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修真界第一心理师(玄幻灵异)——水镜天

时间:2020-01-05 09:43:08  作者:水镜天

 

 
修真界第一心理师
作者:水镜天
 
文案
 
堂堂哈佛心理学博士,一朝落至修真界……
怕啥?
下至凡人,上至化神,人人都有心理问题。
只要专业知识学得扎实,哪里都能成为大佬!
(主角金手指:催眠)
作为一个战斗力爆表,却不喜欢说话的虫族,有一天他终于发现,有个能帮他击退一切嘴炮攻击的人,真的很重要!
PS:本文慢热慢热慢热……
 
内容标签: 强强 天作之合 仙侠修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宁子思,无极 ┃ 配角:风落 ┃ 其它:
==================
 
  ☆、第 1 章 初来乍到
 
  仙气环绕的终南山半山腰,有一间小小茅草屋。屋子除了有点破之外,倒也不失为一个挡风遮雨的好地方。
  宁子思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的,在蹭了两夜冬眠的熊瞎子的山洞后,对这个白捡的住处自然是满意得不能再满意了。
  然而,那只是一开始……
  “仙人!等一下!仙人!”身后一个彪形大汉,前一声还在十米开外,后一声已经伸手能抓住这个包裹款款,准备潜逃下山的仙人了。
  “我不是仙人!”宁子思冷着一张脸。他要是仙人,早就腾云驾雾跑了!哪里会被这个会轻功的给抓住啊!
  “仙人你就不要谦虚了,你住在终南山呢!这可是仙人才能住的地方啊!”彪形大汉指着不远处的茅草屋,一脸羡慕地道。
  “……”谁说在终南山的都是仙人?谁说的!哪个说的!
  彪形大汉将他身上的包裹一下抓过,甩到自己肩上:“自从你施法把纠缠少庄主多年的狐妖给驱除后,乡里哪个人不夸你仙术了得啊?我可是打心眼里佩服你!”
  佩服?那还满口你你你的!能把揪着他衣领的手给放开了吗?
  “放开!”他用力拨开脑后的铁爪,“我不去!”
  “哎呀,仙人,少庄主不是故意不来的!你也知道他现在身子还虚着,哪里走得来山路。他还特地让我给你带话儿,桂花已开,咦,后面半句是啥来着?”彪形大汉搔着脑袋,怎么都想不起那文绉绉的后半句了,“哎,仙人,你怎么走了?你往哪里去?”
  “回仙宫!”梗死你!
  “真的啊?”彪形大汉先是瞪圆了眼,随即发现自己不能是这个表情,忙苦口婆心地继续嗡嗡嗡,“那先去下庄子呗,少庄主天天盼着你哪!”
  不理!
  “就算不去,”他悄悄瞥一眼,“那也得你自己跟少庄主说……啊!”
  宁子思一脚打滑,差点一屁股坐进小水坑。还好彪形大汉眼明手快,及时扶住了他。
  连条山路都欺他!
  宁子思一动不动地生了好会儿闷气,突然脚跟一转:“走!”
  去那个他为了吃一口包子,不得已,坑蒙拐骗过的地方。
  ---
  宁子思,哈佛大学心理学博士,毕业后回国的飞机上……
  飞机突然大幅度一颤,惊醒了戴着耳机,正在闭目养神的他。
  “怎么回事?”
  “出什么事了?”
  “怎么了?”
  乘客们面带惊慌,有的伸长了脖子,看是否有经过的空姐可以问询的。有的屈着膝盖,手撑着前方乘客的椅背,探着身子。
  宁子思是属于第三种,摘下耳机,握住扶手,扭头向窗外看去。漫天的白云,此刻就像是波浪一般,在他们脚下。天蓝得像纯净的孩子,不见一丝杂质。
  面对如此宁静的美景,宁子思的眼中却闪过一丝疑虑。飞机现在是在平流层,此刻根本没有对流气流影响,不应该有如此大幅度震动。
  他脑中突然闪过一篇之前无意间看到的新闻。
  【……M国环球航空公司第847号班机从希腊雅典前往目的地意大利罗马的途中劫机。恐怖分子首先将飞机飞到黎巴嫩贝鲁特,在那里用几个人质换了汽油。然后该班机飞往阿尔及利亚的阿尔及尔,在此地更多的乘客被释放,然后飞机返回贝鲁特……】
  他的目光扫向那被拉拢的门帘。空姐的身影,在帘后若影若现。
  如果,在十五秒内,能听到空姐甜美的声音,那就说明是他多想了。但要是……
  他低头看腕表,秒针一格格地跳动。他的心,随着哒哒声,很快沉静了下来。这是一种发自他脑中的声音。多年的专业训练下来,即便听不见,但只要他看着秒针,心里就会响起这个声音。
  十四秒,广播里一阵沙沙作响,这是有人开启了话筒的声音。
  “各位乘客……”空姐甜美的声音响起。
  不知是否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这个声音有些抖。
  “飞机遇到kong……”最后一个字突然变了音调,空姐尖叫一声,随即是猛烈的撞击声,很快,广播就中断了。
  所有乘客的心都拎了起来。
  “出什么事了?”
  “遇上空中气流了么?”
  宁子思的眉头皱了起来。空姐说的,不是空中气流的空,而是恐怖分子的恐!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于12月开始正常更新。目前手上还有没完结的,所以这本的日常字数会比较少哈!暂定一周更2章。敬请见谅。
另,我是比较认真的那种,评论也都会仔细看的,哪里不足的,会去思索改进。但有些比较犀利的评论,说真的,还是很影响心情的。希望看文的亲们能耐心地鼓励我成长,我会努力把故事写好的!
另,由于网站趋向,故把文改成了纯爱。敬请见谅。
 
  ☆、第 2 章 初来乍到
 
  胆子大的几个乘客们,待得飞机平稳了后,纷纷站了起来,往门帘走去。
  宁子思屏住了呼吸,两眼一瞬不瞬地盯着帘子。
  就在最前头的那名乘客,伸手即将触及门帘的那一刹那,飞机突然又是一震,猛地往下一落。
  下一秒,警报声就响起,氧气罩纷纷掉落,而那几名在走道上的乘客,反应快的,一把抓住旁边的座椅背,反应慢的,当下就摔倒在地,往后哧滑了一段路,最后撞在一名乘客的脚上,才堪堪停了下来。
  “谢谢。”他扶着那名乘客的手,摇晃着站了起来。
  “快回座位上去。”宁子思快速朝他说了一句,迅速套上了氧气面罩。
  旁边座位的孩子惊恐地哭着。他的母亲正着急地想把氧气面罩给他戴上,但是小家伙不肯配合,张着手只要妈妈抱。
  宁子思一把夺过年轻母亲手中的氧气面罩:“我来给他戴,你先把自己的戴好。”
  小家伙哭得更凄厉了。这个陌生哥哥想对他干嘛?为什么要把他的脑袋套起来!妈妈,他好怕!
  年轻母亲已经戴好了面罩,伸手要接过宁子思手中的面罩。
  “你抱着他,”宁子思指挥道,“我来戴。”
  有了母亲拥抱的孩子,情绪平静了许多。也许是看到母亲也带上了这么个东西,所以他即便有些抵触,也没有一开始那么挣扎了。
  给孩子戴好氧气罩后,宁子思松了一口气。飞机上要求出特殊状况时,大人要先戴好自己的氧气罩,再给孩子戴。但是因为对孩子的爱,大人往往都是先给孩子戴上,再去戴自己的。殊不知,没有大人的带领,孩子要在空难中独自存活下来,成功的几率是很小很小的。
  门帘处突然传来了惊呼声。在一片哭喊声中,一闪而过。但是宁子思注意到了。
  他伏低了身子,却没有照安全方法中的那样抱小腿低头,而是微微抬头,从椅背缝隙中,密切关注着那边的动静。
  之前走在最前面的那个乘客,因为没有及时抓住东西,已经摔倒在地。原本要往后滑行的趋势,因为被椅子脚挡了一下,变了角度,滑向了左侧。
  慌乱之间,他也不知道自己抓到了什么,反正等平稳下来后,他的头正好在过道旁,而脚伸向一侧。
  透过布帘下面的缝隙,他看到了一双破旧的军用靴。一双带着泥溅的痕迹,不应该出现在空姐黑色高跟鞋旁的鞋子。
  他脸色发白,豆大的汗珠很快就冒了出来。他张了张嘴,却叫不出声。恐惧让他的声带发紧,紧得就像一根即将绷断的弹簧。
  在他后面的乘客,匆匆上前拉他,却发现了他的异样。
  “你怎么了?”
  他没有回答,眼神仍直直望着一个方向,身子不由自主地抖动了起来。
  第二名乘客下意识地顺着他的视线望去,也看到了那双不合时宜的靴子。他惊退一步,拔腿就往后跑:“有人劫机啦!有人劫机啦!”
  飞机上的乘客顿时乱成了一片。哭喊声,尖叫声充斥了整个机舱。
  “蠢货!”宁子思低咒一声。他这举动,无疑会激怒里面的恐怖分子,也会提早了飞机上所有人的生命威胁,包括他自己。
  果然,绑匪一撩布帘,抬手就是一枪,正中那狂奔之人的后背。
  砰的一声枪响,就像有人啪的一声按了开关,画面静止了,声音消失了。
  “谁再吵,就毙了谁!”头戴面罩的恐怖分子,操着一口蹩脚的英文,威胁道。
  孩子的哭声突然响起,身边的母亲一把捂住他的嘴,恐惧得浑身都在发抖。
  恐怖分子举着枪,一步一步走近。
  “求求你,不要杀我孩子,求求你……”母亲低低的求饶声,在宁子思耳边响起。
  还有十步,九步,八步,七步……
  宁子思突然一把按下那孩子的头,自己缓缓举起了手。指尖的高度刚好超过前方椅背,没有突兀地伸高,因为那样会吓到恐怖分子。他虽然有枪,但是其实心里也是绷得很紧的,不能受到一点外部刺激。
  恐怖分子一下将枪对准了他。
  “我是医生。”他主动坦白身份,是啊,医生,心理医生,“我想看一看他……”
  他指着地上正在抽搐的那个人。那人有没有的救,他不知道,但是身边的孩子在此刻算是暂时得救了。
  恐怖分子只是端着枪,眯着眼盯他。
  “流太多血,会无形中给人造成恐慌情绪,”他意有所指地环视了一遍前后的乘客,“若是整机的乘客,都因为恐惧而暴动了,那……”
  他没有把话说下去。
  恐怖分子冷冷看着她。
  而他,用温柔而坚定地眼神回视:“相信我,这对我们双方……都好。”
  终于,恐怖分子收起了枪,一扭头:“不要耍什么花招!”
  “不会的,”他摇头,“我只是想看看他还能不能救。”
  在恐怖分子的注视下,他先是像模像样地按了按那人中枪的位置。
  “胸部脏器破损。”他抬起脸,严肃地道,“我需要急救箱。空姐那里有。”
  恐怖分子抬眉:“你想使唤我去拿?”
  “不,我只是告诉你这个结论。急救箱我去拿,或者让空姐送来都可以。”空姐在布帘子后面,根本不知道这里缺急救箱,所以,看似二选一,其实只有一个选项,那就是他去拿。当然,恐怖分子是不会在这里守着伤者的,所以势必会跟着他一起往布帘后走。只要他再……
  “你去拿!”恐怖分子拿枪顶了顶他,“别想耍花招。”
  “我不敢的。我很怕死。”他的诚实,取悦了恐怖分子。虽然看不到他的脸部表情,但是从他的呼吸中可以推断出,他此刻的情绪是轻缓的。
  两人一前一后,很快就到了布帘后的配餐室。
  也不知道恐怖分子对空姐做了什么,使得空姐在他出来后,还保持着原来的姿势,一根手指都没敢移动。
  “急救箱在哪里?”宁子思假装没有看到空姐求救的眼神。自己都是自身难保,怎么可能去救她?再说了,他要怎么救人?把人救出去后藏哪里?总不能奢望他手无寸铁地,把端着把枪的恐怖分子给杀了吧?那是超人才能做到的事情,好吧?
  空姐恐惧地看了恐怖分子一眼。她不知道自己现在能不能说话?刚才这个人说,只要她敢再说一个字,就把她给毙了。
  “快找啊!”恐怖分子一脚踹去。那空姐顿时就被踹到在地,捂着腰间被踢的地方,疼得冷汗直冒,还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你就跟我说在哪里,我来拿。”宁子思道,“你太慢了,外面的伤者要等不及了。”
  空姐指了指她头顶的一个架子。宁子思仰头一看,那里有个白色的医药箱。
  他踮起脚尖,还是只能碰到个指尖。
  身后高大壮实的恐怖分子看不下去了,踢了踢固定在架子下的条形储物凳,示意他可以踩一脚。
  “谢谢。”他低声道。
  一旁的空姐瞪大了眼,他竟然跟个恐怖分子道谢?他脑子有毛病吧?
  恐怖分子也有些意外。要是换在平时,他倒是有兴趣跟这样细皮嫩肉的小子玩一下什么的,但是现在……
  “少废话!”恐怖分子粗声粗气地道。
  “先生,还有一件事,”宁子思语速极快地道,“外面那个伤者,活不成了。但是若他是在过道上死了,肯定会引起恐慌。所以,最好把他带到这里来。刚才这么多人看着,不方便说这话。”
  恐怖分子沉思了两秒,似乎是在思考他这话的真实性。
  “……你为什么要帮我们?”恐怖分子拿枪顶住他的喉咙,枪口微抬,将他的下巴抬高。
  “我说过了,我很怕死。”被枪恐吓下,还带着普出校门的青涩面孔的男孩呼吸急促,但是他努力地想压下自己的恐慌,试图用理智跟对方谈判,“如果你们能放我一马,我自然可以……”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