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上帝今天掉马没[神话](神话同人)——北海有酒

时间:2020-01-07 10:00:34  作者:北海有酒

   《上帝今天掉马没[神话]》作者:北海有酒

  文案
  路西法陛下表示:就算与世界脱节几千年,一切也都难不倒他。
  无论手机使用,汽车驾驶,甚至是核弹定位,通通都不是问题。
  他唯一的问题就是:我媳妇他到底有多少个小号?!
  耶和华:我不是,我没有。路西我真的没有小号!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传奇 相爱相杀
  搜索关键字:主角:路西法 ┃ 配角:耶和华 ┃ 其它:
 
 
第1章 出行
  我们尊敬的魔王陛下现在有些迷茫,这个时代的人类女性……都这么开放的吗?
  路西法看着把他团团围住,笑容明媚的少女们,轻轻地抿起唇。
  虽然他表面上看起来彬彬有礼,但其实他是有些不耐的,可他却又不能直接把她们推开。
  因为他能感受到,她们与地狱里的那群魔女不同,她们的善意纯粹到不带一丝杂质。
  自堕天后,他再不曾从外人身上感受到这样的善意,数万年来,这还是第一次。
  只是……路西法细长的眉皱起,他已经几千年没有和别人近距离地接触过了。
  地狱里的手下们他随便敷衍一下就好,但是他的礼仪可不允许他在这样一群陌生的女人面前失了风度。
  现在,路西法有些后悔自己一时兴起做的那个决定。
  今晨,贝希摩斯突然凑到他的面前请求他和他共同出行。
  路西法本来是拒绝的,可他架不住贝希摩斯的喋喋不休。
  听着贝希摩斯讲着现在的世界怎样怎样,路西法也觉得他的确是宅在自己的宫殿里,与世界脱轨太久,好像是应该出去看看,于是点头同意。
  但就在他转身离开宫殿时,贝希摩斯却一把把他抓住,拿出一堆奇怪的服饰放到他的面前,告诉他不能穿着平时的服饰出门。
  最终他只好被贝希摩斯软磨硬泡地换上一件黑色的、名叫衬衫的东西和一条墨蓝色名为牛仔裤的东西。
  因此,当他被按到梳妆台前,及腰的长发被一剪子剪成及肩的中长发时,他已经完全不在意了。
  留了许久的长发,突然被剪短,路西法还是有些不习惯,只觉得头一下子就轻了许多,也确实清爽不少。
  自从他不需要亲临圣战——也就是堕天之后,他就放任头发自由生长,伸手拂过发梢,路西法轻垂下眼睑,他似乎还是更习惯这副模样。
  忽然,他看着镜子的目光一凌:“不要金色。”
  贝希摩斯被路西法突如其来的冰冷声音吓一跳,手中金色的发带掉到地上。
  他也不去捡,而是转身重新取来条暗紫色的发带,将路西法的几缕发丝理到左边束好。
  这样,即便路西法还是冷着一张俊脸,也还是多出来几分痞气。
  期间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贝希摩斯取上紫色发带回来时,他直接从地上的金色发带踩过。
  待收拾得差不多后,贝希摩斯满意地点点头,又一下皱起眉。围着路西法转上几圈之后,他左手握拳击在掌心。
  接着他又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双戴着锁链的马丁靴,等路西法换上后,他的眼睛彻底亮了起来。
  贝希摩斯说先要带路西法好好熟悉下全新的人界,于是拉着他在人界的大街小巷乱转。
  路西法倒也没有不耐,反而有些惊讶,原来最弱小的人类,也可以靠自己做到这种程度吗?
  林立的高楼大厦,立交上下的车水马龙,清晰地让路西法感受到他已经完全和这个世界脱轨。
  不过几千年罢,却又足够改变很多事情。
  最后,他被贝希摩斯拉到一个奇怪的地方,这里聚集了很多人类,以及无数他从未见过的东西。
  路西法环视一圈,饶有兴趣地挑挑眉,这里似乎很有意思啊。
  又被修建得长而高的钢梁,上面有辆贝希摩斯告诉他的叫做“车”的东西;有高高的修成圆形的东西,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个圆舱,认真看的话,里面似乎有人,还有……
  当刚才离开的贝希摩斯拿着两张花里胡哨的纸条走到他面前是,路西法终于开口说出他来到人界后的第一句话:“这是哪里?”
  语调是懒洋洋又漫不经心。
  “啊,这里是魔都最大的游乐场。”贝希摩斯将一张纸条递给路西法,低头掩饰住眼里的坏笑。
  “游乐场呢,顾名思义就是游乐玩耍的场所啦。这是入场票,所有的项目凭借这张票都可以玩。”
  游乐场吗?路西法接过贝希摩斯递过的纸条,看到周围人类脸上兴奋的笑容,想来应该是名副其实的。
  不过,更加令路西法在意的是:“魔都?”
  “和地狱没关系的,这是华夏一个大城市的别称。”贝希摩斯摆摆手,又伸手想要拉住路西法的手腕。
  “我来华夏是有些事要办,所以就直接带您来这里了。走吧走吧,陛下我们直接进去。”
  路西法不着痕迹地避开贝希摩斯伸过来地爪子,再次环视一圈,目光最终停留在贝希摩斯的脸上:
  “这就是你穿成这样的原因?”
  在进入人界之前,贝希摩斯突然半路跑回去,戴上一顶鸭舌帽和一个白色口罩才和他共同离开地狱。
  “诶,您是说这个吗?”贝希摩斯指指头上的鸭舌帽,“唔……有这个原因吧。”
  虽然一眼就能看出贝希摩斯有事瞒着自己,但是路西法懒得深究,反正他迟早会知道。
  点头后轻轻嗯了声,他就越过贝希摩斯径直走进游乐场。
  他挺好奇,人类寻欢作乐到底可以达到什么样的高度,毕竟人类就只有寻欢作乐这点可以从各个种族里脱颖而出了。
  唔……可能还有想象力?路西法漫无边际地想着。
  站在游乐场的中央大街上,路西法看到所有的项目前都排着长长的队伍,兴致瞬间就减去一半。
  路西法随意选个项目,慢悠悠地走过去排队,突然,他挑了挑眉,转头看向身后某处。
  那里站着几个女孩,她们正凑在一起偷偷摸摸地打量着路西法,神色激动。
  她们见自己被正主发现后,去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反而小小地尖叫一声,目光更加大胆。
  路西法皱着眉收回目光,那几个女孩虽然把声音放得很小,但她们谈话的内容还是很清晰地传入他的耳中。
  不过,这并不是他皱眉的原因。昔日路西菲尔为了能和东方的来客交流,他学习过这种语言。
  他应是能听懂她们的话的,可他却理解不了她们话里的意思。
  “天!这回眸一瞥是微微上挑的眼角,风流邪气似笑非笑的薄唇,这痞痞的发型。这颜值!我可以舔一年!”
  “有生之年啊!有生之年能看到这么帅的小哥哥,我简直是欧皇!”
  “还有这份王者降临的气场,白天也有黑夜到来的气息,眼角眉梢间不张扬却不容忽视的傲慢,嗷嗷嗷,想太阳。”
  路西法能感到她们应该是在赞美他,即使语言听着有些浮夸和不明所以,却也没有恶意。
  他摇摇头,不再去管这些小女孩,继续去排他的队。
  魔王陛下的脾气在七宗罪里好得惊人,因为他向来不屑于去计较弱者的失礼。
  只不过,想要安安静静、自由自在地玩耍似乎并不向他想的那么简单。
  路西法无奈地看着跑到他面前的短发女孩,对方脸颊红扑扑的,阳光的笑容里有几分紧张。
  看在今天心情还不错的份上,他难得主动地去搭理她:“这位小姐,请问您有什么事吗?”
  “啊、啊,我……那个……”没想到看起来高冷的帅哥会主动搭理自己,小姑娘瞬间手足无措起来,“抱歉先生,那个那个,我可以请教您的名字嘛?”
  说完,她红透了脸,对着路西法来个九十度大鞠躬,弄得路西法都有些哭笑不得。
  明明都有勇气跑到他面前来的,问个名字却又害羞成这样。当然,他也不会把名字告诉她就是了。
  “抱歉,可爱的小姐,我要让您失望了,对我来说,名字是很重要的。”真名通常带有契约的效力,而路西法又不屑用一个假名。
  女孩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眼睛依旧是亮晶晶的,还是兴奋得不行:“没事的,没事的。小哥哥是混血儿吗?”
  路西法现在是黑发黑眸,但他立体的五官显然不像是华夏人。
  “不是。”他在堕天之前可不是黑发黑眸。
  在发现帅气的小哥哥只是看起来比较高冷,其实为人绅士好勾搭之后,在旁边观望已久的女孩子们立刻就跟着围过来。
  路西法皱眉,心中略有不耐,但他惯有的教养和高傲,让他在女士面前做不出有失风度的事。
  路西法有些不解,他记得贝希摩斯那个家伙长得不比他差吧,那为什么只有他一个人被围住?
  贝希摩斯那个家伙呢?
  他转头看向进入游乐场之后就一直不近不远地跟着他的贝希摩斯。
  那个家伙正低头看着手里一个红色的长方形模样的东西,黑色鸭舌帽和白口罩完美遮住他的长相。
  路西法眼睛微眯,好吧,他想他知道原因了。
  说起来那个长方形的东西是什么?
  之前在大街上他就看到贝希摩斯动不动就要拿出来看一眼,那整张脸唯一露出来的眼睛都开心得要弯成条缝了。
  那里面有什么值得高兴的,能让那个家伙开心成这样?
  回过头看着面前的女孩们,她忽然想到了解决的办法。
  “各位小姐,”路西法拖长语调,声音听起来慵懒又性感,他用指指身后低头玩手机的贝希摩斯,“我的朋友在那里等我,可以让我先和她说一声吗?”
  女孩们不自觉地红透了脸,立即让出一条路来。
  路西法道谢后,直接走到贝希摩斯身边,故意收敛自己的气息,站在旁边看着,半晌,他开口道:“这是什么?”
  贝希摩斯再次被自家陛下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一跳,手一抖,手里的东西差点掉到地上。
  转头看到自己陛下的俊脸,他更是连忙把手机收起来:“这个东西名为手机,功能像是传讯符和镜视术的综合,不过不需要法力。”
  路西法挑眉,对着贝希摩斯伸出手,没有说话。
  贝希摩斯看着路西法不明喜怒的脸色,乖乖把手机放进路西法手里。
  路西法按照刚刚看到的操作,把手机研究了个大概,转头看向贝希摩斯:“我刚才……似乎有看到我的名字。”
  闻言,贝希摩斯浑身一僵,目光躲闪,语气也犹豫不已:“啊,这个、这个……”
  天,他该怎么办?贝希摩斯心态一崩,他总不能直接告诉陛下他把他将陛下拐出门这件事发地狱论坛上炫耀了吧!
  作者有话要说:
  神的第一个小号,下一章就出场惹w
 
 
第2章 转角遇到爱
  看到贝希摩斯躲闪的目光,路西法就知道这小子没做什么好事,唇角勾起似笑非笑的弧度,他就这么看着贝希摩斯。
  只看得对方撑不下去,等到贝希摩斯快要开口坦白时,路西法却一把拉住他,几步之间就到了个基本没人的地方。
  满意地看着巷子里昏暗幽静的环境,路西法顺手把手机扔还给贝希摩斯:“下不为例。”
  贝希摩斯见自己这么轻松就被放过,有些不敢相信,整个人都有些呆愣,而路西法就在他呆愣的目光中取下了他的帽子。
  “陛下?”贝希摩斯一脸不明所以。
  “把这个也给我。”路西法指着贝希摩斯的口罩,不做解释。
  意识到陛下想做什么的贝希摩斯更加呆滞,目光又开始躲闪:“我、我可以拒绝吗?”
  “你认为呢。”路西法偏头,缓缓地伸出手。
  见事情完全无法扭转,贝希摩斯只好双手僵硬地取下口罩,递到路西法手里,满脸哭丧。
  接过口罩,路西法掂量了下,有些嫌弃地皱起眉,在贝希摩斯满含希望的目光下,慢慢地给两样东西用上一个清洁咒。
  之后才路西法舒展开眉,把帽子和口罩带上,看到眼里希望破灭的贝希摩斯,调笑到:“怎么?以为我不会用白色?”
  “没有没有,只是今早……”贝希摩斯立刻摇头。
  路西法口罩下的唇勾起一抹讽刺的笑容,语气缓慢而喜怒不辩:“我的确是不喜欢金色,但我其实并不反感光明。”
  贝希摩斯更加不明所以:“啊?”
  “走吧,再拖下去天都该黑了。”路西法轻轻推了贝希摩斯一下,收敛起眼中的晦涩。
  在堕天之前,作为路西菲尔时,他有着纯金的发与淡蓝的眸。那是神所赋予他的,无上荣光。
  那耀眼的金色,神明之下最高贵的光,天堂的光耀晨星。
  而当他被神打下地狱之后,那所谓的光,很快就泯灭在无尽的黑暗里,最后也变成深沉的黑。
  但他并不厌恶光明本身,他厌恶的是所谓的“神的恩典”,他厌恶的是昔日里神明以恩赐为借口强加于他的枷锁。
  走到巷口的他微微眯起眼,这光其实还是有些刺眼啊。
  接着,他回头看向身后的贝希摩斯,叹一口气:“不要磨磨蹭蹭的了,我怎么从来都不知道你还会怕正大光明地去见人?”
  贝希摩斯加快脚步,略带牵强地笑笑:“没有的事。”
  “你今天很奇怪啊,贝希摩斯。”路西法的声音有点飘忽不定。
  “啊哈哈,有吗?错觉,都是错觉。”贝希摩斯尬笑几声,还是不敢和路西法对视。
  路西法挑眉:“是吗?”但也不再多做纠缠,径直走进前方的光里。
  “是啊是啊。”贝希摩斯一边应和着,一边跟着路西法走出巷子,小心地在路西法身后隐藏自己的身影。
  不过这显然是徒劳。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