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破阵图(古代架空)——青山荒冢

时间:2020-01-04 10:50:31  作者:青山荒冢

   破阵图

  作者 青山荒冢
  简介
  《破阵子-百里山川横断》
  百里山川横断,千载史册俱焚。何必贪狼吞日月,未酬英豪葬孤峦。长恨华发生。
  滴水凿石穿壁,劲松覆雪逢春。一点星火燎原意,万代传灯有圣贤。敢为天下先。
  食用说明:
  1.古风架空,仙魔群像,正剧流,非傻白甜轻松向
  2.双男主+副线,双重世界观,有甜有虐,作者本性难移,剧情为主,感情为辅
  3.有认真考据也有私设,看文图一快,考究勿拍砖
 
 
第0章 楔子
  作者有话说:琴遗音就是水牢里面那个面具男啦~
  天净沙已经很久没有下过雨了。
  这里是与世隔绝的净土,不管日月星辰还是风雨雷电都在此隐匿无踪,那棵生长在遗魂牢外的古树已过了千年岁月,却只尝过一次雨水滋润,然后在一夕间开枝散叶,长成了参天巨木。
  雨水是淡淡的红色,像被氤氲开来的血。
  把守此地的护卫们都不禁议论起来。
  “怨气化血,落雨成网,真是了不得,不知道是何方阴煞?”
  “适才警世钟响了三下,宫主、大护法和六阁掌事都赶往问道台去了。”
  “那是尊上闭关之地,这阴煞是活得不耐烦了?”
  “好像是冲着九曜轮去的……不过,看这雨渐渐停了,怕是那阴煞元气耗尽,命数将终了。”
  “该死……嘘,宫主来了。”
  议论纷纷的守卫们瞥见门口那道白影,立时止了声,佯装正经地在庭内巡逻,连半点斜视也不敢有,仿佛那不是位清丽脱尘的女子,而是择人而噬的猛兽。
  净思双眸微敛,倒也不去管他们,径自穿过长廊,将无关人等悉数抛在身后,最终停在那棵古树前。
  树下有一口四四方方的井,分别雕着青龙、白虎、朱雀和玄武四象,有锁链从兽口吞吐出来,往井中垂落。井壁的每块石砖上都镂刻着符文,当净思走近它三尺之内,那些符文便仿佛活了过来,如流光的群虫在缝隙间游走,然后向来犯者噬咬过去。
  她素袖一挥,手腕翻转如轮,这些噬魂虫便入了她的袖洞,刺破皮肤隐入骨肉中,半点痕迹也不留下。
  四十年来,上百人妄图犯入禁地,却都被噬魂虫啃得骨毁魂销。无人知道这些不死不灭的怪虫,竟然是这女子身体的一部分,除非她亲自收回或者本体消亡,再无办法能让噬魂虫消失。
  净思纵身跃下,这井深达百丈,越往下越是黑暗阴冷,底部是一池幽深的水,无波无澜,像一面镜子。
  四道从井口垂下的锁链没入水中,这是她与两位同修共同打造的锁天链,除了尊上亲自出手,无人能将其斩断。
  “孽障,尊上召见你。”
  池底无声无息,她自顾自地说了下去:“一个时辰前,鬼师潜入天净沙,意欲破坏九曜轮,已被吾等正法。”
  池水依旧波澜不惊,却终于有低哑的男声传了上来:“……蝼蚁。”
  净思淡淡道:“蝼蚁之辈,自不可与天数相抗。”
  “他的确是蝼蚁,但蝼蚁尚且惜命,有何不敢与天斗?”水下之人嗤笑一声,“堂堂灵族三宝师,只知顺应天意,做命数棋子,如此高高在上,却连蝼蚁都不如。”
  净思不恼不怒,反是道:“他潜入天净沙,不只是要破坏九曜轮,还想救你脱困……为了,将此物转交给你。”
  她扬手,一块残骨落下,未等它坠入水中,伴随着水面剧烈的波动和锁链拉扯的声响,一只苍白的手自水下伸出,稳稳接住了这块枯骨。
  这该是一块肋骨,上面布满裂纹,却是通体莹润如玉,缝隙里隐见残存血色。
  五指收紧,几乎让人怀疑这块残骨会在掌中被捏碎,好在那人很快松了力道,整个身躯从水下站了起来。
  他浑身不着寸缕,湿漉漉的长发垂过脚底,堪堪遮掩着苍白精瘦的身体,脸上覆盖着一张青铜面具,只露出一双幽暗深邃的眼睛。
  四道锁链分别穿透他的两边肩胛和脚踝,刻满符咒的末端死死钉入骨中,哪怕他把自己半身皮肉都撕烂,也难以挣脱桎梏。
  “六十年前,饮雪君战亡于寒魄城,元神精魂献祭白虎印,你花了十年翻过遗迹的每一寸土,想找到他碎裂的骨头,可惜到最后被囚此地,你还差了这块横于心前的肋骨。”净思手指轻点,“鬼师作为饮雪君的弟子,多年来也为此骨奔走,适才临死之前求我慈悲,将它交给你。”
  男人用手指轻轻抚过残骨上每一道裂痕,在这瞬间净思很想透过面具去看他的神情,可是四目相对,彼此都波澜不惊。
  是啊,这孽障永远不可能难过,否则……
  她没有细想下去,开口说明自己真正的来意:“我奉尊上之命,带你去问道台。”
  男人并无追问,因为他早已知道这命令背后的含义,直接说道:“一个条件。”
  净思看了看他手中那块残骨,会意道:“饮雪君的坟墓还在寒魄城冰原,你有这半个夜晚的时间去见他最后一面。”
  男人嗤笑道:“真大方,是沈问心的意思,还是你所谓的慈悲?”
  净思默然片刻,道:“他毕竟是我最出色的弟子,只可惜选错了路。”
  “有你这样的师父,才是他最大的错。”
  下一刻,伴随着机括声响,总共一百零八道暗勾脱出骨肉,锁链上的符文如潮水般流动退去,井口的四象兽头同时昂首,将链子“吞”了回去。
  锁链离身刹那,净思只觉得眼前一花,那男人就在她面前凭空消失,只剩下那张青铜面具砸入水中,若非打在对方元神上的烙印还在,她几乎要以为这魔物完全逃脱了控制。
  “也罢……”她垂下眼,看着水面上的倒影,“徒儿,这是为师唯一能给你做的事情了。”
  贪嗔痴恨爱恶欲,喜怒哀忧思恐惊。
  人世间有七情六欲,未曾没顶于红尘之下,谁也不知自己会堕入迷障哪一重。
  这一夜大雨滂沱,西绝境边陲小镇里的百姓人家都已捻了灯火归于沉寂。巷尾百年老酒坊的伙计被一阵冷风激醒,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在正准备关门打烊的时候听见了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
  青石长街雨落凄迷,来人走得很慢,步伐拖沓如垂暮老人。如今是近年关,伙计都领了银钱回家,年过八旬的老掌柜披着棉袄打开门,忍不住将灯笼提到眼前,这才看清那道身影原是一位蓝衫青年。
  老掌柜年事已高,眼神也不大好,仔仔细细瞧了他半晌,只觉得对方脸色惨白,像个鬼魅。
  好在他有影子。
  老掌柜定下心来,又忍不住去看他,忽然觉得有些眼熟。
  青年未执伞,浑身衣袍都已湿透,却只立于屋檐下不曾踏门半步。见老掌柜仍伸头打量,他微微抬起头,声音有些沙哑:“一坛梅花酒。”
  老掌柜这才收回目光,忙应了一声,将最好的梅花酒打了满满一坛。客人扔了一个荷包过来,左手接过酒坛转身离去,再没说过一个字。
  “越看越眼熟……是谁啊……”老掌柜有些怅惘若失,直到那人渐渐远去,他才低头拆开荷包,里头却不是银钱,只有一块玉石,莹白沁凉,隐隐透着几丝碧色。
  这是冰原上的雪晶石,只长在八瓣雪莲下,吸取天地日月的精华,据说佩戴它能消除邪病,百年也难成一块,更别说它长于高岭峭壁,哪怕最老道的雪山猎手也难找到此物。
  老掌柜忍不住扯出颈下一截红绳,那上面赫然挂着一小块雪晶石,他将这两块石头对比了一下,脑子里蓦地一动,终于想起自己是何时见过刚才那位客人。
  六十年前,他还是这酒坊里的小伙计,为了贴补家用,早早在此做工,每月初一十五都能在此看到两位长袍轻裘的贵客。
  一人白衣霜发笑容可掬,一人蓝衫墨发静如止水,斟酒对酌,意趣自在。
  那次他不慎得罪了外来的贵客,被刁奴鞭打数十,差点就活活疼死,好在那白衣人出手相救,还送了他一块雪晶石养伤,免教他做个断骨残废。
  伙计一直想谢他,可是那白衣人从那以后再也没来过,只有蓝衫客还在每月初一十五来此坐坐,点了两壶酒、置放两杯盏,却点滴不动,枯坐至天明。
  六十年光阴辗转,小伙计都变成了老掌柜,那蓝衫客竟然一点都没变。
  老掌柜忍不住心惊,低头发现门口石板上有点点梅瓣似的红色,斜斜飘落的风雨很快把这痕迹氤氲开去,他下意识地抬头,客人的身影早已消失在长街尽头。
  老掌柜莫名有一种预感,他有生之年再见不到那两位客人了。
  此时,一道鬼魅般的人影悄然踏上寒魄城边境的冰原,千里冰雪皑皑,枯枝乱梅大喇喇地刺破夜色,在雨幕里暴露出张牙舞爪的姿态。人影过处,落花伴随着雨雪纷飞坠下,将本就浅淡的痕迹完全掩埋。
  琴遗音提着酒坛风雨夜行,一晃六十年过去,那些长眠于此的尸骸早被厚重的积雪冻土覆盖,就连残甲折戟都风化崩碎,唯有远处连绵的山脉静默如接天墓碑,风声呼啸,在上面刻下无字的悼文。
  他拎着一坛梅花佳酿,不徐不疾地往前走,向着远处渐渐模糊的山脉,向着那座从中坍塌的断崖,向着……那六十年前的最终战场。
  冷雨扑面,琴遗音忍不住眯了眯眼睛,千百年的光阴都在此刻如白驹过眼,纵横成星罗棋布的点滴岁月,他从不曾回首过往,此刻却难得有些怔松。
  下意识按了按怀中贴身放置的那块残骨,琴遗音收敛心绪,继续往前走。
  终于,他来到了断崖下,那面熟悉的冰壁近在咫尺,可惜被积雪覆盖得严实,一眼望去什么都看不透,好在周围没有崩落风化的痕迹,隐约可见保护遗址原貌的符文镂刻于山岩上,看来即使在他被困的这些年里,鬼师也没少来照看此地。
  “暮残声,我给你打酒来了……”
  他一手拎着酒坛,一手拂去厚厚的霜雪,唇边慢慢挑起弧度,然而那笑容还没绽开,就随着一声酒坛落地的脆响一同碎裂——
  凝冻血迹的冰面之下,空无一物。
  那应当永远留在这里的骸骨,竟然消失了。
 
 
第一章 妖狐
  作者有话说:
  老人家常言道:“饱三年,饿三年,半饥半寒又三年。”
  朝阙城已经大旱快三年了。
  这是西绝、中天两境接壤之地,太平时左右逢源,战乱时便两头难做,故而现任的城主便把自个儿当成一棵土生土长的墙头草,迎着战报风向掉头献好。
  可惜墙头草此番押错了宝,统治中天二百年的姬氏皇族内乱,大军失了统帅,西绝兵马破城而入,杀向遥远的王都,烧杀劫掠后只剩下了满城凄惶。
  青壮年九死一生,妇孺老弱尸横于市,城主摘了玉冠献给西绝大军统帅,这才免了朝阙城被赶尽杀绝。
  这座边城从此被划入西绝疆域,百姓们在惊恐和茫然中苟延残喘。此番人祸尚未过去,天灾也来凑个热闹,从那以后,朝阙城的子民再也没见过一滴雨水。
  河溪断流,土地龟裂,水田干涸,草木枯死。
  百姓们凿井挖渠想找到生路,可是日复一日下来,水源越来越少,死人越来越多,终于令人绝望。
  还能走的背井离乡,不能走的只能等死,城池空置了大半,剩下些病弱老残苟且偷生,不少人开始跟过路的行商卖身拟契,更有甚者咬牙投了军,不管将来是否战死沙场,在眼下总是活路。
  今日有一支商队路过,规模不大,只有三十个人、四辆板车并八匹马,大部分都是些东来的木材香料,卖到北方可小赚一笔,对这座荒城却还不如一锅馒头的价值高。
  商队的领头倒也心善,虽然让护卫持刀弓随行,以震慑那些亡命徒,但也着人分发了些粮饼给路边乞讨的老弱。他们这样且走且停,冷不丁看到前头一面土墙下,有个插草标的妇人抱着婴儿跪在地上,显然是卖身为奴混口饭的意思。
  妇人头脸很脏,身体也干瘦,难得是眼睛明亮,细看五官也不丑,她抱着婴儿哭得眼眶已充血,见商队停在面前,赶紧磕头泣道:“老爷行行好吧!我夫君死了,爹娘也没了,就剩下这个孩子,我一个妇人实在养不活了……求老爷买了我们母子,不要银钱,赏口饭吃就好,我会洗衣做饭鞣皮子,他是个男孩,长大后给老爷做牛做马也是好的呀!”
  领头看了看她手上的粗茧,再伸手摸了摸这婴儿,虽然没多少肉,四肢倒是健全,眉心还有颗讨喜的红痣。他思及商队里也有两名女眷,便动了恻隐之心,道:“行吧,那你跟我们走。”
  妇人连磕三个响头才抱着孩子站起身,在其他人羡慕的目光中加入了商队,有好心的伙计在板车上收拾出一角,好叫她和孩子坐在上面吃些东西。
  领头走南闯北多年,深知这灾荒之地最容易遇到亡命徒,下令不在城中停留,后晌便出了城门,在土路上又行了个把时辰,叫队伍改了道,藏在一处山隘下休整过夜。
  妇人看得迷糊,忍不住轻声问道:“这是做什么呀?”
  领头的娘子递给她半块馕和一小壶水,道:“我们的货物虽不珍贵,车马却重要,今日从城里路过怕是要被人盯上,小心一些总是好的。”
  妇人不知想起什么,眼里又是泪:“说得对啊……朝阙城先遭战乱又遇大旱,人都被饿成了畜牲,好多残废人和孩子都被他们……”
  她说到后面泣不成声,周围的人们对视一眼,明白了她未尽之意——饥荒遍野时,人失了理智,跟野兽并无两样,倘若有落单的人遇上这种亡命徒,怕是要被活吃了。
  众人唏嘘,又可怜她孤儿寡母,领头的娘子特意倒了一小杯马奶去喂孩子,直到后半夜才歇息下来。
  篝火被顶上山石遮挡,也不怕野兽或流民被吸引过来,外围警戒的护卫和衣提刀,渐渐也觉困倦,错过了山壁上一闪即逝的影子。
  婴儿难得吃饱睡熟,那妇人却睁开了眼睛,慢慢坐了起来。
  白日里的凄楚孱弱都不见了踪影,眼里泛起幽绿的暗光,伴随着轻微的裂帛声响,八支长满倒刺钢毛的蛛腿伸展开来,稳稳爬上了山壁。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