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来自游戏的你gl[快穿]——楚柒墨

时间:2020-01-07 09:58:41  作者:楚柒墨

   《来自游戏的你gl[快穿]》作者:楚柒墨

  文案
  夏秋一直觉得自己是个直女。
  直到一个叫狗剩的系统找上了她。
  “这位宿主,请拿好你的霸总小逃妻剧本,现在请展现你霸总的王霸之气,对你的小逃妻莞尔一笑。”
  夏秋:“……”笑不出来。
  “叮!请拿好你的勇者与恶龙剧本,现在请展现你恶龙的凶残之气,把要宰了你的勇者骗到自己窝里。”
  幼龙夏秋:“……”你仿佛在逗我。
  “叮!请拿好你的黑化病娇的白月光剧本,现在请你展现你的病娇之力,尽情跟踪你的白月光,最好让她在床上对你哭唧唧。”
  夏秋:“……”病娇是什么?跟踪拍照?你确定那不是狗仔?
  “叮!请拿好你的大佬腿摔瘸了剧本,现在请展现你瘸腿大佬的阴郁之气,把你的小娇妻吓哭。”
  夏秋:“……”我为什么要把人吓哭啊!!
  = =
  夏秋:“……请问你考虑过对方的感受吗?”
  狗剩:“叮——对方表示很喜欢并让您再接再厉哦。”
  夏秋:“……”
  夏秋:“那你考虑到我的感受了吗???我,直的!钢铁直!!”
  狗剩漠然:“你不重要。”
  = =
  “你最重要。”灰发少女吻住了她的唇,眉眼温暖,“我只喜欢你。”
  夏秋:“……”
  妈妈我弯了。
  = =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甜文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夏秋 ┃ 配角:…… ┃ 其它:……
 
  作品简评:
  性格些微叛逆的直女富二代夏秋沉迷游戏,毫无追求,整日无所事事,麻痹自己。直到有一天,她梦到一位灰发的少女……“如果你无所追求,那就努力追求我吧!”于是,在各种奇怪的游戏剧本里,夏秋慢慢发现,她的性取向好像朝着不能控制的方向弯道超车了……
  本文情感细腻,行文流畅,在每个故事里生动立体的刻画了两个性格不同的少女相遇相知到相爱的过程,挣扎与成长,爱与被爱,闲来翻阅,博君一笑。
 
 
第1章 霸道总裁就是你
  下雪了。
  夏秋随意的将单肩包背到了肩膀上,踏着雪色往家里走。
  “冷。”
  细细的声音,像是呼唤,有些微弱,“好冷呀。”
  夏秋的动作微微一顿,侧眼朝着声源望过去。
  那是一个有着浅灰色头发的小姑娘,穿着单薄的裙子,站在电线杆下面,抱着手,呵着气,面色微微有些苍白。
  她似乎是发现夏秋回过头看她,她和她对视。
  那一瞬间,小姑娘眼里绽放的万千花火,仿佛能点亮这漆黑的夜空和白雪。
  夏秋停下了脚步,“你……”
  “你看见我了。”
  小姑娘的表情微微有些僵硬,随后,嘴角的弧度慢慢张大,那双眼睛慢慢溢出了水光,她轻声呢喃:“你看到我了,对不对?”
  夏秋莫名其妙,却还是点了点头,“你的衣服……”
  她本来想说天那么冷,你穿个这么单薄的裙子出来不是受冻吗?
  谁知道对方看见她跟看见亲人似的,这就让她费解了。
  小姑娘微微低下了头,轻声呢喃。
  “我永远喜欢我的秋秋。”
  女孩脸颊微染红色,像是告白,又像是呢喃,“看一眼,就够了。”
  她话还没说完,冷不丁的,就被一件厚厚的羽绒服裹住了。
  一瞬间的温暖覆盖。
  “好好的,怎么说的跟交代遗言似的。”夏秋只听见了最后一句话,她嘴角抽了抽,“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家。”
  小姑娘抬眼看着她,少女把身上的羽绒服直接剥给了她,露出了里面柔软的白色高领修身毛衣,将她的身材勾勒的凹凸有致。
  女孩眸色微微一深,声音却很乖巧。
  “逆流巷,22号。”
  夏秋倒也不怕这小姑娘是个坏人,单手拎着包,牵着她的手,来到了逆流巷22号。
  那是一个破旧的报亭。
  “……这是你家?”
  夏秋看着破亭子,一时语塞。
  她本来想说一句好破啊,但一想到这是这小姑娘的家,也不好说什么了。
  “是呀。”小姑娘笑了笑,露出了漂亮的小虎牙,她打开了报亭的铁门,仰头看着夏秋,“姐姐相信轮回吗?”
  夏秋:“……什么?”
  深冬的雪还是冷的,风雪吹动了小姑娘灰色的头发,她看着夏秋,眼眸温柔。
  “还能再看见你,真好。”
  ……
  夏秋一下惊醒了。
  闹钟铃声嗡嗡,初夏的阳光从窗外照进来,照的人眼睛发疼。夏秋一下按掉了闹钟铃声,揉了揉太阳穴。
  她怎么……又做那个梦了。
  她没想太多,起床收拾一番,悠闲的周末,倒是很适合打游戏。
  夏秋常打的是一款RPG游戏,名字叫做《悦你》,大概就是普通的升级流rpg游戏,可以和小伙伴组队打怪升级什么的,但是不同的是,每升十级,就会抛下之前的同伴,来到一个新游戏世界和背景,重新组队,但是到满级之后,就可以几个小世界一起飞来飞去。
  大概就是那种渡劫飞升一样的感觉。
  夏秋在里面的角色是个身材凹凸有致的灵剑,已经将近满级,悦你这游戏世界基本都快被她刷完了,再打起来难免有点索然无味。
  夏秋看着最终BOSS副本。
  打完这个最终BOSS就A了吧。以后好好生活,好好学习,当个美丽的现充。
  好歹是最后一个游戏了,要有仪式感。夏秋摘下了耳机,正想着,便听到门外母亲摔筷子砸碗,“我告诉你夏醇!!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外面做的糟心事情!!我们离婚!!”
  夏秋顿了顿,把耳机又戴上了。
  游戏那么有趣,A什么A。
  人间不值得。
  = =
  游戏的最终BOSS,倒是出乎夏秋的意料。
  那是一个灰色头发的小姑娘。
  【堕落的神】。
  那小姑娘坐在鎏金的椅子上看着她,夏秋不准备废话,上去就打。
  灵剑挥舞起绚丽的剑花,朝着小姑娘斩去,这个最终BOSS意外的好打,她居然一动不动,也不反击。
  任由夏秋平A。
  夏秋打到最后都犯嘀咕了,这是最终BOSS?怎么比平时的小怪还好打……
  看着对方的最后一滴血,夏秋反而不敢下手了,屏幕里神情冰冷的女剑客背着剑,漠然的看着拿着权杖的boss。
  正当夏秋拿着手机嘀咕着搜攻略的时候,冷不丁的,耳机里传来了一个悦耳,又熟悉的声音。
  【我来拯救你。】
  下一刻,屏幕一花,夏秋拿着手机,戴着耳机,愕然的看着女灵剑回到了出生点。
  与此同时,手机里弹出了攻略:【闭眼打!!绝对不能心软!!】
  ……
  不是,她也没心软啊!!她就是停下查个攻略——
  一言难尽。
  那个最终BOSS一个月只能打一次,夏秋出师不利,也不想打游戏了,摘了耳机出了房间。
  母亲郑凤声音凉凉的,“哟,终于舍得出来了?”
  父亲夏醇瞪了郑凤一眼,随后把女儿拉到一边,嘘寒问暖:“零花钱够不够花?要不要爸爸再给你点……”
  夏秋抽出手,笑嘻嘻的,“没事,够花够花,你闺女不缺钱。”
  顿了顿:“就是有点缺爱。”
  夏醇有些尴尬的把手放下。
  夏秋随意拿了棒球帽戴头上,头也不回的出了别墅。
  = =
  街上车水马龙。
  夏秋的手机嘀嘀嘀的响,她拿起来一看,是朋友邀请她去酒吧喝点酒。
  夏秋在人行道上低头看着手机,给她回消息【没心情喝酒,想去……】
  她到底是没按完。路人的尖叫打断了她所有的动作,她一抬眼,便看到了一辆超载的卡车直直的朝她这边歪了过来!!
  夏秋大脑一片空白,电光火石间,却见一抹灰色的影子,一下扑进了她的怀抱,将她撞开。
  轰然间。
  世界都不一样了。
  那悦耳又熟悉的声音,似乎再次回响在耳畔。
  【我来拯救你。】
  ==
  【滴——身体状态正常】
  【精神状态正常——】
  【检测中……】
  【宿主你好,我是你的系统狗剩。】
  【欢迎宿主来到新世界,霸道总裁的娇软小逃妻】
  【任务1:让小逃妻爱上你】
  夏秋睁开眼,看着奢华的房间,一时间,大脑放空。
  她刚刚听到的……是个什么玩意儿??
 
 
第2章 霸道总裁就是你
  狗剩条理清晰:【恭喜你捡回一条命,准备好了吗?】
  夏秋还没说什么,就听见狗剩干净利索:【好,既然你已经准备好了,那么游戏开始。】
  夏秋:“……”她没有准备好!!
  便见门咣当一下被打开,两个人高马大的保镖拽着一个灰色头发的小姑娘,生硬的把她带到了她面前,声音冷硬:“我们把小姐给您带来了。”
  夏秋大脑空白了一瞬间,抬头看那个小姑娘。
  狗剩:【游戏规则1:你是霸道总裁,要霸道,要绷,要酷帅!钱能丢发型能乱,人设不能崩!】
  小姑娘穿着浅色的裙子,白袜小皮鞋上沾染了一点泥灰,她低着头,不看她,灰色的头发披散在肩头,有些湿漉漉的凌乱。
  狗剩:【前情提要:霸总将落难沈甜带到家里,沈甜连夜下药逃跑。】
  一边一个保镖声线冷硬:“小姐想要翻墙逃跑,要怎么处置?”
  夏秋冷静了一下,让自己进入了角色……其实她还是觉得自己好像是在做梦。
  她挥手,让两个人不要说话,对那小姑娘说,“你过来。”
  小姑娘站在原地不动,她终于抬起了眼睛,一双眼乌黑发亮,却冷的像是冰。
  狗剩适时的给她前情提要:【霸道总裁夏秋在一次宴会上对沈甜一见钟情,求爱失败后恼羞成怒,耍了手段让沈家一夜濒临破产。】
  霸道总裁夏秋:“……”
  不是,不是这不是她的剧本!!
  她夏秋为人虽然不能说是阳光善良吧但肯定是正直帅气的!!这锅她不背!!
  【游戏规则2:崩人设/死】
  夏秋老实了。
  她琢磨着以前玩过的游戏,看了看两个瞪眼的保镖,最后压下了心底的冤屈,咽着一口老血,绷着一张脸问:“你知道你哪里做错了吗?”
  小姑娘看着她,不说话。
  旁边保镖推搡她一下,“说!”
  夏秋一瞪眼:“住手。”
  那保镖动作一僵,把手放下了,夏秋说:“你们两个出去!”
  那两人低下头,出去了。
  房间里只剩下了她们两人。
  温暖的阳光从宽大的落地窗外洒进来,却温暖不了空气里的冰冷。
  小姑娘看着她,一字一句,“我没做错。”
  她背脊挺的笔直,一双乌黑的眼睛里仿佛亮着星辰,“错的是你,不是我。”
  夏秋在心里嘀咕,小姑娘你真是不畏强权,但是现实里这么说是会被日的啊。
  还好她不是弯的,不然看这小腰直的,眼睛亮的,脸好看的,还真可能……
  打住。
  还好是她。
  虽然她不打算对这小姑娘怎么样,但还是借这个机会,教她一点道理吧。
  “你说的对,又怎么样。”
  夏秋琢磨着她的人设,半倚在床上,黑发披下,声放懒。
  沈甜抬眼,看着这个恍若妖孽的女人,柔软顺滑的黑发披在肩头,凤眼斜飞,不施粉黛,却也给人绝色妖娆的感觉。
  似乎是被她昨天的迷药折磨很了,脸色有些苍白,却又添了几分别样的美丽。
  只是那美丽的小嘴里吐出的却是有些恶毒的话。
  “在我这里,可没有人跟你讲道理。”
  = =
  让小姑娘回去后,琢磨着霸总的人设,也不好直接放人回家。
  夏秋得让自己搞清楚现在是个什么状况。
  她现在是死了?
  狗剩:【是的,被卡车撞死了。】
  夏秋:“我怎么记得我被人救了呢?”
  狗剩有些不耐烦:【救你的和你一起死了。】
  夏秋:“……”
  她想起了那抹灰色,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和沈甜的头发对上了。
  还有那个怪诞的梦。
  夏秋觉得有些不安,但是想来想去也没有什么思绪,干脆就算了,看着那个任务,又有点发愁了。
  【让小逃妻爱上你】。
  这个……
  想到沈甜看自己时满眼冰凉,夏秋觉得,这真是个无比艰巨的任务。
  她喊人过来,“沈家的事,再给我查一查。”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