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短期关系(近代现代)——鱼西球球

时间:2020-01-05 09:41:57  作者:鱼西球球

   《短期关系》作者:鱼西球球

  文案:
  陈词毕业以后按部就班地进了学校当老师,两点一线,寒暑调休,生活和每一个平常人都一样。
  直到他凭一张并肩背影照上了热搜,全网开扒影帝身边的男人到底是谁。
  全娱乐圈都知道影帝有了暧昧对象,接受采访的时候他笑道:“不行,要保密,你们也不能去打扰他。”
  “是很喜欢,想结婚的那种。”
  “他害羞,求婚还没成功。”
  “嗯,很可爱,像棉花糖一样,软软的、甜甜的。”
  “……”
  陈词:???
  你们娱乐圈说好的包袱和人设呢?你一个人秀啥恩爱呢秀???
  而且!!!
  一开始说好的短期关系喂狗了?
  那人却在旖.旎时揽他入怀,于耳边轻啄:“可是宝贝,一辈子并不长。”
  影帝人设喂了狗·偶尔当当大型犬·一个人也能秀恩爱·攻×朋友你谁???·受
  食用指南:
  ①攻受无原型
  ②无脑小甜文,不是正经娱乐圈文,作者逻辑死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恋爱合约 娱乐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词,顾言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老师?您没事吧?”
  略带着关心的女声从身侧响起,陈词将游离的思绪扯回,视线落到一侧。
  是一个穿着校服扎马尾的女孩子,化了点淡妆,显得比同龄人成熟,却也依旧娇俏可爱,是他现在所带的高一七班团支书。
  陈词温润笑开,“没事,你通知下去,今天晚自习开个班会。”
  他回到办公室,几个女老师还在讨论今天的热门娱乐新闻。
  “你看了吗,热搜第一条,已经爆了,说是顾言在国外酒店逗留一整天。”
  “这没什么吧,不就是出国参加活动然后住宿吗?”方茜说着想到了什么,试探着问:“总不至于被拍到跟哪个女生一起吧?”
  顾言是当下国内最红的演员,年纪不过二十八岁,已经拿下了威尼斯国际电影节的影帝殊荣,团队正在打开国际市场,想让他身价更上一层楼,是以经常会在国外出现。
  而热搜榜上今天出现的这条,是八月份拍到的,已经过去两个月了,今天突然爆出来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陈词将手中教案放下,拉开椅子坐上去,随便抽了支笔开始写晚上要开的会议内容。
  马上国庆,这群高一刚入学的孩子经历了两个星期的军训和一个月的学习,好不容易盼到一个长假,心早就野了。他今天上课的时候还看到后排好几个男生在打游戏,甚至前排女生也是一下课就拿出了手机点进微博热搜。
  谁知道下课不小心瞟到了一眼,连进了办公室还有人在议论。
  由此可见,顾言国民度的确很高。
  “不是女生,听说是男人,跟顾言住了一个房间,整整二十四小时都没开房门,而且正好是威尼斯电影节那几天。”
  王莉说着想到了一件事,探过身来食指弯曲敲了下陈词桌上隔板,“诶,陈老师,我记得学校今年给毕业班班主任的福利就是去威尼斯旅游吧,你们当时住哪来着?”
  陈词手下一顿,笔落在纸上染出一个黑点,他面不改色地将黑点划掉,抬头报了个酒店名。
  王莉低下头看手机,小声嘀咕,“果然,学校那么扣,怎么可能跟明星定到一个酒店呢。”
  陈词笑笑,低下头继续写会议内容,心思却早就飘了出去。
  王莉如果点开某个旅游应用app搜一下的话,会发现他报的那个酒店名和热搜上出现的那个,直线距离不过两百米,走路过去也用不到十分钟。
  但两个男人住一起,就算牵扯到一个大明星,只要对方没出柜,热度总会下去的。方茜也就没和王莉聊,看上课还有三分钟,低着头走到了陈词位置边,问道:“陈老师,明天晚上你有空吗?”
  陈词微愣,抬起头刚准备说话,便见方茜脸红了红,急促道:“我朋友送了我两张电影票,找不到人陪我去看,你要一起吗?”
  王莉闻言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也不拆穿她,只是拿着教案和书出了去,路过的时候还丢下一个促狭的眼神。
  方茜便更害羞,补道:“是顾言主演的电影,听说很好看,明天首映,你有时间吗?”
  听到顾言两个字的时候,陈词一直维持着的浅笑才有了一丝变化,他推了下眼镜道:“不好意思方老师,我对象明天出差回来,我得回家陪他。”
  方茜脸色一僵,“陈老师你结婚了?”
  陈词:“还没。”
  还没,就是快了,方茜想。
  恰好预备铃响起,她赶紧抬头看了一眼,像是解决了眼前尴尬的景象一样,轻快地说了一句:“陈老师这么顾家,嫂子一定很幸福,结婚的时候记得请我喝喜酒呀,我先去上课了。”
  说完扭头就出了去,一直勉力维持着的笑也跌了下去。
  陈词是他们办公室里最俊秀的男老师,今年二十七岁,研究生毕业就进了学校,已经带过一届,现在在带第二届。
  学校不仅会评校花校草,就连老师里面也会评个最好看。而无论是女老师还是女学生来选,最好看的一定是陈词。
  白皙的皮肤,干净的黑短发,一双含情般的桃花眼遮在眼镜后,说话时总是笑着的,声音像是暖春三月的风,轻易就醉了进去。
  然而最要命的是他身上时不时流露出来的禁欲冷清,会让人觉得……辨不清真实和虚幻。
  喜欢他的人不在少数。
  只是可惜了,是个有家室的。
  陈·有家室的·词看着她的背影,唇角那抹笑意压平,终于点开手机看了眼热搜第一。
  视线在九宫格中间那张照片上停了好一会,很轻的声音漫在电脑显示屏后——
  “没嫂子,也结不了婚。”
  ·
  曦城一中晚自习一般上到十点,高三则会多加一个小时。
  陈词便利用晚自习时间开了个班会,主要内容就是马上到来的国庆节放假安排,以及安全注意事项。
  每次放假前都会说,但总有学生会出事,他也就每次都不厌其烦地提醒好多遍。
  不要去水库、不要在网吧逗留、未成年人不要去酒吧……
  这些话要给他以前同学听见了,准保大跌眼镜,可是这几年书教下来,性子倒是沉稳了不少。
  晚自习窃窃私语一直没有停过,蚊虫还多,等到放学铃声一响起,陈词便收起看了一晚上的小说。
  有学生凑上来问他在看什么,陈词便大方的摊开封面——《零夜》
  “啊!我知道这本,顾言演的那部电影的原著小说!好看吗。”
  女孩子眼睛亮晶晶的,陈词点头笑:“好看。情节挺有趣。”
  “那我能看吗老师?我一直没买到。”这话说的很直接了。
  “可以。”陈词答应的干脆,语意却一转,“八百字读后感。”
  “啊——”女生哀叫一声,“八百字都赶上一篇作文了老师。”
  陈词笑意浅浅:“你不说我差点忘了,国庆再给你们布置两篇作文吧。”
  “别!!!”顿时前排几个在收书包的学生齐刷刷地将视线扫了过来,“老师你放过我们,求你了。”
  青年彻底笑开,起身道:“都快点回去,别在路上耽误时间了,注意安全。”
  大晚上的,没个人来接他还真挺不放心这群十五六的学生。
  先前问他书好不好看的女生见他要走,心一横拦住了路,“我写!老师您借我看吧。”
  陈词乐了:“借你,明天放学前来我办公室拿。”
  女生有些呆滞:“为什么不是今天?”
  陈词:“今天借你了你明天还上课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现在学生一本小说能看一晚上不睡觉。”
  被人一下点破,女孩子有些羞涩,挠着头嘿嘿笑。
  手机响了一下,陈词掏出来看,神色不变地又将其放回去,转身叮嘱了一下记得关灯,便回了办公室,连脚步都不自觉轻快了几分。
  东西不多,他又有些怕黑,从来都会和学生一起出校门,今天却难得的在位子上坐了一会。
  方茜进来看到他还没走有些愣愣,“陈老师还不回家吗?”
  陈词正拿着手机打字,闻言抬起头,“我对象来了,我一会跟他一起走。”
  他唇边挂着笑,明明是很平常的样子,方茜却莫名觉得心跳都慢了一拍。
  陈词常是笑着的,只是他的笑意通常都温和有礼,可现在这个笑,却从眸子里透出了一丝喜悦和期待,化作丝线一般勾着人。
  方茜摇了摇头,笑道:“提前一天出差回来了吗?你们感情真好。那我先走了,陈老师也别让嫂子一个女孩子等太久,挺晚了。”
  陈词手一顿,“嗯,我一会等人少点就走,不然太挤了容易出事。”
  方茜下意识以为车祸,学校放学的时候最拥挤,晚上光线也不好,的确容易出车祸,她便没再多说,收拾好东西就出了去。
  而等到这一幢教学楼声音已经变的很微小,隔壁高三还亮着一整栋楼的灯的时候,陈词才锁上门出了去。
  他径直走到西门,是学校的偏门,平时放学走这条路的学生也不会很多,这时候人更少,那人就在门前银杏树下等他。
  是一台黑色奥迪,不是很惹眼的款式,陈词微松了口气,将车门拉开很小的一道缝钻了进去。
  顾言在车里等了好一会儿了,见状不免笑开,“又瘦了?怎么缝开的越来越小。”
  陈词系安全带,“谁让你没事往学校跑,人这么多万一被拍到照片了怎么办?”
  一说照片他就想到了白天办公室里方茜和王莉聊的,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今天热搜……”
  顾言等了一会没听他往下说,指节敲了敲方向盘,“热搜没事,团队会处理。”
  “哦。”陈词木木,等车开出一段距离,又张口了,“照片上另一个人,是我吗?”
  八月出国旅游那次发生的事绝对是意外,只是这个意外居然持续了这么久他还挺惊讶的,所以看到照片的一瞬间都没敢确定另一个主人公是不是自己。
  顾言闻言却踩了下刹车,手握紧了几分方向盘,余光瞟到陈词皱着眉头认真思考的样子,又不着声色地松了力道,淡声道:“不然你以为还有谁?缠了我一整天你觉得我还有精力去找别人?”
  陈词脸一下烧红,似乎也没想到他会说的这么露骨直接,张了张口想反驳,张开又合上好几次,最终只能闷闷地说一句:“那是个意外。”
  早就该散掉的意外。
  顾言面色不变:“嗯,意外,我会处理好的。”
  他说的这么自然,陈词反倒不知道再说什么,一路无言到了他家。
  是这几年工作加上公积金买的房,三室一厅,不大,贷款还有二十年,但好歹也算是自己的房子。
  顾言跑剧组的时候草棚都住过,自然不会嫌弃,只是第一次来的时候对他卧室的床很不满意,隔两天就有师傅过来连床带被套都给他换了新的,一时卧室里一眼看去就只剩张床,顾言反倒觉得不错。
  陈词洗过澡出来恰好看见顾言坐在他床上玩手机,擦着头发走了过去,“怎么今天过来了?”
  他穿着一件白色的T恤,码子明显大了一圈,底下套了条宽松睡裤,整个人都变成了五五分,将线条好处完全收敛了起来,像是在躲着什么一样。
  好在锁骨还露了出来,热气将其熏成粉红色,正有水滴从发上落下,顺着那两处骨头往下流,染进白T下藏着的身躯里,又若有若无地贴着衣服勾勒身形。
  瘦削、优美。
  顾言眸色暗了几分,将手机摁灭放到一边,伸手揽他到身边坐下,接过毛巾将他头发擦拭到半干才于耳边轻声道:“想你了,陈老师。”
  ……
  作者有话要说:
  啦啦啦~~~~球球开文啦,撒花~~~宝贝久等了,抱起来啾咪啾!!!
  暂定每晚九点更新。
  评论区掉落红包哟,球球爱你们!OvO
 
 
第2章 
  陈词保持着良好的作息习惯,就算前一晚荒唐到半夜,也能在晨光透过窗帘落到眼皮上的时候醒来。
  头有点重,身子还有些酸软,腰上搭了一只胳膊,他小心翼翼地将其往下放,掀开被子一角就打算下床,那人却又抱了过来,眼睛都没睁,闷着声音道:“还早,再睡会。”
  陈词浑身一僵,半边身子躲在温暖的被窝里,半边却被清晨的凉气侵染,瞬间就冷了下来。他挣扎两秒钟,“我该去学校了。”
  闻言,顾言微不可查地皱了皱眉,放开了箍住他的胳膊,默了一会道:“我今天要去跑活动。”
  意思是回来他就不在了。
  陈词愣了一下,又很自然地勾出一个笑,一点也不挽留:“好啊,祝你好运。”
  ……
  他和顾言的认识实在是玄幻,玄幻到隔了一个多月他也依旧觉得那不过是水乡的一场虚梦。
  陈词循规蹈矩了二十多年,却突然在带完一届高三之后想要放肆一把。
  喝了几杯酒,迷蒙间,威尼斯水城光火一点一点,铺在水面,映入眼帘。
  他想,闭着眼睛从这里往前走一百步,睁开眼如果能看见一个中国面孔,就带他去开房。
  如果没有,那就自己回房间睡觉。
  耳边是听不懂的语言,他英语很好,意大利语却并没有学过,陌生的很。心里默念到四十九的时候,有一道很轻的问询自耳畔响起:“你还好吗?”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