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穿成苏培盛了(穿越重生)——四眼娃娃/一渡清河

时间:2020-01-05 09:12:40  作者:四眼娃娃/一渡清河

   《穿成苏培盛了》作者:四眼娃娃

  文案:
  苏伟一觉醒来成了太监,不过还好是个著名太监
  本文,四爷拽酷狂霸腹黑痴情,加点小闷骚
  本文,苏培盛聪明傲娇忠犬,还有点小呆萌
  小纸条
  本文一开始设置了两条故事线,一条是雍正元年,一条是康熙二十一年,以康熙年间为主。
  内容标签:穿越时空 宫斗 欢喜冤家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培盛 ┃ 配角:胤禛 ┃ 其它:清穿/九龙夺嫡
  编辑评价:
  苏伟一觉醒来成了太监,好在是位著名太监——苏培盛。
  波云诡谲的宫廷争斗,步步为营中,穿越版苏公公一直坚定地握紧豆丁版四爷的手,养成系的竹马情分渐渐打破主子、奴才的身份隔阂。
  两人的命运交汇,似乎在目光相触的一刻,就奠定了一生的缘分。芳华变迁间,两人比肩而立。
  当四爷长身玉立,挺身站于苏伟身前,一些感情开始在暗中汹涌。逃不脱的夺嫡之路,渐渐展开的阴谋漩涡,那份无法见光的感情又该何去何从?
  本文以两条时间线作为故事的开头,给读者留下了充分的想象空间和巨大的悬念。
  作者在把握正剧主旋律的基础上,添加了欢脱与温馨的情感元素,使原本偏于悲情的设定自然地朝着美好结局而去。
  本篇小说虽是穿越题材,但文中内容经过一定考据,可以看出作者的古言功底。
  不足之处在于主人公的情感线发展略慢,配角的戏份添加过多,造成情节累赘,还有待进一步学习。
 
 
第一卷 承乾宫 
 
第1章 把银子还给我!
  雍正元年
  翊坤宫内一声怒吼,“苏培盛,你好大的胆子!”
  苏培盛“砰”地跪下,低下头一声不吭。
  床榻前一个明黄色的身影来来回回地走了几圈,都没听到一句祈饶的话,“好,好!来人啊,给朕拖出去打五十大板!”
  阴暗的房间中,苏培盛被按在凳子上,举板子的太监小声道“苏爷爷,得罪了。”
  板子打在屁股上,苏伟一直死死地咬着嘴唇,他穿过来几十年,挨了不知多少次打,只有这次,他不想喊给任何人听。
  五十大板打到一半,屋外急冲冲地进来一个人,当头就给记板子的太监一巴掌,帽子都给打歪了,“你们这帮混球,也不看看这是谁,打了多少下了?”
  歪帽子的太监懵里懵懂地道“回……回张总管,打了二……二十六板了。”
  “滚开!”张起麟一把推开行刑的太监,哐地跪到凳子边,“哎呦,我的苏爷爷,您什么时候这么实心眼儿了,还真让他们打啊。”
  苏培盛盯着地面,心里也不知在想什么,任张起麟像死了亲爹一样在旁边嚎。
  康熙二十一年
  三月的夜带着丝丝凉气。
  天未黑透时,敬事房内急急走出一名太监,三拐两拐地进了一处偏殿的角门,一抹湖绿色的身影正等在那儿。
  太监赶忙上前一打千儿道,“今儿天冷,姑姑怎么亲自过来了。”
  清菊瞥了一眼太监道,“娘娘忧心着呢,四阿哥的事儿怎么样了?”
  太监一笑道,“姑姑放心,王家兄弟奴才都安排进去了,还有两个小的,奴才都挑的老实又稳重的。”
  “恩,”清菊闻言点点头,从袖口拿出一个荷包“你做的不错,以后多给娘娘长点心思,少不了你的好处。”
  太监接了荷包,立刻裂开嘴下拜道,“谢娘娘恩典,谢姑姑提拔。”
  四更刚到,院门外已有来回的走步声,昨晚皇上歇在了永和宫,后宫的奴才们都特地早早起了各司其职。苏伟抹黑爬起来,呆呆地坐了一会儿,回身抓起枕头边打好的包袱抱在了怀里。
  “小苏子,起来了就赶紧下地收拾吧,”黑暗中,炕里一个沙哑低沉的声音道。
  “是,师傅”苏伟应了一声,爬下炕穿起衣服。
  炕铺里又坐起一个人道,“对啊,小苏子今儿个得去四阿哥那儿了,以后咱屋里又少一个了。”
  另一个声音翻了身道,“这是好事儿,以后就没人半夜往我身上扔胳膊了。”几个人闻言笑了起来,声音压得很低,略带点尖儿声,听得苏伟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苏伟穿过来将近两年了,他是在净身厂子的台子上醒过来的。当时他还没来得及为自己成了穿越业界的笑话感到悲哀就被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刺激的又晕了过去。
  不过醒来后的苏伟心态调整的还是很好的,虽然一觉醒来他成了太监,但老天还不算太狠心,毕竟他这幅皮囊不是普通太监,而是著名太监啊不过那还是后话,苏伟进宫时才八岁,被敬事房总管分到了英华殿,跟着英华殿首领太监贾进禄做一些杂事。贾公公看他年幼,做事儿老实本分,收了他做徒弟。英华殿是专供太妃们礼佛的地方,但其实太妃们的住所都有小佛堂,平时少有人来。不做法事时,这里是颇为清闲的。除了每天起的早点儿,吃的差点儿,苏伟的生活还不算太暗无天日。
  苏伟和师傅,以及刘保卿、焦进朝住在一个屋里。有同屋的情分,刘焦两位公公对他都很好。换句话说,两年来,皇宫中传闻的尔虞我诈离他还很远。不过今天一过,怕是就要不同了。
  苏伟收拾完自己,就去服侍贾公公起床。他的这位师傅对他还是颇有情义的,两年来一直悉心地教导他。敬事房的周公公与他师傅颇有交情,日前听闻四阿哥身边要配太监了,师傅就把他推荐给了周公公。因他年龄小,刚好合适,周公公就应下了。虽然苏伟知道自己迟早是要到四爷身边去的,不过也不能因此抹杀师傅对他的提拔之恩。
  贾进禄接过布巾抹了抹脸,伸手拍了拍徒弟的脑袋,心里颇有些感慨,希望老天有眼,让这小子在四阿哥身边站住脚,有朝一日能把他带出这片死地。“小苏子啊,”贾进禄拉着苏伟坐下,“到了承乾宫,要凡事长个心眼,遇事不要争强好胜,多退一步,人前宁可显得笨点。”
  苏伟听了立马点点头,贾公公又把嘴凑到苏伟耳边小声道,“你要记着,你的主子是四爷,千万不要站错队,否则朝不保夕啊。”
  天刚擦亮,刘保卿、焦进朝把苏伟送到了英华殿门口,焦进朝拍了拍苏伟肩膀道,“小苏子,以后发达了,不要忘了咱们兄弟啊。”
  刘保卿捅了焦进朝一下,回头冲苏伟道,“伺候主子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凡事小心点儿,保住小命最紧要。”
  苏伟笑着点点头道,“我都记着呢,多谢两位哥哥。”在英华殿的两年,刘保卿的照顾,焦进朝的袒护,苏伟是一生都不会忘记的。
  和焦刘拜别后,苏伟正了正衣摆,背好自己的包袱,一步一个脚印地向敬事房走去。
  卯初,承乾宫。
  大宫女浣月挽起床帘,“娘娘何不再睡会儿,昨儿就休息的晚,防着今儿个头痛。”
  佟佳氏缓慢地坐起身,“不了,睡得够了,皇上早朝去了吧。”
  “是呢,”浣月转身倒了一杯茶,“寅时永和宫就亮了,寅正三刻皇上就走了。”
  “皇上勤政,也辛苦德妃了。”浣月没有接话,上前扶着皇贵妃下床。
  佟佳氏坐到铜镜前,镜中人影朦胧,“今儿敬事房该派人来了吧。”
  “是呢,”浣月拿起梳子,轻轻梳理皇贵妃的长发,“敬事房那边挑了十五名太监,八名宫女,两位嬷嬷,再加上咱们宫里自幼伺候四阿哥的,人就全了。回头让王钦好好调教着,等明年四阿哥搬到阿哥所,娘娘就不用太操心了。”
  佟佳氏笑笑,“本宫才不操心呢,这心操多了,反倒惹人忌讳了。”
  苏伟到了敬事房,等着周公公点齐了人,一行人就浩浩荡荡地到了承乾宫。承乾宫皇贵妃亲指了王钦做四阿哥的首领太监,所以苏伟他们的具体职责都得由王公公来分配。
  一路上,苏伟几次捏了捏袖中的荷包,他进宫近两年,每月银二两,去掉一些必要的孝敬和内务府的克扣,他也攒了二十五两银子。这得多亏他被分到了英华殿,平日里见不到多少外人,花销自然少了。这次见到王钦,他少不了要孝敬些银子,谁知道历史上苏培盛是怎么开始伺候四爷的,他总得把路铺好以防万一。今儿一早,苏伟就把银子包好了,一个荷包五两,一个荷包二十两。对于他这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太监,五两的孝敬应当不算少了。
  到了承乾宫,王钦由门内出来和周公公寒暄了几句,周公公被带进去给主子磕了个头,就把他们一帮人正式交接给了王钦。
  苏伟低着头站在人群里,听着前面王钦左左右右地走了两圈道,“这承乾宫不比你们以往呆的地方,做什么事都得给我打起一百二十分的小心。能伺候四阿哥,是你们几世修来的福气,这份福气都给我小心地揣着,要是丢了,你们全家都得跟着陪葬!”众人立即俯身应诺。
  王钦这才满意地点点头,转身进了偏殿的一间耳房。另有一小太监拿着名册站到了门口,点到名字的都一个一个进到屋子里,片刻后又一个个的走出来。点到苏伟时,苏伟捏了捏包袱带走了进去。
  屋子里,王公公正坐在一条长桌的后面,手里拿着敬事房的记档。苏伟恭敬地行了一礼,站在桌子前,王公公看了他半晌,苏伟一直低着头,一动不动。王钦皱了皱眉,咳了一声,苏伟抬了一下眉毛,又低头站好。
  王钦瞪了苏伟一眼,心道这又是个木鱼脑子,遂敲了敲桌子,开口道“你以前是英华殿的?”
  苏伟点了下头,应是。
  王钦又道,“我看了你的记档,今年才十岁,八岁入的宫?”
  苏伟连连点头,王钦要扶额长叹了,往椅背上一靠,“四阿哥年幼,娘娘有意安排两个年小的太监服侍,我这现有三个人选……”
  此时,话说的这么明了,苏伟也不能再装了,否则就不是呆而是蠢了。遂一副慌乱的样子,拿出一个荷包躬身往长桌上一放,轻轻推了推道“奴才愚笨,还望公公多多照顾。”
  王钦拿过荷包垫了垫,分量还不小,心道这小子看起来傻头傻脑的,没想到出手还蛮大方的,他就喜欢这种人,好调教、好控制,遂道,“咱家与贾公公也有几面之缘,你既然到了这儿,自然不能亏待了你。以后你就跟着我,先打打下手。”
  苏伟听了,赶忙俯身拜道“谢王公公,谢王爷爷。”王钦笑了笑,摆摆手让他出去。
  苏伟出了屋子,还有点懵懵的,这么容易就让他得逞啦。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刚才给了银子后,他就始终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儿。等大家都完事儿后,苏伟被领到住的地方,开始收拾东西时,他才惊觉出问题所在。他拿错了!拿错了!他把那二十两的荷包给王钦了!怪不得当时那荷包那么有分量,怪不得他拿出来后就觉得奇怪!苏伟一屁股坐在铺位上,一双眼睛瞬间泪旺旺的,王公公,咱能把银子退给我吗。
 
 
第2章 四爷还是小豆丁
  雍正元年,
  懋勤殿首领太监苏培盛被几个小太监一路抬回住处。四执事库总管太监张起麟,一路上小跑地跟着,嘴里不住的道,“轻点,小兔崽子,慢点,小王八羔子。”
  丁太医被宣进宫给皇上请平安脉,却根本没见到皇上人,而是被带到了养心殿后的一处小院里。丁太医叹了一口气,这事儿以前在雍亲王府中就发生过,他习惯了。不过也是因为这,他才能被一路带到太医院里。
  门口,丁太医问正团团转的张起麟道,“是挨打了?打了多少?”
  张起麟一副想去悬梁的表情,小声道“二十六。”
  丁太医也愣了,以前都是个位数的,这回怎么这么多?
  张起麟长叹一口气道,“这宫里的太监都死脑筋,以前在王府里,都是十板当一板打的,谁知道这次……唉……”张起麟此时真想一头撞死了事,他就出门办个事的功夫,怎么就出了这么大的事儿呢。那张保死哪里去了,也不知道去吩咐声。这下好了,明天苏公公下不了地,后天他们几个就都下不了了。
  门里面,苏伟已经听到丁太医的声了,他瘪瘪嘴,僵硬的翻个身。
  康熙二十一年
  苏伟在承乾宫呆了快一个月了,这一个月里他唯一的活计就是伺候王公公。不过苏伟并不着急,他清楚自己没那么容易就混到四爷身边去。像王钦这种人,主子身边的活儿恨不得都一手揽了,才不会主动推一个竞争对手上去呢。要不是上面有命,让挑两个小的伺候四阿哥,估计苏伟也得和其他人一样,闲置在外了。
  苏伟曾听师傅讲起过,皇子们一落地,身边就配四十个人伺候。一开始贴身的多是乳母、保姆,在皇子断奶后,乳母被撤掉,才换上一部分内监。
  皇子与公主不同,长达后贴身伺候的多是太监,宫女一般都是针线上人、锅灶上人,只能在外围活动。四阿哥自小被养在承乾宫里,第一批伺候的太监都是皇贵妃身边的人,也就是王钦他们五个。
  苏伟记得自己上辈子刚工作时,总觉得同事关系很难相处,前辈们对他们貌似总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后来当新人进来,他自己成了前辈时才明白,他们一起入职的早已成了一个固定的圈子,外人想插进来哪有那么容易。
  同样的,从敬事房调过来的十五名太监,除了苏伟和另一位十一岁的小太监萧二格,其他的都被打发到承乾宫前院洒扫,晚上都得出承乾宫,去集体宿舍(他坦)住。苏伟和萧二格算是拜了王钦做师傅,晚上和王钦住在一个屋里,王钦没事儿时也会指导指导他们。
  苏伟在宫里的大名是苏培盛,苏伟是他在21世纪的名字,王钦赞他“培盛”的名字好,听起来大气又利主。萧二格那个就惨了点,容易犯忌讳,万一主子一时走嘴叫成了萧二哥就麻烦了。所以萧二哥,一般都被叫小格子,苏伟又暗地里笑了很久,听起来很像小鸽子。
  小鸽子虽然只比苏伟大一岁,但是心眼却很活络,没多久就把承乾宫里能认识的都认识了。苏伟经常从他那儿听到承乾宫主子们的小道儿消息,什么四阿哥寅时就起来背书,皇贵妃每天都会亲自教四阿哥识字,皇上夸奖四阿哥进步很快等巴拉巴拉。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