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暖园(古代架空)——清香财神

时间:2019-12-26 08:45:13  作者:清香财神

 

 
《暖园》作者:清香财神
 
文案:
     【慢热文,为爱而更】
 
【第16回才算成年后正式相遇,挺晚的,慢文。】
 
武国公府小公爷,【明笑阳】:高富帅受,战天斗地,天下不败,皮到没朋友,脸皮赛城墙,暖天暖地笑嘻嘻,会撒娇爱卖萌,外面一条龙,回家小猫咪,明明是个小娇妻,还整天叫嚣着:我是你夫君!
 
大宋六皇子宁王殿下【赵安辰】天寒地冻,生人勿进,表面是个安安静静的美男子,身娇肉贵,实则战力爆表,情有独钟,不滞一物,唯爱明笑阳。原则是:我的,别碰,否则管杀不管埋!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甜文 朝堂之上 
 
搜索关键字:主角:明笑阳,赵安辰 ┃ 配角:白赫云,明瑞然,明乐,明果果 ┃ 其它:明欢,赵逸
    
    ☆、溯源 
 
  北宋,汴京。
  朝堂之上,上了年纪的官家愁眉不展,下面百官议论纷纷。
  “陛下,从年初开始,北疆大辽频繁犯境,我军奋勇御敌,屡次交战,虽未有城池失守,但这粮草辎重……尤其是药材等物资十分吃紧,前线频频发来消息请求支援……”
  “如今国库暂且充盈,多年未有大战,为何会缺乏粮草辎重,也不可能缺医少药,怎么会吃紧?”
  “不是缺乏,是今年北部地区雨水大,大雨连绵数月,氤氲潮湿,洪涝灾害比往年严重,主要是运输困难,粮草和药材易发霉,朝廷供给还没运到前线,就已经不能用了。地方官府又没有足够的物资供给军需。”
  “…….这可如何是好……”
  七嘴八舌了半晌,也没个结论。
  “父皇,儿臣有个朋友,或许可以有些办法,以解燃眉之急。待儿臣问过后再来回复,可好?”一个少年说道,正是睿王。
  官家问道:“睿王所言何人?”
  睿王答道:“白氏商社,少东家白赫云。如今正是这位少东家掌家,操持白氏商社,是个奇才,与儿臣相识多年,人品贵重,文武双全,亦有济世报国之心。可否….”
  睿王还没说完,殿上就有朝臣又开始议论纷纷。
  “什么?竟然是商贾之流?这怎么使得?”
  “是啊,这怎么行…”
  “我倒是也听说过,这个白氏不是一般的商贾人家,实力雄厚,生意遍布各地,涉及各个行业,白氏若是能施以援手,或许还真的能有些办法也说不定。”有略微知晓的朝臣说道。
  “嗯,我也略有耳闻。”
  “我好像也听说过……”
  官家颤巍巍地说道:“商贾怎么了?难道你们还有别的办法?商贾若是于国有功也是我大宋的功臣!睿王这就去询问白氏,若是白氏同意了,就将他带到朝堂之上一同商议此事章程。”
  “是,儿臣领旨!”睿王答道。
  此时一位年轻的将军正默默地看着睿王,不发一言。这位少年相貌俊雅,容姿不凡,可谓是风华绝代。正是屡立战功并刚刚袭爵的武国公,明璇,字瑞然。
  散朝后,明瑞然追上睿王:“睿王,这个白氏我也听说过,你口中的少东家,听闻方才十六岁,只是个少年,能愿意帮这个忙吗?”
  睿王:“白赫云有没有办法我不清楚,我只知道,这个少东家要是真有办法,定不会袖手旁观,还有,谁说这个少东家是个少年?她是个女子,奇女子。” 睿王急着去办差,匆忙走了。
  明瑞然:“?”
  三日后,朝堂之上。
  “父皇,儿臣与白赫云商议后,白氏愿意帮助朝廷解决北疆粮草药物供给问题,白公子正在殿外等候。”睿王奏报。
  官家:“宣进殿中。”
  通传太监高声道:“宣白赫云进殿!”
  此时殿中迈进一个人,一身白衣,暗纹锦缎,头戴红玉海鲸冠,身材高挑,英姿飒爽,出尘脱俗,堪称倾世容颜,果然是个着男装的女子!
  朝堂之上,除了睿王,都处于惊魂未定的状态,平时的七嘴八舌竟变成了现在的鸦雀无声。
  只见这位白公子从殿门行至殿前,虽说只有十几步,却能看出此人步履生风,定是武艺高强,身手不凡。立于一侧的武将们一惊,竟都自愧不如!
  白赫云上前一拜:“草民白赫云参见陛下。”动作雅致,却如男子一般流畅利落。
  官家:“白公子平身,睿王说你有办法解决北疆供给问题?”
  白赫云:“正是,白氏商社在北疆各地也有生意,粮食与药材在当地的储存量就足以支撑北疆前线将士们渡过梅雨季。白氏仓储丰厚,有健全的储存方法,和运输能力,不必担心送至军中粮草和药材会发霉。”
  官家舒展愁容,点头道:“好,很好,朝廷定会按照高于市面的价格付给白氏商社。白公子不必担心。”
  “白赫云谢过陛下,但陛下可不必高价,只按在当地的市面价格结算就好。白氏虽为商贾,但也是大宋子民,有机会为国尽一份力已是幸事,定不会在此时囤积居奇。”白赫云答得清楚明了。
  官家龙颜大悦:“白公子真是德才兼备,气度不凡啊!”
  群官都应和。
  正说着,殿外传来一声奏报:“紧急军情!”
  朝臣们纷纷回首,只见一将官进入大殿,跪于殿前:“辽军突袭猛攻北境,战法奇特,异常骁勇,兵分两路,攻打太原府和河间府,太原守军不敌,辽军已攻至汾州,河间府也快支撑不住了,请求支援。”
  !!!
  官家愁容再次爬上年迈的脸,气氛霎时肃然,朝臣都紧张地低声议论。
  一听说辽军,战法奇特异常骁勇,殿上武将都十分踌躇,毕竟抗击辽军入境是大事,没有把握,怎敢贸然领命贻误战机。
  一个沉稳而清冷的声音响起;“臣愿率军驰援。”正是武国公明瑞然。
  官家允准,毕竟明瑞然是最佳人选。
  明瑞然道:“辽军兵分两路猛攻北境,臣还需一名精通兵法和阵法的副将一同应战,两路策应。”
  官家的表情更加凝重了,这样的将领多数此时不在朝上,都派去与吐蕃接壤的西境,坐镇守军了,还有派去与西夏接壤的西北边境,坐镇守军。
  朝上能堪此大任的除了明瑞然,其他人做副将还可以,但是做此战副将怕是要悬了。想到此处官家似乎都不想活了。十分烦恼。
  大臣们又开始议论纷纷……
  “白公子可愿请战?”睿王突然发问,又震得殿上没声了。
  一个武将说了句:“啊?让一个商人领军打仗?并且还是个十几岁的女子???”
  明瑞然从白赫云进殿开始就一直盯着她,直觉告诉他,这个女子不是个普通人。此时听睿王这么一问,心中竟毫无根据的觉得可行!毕竟从未见过白赫云的本事,对心里冒出来这股子莫名的坚信甚是震惊。
  明瑞然侧头瞟向白赫云,白赫云看了明瑞然一眼又面向前方了。
  近距离面对面了一瞬,完了,明瑞然虽然身形未动,但是魂儿掉地上,捡都捡不起来了……
  “白赫云请战!”白赫云坚定地答道。
  听到这一声,明瑞然好不容易清醒了一下,揪起贴在地上的魂儿,表示赞同。明明是个清冷公子,如此不淡定还真是头一遭。
  官家也觉得此女奇特,姑且一试吧,反正也没有别的人选,又有睿王举荐,便应允了。
  一片哗然。。。散了朝。
  一个月后,依然是朝堂之上。
  “报!明将军成功击退北疆东侧辽军,重固河间府边防!”一个将士进殿禀报军情。
  赞叹之声鹊起,“不愧是明将军啊!”“是啊,武国公英武啊……”
  随后又进来一名将士:“报!白将军率军成功击退北疆西侧辽军,夺回汾州,重固太原府边防!俘虏五千,缴获辎重无数!”
  官家都站起来了,老泪纵横:“好,好,好!太好了!”
  “白将军真是女中豪杰啊!”
  “太了不起了!”
  “实乃我大宋之福啊!”
  “不仅是义商,还是个将才!白将军巾帼不让须眉呀!”
  “是啊,多亏了睿王有眼光!”
  “还是官家英明,会挑人才!”
  各种赞叹充满大殿。
  不久二位将军就班师回朝了,北疆安宁了几年。封白赫云为云麾将军。
  一日正午,明瑞然刚从城外策马归来,一路不知引得多少女子明眸青睐。行至正街,抬眼便看见聚福楼上,睿王和白赫云在喝酒聊天。
  顿时心中甚是不快,酸溜溜的,不知为何生气,气得想走,可又想知道他们在聊什么。
  向来对琐事冷漠无味的明瑞然都觉得自己不正常了。竟然想去听墙根了……..
  最后还是没管住自己的脚,非常不识趣地走上了聚福楼。硬着头皮,光明正大地走到睿王和白赫云面前,面无表情地说了句:“真巧,我也饿了。”
  白赫云和睿王正端着酒杯,抬起头,愣愣地看着这个来蹭饭的武国公,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最后还是睿王先说话了:“小二!加副碗筷!”
  酒桌上,白赫云和睿王继续聊着之前的话题,话题的主角好像是一个二人共同的发小,一个叫穆静芙的人。二人在商量着送给穆静芙什么生日贺礼。
  因为明瑞然不认识穆静芙,所以插不上话,只得吃饭,真的成了个敬业的蹭饭者了。
  看着白赫云和睿王聊得如此热络。睿王叫白赫云“云儿”,明瑞然心中不快,更酸了。三口两口吃完饭,说了句:“我吃饱了。”一脸可怜巴巴气鼓鼓地看着二人。
  白赫云和睿王又同时看向明瑞然。
  “……”
  “……”
  “……”
  这个无声,太尴尬了,睿王问明瑞然:“那…那你要怎么办?”
  “没事,我走了,告辞。”起身,下楼,上马,真的走了……
  睿王彻底懵了,平时看上去英明神武,深不可测的武国公,今天怎么好像只有三岁呢?
  看着楼下街上明瑞然骑着马慢慢悠悠地往前走着,白赫云脸上出现了一个不易察觉的笑容。
  又过了几日。
  睿王最近十分烦恼,实在憋不住了,找白赫云絮叨:“云儿,你说说,这是到底是怎么回事?”
  “何事啊?”白赫云问。
  “你是挂职将军,无事不用上朝,你是不知道啊,这几天上朝,明瑞然表情冰冷,目光阴郁地死盯着我的脸,我问他是不是有事,他说没有。又问他是不是有话要说,他还说没有。然后继续用那种瘆得慌的表情盯着我看。这分明是在恐吓我嘛,我不记得我得罪过他啊?”
  “哦?有这事?”白赫云笑道。
  “云儿,他不会是想打我吧?我好歹也是王爷呀。云儿你得救我,我可打不过他,看在相识多年的份上,你得保护我呀!”睿王惊魂未定地在那絮絮叨叨。
  “他八成是看上你了,哈哈哈!”白赫云大笑。
  睿王一惊:“你可别吓我,我可没有那种爱好,虽然他长得特别好看,那也不行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真是太可爱了睿王,你只要跟他说,说你有心上人了,并且不姓白,他大概就会放过你了,哈哈哈哈!”白赫云笑道。
  “是吗?这是什么神奇的办法啊,我明日定当试试,你莫要骗我。”睿王满脸质疑。
  第二日,睿王又被盯了半晌,好不容易熬到散朝,凑到明瑞然身边悄悄地说:“瑞然,我有心上人了!”
  只见明瑞然眼睛突然瞪得像牛一样盯着睿王,活活把睿王盯得一哆嗦。睿王提着口气,紧着嗓子颤抖着声音像念咒一样,壮着胆子念完:“…不姓白…”
  明瑞然愣了一下,朝着睿王微微一笑,就走了。睿王独自在风中凌乱着。
  后来睿王果然没有再被盯了。
  睿王自己坐在茶案前,百思不得其解,忽然一个瞬间,恍然大悟。
  他起身进宫,舌灿莲花地劝说官家给明瑞然赐婚。
  官家将信将疑,把明瑞然叫到宫里,问他:“你愿不愿意娶白赫云啊?” 
  明瑞然立刻回答,半丝犹豫都没有:“臣愿意!”
  睿王看着明瑞然那迫不及待的闷骚劲儿,憋笑都快憋出内伤了。
  于是,官家赐婚,白赫云封一品诰命夫人。
  白公子没有了,就这么多了一个云夫人。
  成亲不过月余,北疆军报,辽军大兵压境,守军艰难,武国公夫妇带兵出征。因此,明笑阳便晚出生了四年……
作者有话要说:  为爱而更,日万进行中!慢文有大爱,越品越有嗨,后面甜掉牙,跌宕起伏有嚼劲。不狗血不烂尾,绝不断更,誓死完结。跪求收藏,欢迎疯狂评论!
    
    ☆、问世 
 
  都说春困秋乏夏打盹儿,正值阳春三月,将近中旬。宫中的午后格外宁静又沉闷,幼小的六皇子正是如今年轻皇帝的幺子,今年三岁,生得漂亮聪明异常,极受宠爱。越是聪明便越觉得这每日一成不变的皇宫格外无趣烦闷。
  眼下有些困倦,他倒在卧榻上要睡个午觉,年幼瞌睡足,朦胧间做了一个温暖又亲切的梦,待他醒来后,便觉得仿佛这令人生厌百无聊赖的皇宫也能着上些许缤纷的色彩了,心情极好,从未有过的愉悦。他梦见一个非常熟悉的声音温柔眷恋地对他说:“我很想你,等我,我来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