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心动满格(近代现代)——楚寒衣青

时间:2019-12-16 13:47:17  作者:楚寒衣青

   《心动满格》作者:楚寒衣青

  文案
  【全文完】
  看似17岁的祝岚行有个秘密,他会因为“鹿照远信号不足”而年龄随机变大变小,有时是孩子,有时是瞎了7年的27岁真正的自己,只有靠近鹿照远才能保持稳定。
  不行,真的很奇怪。
  为了显得不那么奇怪,他费尽心思保持着和鹿照远不远不近的距离,力图当个正常同班同学。
  鹿照远也有一个秘密,他见到祝岚行的第一面就想被人摸头杀。百度遗憾的说,这是因为他已罹患皮肤饥渴症,请勿抗拒,需正视问题。
  操,能治吗?
  鹿照远绞尽脑汁不那么奇怪的偷偷和人亲密接触。结果越治病越重,最后发展成看到人就心律不齐。
  **
  月考,全校第一鹿照远,全校倒数第一祝岚行。
  祝岚行:我那么有钱还得寒窗苦读才能和人继续当同学???
  鹿照远:这种学渣我要替他补课到几时才能考上top2???
  **
  轻松恋爱小甜品XD
  表面阴郁苍白美人攻vs当学霸是为了更好的当校霸酷guy受
  *祝岚行(攻)×鹿照远(受)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祝岚行 ┃ 配角: ┃ 其它:
  作品简评
  祝岚行有一个秘密,他会因为“鹿照远信号不足”而随机变大变小,想要恒定身体状态,只能跟在鹿照远身旁,努力和鹿照远保持充电状态。于是原本27岁的祝岚行,不得不以17岁的身体状态,重走上学路,和鹿照远一同上学放学……作者楚寒衣青用娴熟细腻的笔触,在校园的背景下加入了独特的设定,使原本耳熟能详的剧情碰撞出了全新的火花,让纯真的学生年代,添加入了更多的轻喜元素,从各个方面,展现出两位男主与众不同的友情与爱情。
 
 
第一章 
  外头的风有点大,呜——呜——地尖啸来去,啸得门口的小青柏折了腰,没放好的易拉宝在七层高的天空恣意飞舞,上边明星脸上的笑在风中有点儿扭曲。
  一如正蹲在身前的女人。
  “小朋友,你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爸爸妈妈呢?”
  商场休息区的人造樱花树下,祝岚行在此坐了有些久。
  他将目光自眼花缭乱、色彩斑斓的商场收回来,看着女人。
  女人四十左右,长得还算白胖,像刚出锅的馒头,但不太会笑,笑起来时,就像馒头被人用力掐上一把,一下现了它皱巴干瘪的原形。
  “来,阿姨请你吃糖。”
  她朝人群里的同伙飞了个眼色,冲祝岚行摊开的手掌里,满是花花绿绿的糖果。
  祝岚行恍若无觉,从中挑出个粉蓝色兔子的。
  女人笑容更深了,她张开嘴巴,模拟出吃东西的声音。
  快吃吧,很甜的,啊——”
  祝岚行掐开包装,收起漂亮纸张,落下颗含迷药的糖果,扬手丢入女人嘴里。
  女人:“???”
  糖果直抵喉咙。
  她一呛,半吞不吞,撕心裂肺地咳嗽起来。
  祝岚行跳下椅子,迈开小腿,朝前方不远处的甜品店跑去。
  小孩的奔跑速度当然比不上大人,但呛咳连连的女人和来往的人群很好的作为屏障,给他争取了足够的时间。
  眼看就要跑入甜品店,前方突然横来一条腿。
  祝岚行没收住脚步,直接撞了上去,还晕着,一只手伸来扶住了他:
  “小朋友,没事吧?走路小心点……”
  “后头有拐子追我,想要拐卖我。”
  两道声音交叠着响起来。
  来甜品店换班的鹿照远怔了怔,打量小孩:
  四五岁大的孩子,皮肤冷白冷白的,大眼睛,粉嘴唇,穿着身小绅士似的西装,可爱得像橱窗里洋娃娃。最独特的是眼睛,色泽很淡,浅透薄脆如同一盏琉璃,注视人的时候,分外……摄人。
  鹿照远从小孩的眼睛中看见了自己的清晰倒影。
  他在这瞬间做出决定。
  他蓦地蹲下,把孩子抱起来,往前走了两步,进入甜品店中,再放下。
  这一系列动作之后,前方的人群一阵骚动,一对神色凶狠的男女推挤着人群跑了出来,目标明确,直奔甜品店中的祝岚行。
  鹿照远站着不动,一直到这对中年男女堪堪够到甜品店的门口之际,伸脚一勾玻璃门。
  轻轻一个推力,厚厚的玻璃重重合上,正拍在两人脸上,当场把人的眼泪拍了下来。
  鹿照远露出一个轻松写意,见机行事的微笑:“不好意思啊,一不小心关了门,不疼吧?你们想要干什么,进来点单吃甜品吗?”
  女人狠狠擦掉眼泪,一开口就像被掐了喉咙的母鸡在尖叫:“你抢我孩子你还打人,你才想干什么!”
  这一声嚷,嚷得商场里的人尽皆侧目,围拢过来。
  “我没有打人,我只是一不小心碰到了玻璃门。”鹿照远状似诚恳,“不过,你说他是你们的孩子?”
  “不是我的还是你的?赶紧让开,不然我报警了!”
  鹿照远眼神钩子一样钩过两人面孔,半晌笑了:“请便,随意。等警察来了我可要请他们好好看看,一对猩猩是怎么生出了个人类宝宝。”
  众人一看两人这乡土丧气长相,再看小孩玉雪可爱模样,发出了然的哄笑:
  “不要越级碰瓷,这两最多小孩家的保姆和司机了吧?”
  中年男女见势不好,立刻想跑。
  但鹿照远早有准备,一拉玻璃门,先快速一脚放倒男人,再在合身前扑,反扭女人手臂,一眨眼就控制住了两个人:“大家帮个忙,把保安叫来,报警抓人贩子。”
  人群连忙答应。
  马上,保安匆匆赶来,自鹿照远手中接过拐子,一边押着,一边给警察打电话。
  门外的事情完了,鹿照远才回头,值班经理尤甜已经端着碗芝麻糊出来了。
  她先拍了拍鹿照远的肩膀,称赞道:“脑子转得真够快的。我看刚才有人拿手机拍视频了,回头视频在网上火了,带动了生意,给你算提成。”
  话都没说完,已经风风火火走到祝岚行身前,伸手牵人:“小朋友,姐姐给你端了碗芝麻糊,我们一边吃糊糊,一边聊天,好吗?”
  祝岚行对尤甜礼貌点头,赶在女孩子弯腰帮他之前,先爬上椅子,端正坐好。
  “谢谢大哥哥,谢谢大姐姐。”
  这孩子的家教真的好。
  尤甜和鹿照远交换了个视线。
  尤甜走去吧台后替鹿照远暂时代班,鹿照远则在祝岚行对面坐下。
  “小朋友……”
  十七八岁的少年五官锋锐明朗,眼角眉梢全是不逊,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阵不能被拘束的风。直到他低下眉,脸上的桀骜变得柔和,带着些许扑面的温柔。
  “别怕,安全了。”
  祝岚行敛下眼,长长的睫毛遮住眼睛中的些许复杂。
  他认识这个人,今天来这里就是为了这个人。
  他垂下的手抬起来,摸到了手腕上的一条链子。
  链子是银色的,上边串着个笑眯眯的天使吊坠,当手指碰到天使舒展开来的翅膀的同时,一道名片大小的虚拟屏幕弹出来,悬浮在手腕上方。
  一道除他之外,其余任何人都看不见的小小屏幕。
  鹿照远还在说话,简单的安慰太过无力,他试图更深入一些:“说来你可能不太相信,不过哥哥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也被拐子拐卖过。”
  “我相信。”祝岚行回答。
  “那就好。”鹿照远怔了下,很快笑道,“那个时候,我也像你现在一样害怕。是另外一个大哥哥及时发现,三言两语骗了拐子,救了我。大哥哥救了我,我救了你,等你长大了,厉害了,说不定碰到一个身陷危机,需要你帮助的孩子……像接力棒一样,人人传递,是不是很有趣?”
  祝岚行安静地听完,嗯了声,微微一笑。
  “很有趣,谢谢哥哥。”
  “这有什么好谢的。”鹿照远的手放到祝岚行脑袋上,很亲昵地揉一揉。
  不是现在的谢谢,是这十二年来的谢谢。
  谢谢你,让我恢复光明。
  祝岚行低下头,吃了一口芝麻糊,顺势将目光挪到虚拟屏幕上。
  两天之前,他还二十七岁,失明,在漆黑的世界里生活了足足七年。
  时间自失明以后便没了意义,他的生命被切割,要么由时钟上单薄的声响来,要么由嘴中无味的饭菜来。
  如果没有意外,这样的黑暗和孤独将会持续到他生命的终结,但是毫无征兆,一道模糊的祝福声响在他耳旁。
  “……又到了每年的这一天,希望小时候救我的哥哥,健康平安,长命百岁。”
  没等他弄清楚突然出现在耳旁的声音是怎么回事,晕眩和昏迷相继发生。
  等到再次醒来,蒙住眼睛的黑暗收敛,五彩斑斓的世界降临,世界不变,他却回到了眼睛尚好的十七岁。
  一次昏迷,身体年轻十年,手腕上还系了个会弹屏幕的奇怪银链子,他错愕地看着上边的文字,“天堂239代许愿机v0.8”……
  其后居然还贴心地附送了简单的说明书。
  “天堂1888号分部检测到人类:鹿照远,对人类:祝岚行进行为期十二年的诚挚美好祝愿,特此,批下许愿机一部,辅助两位实现愿望。”
  “附注:本许愿机为测试版本,若发生意外,天堂1888号概不负责。”
  最初的情况在脑海一晃而过,祝岚行再看现在的屏幕。
  屏幕只有名片大小,黑色的底,上边简简单单三个图标,信号格,电池,已经开机按钮。
  这几天里,祝岚行已经大体摸清楚情况。
  日常活动消耗电池电量,活动越剧烈,消耗越快,当电量耗尽,许愿机关机,他也就变成现在这副四岁的模样。
  至于消耗的电量要怎么补充……
  祝岚行抬头看了鹿照远一眼。
  “我脸上是不是有什么东西?”鹿照远摸着脸,有点狐疑。
  “没有。”祝岚行摇摇头,又将目光转向屏幕。
  这两天已经用各种方法尝试过了,无论如何,都不能为这个机子充电。直到现在,他坐在鹿照远对面,始终空荡荡的信号格出现了两格信号,电量也开始缓慢回升……
  鹿照远似乎觉得差不多了,问到了他的爸爸妈妈。
  祝岚行条理清晰回复对方,并未自己争取了最多的充电时间:
  “爸爸妈妈都出差,现在正在飞机上,手机打不通,也没空来接我。但我记得家里的地址,可以拜托哥哥在下班了后,送我回家吗?”
  “可以,但哥哥要再工作到晚上六点才能下班。”
  “我等哥哥。”
  一个下午过去,祝岚行看完了甜品店里的所有杂志,虚拟屏上的电量堪堪充到50%,这个电量开机绰绰有余,但这东西就和手机电量相似,出门时没能百分百,总让人介怀。
  回去的途中,祝岚行又找了个理由磨蹭时间,他打了车,却假装记不牢地址,在家附近带鹿照远来回绕路。
  天色从浅蓝一路跌成深黑。
  祝岚行走了半天,肚子“咕”了一声。
  一路牵着祝岚行手的鹿照远蹲下来:“是不是饿了?哥哥先带你去吃晚饭,好吗?”
  吃晚饭确实能再混点时间,但这样是不是太耽误人了……
  祝岚行微微迟疑。
  鹿照远以为小孩是累了,直接将小孩举到自己肩膀上坐着,带着往前:“坐稳了。刚才我看见一家面馆,哥哥先带你去吃饭,吃完再找。今天一定帮你找到你的家。”
  祝岚行望了眼人。
  其实鹿照远也很累。甜品店的生意还不错,员工没有休息的时间,一直站着,站了四五个小时,现在又陪他一直走着,走了半个多小时。
  “……哥哥。”
  “嗯?”
  “我想起来了。”
  祝岚行抬起手,指了前面一条刚才一直没进去的小路。
  “应该是往这里走。”
  拐到了正确的位置,再向前两步,就到了家门口。
  祝岚行从鹿照远肩膀上下来:“谢谢哥哥,我家到了,哥哥再见。”
  “你先进门。”鹿照远思虑周全。
  祝岚行当着鹿照远的面,开了指纹锁,进了门。
  但进了门也没有消失,而是马上跑到旁边的窗户,掀起垂下来的窗帘,垫脚尖扒窗台,探着脑袋,冲他挥手道别。
  鹿照远笑了下,摆摆手臂,潇洒离去。
  视线里没了人,虚拟屏上也搜索不到信号,无法再充电的祝岚行方才回转。
  窗纱晃悠悠飘下来,将室内室外切割分离。
  这是套近乎全白的住所,空间很大,东西很少,几乎没有需要手动的电器,全是自动感应,人走到哪里,电器就开到哪里。
  祝岚行在白色的沙发上坐下来,这里正好对着一架黑色的钢琴。
  钢琴摆放在落地窗前,落地窗也被一层白纱给覆盖,遮去了就在窗外的花园和池塘。
  他低下头,在恢复成绿色的开机键上,轻轻按下。
  刹那,浅白的光波在自屏幕上荡开。
  像是帷幕的打开又像是帷幕的合上。
  祝岚行心脏快速鼓噪着,他陷入了缺氧和漆黑似的困厄中,但并非全然无助。
  黑暗划分成为两条幽深的隧道,隧道的尽头,有斑驳陆离的光彩。
  等到远方的光彩花一样炸开在眼前,将黑暗全部驱逐的时候,祝岚行从昏沉中苏醒过来,他还有很多的晕眩,以及身体被拉扯的撕疼感,但他踉踉跄跄站了起来,随手扯过旁边准备好的衣服披在身上,循着更多的斑斓的光的方向,摸索过去。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