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躲避朝廷追杀手册(古代架空)——佛柳

时间:2020-01-05 09:45:16  作者:佛柳

   《躲避朝廷追杀手册》作者:佛柳

 
  文案:
  1.季本是个有钱少爷,奈何身世背景复杂,偏偏又碰上此生挚爱——莫堇。
  于是,他被卷进了一场又一场的波谲云诡中,他终于发现了自己惊天的身世。
  顿时,宫廷之内,江湖之上,杀机四起……一场血雨腥风揭开了更多令人难以置信的真相。
  2,莫堇是个身世悲惨之人,一出生便遭受蛊毒嗜血之苦,因父亲遭到朝廷的追捕,江湖之人也趋之若鹜。
  在两次看似偶然相遇的途中,两人相知相恋,二人遭受颇多的曲折离奇,生离死别,最终有情人终成眷属。
 
  这是一个关于清冷孤僻攻与同样清冷且痴心受一起携手天涯的故事。
  故事情节很曲折。宫廷权谋,江湖恩怨,爱恨情仇,皆有!
  甜虐。结局HE!
 
  PS:因第一次写作,前边二三十章代入感不好,写的没有共鸣,但是后边逐渐好了。这真是个精彩的故事,情节曲折离奇。请原谅我的文笔,我真的有进步哦。每天都更新一章,风雨无阻哦!如果我没更新,要么我挂了,要么我正在挂的路上。哈哈。(o^^o)
 
  内容标签: 强强 宫廷侯爵 江湖恩怨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方季,莫堇 ┃ 配角:很多 ┃ 其它:甜虐
 
 
第1章 翩翩少年
  漫天细雨飞舞,一道迷蒙雨景,垂柳绿水,碧波荡漾。
  玉湖畔,一白衣少年正在舞剑,只见他挥剑向前,剑光闪闪,嘶嘶破风,手腕突然转动剑柄,剑身飞快旋转,挑动漫天飞花,几只蝴蝶翩翩起舞……
  少年名方季,年十七。宁城第一富商方启民之外孙。其母方如梦,年轻时候素有“江南第一美女”之称。
  方启民膝下只有一女方如梦,方季自然是颇受重视。方启民为他找最好的先生和武师,吃穿用度无一不讲究。
  奈何这方启民在方季十一岁那年便莫名身故,方府所有事务都落在方如梦手中。
  而这位翩翩公子倒也是奇怪,身边只留了一位叫方来的下人,其余丫鬟小厮统统让他打发了出去。
  “方来,义父急匆匆召我回京城所为何事?”方季满脸细汗,两鬓湿透,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汗水。
  “王爷让公子赶紧去京城莫要耽搁。”方来搔了搔头,嘟囔着嘴表示不知。
  当天夜里,两个人,两匹马,马蹄声声划破寂静的夜空。
  数日后,抵达京城。
  京城热闹繁华,街道两边是茶楼,酒馆,当铺,作坊。街道两旁的空地上还有不少张着伞的小商贩。
  街道行人不断,有挑担赶路的,有驾牛车送货的,有赶着毛驴拉货车的,以城楼为中心,两边的屋宇鳞次栉比。
  方季带着小厮方来,一路逛,一路看,一路吃,好不痛快。
  到底是京城,眼看日渐黄昏,夕阳已度上一层薄薄的红晕,街道上依旧是热闹无比。
  也许在南方生活久了,初来乍到,还挺新奇。
  “公子!”方来跟上来,气喘吁吁。
  方季瞥了一眼这个汗流浃背已近崩溃的人,淡淡道:“不必跟着我,你先回王府罢!”
  方来伸出衣袖抹了一把汗,转身便离去,又假惺惺地回头故作关心一句:“公子,早点回。”
  “话多。”
  “……”
  “这位公子!买个面具吧!”一年轻小伙手持面具,笑盈盈地冲他吆喝着。
  面具?方季停下脚步,迟疑片刻,朝面具摊边看了看,他已经很多年没碰过这些东西了,印象中还是在十一二岁的时候买过一回,那回……
  “这位公子,三文钱!”年轻小伙伸出三根手指,依旧是那张笑盈盈的脸。
  “我没钱……可不可以送一个给我……”一个几乎可闻的声音传来。
  方季闻声侧目瞧了瞧边上的那位买东西不给钱的少年,只见他衣衫褴褛,身形纤瘦,墨发披肩,脸上覆着一张白面面具,看不清面容,只瞧见一双乌黑亮丽的眸子。
  “嘿!没钱!走走走!”年轻小伙一听买东西没钱,那张笑盈盈地脸瞬间变了模样,他伸出手就去揭黑衣少年脸上的面具!
  黑衣少年躲在方季身后,不发一言,也不交还面具。
  不知道为什么,方季总觉得眼前这位黑衣少年似曾相识,可他又怎么也想不起来,好似在梦里梦到过一般,却始终瞧不真切。
  年轻小伙这下来气了,撸起袖子,叉着腰,不等他下一步动作,一个声音传来。
  “我替他给了。老板不要动怒。”
  言罢,方季从袖间掏出一锭银子,递到老板面前。
  老板那张欠债要钱的臭脸瞬间又笑开了花,又是点头又是哈腰道:“公子随便挑,随便拿!”一边说着一边硬是朝方季怀里塞面具。
  方季实在是不想再瞧见这张变幻莫测的脸,丢下怀中的面具,转身欲离去,正对上黑衣少年,撞了一个满怀!
  “谢谢……”黑衣少年抚了抚面具,怔了怔,须臾,又道:“抱歉……”
  方季素来不喜与陌生人过多交流,眼前这个来历不明的黑衣少年尽管似曾相识,却又说不清道不明,一时间竟有些慌乱,他朝黑衣少年微微颔首,便匆匆离开了。
  “殿下,需跟过去吗?”一小厮指了指逐渐远去的方季。
  “当然!”
  “可您这一身?主子,不是小的说,您这演戏的水平比那唱戏的强多了!”小厮瞧了瞧主子这一身,顿觉好笑,又不敢笑,憋的小脸都绿了。
  这位主子哑然失笑,迅速将粗布衣裳脱了,露出一身雪白锦袍,又摘掉头上裹着的灰色头巾,小厮递上绸帕,细细地替他擦了擦脸。
  不多一会,一位头戴金冠,眉如墨画,目似寒星的富贵公子哥便风度翩翩地出现了。
  方季正沿着街道踱来踱去,也没找着好去处,顿时意兴阑珊。
  清风拂面,百无聊赖,寻一僻静处,方季从怀里掏出刚买的白玉笛,悠扬的笛声便弥漫开来,婉转清脆,轻吟浅唱。
  “好!”一白衣男子拍着手冲他微微笑。挺拔的身姿仿佛有光影在流动。
  方季放下白玉笛,垂眸冷眼正对上了那人,方季不置一词,面无表情地走了。
  “这人!”小厮气呼呼地望着这个不知好歹的冷面公子。
  倒是这富贵公子兴趣盎然,笑笑道:“有趣!”遂地又跟了过去。
  眼瞅着天色越来越暗,腹中饥肠辘辘,前边一家酒楼飘香四溢,人来人往,方季迟疑片刻,便走了进去。
  此时酒楼人数不多,方季寻着靠窗的位置,望着窗外人来人往的街道出神。
  忽然出现一个熟悉的黑影,脸上还是戴着那个白面面具,方季心下一沉,目光不由自主地追寻着那人,恰巧,那人也正抬头朝这么一望,四目相对,方季慌了慌神,急忙将目光转移他处。
  再回首,那人已经消失在人海茫茫中。方季顿时心中有些失落。
  大约是心不在焉,方季丝毫不曾察觉自己桌子对面不知何时多了一位富贵公子。
  “这位公子,可否一同用膳?”
  一个成熟稳重的男子声音将方季拉回到桌前。
  方季扫了眼前这个人,淡淡道:“位置很多,公子另觅他处,我不喜与人同坐。”
  眼前的这位富贵公子并不介意,依旧微笑道:“公子,我有一物给你。”遂将一藕白色锦袋递与方季。
  方季接过钱袋,眉头一蹙,默了默,道:“多谢!”
  “那么,公子,看在我拾金不昧的份上,是否赏个脸,一同喝一杯?”
  “嗯。”方季抬眼又多看了这位公子哥,只见他眉眼带笑,温文尔雅,心中多了几分善意,便不再拒绝。
  “我叫王颀,字凤潜。你呢?”王颀从腰间取出一把象牙扇,悠悠地扇着。
  方季不由自主地暗笑,明明一纨绔子弟做派,偏要学那文人学士故弄风雅。不过此人倒也十分坦诚有趣。
  “我叫方季,未表字。”
  “方贤弟!”此人倒是自来熟,叫的既自然又亲切。
  “王……”方季刚要开口,这富贵公子哥身后的小厮嘟囔道:“我们家公子可是二皇子,你岂能称兄道弟!”
  方季一听这话,心中诧异,脆生生地将话咽了下去。
  “无妨!就叫我王兄罢!”王颀倒是毫不介意,一脸淡然。
  王颀附在小厮耳边交代着什么,不一会满满一桌子酒菜便都端了上来。
  两人就这么不尴不尬地对坐着,一桌好菜硬是没怎么动过。
  “方贤弟,这里不够尽兴,不知可否邀你去我府上独酌几杯?”王颀话语轩昂,有吐千丈凌云之气。
  方季抬眸看了看他那张真诚又难掩贵气的脸,眉间踌躇了片刻,淡淡道:“嗯。”
  作者有话要说:
  相见不相识。
  Ps:因第一次写作,散文痕迹略重,导致前面的章节有些平淡,其实这部小说的梗很多,故事也蛮跌宕起伏的,因我的文笔问题,没能描述好。
  不过后边的章节,具体在30章左右,受重回攻身边后,故事情节好了很多,也不再寡淡。在姐妹的意见下,改掉了散文痕迹。
  给我个机会呗,么么扎。
  每天更新一章,风雨无阻。
 
 
第2章 王兄凤潜
  王颀一拍手,方季便听得一阵马车轮子“咕噜咕噜”声,只见一辆金色大马车停在跟前。
  “这是?”方季一愣,二皇子这阵仗难不成是强抢大姑娘?
  这位被当作是强抢大姑娘的二皇子却丝毫不觉,他满脸堆笑地伸出手,道:“请!”
  方季狐疑地瞧着他,越瞧越觉得此人像只玉面狐狸,就缺写在脸上了。
  于是,这位二皇子的形象又变成一只玉面狐狸了。
  后知后觉的王颀可算从方季那张写满了“不可置信”的脸上瞧出了端倪,感情人家怕自己将他拐卖了?这可真是冤大头了!
  我可真的只是想与你交朋友!
  我要拐卖也不拐汉子啊,虽然这汉子长的极美,但他又凶又冷,谁敢买?
  王颀哭笑不得,就差指天表衷心了:“方贤弟,我只是想与你交个朋友,喝几杯,绝无其他。”
  方季心道,这二皇子虽说没个正形,倒也毫无世家子弟骄横跋扈之气,倒是平添了几分滑稽。
  想到此处,方季便不再作多想,径直跳上马车。
  这马车摇摇晃晃了好一段路,马车内气氛有些紧张,一个微闭双眸,故作沉思状,一个很想滔滔不绝,奈何无人欣赏。
  几次主动邀请对方加入谈话内容,奈何对方性格死犟,将沉默坚持到底!
  马车约莫走了半个时辰,才停下来。一场尴尬的沉默模式总算到此结束!
  “那个,方贤弟,到了。”
  尽管对方向他抛出无数个冷眼,王颀依旧乐在其中,倒显得有些贱贱的。
  方季掀开帘子瞧了一眼,道:“这是何处?”
  “这里是我府上。”王颀笑着跳下马车,又空扶了方季一把,方季抬头一看,匾额上两个大字在明月下熠熠发光:“徐宅”。
  方季微微怔了怔:“你家?”
  “啊,家母留下来的祖产,未曾更改。”王颀说罢朝方季说:“方贤弟,请。”方季轻轻理了理袖口,走了进去。
  “殿下,这方公子老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此人平日里有朋友吗!”那小厮凑到王颀身旁,偷偷说了一嘴。
  王颀这下不乐意了,一扇子挥过去,一声闷响,那小厮的帽子都被打飞了!不等他弯腰去捡,这位王公子突然变得像个泼皮无赖一般朝地上的帽子踩了一脚,动作毫不迟疑,十分自然。
  “放肆!”踩完后,又从齿间崩出一句冰冷又威慑十足的话砸在那小厮脸上。
  还好那位苦大仇深的方公子已经走在前边很远,否则很难想象他听到后那张面若冰霜的脸会作何反应。
  王颀疾步跟上,两人一齐进了徐府。
  这院子挺大,挑高的门厅和气派的大门,圆形的拱窗和转角的石砌,尽显雍容华贵。
  走过一条长长石子铺成的甬道,又穿过一道道长廊。便看到一片莲塘。正值盛夏,莲花开的正好,三两点虫鸣蛙噪,令人心旷神怡。
  莲塘中心有一凉亭,方季朝凉亭望去——待君亭。好名字,奈何,没有去路。
  王颀仿佛明白方季的疑惑,他拉起方季的手臂“嗖”地一声飞了过去。方季一脸诧异地看着王颀,“二皇子温文尔雅,不曾想竟是个武林好手。”
  “雕虫小技,见笑。”王颀朝方季作了一个请的手势。
  凉亭内灯火阑珊,配着这月色,倒是惬意又快活。
  亭内早已摆好一桌酒菜。方季原以为王颀不过是随口一说,未曾料想王颀早已备好,方季嘴角划出一丝笑意,一张好看的脸迎着烛光,配上那双清清冷冷的黑眸,轮廓分明,神明爽俊。
  王颀撩了撩衣袍,在一架古琴前坐了下来。十指轻触琴弦,一串清远悠扬的旋律飘荡在温柔的夜色里。晚风吹动,衣袂翩翩,墨发飘飘,出尘潇洒。
  方季拿起石桌上的酒有一口没一口地喝了起来,那一刻他有点醉,这画面很美好,很神往。如此美妙的琴音,本想与之合奏一曲,又怕相形见绌,便作罢。
  也许是累了,也许是真的醉了,方季睡着了。等他再一次醒来,发现自己已经在明王府邸了。
  方季心里一沉,暗叫不好。自己都做了什么糊涂事!方来见方季醒来,便伺候他穿衣洗漱。
  “方来,我昨天晚上如何回来的?”方季拍了拍脑门,完全想不起来。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