走了两步,脆生生的说:“班长!”
  林江生说:“上我这边来。”
  他侧开身子,让身高到他胸口的张雪站在了自己前面。
  正好他和座椅的中间还有一小块空隙,刚刚好还可以站一个瘦一些的女生,所以就让张雪过来了。
  林江生松开握在椅子上的扶手,示意张雪握住,然后自己抬起手,拉住了脑袋上面的拉手。
  他看着自己映在窗户上的脸,头发有些长了遮住了眼睛,眨眼的时候有一些痒痒的,他抬起另一只手往脑袋上拨弄了两下,眼前不适的感觉少了一些。
  眼睛一转,就看见张雪正透过车窗看他,他们两个在窗户里面对上了眼神,林江生下意识的冲她一笑。
  *
  张雪是林江生的前座,坐在他前面一年多了,按理说他们已经非常熟悉了,但林江生这样冲她一笑,她还是会有一种脸红心跳的感觉。
  眼睛慌忙挪开,看向了别处。
  哎呀,班长怎么这样勾人?
  她愣愣的想。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