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和她先婚后爱了(GL百合)——清汤涮香菜

时间:2019-12-22 10:43:03  作者:清汤涮香菜

   《和她先婚后爱了》作者:清汤涮香菜

  文案:
  夏医生:“这是一个和闷骚协议结婚后,互相温暖,最后弄假成真的故事。”
  叶总:“这是一个因为自己太高(men)冷(sao),丢了老婆,最后追妻火葬场的故事。。。”
  *小剧场*
  结婚前——
  叶高冷:“只是协议结婚,互不干涉私生活,我也不介意期间你和其他人谈恋爱。”
  结婚后——
  叶高冷:“他是不是喜欢你?”
  叶高冷:“怎么还没回家?以后下晚班我来接你。”
  叶高冷:“你别误会,我跟她没什么。”
  夏无奈:“叶总,你不是说互不干涉私生活吗?”
  叶高冷:“……”
  [入坑须知or避雷]
  1、非现实向甜文,背景同性可婚;
  2、先婚后爱,假戏真做,日常文;
  3、女二有个女儿(领养);女二有病态的心理障碍。
  4、剧情纯属虚构,涉及行业部分如有常识性错误,欢迎温柔指出(女主虽然职业医生,但非医疗文,基本不涉及)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恋爱合约
  搜索关键字:主角:夏安;叶矜 ┃ 配角:叶晚;柯若初;盛如绮 ┃ 其它:
 
 
第1章 
  临近午夜的南城,才刚拉开纸醉金迷的序幕。
  纵横交错的街道灯红酒绿,大大小小的夜场多不胜数,充斥着物欲横流的气息。
  夜色算是南城名气最大的夜店之一,只是令人咋舌的消费,也使许多人望而却步。毕竟来这儿放松的客人,一掷千金不过稀松平常。
  一楼吧台角落有个安静的身影,身形纤细,亮泽的黑发及背。
  她年纪不大,修长的手指握着玻璃酒杯,悠闲把玩,另一只手则托腮望着热闹狂欢的人群,脸上无甚表情。
  一袭简单的黑色吊带裙衬得她肌肤胜雪,漂亮的锁骨和肩头,一动一静都彰显着女人的娇俏。许是一张小脸天生玲珑精致,没有浓墨重彩的妆面,反而更引人注目。
  只是这样清新的气质,似乎与夜店火热的氛围格格不入。
  她叫夏安。
  出入夜色的人,往往属于两个极端,一类是不差钱,一类是很缺钱。
  夏安属于后者。
  在夜色兼职的待遇还算不错,如果你再愿意去应酬客人喝几杯,顺利让客人点几瓶酒,提成会非常可观。
  “仙女,今晚情况怎样?”
  一个人的短暂时间被打破,夏安感觉左肩被人拍了一下,她慵懒朝右边回过了头,果然,一张略带婴儿肥的面孔落入眼帘。
  艾米扁扁嘴,因自己的小把戏没捉弄到人而失落。艾米是夜色最小的服务生,今年刚二十岁,十八岁高中毕业就出来工作,担起了家里的生计。
  笑一晚上都倦了,再加上这几天睡眠严重匮乏,夏安头脑晕沉,这会儿只是朝艾米轻轻勾了勾唇角,“老样子。”
  浅笑拂面,迷得艾米心神荡漾。夏安这张脸蛋真是让她又喜欢又嫉妒,这女人,明明就是只天生会迷男人的小狐狸精,偏偏长了张清纯无害的仙女脸。别说男人,同为女人见了都想怜惜。
  艾米觉得夏安这张脸真会骗人,第一次见她时,原以为她是个和人说话都会脸红的主儿,结果业务能力比那些身材火爆会来事的夜店女郎们还高出一大截。
  到现在为止,夏安每月还拿着夜色最多的酒水提成,要知道夏安还只是兼职,并不是每晚都来。
  果然有张漂亮的脸蛋,就是开挂的通行证,艾米不止一次在夏安面前这样感叹。
  夏安没表示什么,大部分人都埋头忙碌在自己的故事里,活得往往不如看起来那样轻松。她今年二十三岁,算不上成熟的年纪,但也认得清现实。
  “你别谦虚了,今晚肯定赚了不少,改天请我吃烧烤啊~”艾米厚脸皮缠着夏安。
  “行。”夏安待艾米就如妹妹一般,艾米平日很乐观,没有过高要求,吃点好吃的,就又有了努力生活的动力。
  越简单的人,才能过得越轻松啊。
  “就这样定了。”说着,艾米突然伸手捂着肚子,咋咋呼呼的,“夏夏,你帮我把酒送去二楼A厅吧,我要去洗手间……”
  “哎——”夏安无奈,一看她这模样,八成路边摊吃坏肚子了。
  已经开场了,灯光刺目,音乐嘈杂。
  夏安往二楼包间区走去,她漫不经心看了看手里的洋酒,保守估计这个包间今晚的消费得上了六位数。
  真阔绰。
  脚上踩着高跟鞋,夏安感觉自己步伐愈发沉重,身体开始有点吃不消,明天一定得好好休息一天了。
  二楼安静许多。
  包间沙发一圈大概围坐了十几人,聊天碰杯,气氛正好,桌上摆满了各式酒瓶,几乎空了一半。
  “打扰了,您点的酒……”灯光昏暗,夏安今晚身体又不适,并没留意到脚下的台阶,稍不留神鞋尖绊了下,身子瞬间往前倾去。
  托盘里的酒瓶摇摇欲坠……
  夏安第一反应是护住酒。自己摔伤了没事,酒给摔了,可真要欲哭无泪。
  还好关键时刻被人扶了一把,她才不至摔倒。夏安舒了口气,回头朝对自己伸出援手的人投之一笑,“谢谢——”
  而对方已经松开了她,默默朝沙发走去。
  夏安还没来得及看清她的脸,眼中便只落下一个背影,还有残留的淡淡香气。
  干练不失优雅。
  同样与这里的氛围格格不入……
  夏安还是第一次看到穿得如此有板有眼来夜店的女人,不像是来寻乐,倒是像去上班的。
  有这种感受的不只是夏安。
  “天呐,”盛如绮一看到叶矜,就忍不住发出夸张的惊呼吐槽,“我的叶大美人,你好歹也换身衣服再来吧,以为是来这里开商务会议呢?”
  “刚忙完,来不及。”叶矜无所谓自己与这儿格调不搭,她向来不喜欢这些热闹,今天若不是盛如绮生日,她也不会来,“生日快乐。”
  “今晚就你迟到了,必须来点惩罚。”
  叶矜意料之中,盛如绮的性子她清楚不过。
  “今儿我生日啊,全场我最大,你这点面子都不给?”
  “今天她生日,叶总你就依了她吧。”一旁坐着的申蔚敏笑着打圆场,又对盛如绮道,“如绮,你可不要太过分。”
  “我能让她做什么过分的事。”
  “盛总,您做的没节操的事还少吗?”
  “……”
  叶矜安静在沙发落座,任凭旁人你一句我一句。
  “慢用。”夏安将酒放下,目光只是随意扫视一周,凭直觉,在座的十余人看着都像是玩咖。
  除了她。
  夏安目光稍稍停顿,才看清对方的脸,单单用漂亮来形容,似乎太过浅薄。
  或许气质更吸引人,清冷从容,初见让人惊艳却又疏离,就像是夜空中的星辰,璀璨,同时也遥不可及。
  夏安猜不出她年纪,但她身上有种特别的成熟风情。都说女人十八岁漂亮,是因为十八岁漂亮;而二十八岁漂亮,是因为她漂亮。眼前的人,让夏安突然对这句话有了具象的理解。
  叶矜抬眸,眼神与夏安相遇时,夏安适时垂眸,并意识到自己走神了。
  “嘿,美女,帮忙倒一下酒。”一旁的男人叫住夏安,看腻了热情奔放的,突然来了这样一个清新脱俗的,觉得眼前一亮。
  “好的。”夏安微笑应了。
  “你迟到这么久,罚你杯酒不为过吧?”盛如绮又开始盘算着怎么调侃叶矜,就想看平日里不食人间烟火的叶高冷崩人设,这算是盛小姐为数不多的爱好之一。
  今天她生日,按盛如绮的性子,不依着她,今晚是没完没了了。
  叶矜让步,“一杯。”
  “行,就一杯!”盛如绮爽快答应。
  夏安继续倒着酒,倒着叶矜身畔那杯时,余光不禁向她瞥了瞥。
  好耐看的女人。
  目光流转间,叶矜也粗略打量了遍眼前的女孩,眉目清秀,只化了淡妆,像是刚出校园的大学生。
  夏安还倒着酒。
  浓烈的液体缓缓注入玻璃杯中……
  叶矜的视线由酒杯转向眼前的女孩,注视她眉眼,不紧不慢开口,“够了。”
  “抱歉。”夏安颔首轻语,有些窘。
  夏安赶紧收回酒瓶,继续去倒下一杯,倒酒的时候手被一旁男人摸了把,碍于没有更过分的动作,她也只是忍了,说实话,在这边工作难免会被揩点油。
  叶矜瞥见这一幕,眉头微蹙,尔后她顺手端起桌上的酒杯,侧过身同盛如绮举杯。
  “等等。”盛如绮哪能这么轻易饶了叶矜,“酒呢肯定是要罚的,但你不能这样喝。”
  叶矜今天有些乏,声音里便听得出来,“还想怎样?”
  “除了我以外,你在这儿找个你觉得最漂亮的女人……”盛如绮边想边说着,“一起喝杯交杯酒,这不过分吧?”
  也只有盛如绮敢同叶矜开玩笑,俩人发小,后来又一起创业,现在共同经营的JM已经是综合实力跻身国内前三的影视公司。虽说两人性格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但架不住交情深厚。
  可即使这样,盛如绮也不敢同叶矜开太出格的玩笑,自有分寸。
  叶矜向来不爱掺和这些无聊的事,她一个冷冷的眼神抛给盛如绮,暗指对方太过无聊。
  盛如绮早有应对,今晚就无聊上了,“你刚刚都答应了,不是想反悔吧?”
  “叶总,可不能反悔。”在座都开始附和。
  要说这件事搁别人身上可能没什么特别,但让素来高傲的叶矜去做就有趣了。
  此刻最兴奋的莫过于申蔚敏,心想盛如绮今晚真是好一把助攻,她暗恋叶矜可不是一两天了。申蔚敏纵观在座,除去盛如绮外的那几个女人,姿色怎么比得过自己?
  想着,申蔚敏已经克制不住脸上的笑意,不动声色理了理着装,等着待会儿叶矜的邀请。
  “给。”盛如绮给叶矜递了杯酒,她就是好奇,能入得了叶矜法眼的女人,究竟会是哪种类型?作为闺蜜,这么多年,她也算是为叶矜的终身大事操碎了心。
  沉默片刻,叶矜还是接过了盛如绮递来的酒杯,念在她生日,今晚就由她闹一回,不扫兴致。
  在座的女性都还挺想和叶矜喝这杯酒,玩下暧昧。毕竟像叶总这样美得不可方物的成熟女人,完全有着让同性也动心的魅力。
  玩客们继续着他们游戏,夏安只是局外人,倒完酒便觉得自己多余,准备默默离开。
  她似乎喜欢女人。
  这点,夏安是从盛如绮暧昧的玩笑话中推测出来的。
  如今国内同性婚姻合法已经好些年了,真正实现了恋爱自由,女人喜欢女人,男人喜欢男人,都寻常不过。
  转身时,夏安并未注意到有目光落在自己身上。
  就在众人屏住呼吸,好奇满满等着叶矜的选择时,叶矜出乎众人意料,叫住了刚转身的夏安,“先别走。”
  声线清清冷冷,听不出什么情绪,有如冰雪初融后汩汩流淌的清冽山泉。
  夏安停下了脚步,回过身,标准的服务式口吻,“请问您还有什么需要?”
  叶矜却轻声问,“能喝酒吗?”
  也不怪叶矜这样问,因为夏安给人的感觉,大概就是一杯倒的程度,不能再多了。
  她竟然选了自己?夏安愣了会儿,看了看叶矜手里的酒杯,才明确表示,“能。”
  众人唏嘘,不过又说得过去,因为这个小服务生长得确实漂亮。
  “可以请你喝杯酒吗?”众目睽睽之下,叶矜朝着夏安走近,将手中的一只酒杯送到夏安手边。
  叶矜不禁盯着夏安的眼睛,这双眼睛很漂亮,尤其是笑起来时,大抵是太久没见过这样澄澈的双眸,所以不自觉多看了几秒。
  这是自己认识了二十年的叶矜?盛如绮不可思议,恍惚间有种千年寒冰也要冰雪消融,迎来春天的感觉。
  平心而论,叶矜的长相就足够撩,她若肯主动,不管男人女人,谁能拒绝得了她?人人都知道,JM的叶总生了张祸害众生的脸,可在感情方面偏偏就是块石头,还是金刚石。
  盛如绮今天开眼界了,果然闷骚的女人主动起来都是极品,人间极品。
  与此同时,一旁申蔚敏心碎了一地,所以,自己输给了一个倒酒的小姑娘?
  夏安常驻夜色,早已习惯被人搭讪,但没有哪一次,只是因为对方望着自己的眼睛,就开始心跳加速。
  她高傲如同女王。
  女人自然也是爱看美女的,一秒两秒……夏安目不转睛。
  “可以吗?”叶矜又问了一遍。她之所以选夏安,一来是因为不想和熟人暧昧,免得日后尴尬;二来叶总处事极有原则,这个女孩确实是她觉得最漂亮的。
  夏安身高一六五,踩上高跟鞋不算矮,但在叶矜面前丝毫没有优势,更别提对方那宛如高岭之花般的气质。
  两人相对而立,矮上好几公分的夏安并没有怯场,而是大方接过酒杯,抬头朝叶矜莞尔,“当然可以。”
  明眸皓齿,笑意动人。
  不管经历了什么,永远保持不卑不亢的姿态处世。这点,夏安一直做得很好。
  这个笑让人打心底觉得舒服,简单而纯粹。年纪轻轻就开始混迹于夜场,叶矜甚至为她惋惜。不是偏见,只是这类场所谈不上肮脏,但也说不上干净。
  充斥着金钱和诱惑。
  所以不少年轻女孩也愿意在这投机取巧。可叶矜又隐隐觉得,眼前的女孩像是例外……
  两人望着对方各有所思,旁人竟看出了暧昧的味道,都笑着催促,“喝酒喝酒~”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