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柔软关系(近代现代)——不是知更

时间:2019-12-02 14:11:29  作者:不是知更

   《柔软关系》作者:不是知更

  文案
  科研直男看上了隔壁那个很会做菜的邻居。
  CP:贺昀迟X陈南一
  外冷内热科研学霸攻X温和私房菜老板受
  攻受均有前任。
  生活恋爱文,普通甜饼。
 
    现代 都市 年下 HE
 
第1章 
  夏末时节,A市的南部市区又涌进了一批新鲜面孔。
  这座城市有两所不错的大学,一到开学季,大学附近就会热闹好几天。但相比建在新城区的B大而言,A大所在的南区城建偏老,路不宽敞,交通麻烦。好在周边的地租不贵,又背靠学校,客源不愁,最近便有几家新装修好的小店赶着新生入校的人气,热热闹闹地开了张。
  从A大校门口往右,商业街和侧伸出去的一条小巷内外都是一水儿的开业花篮。一片繁花里,巷尾那栋门前清净,只有满满一面墙爬山虎的三层灰砖小楼反倒变得有些显眼。
  那栋楼有个不大不小的后院,前门很窄,进出不算太方便。新搬来的主人看起来很有打理的兴趣,门口堆着许多盆高矮不齐的绿植。
  陈南一把几箱东西搬进室内,又拿了一架梯子出来,支在店招下面,打算攀上去调整灯牌。
  他是这家正在筹备开业的小店的老板。离开学校之后,陈南一两个朋友合作,先是在地段好些的城中开了一家咖啡店,后来慢慢转型,做成了一间小有名气的私房菜馆子。最近房租续约的事情谈得不顺利,店里的几个人合计一番,便找到南城的这栋小楼,前前后后装修了半个月,总算大致布置完毕。
  调整几下灯牌,藏起电线,陈南一冲下方的女孩笑了笑,“现在摆正了吗?”
  宋亦杉扶着梯子,略一后仰,仔细看了看,“正啦!”
  宋亦杉是A大的学生,开学就读研二,本科和陈南一一样都是B大,只比他低一届。两人在校时一起做过几次活动和课题,慢慢成了关系不错的朋友。
  陈南一大概也觉得灯牌放得位置不错,便收好梯子抱起几盆薄荷上楼,“今天店里有酸木瓜,留下来吃饭?”
  “番茄酸木瓜煮鱼?”宋亦杉站在一楼的木质楼梯扶手旁,扫了一眼地上倒着的两个纸袋里有新鲜的梨子,提高音量对楼上的人道,“师兄,能配一杯葡萄雪梨汁吗?”
  陈南一擦干净向阳的窗台,放好几盆植物,边说边笑眯眯地向楼下走,“好啊。”
  “算我一杯。”一直在后厨收拾的店员林昂闻声溜出来,趴在扶手上,也跟着冲楼上喊,不巧转角的一扇平开窗漏出一束阳光,晃得他闭了一下眼睛。
  再睁开眼,穿着棉麻衬衫的陈南一正浸润在那束已经不复盛夏炙热的黄昏日光里,手里拿着几片刚摘下来的新鲜香草,微微一笑,露出一排整齐的牙齿,“当然。”
  晚餐时间,巷子里的几家小店正是忙乱的时侯,路灯和店招陆续亮了起来。陈南一打开厨房的两盏吊灯,熟练地片好半颗柠檬,与洗净的薄荷叶一起拌入调料里。他动作麻利地捞出煮好的鸡肉片,扔进手边一大碗备好的冰水中。
  冰块浮动,撞在瓷质碗壁上,细小声响和鱼汤咕嘟咕嘟的气泡声融为一体。
  “要帮忙吗?”林昂搬完几箱物料,在厨房门口探头探脑。
  “帮我把鱼端出去。”陈南一抬手指了指,“准备开饭吧。”
  “OK!”林昂把几样菜端上餐桌,对门外正在开灯牌的宋亦杉道,“小杉!”
  “来了。”
  屋外One Day的小小灯牌和庭院的几串星星灯发着安静的光,衬得窗台上的那些植物绿得过分通透。屋内的三人就着晚风,正在吃饭。
  陈南一舀了两碗鱼汤,分给身旁的两人,“今天辛苦你们了。”
  宋亦杉摆摆手,喝了一口鱼汤,“怎么会,巴不得你搬过来。对了,以后是不是每天都可以来蹭饭了?”
  “有空尽管来。”
  林昂忍不住插话,“你们A大食堂不好吃?还要天天来蹭饭的?”
  “没有南哥做的好吃。”宋亦杉笑道,“不过,没想到你们真的会把店搬过来。”
  提起搬店,林昂有点怨气。他喝了两口葡萄雪梨汁,说道,“欸,毕竟开在望海路那边一年多了,要不是那个房东看南哥面善好说话,涨得太过分——”
  “算了。望海路的地租都在涨,不能全怪别人。”陈南一不太在意,“搬过来也挺好的,这栋房子空间大,采光不错,以后可以在楼顶和庭院多种点罗勒和薄荷。”
  林昂敲敲碗,“你就是太好说话了。”
  宋亦杉托腮,笑了一下,“其实南哥很有原则的。”
  陈南一笑着摇摇头,不理会他们的一唱一和,转脸对林昂扬扬下巴,道,“快吃饭吧,等下早点回家照顾林姨。”
  林姨是林昂的母亲,店里的主厨之一,她最近身体不太好,碰巧又要搬店,这几天便在家休息养病。
  “好嘞。”林昂匆匆扒干净一小碗泡饭,起身去厨房打包一份餐食,“我妈的头痛好多了,再过两天应该就能回店里了。”
  “没事,等病好了再说。”陈南一看着已经光速收拾好东西准备回家的人,叮嘱道,“你路上慢点。”
  “知道啦。”
  宋亦杉捧着一杯果汁靠在门口,和陈南一一起送走骑着单车消失在路口的林昂。她把额前汗湿的一缕头发别到耳后,微侧过脸问,“还有要整理的吗?”
  “没有了。你也早点回学校。”陈南一低头收拾着桌上的碗筷,又想了想,抬头道,“等等,我送你回去吧。”
  宋亦杉愣了一下,随即有点勉强又有点安抚意味地笑了笑,“没关系,回去的路上都是人,时间也不算晚,别那么紧张。”
  陈南一也意识到自己有些反应过度,略一皱眉,换了个轻松点的口吻,“最近有定期去见医生吗?”
  “有的,医生说没事。”宋亦杉把果汁喝完,洗干净玻璃杯,放回置物架上。
  “那就好。”
  “嗯。”宋亦杉神色如常地拿起自己的手提包,临走前想了想,还是开口道,“师兄,都过去两年了,我……”
  她努力想表现得云淡风轻一些,却并不怎么成功,和陈南一对视半晌,最终只是挤出一个微笑,“走啦。开业那天,记得给我留个位子。”
  陈南一做事向来不急不躁,店内收拾得差不多了也没有赶着营业。搬店前他在朋友那儿定了几套颇为中意的餐具和茶具,等取回来之后,才慢慢悠悠地挂上了营业中的招牌,又请宋亦杉和几个朋友简单吃一顿庆祝餐。
  这会儿已经过了晚餐的高峰时段,店里的人渐渐变少。陈南一忙着出品和招待客人,只是抽空到天台喝了杯酒。
  “今天生意不错哦。”
  “以前的老客人捧场啦。”陈南一和众人碰了一杯,“你们吃。”
  “等等。”宋亦杉站起来,“我也要回实验室了,跟你一起下去。”
  她走在陈南一身后,一前一后下楼。两个服务生正在收桌,林昂装好一袋外送的餐食,有点犯难地问,“谁有空去送一趟,就隔壁A大的,这个距离叫跑腿不划算啊。”
  “我们学校的?”宋亦杉拿起小票看了一眼,失笑道,“巧了,这是我实验室旁边的那栋实验楼。我帮你送过去。”
  “南哥?”林昂转头问陈南一的意见。
  陈南一洗完手,正在处理一道凉菜,回身冲宋亦杉一笑,“谢了。”
  “这有什么。”宋亦杉挑挑眉,拎着袋子和背包离开了。
  宋亦杉是食品学院的学生,常用的实验楼和农学院的靠在一起。她对这一片熟悉,很快找到了订单的地址,第一综合实验楼的大厅。
  这和她那栋实验楼有些像,大厅旁边就是公共实验平台。
  这个时间在用公共实验平台的学生不算多,因此那个音量不大却听起来气势汹汹的声音就格外明显。
  “384板的离心都能离反,你是没学过实验操作吗?”
  “行了行了,贺昀迟。”庄泽森推着人出门,好言相劝道,“毕竟是刚进组的师弟……”
  单看表情,穿着实验服的青年并不算生气。但他推了推眼镜,拧着眉说,“这周第二次了,连个样本都处理不好——”
  贺昀迟嘴角微微向下一垮,眼里流露出一丝不耐烦。庄泽森无奈摊手,“我知道你做不出实验心急,嗨,别气了,吃饭去吧。”
  话音刚落,他的手机铃声响起,旁观全程的宋亦杉朝他们走过来,礼貌一笑,报出一串手机尾号,“你订的外卖?”
  眼前的女孩打扮得简单入时,笑起来两个酒窝十分可爱。庄泽森一愣,脸颊飘红,舌头竟然打起结,“是、是我的。”
  “喏。”女孩把纸袋交给他,后退一步,转身离开了。
  庄泽森有点晕乎地跟着贺昀迟出了实验楼,在便利店买了杯饮料,坐下吃饭。他打开餐盒,食不知味地吃了几口,撞了撞贺昀迟的胳膊,“欸,你觉得刚刚那个女孩好看吗?”
  贺昀迟:“没注意。”
  “……”
  “我觉得挺好看的。她是这家店的店员吗——”庄泽森打开外卖软件翻了翻,“这家店离学校很近啊。”
  “实验狗脱单不容易啊。”庄泽森记住店名,趴到桌上惨叫一声,“希望这个小姐姐还是单身。”
  贺昀迟淡淡道,“你脱单有多远我不知道,但组会就在明天。”
  “闭嘴。”庄泽森推了他一把,“我看你是失恋两年失出毛病了。”
  他们俩从本科起就是同学,庄泽森对贺昀迟那点乏善可陈的情感生活算得上是了如指掌。虽然贺昀迟的长相在系里数一数二,可他大学四年只交过一个女朋友,确定关系没多久就听说对方提出了分手。
  而后一直单身到现在,大有一副修身养性为科研献身的架势。
  “你的漂亮姐姐是隔壁食品学院的。”贺昀迟的那份本来也快吃完了,他索性筷子一停,语出惊人,“想知道名字就少说点屁话。”
  庄泽森眼睛一亮,立马做了一个嘘声动作,“以后绝对不提你被前女友踹……行行行,别踢我,赶紧说。”
  “宋亦杉。”贺昀迟把餐盒原样封好,放回纸袋,“去年开学典礼,和我一起致辞的那个。”
  他一说,庄泽森确实有了几分印象,“对啊,我就说她有点眼熟。那你应该有她联系方式吧?”
  “没存。”贺昀迟转手把纸袋扔进垃圾桶,拽着人回实验楼,“走了,回去写组会汇报。”
  作者有话说:
  这篇想写来练习一下节奏把控,写得慢,应该也慢热吧(●'??'●)
 
 
第2章 
  A大农学院的动物科学专业在全国排名很靠前,贺昀迟本科毕业直接保研,进了校内动物生殖生理方向某大牛的课题组。如今刚念研二,文章是发了两篇,实验也做得更加辛苦,整个暑假都没怎么离开过学校。
  “贺师兄,我们这边结束了。拜拜。”
  “嗯。”
  明天就是周末,至少可以休息半天。同组的几个人跟贺昀迟打过招呼,纷纷打闹着离开实验楼。他核对了一遍今天的实验记录,标注好回家看的文献,也收拾东西下楼了。
  实验楼里冷气开得足,一出去身上反而拼命冒汗。这种冷热交替的环境很容易感冒,贺昀迟不幸中招,这两天简直成了一个移动传染源,走哪儿都不离口罩。
  呼吸不畅,又戴着口罩,闷得他头脑发昏不太想开车,便打算步行回家。
  贺昀迟家庭条件不错,本科开始,就独自一人住在学校附近的一套平层公寓里。
  走出校门等红绿灯时,他忽然想起一件事,最近隔壁一直空置的公寓新搬了住户,每天都在忙着整修。虽然对方还算有公德心,时间卡得颇准,上午下午都只折腾两三个小时就再没有动静,但对于不大喜欢出门的人而言,这意味着周末可能没法睡一个懒觉。
  不是什么大事,但让贺昀迟有点轻微的烦躁,走出电梯时脸色都不是很好看。
  这栋楼一梯两户,左手边是他的公寓,右手边那间房门大开,隐约有男女的说笑声从里面传出来。
  地上堆着几包行李,玄关里侧有一个打开的行李箱,东西乱乱地堆着。贺昀迟扫了一眼,心想搬来的可能是一对情侣。
  他揣测到一半,感觉脚边有什么毛绒绒的东西拱了拱,低头一看,是只刚从宠物包里逃出来的橘猫。
  有宠物还不知道关好门。
  贺昀迟在心里批判了一番尚未谋面的邻居,俯身把猫抱起来。
  猫咪很乖,在他臂弯里安静缩成一团不动弹。没等他摸几下,房间里忽然闪出一个女孩的身影,惊呼道,“小咪呢?”
  她看见不远处站着的人,赶紧跳过一堆杂物抱回猫,“不好意思。”
  ——居然是宋亦杉。
  不过隔着口罩,宋亦杉好像并没认出他来。贺昀迟愣神一秒,面无表情地把猫还回去,敷衍地点头示意便打算转身开门。
  “找到了吗?”
  他还没挪动脚步,屋内却响起一个男声。贺昀迟闻声望去,那边玄关的灯只开了一盏,一个年轻男人的身影从灯光照管不到的小块黑暗里逐渐清晰起来。
  暖黄的光束最先落到他的眼睛上,贺昀迟与他短短对视一秒,快速移开视线,只记得瞳色纯黑干净,一望就令人心生对整张脸的期待。
  “找到了。”宋亦杉抱着猫朝青年走过去,冲他笑着说,“幸好没跑出去。”
  看来真是一对情侣。贺昀迟回过神,由衷地替庄泽森默哀了一下,已经能预想到对方知道这个消息时的呆滞表情。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