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全娱乐圈都成精了(玄幻灵异)——杯子传说5

时间:2020-01-04 10:49:11  作者:杯子传说5

   全娱乐圈都成精了 BY: 杯子传说5

 
  文案:
  娱乐圈扛把子贺景行猝不及防就挂了,再醒来成了正演着耽美剧的十八线陶然,床边坐着的影帝依旧潇洒非凡,就是看他的眼神有点奇怪。
  贺景行:江影帝……
  江枫堵住他的嘴:嘘,你看我的角好看吗?
  重回娱乐圈,他发现以前认识的人好像都有点奇怪:这位一姐,麻烦您把尾巴收一收,影帝见了要踩的哟。
  有人有妖有半妖大概还有人妖
  不是父子文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娱乐圈 重生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陶然,江枫 ┃ 配角:多着呐 ┃ 其它:
  1.车祸
  【刘三友V:贺景行印堂发黑,近有灾祸,大凶。】
  刘三友,微博会员,也不知是不是真名,粉丝一两千,里边包括自掏腰包的小僵尸,反正打着“揭秘明星面相”的噱头,每天三卦雷打不动,一卦分析明星面相,三言两语囊括之,显得有些高深莫测,不过估计更多的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剩下两卦留给私信的小粉丝,当然是有偿的。
  今天中招的便是贺景行。
  年少成名于某导巅峰之作中那惊鸿一瞥的酱油角色,二十来岁已然是娱乐圈当仁不让的扛把子,少时不更事可没少让人糟心,不过经过娱乐圈的大浪淘沙,倒也打磨成了一块真金子,还是有棱有角的那种。
  有颜任性,励志养成,这年头老老少少不都吃这套么,所以贺景行的粉丝基数颇大。
  刘三友这次用心了,设置了关注才能评论不说,还盗了前线最新的机场图,特别像模像样,于是这条微博发出没多久,便收到了百来条评论,生生地比以往那些水花全无的微博多出十几倍的热度来,给人一种即将要火的错觉。
  只可惜粉丝骂完就跑,连鞭尸的兴致都没有,仔细算算还掉了几十个粉,粉丝列表一合计就只剩下僵尸号了。
  这事儿搁平常也就这么过去了,然而二十四小时没到呢,这条微博一下被顶到了热门第二。
  热门第一是个监控的小视频。
  货车超速超载企图在夜半蒙混过关,再加上货车司机疲劳驾驶,转弯不及直接侧翻,巨大又沉重的货箱一秒压塌边上等红灯的倒霉蛋。
  一场从执法角度再普通不过的车祸,就这么毫无预兆地在夜深人静的时分震惊了全国。
  因为贺景行就是那个倒霉蛋,并且实实在在地感受了一把祸从天降。
  无数人捧着手机冒着猝死的危险战战兢兢地为贺景行祈愿,只可惜奇迹不会因为众多粉丝的眼泪路人的惋惜,又或者因为这个人又帅又年轻有才华还有大好的未来而破例出现。
  谁都没想到,贺景行年纪轻轻这么容易就挂了。
  或许……除了刘三友?
  刘三友一卦而红,粉光一晚上就涨了二十来万,私信重金请他看相的更是不计其数,成了年度网红TOP榜上最出人意料的一匹黑马。
  正所谓,死亦有道,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
  接下来几日里,贺景行凭着他突如其来的一死霸榜头条,也迎来了娱乐圈同行的惋惜悼念,有大名鼎鼎的,也有名不经转的;有交情颇深的,也有素不相识的;有情真意切的,也有逢场作戏的……细细数来,娱乐圈大半壁的江山都为他发声了。
  只是当红的那些个艺人里边儿唯独少了影帝江枫。
  “江枫,我草你大爷的。”
  贺景行怒骂一声,他平躺着被不知什么东西牢牢束缚住,而鼎鼎大名的影帝江枫居然提了一篮子嫩黄色的小鸡仔往他身上倒,小鸡仔叽叽喳喳地各处钻,漫天飞毛往他身上黏,天知道他最怕这些嘴巴尖尖羽毛乱飞的生物!
  太荒诞了,贺景行挣扎起来,突然发现自己终于可以动了,紧接着……他大汗淋漓地睁开眼,明亮的光线让他有那么些许失神,鼻间满是属于医院的消毒水味儿。
  手上输液的细尖针头因为他刚才的张牙舞爪扎破了血管,那一块苍白的皮肤顿时青肿起来,针眼里冒出颗鲜红的血珠,带着一点呲啦呲啦的痛。
  他还活着!
  这都能活?
  大货车压下来那一秒他就觉得跟天塌了似的,啥都来不及想。
  贺景行笑着咧开嘴,露出一口白牙,干的起皮的嘴唇都呲开了一条缝,又渗出点血来,贺景行丝毫不在意地舔了舔,满嘴的铁锈味,傻呵呵地乐。
  他还活着,也没缺胳膊少腿……贺景行回过神来,拽紧裤子的手下意识上下检查了一下,可以可以,作为男性的功能也还健全……
  就是这尺寸,好像有些不对?
  贺景行有些疑惑地掀了被子,一抬眼,当面就对上了那双令他印象深刻的,不怀好意的桃花眼。
  讲真,此时此刻,贺景行觉得再没有比醒来就看见梦里往自己身上倒小鸡的对象更尴尬的事情了,并且右手抓档迷一样姿势……
  但愿梦里要艹人家影帝亲大爷的怒吼,他没真的说出口。
  好在贺景行毕竟在娱乐圈混了多年,具备极高的职业素养,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他继续捂着裆,从容不迫地朝江枫露出他的招牌微笑,温暖中充满自信,自信中带点邪魅,开裂的嘴唇还咕噜咕噜往外冒血珠。
  江枫眯起一双深邃的桃花眼沉默地盯着他,这双迷倒万千少女的桃花眼底下还挂着两个憔悴的黑眼圈,遮都遮不住。
  贺景行心里咯噔一下,脑海里那个荒诞不经的梦还未散去,这似曾相识的眼神让他感觉仿佛再次被一篮子小鸡仔强上。
  下一秒,江枫剑眉一挑,好似刚才都是贺景行的错觉似的,漫不经心地上下扫视了他一眼,目光停留在少年的双手用力地捏出的褶皱上,唇角一勾吹了个口哨,“醒了,用不用帮忙?”
  贺景行:“……”
  一语双关,很好,这很江枫。
  就在这两人相顾无言的微妙时刻,外边忧心忡忡听了老半天墙角的经纪人李大海这会儿再也绷不住了,拧开门就冲了进来,“我的小祖宗哟,你终于……醒……了?”
  李大海身形一顿,一肚子的话才起了个头呢,便被堂堂大影帝和自家小艺人的姿势吓得生生把罗里吧嗦的一堆话全给咽回了肚子里,确切来说,是被自家小艺人豪放的姿势辣了眼,杵在门口手不是手脚不是脚的顿时觉得还不如刚才站门外呢。
  难不成自家小艺人抱上了影帝这24k金大腿?!
  不然江影帝怎么会今早一下了飞机就来医院探病了?!
  什么时候的事儿啊他做经纪人的怎么能没发现呢太失职了!
  重点是江影帝居然是弯的!
  李大海屏住呼吸憋地不行,心里爆发的弹幕都要刷屏了。
  江枫瞥了这个冒冒失失的胖经纪人一眼,瞥地李大海庞大的身躯莫名地矮了两米,这才一抬手,特自然地往贺景行脑门上一贴,“先就这么躺着吧,回来再跟你细说。”
  贺景行只觉得自己的脑门晕晕乎乎开始发热,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
  江枫收回手,“至于艹我大爷,想多了。”
  贺景行:“……”
  李大海:“……”
  2.重生
  等江枫一走,李大海腰也直了腿也好了,往贺景行的病床边上一坐,抹了一把脸两眼发直,“然然啊,这事儿你咋不跟我说呢,早知道就不答应和刘铮那王八羔子炒cp了!”
  贺景行皱着眉头也不看他,刚才被江枫捋过的脑门这会儿倒是降温了,冰凉冰凉的。
  李大海只觉得自家小艺人好像哪里不一样了,但也没多想,心有余悸地问道:“炒cp这事儿你还没告诉江影帝吧……”
  “你是谁?”贺景行突兀地打断他,听见自己说出口的是一个陌生的声音,带着大病初愈的些许沙哑。
  李大海一脸无语,“这种时候还玩啥失忆梗啊?”
  贺景行终于扭过脸,“那我呢?我是谁。”
  “陶然啊。”李大海觉得这种直击灵魂的拷问简直来的莫名其妙,“你是不是还要问问你在哪儿?去哪儿?要干啥?”
  贺景行浑身一僵,无视他的嘲讽,问出自己最想知道的问题:“贺景行呢?”
  “车祸去世了啊,哦,你还不知道,就你拍夜戏落水那天,”李大海一拍大腿,唏嘘不已,“这么年纪轻轻的就走了,昨天举行的出殡仪式,还给开了追掉会,有几个小姑娘哭的啊,太揪心了……”
  后面的话贺景行再也没听进去,他举起手来端详,手指修长,骨节分明,白皙的手背上因为针头移位已经乌青一片。
  他那从出道开始就被群嘲至今的小胖爪子要能长成这样,换以前他做梦都要笑醒。
  “诶哟!”李大海一看那高高肿起的手背,赶紧出去走廊找小护士来拔针重扎。
  贺景行闭上眼睛,无力感如潮水般向他涌来,觉得这个世界真是太玄幻了。
  他车祸“死”了,却以陶然的身躯重生了。
  充分认识到这一点的贺景行老半天没缓过劲儿来,总感觉自己被强行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这门一开,新世界的清风便迎面呼啸而来,刮地他这个曾经的社会主义无神论者脸疼。
  风说:少年啊,你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
  而被江枫抚过的额头在接下来几个小时里一会儿热一会儿冷的,在这冷热交战下还总是冷不丁地冒出些属于陶然的零散的记忆片段来。
  为此贺景行总结了一下得出结论:江枫多半有毒。
  至于陶然,亲人早逝,由奶奶抚养长大,高考完奶奶也去世了……这点倒是和他很像。
  陶然没再继续读书,想着做明星多赚点钱,于是给各大经纪公司投了简历,宛如石沉大海,又东奔西走地参加全国、地方大大小小多场选秀比赛,倒是有许多小公司找上来,可惜都是些包=皮公司,陶然被坑的不轻,有过差点被骗进传销的经历,还有次差点被骗去当牛郎……
  再后来山穷水尽的时候,遇上了现在的经纪人李大海,签了刚刚起步的东海娱乐,成了这个小作坊旗下第一批艺人,也是不容易。
  陶然刚过了十九岁的生日,比他还小一些,贺景行努力回忆了一下自己十九岁的时候几乎全年无休,也算是名利双收,而这位呢才刚进娱乐圈一年半载,演的角色数量比起贺景行十多年来的总数倒差不多,因为除了酱油就是炮灰,三五天就能换一剧组,这回呢,好不容易接了个男二的网剧。
  关键这个剧啊,虽然是某绿色网站近年来最火的几个大IP之一,剧本也挺不错,但这是个耽美剧啊!
  耽美网剧近来挺火,也总能捧火几对美颜CP,虽然这会儿大家对耽美的接受度提高了不少,对这一类的网剧也放宽了管制,但稍有名气的演员和正统偶像们大多还都不太乐意接,而对于想红的小演员们来说倒算是一个剑走偏锋的路子。
  一般网剧也就打打耽美的擦边球,暗戳戳立个CP让看剧的大伙儿自行想象,可这部剧,清一色男一男二男三男四,女角全是炮灰。
  陶然能拿到男二,除了看脸,公司也是好歹努力了一把。
  网剧一开拍,陶然和男一刘铮十分配合地炒起了CP,戏还没拍完呢,便有了些水花和人气,这本是皆大欢喜的一贯套路,坏就坏在……陶然是个真GAY啊,还是一米八的娘受,情到深处不仅会翘小弟弟还会翘兰花指的那种。
  于是很快,陶然假戏真做了。
  贺景行仔细品了品,仿佛在追剧,只觉得这漫天的狗血都不够撒的,怪不得都说小说源自于生活呢。
  然而更狗血的是……陶然当刘铮是真命天子呢,刘铮只当是逢场作戏呢,严格意义上,刘铮连个双都算不上,每天尽使唤陶然耍着玩呢,今天让陶然让点戏份,明天又让他替个酒局,有一回陶然被灌地差点吐晕过去,几天没缓过来还被导演逮着骂了个狗血淋头。
  渣攻贱受的戏码就开始了。
  对于一个演技渣娘受来说,装攻可真是太难了,陶然只觉得对方就连使唤他的样子都非常之MAN,一时没忍住,便暴露了娘的本性,可把刘铮腻歪死了,觉得陶然一个比自己高半个头的大个子娘们兮兮地一天到晚靠他身上真是有毛病,戏还没拍完,就把陶然给甩了,甩了陶然不说,还叠加了恶心与蔑视的双重暴击。
  拍戏炒CP时候有多甜,现实就有多残酷,陶然瞬间觉得天都黑了,眼泪鼻涕嘤嘤嘤道:“铮,你从头到尾真的没有喜欢过我?哪怕就一点点。”
  “呵呵,”刘铮非常完美地演绎了一个一米七三的渣攻:“光看见你我就觉得恶心,我警告你,少他妈死缠烂打,不营业就滚犊子,你那么恶心谁会喜欢你啊?”
  陶然听了全身的血液都轰轰轰地往脑袋上冲,正好两人身后就是一座小桥,于是陶然脑袋一热,一冲动,宛如两米的大长腿毫无阻碍地跨过桥栏,噗通一下落环城河里了。
  刘铮一开始以为他是做个样子逼他就范,哪知道这人是真不会游泳,害怕到时候出了什么事儿两人一起上头条,便火速逃离现场,路上打电话叫了先一步回酒店的经纪人和李大海过来救人,只说是陶然不慎落水。
  得亏李大海那会儿放心不下,正找了过来,不然哪还捞地到人。
  然后陶然这眼睛一闭一睁,芯子便换了贺景行。
  要不怎么说冲动是魔鬼呢。
  远离渣男,珍爱生命。
  真为陶然小兄弟感到不值。
  当然记忆片段里也有非常之多的羽毛啊小鸡小鸟的片段,都被贺景行选择性无视了,大概陶然还是个禽类爱好者吧。
  贺景行心有余悸地摸摸胸膛,砰砰砰的心跳啊,还是活着好啊,活着真是特别棒。
  小护士挂完了水正要给他拔针呢,被他这么一打岔,针头一歪反倒又给扎进了肉里,当场就愤怒了,一双眼睛睁地溜圆瞪他。
  贺景行回过神来,朝小护士抱歉地笑了笑。
  小护士的脸颊顿时一红,赶紧给他拔了针,又忍不住飞快地瞄他几眼,结结巴巴地交代几句,飞一般的跑了。
  贺景行盯着小护士通红的耳背,突然发现自己似乎遗漏了非常重要的细节。
  3.陶然
  从沉思中回过神来,贺景行看向边上坐着的李大海。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