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貔貅饭馆,只进不出(玄幻灵异)——海鶄落

时间:2020-01-08 14:08:37  作者:海鶄落

   《貔貅饭馆,只进不出》作者:海鶄落

  简介:
  我们仍未知道那天貔貅做一的理由
  沙雕] [乱搞] [垃圾分类真是好]
  -------------
  老妖怪貔貅出门扔垃圾,垃圾扔桶里,男鬼掉怀里。
  男鬼文熙貌美如花身凉体软,正好能让被天谴体热难耐的貔貅拿来当抱枕。
  貔貅对天发誓他只是把这鬼当抱枕,但是大家都不信。
  貔貅:“红线虽然牵在身,我心依然是单身心。”
  文熙被人封在坛子里发酵几百年,终于被放出来见个光,却发现自己成了抵债的童养媳。
  服务对象还是个每个月都要定时交税还贷款的个体户。
  文熙:“貔貅还有第二只混得像你这么惨的吗?”
  两个人鸡飞狗跳终成正果,月老带人来采访。
  貔貅全说都是垃圾分类搞得好,漂亮老婆特好找。
  又名:我在垃圾桶里捡老婆(不是)
  ----------------
  外表凶恶内心狂热匪气二逼貔貅攻(皮修)x狐假虎威能屈能伸美人鬼受(文熙)
  ----------------
  我只能想到这么多了,反正就两个都不是人的爱情故事。
  【醒目】关于设定,这篇文的设定里,貔貅不是龙的儿子,饕餮是,睚眦也是,别的真龙儿子里可能会出场的音乐家囚牛还有扛大包的赑屃,文艺青年负屃。
  标签:幻想 玄幻 搞笑 架空 HE
  ===========
 
 
第1章 
  “这就是你们带来的东西?”
  赤身围着厨房围裙的男人手上抓着一尊翠绿的观音菩萨像。
  白色围裙并不干净,沾染着黄色黑色的油污,剃着寸头的男人虽然英俊,但眉眼都是戾气,而他手中的观音却手持莲花微笑,脚下佛座连云。
  玉料水头足,因着主人常年放在手边把玩,带着一层油光在灯下生辉,同抓着它的凶男人一点也不相配。
  张明被从小认识的王家老大带出来做这笔大生意,听着这面前不像生大老板像黑社会的人问话,心里又后悔又害怕,连忙点头说:“是,这是俺娘家里祖传的东西,几百年的老物件了,放出去可是无价之宝。”
  王大也连连点头:“皮老板,从前这是摆在佛前供奉的好东西,染了百年香火,这么多年也没失了人气,这是我听了你的要求,能找出来最合适的东西了!”
  皮老板在光下转着观音像看了一圈,皱着的眉头始终没有松开。老张和老王满脸忐忑,生怕从他嘴巴里说出什么不好的话来。
  “开个价。”
  老张说了个数,皮老板难得笑了一声,只是这笑还不如不笑,平白让房间里另外两个人心惊肉跳。
  皮修:“底下的莲座缺了块,背后的金底也没了,这个价你觉得值吗?”
  “这……这……”
  老张咬咬牙,又说了个数,见着这姓皮的伙夫又要笑,连忙说:“再低也不行了!不是俺娘死了,这玉俺肯定不会出手的。”
  皮修看了他一眼:“行吧,要现金还是支票?”
  老张一愣:“现……现金得卡车才能运走吧。”
  皮修从裤子口袋里掏出张支票填上,放到老张面前:“行了,拿了就快走吧。”
  老张看着支票上的数字咽了口口水,颤声问:“这、这能兑现吗?”
  皮老板闻言眉头一竖就要发怒,老王见状赶快扯着老张拿支票走了:“说什么胡话呢?皮老板可不是那种人。皮老板,我们就先走了,您生意兴隆,生意兴隆啊。”
  张明被自己老哥哥推着三步两步出了店门,迎面来的热风让他放松下来,一摸脑门全是汗,全是刚刚被吓出来的。
  “王哥,这是个什么老板啊?”张明握着支票的手还在抖,他回头指了指那有些破旧写着饭馆两个字的招牌,招牌下的露天的厨房朝着外面排放着油烟,门口的白色瓷砖都已经被染成了黄色,怎么看怎么都是被城管罚款的样子。
  张明:“一下能拿出这么多钱,该不会、不会不干净吧?”
  姓王的瞪他一眼:“你懂个屁,现在有钱人都怪得很,而且你刚刚没看这餐馆里面?那装修家具样样都是好东西……”
  王哥压低了声音:“外面这么破烂,是做给别人看的,怕查呢。”
  张明恍然大悟连连点头,他也听过最近城里这么些事抓得严,到处都是打黑的,难怪要选这么地方,旁边就靠着农贸市场和汽车站,寻思是大隐隐于市啊。
  王哥一揽他:“走走,趁着银行没下班把这票子兑了。”
  两个人走远,站在门口长得跟猴一样的服务员立刻冲去包厢门口敲了敲门:“老板,他们走了,猴二已经在后面跟着了。”
  “知道了,跟一阵就回来,别被发现了。”
  “好的,老板。”
  房外的声音走远,皮修坐在桌边眉头皱着没松开,桌上的玉观音被拿起摸了摸。
  “就这种货色也好意思大开口?”
  他冷笑一声将玉观音又扔在了桌上。
  被两个人类拿了一大笔钱走让皮修心里烦躁,生气又不能发作。
  现在不同以往,人类占了人间气运大头,轻易动不得,不是从前他一口想吃几个就吃几个,能够为所欲为的年代了。
  更何况他对骨头多的两脚羊也没兴趣。
  愤怒让皮修身上的一阵一阵燥热,十六度的空调风吹在身上也如同隔靴搔痒,还是热。他在椅子上又坐了一会,皱着眉一脸嫌弃抓着观音像出了包间。
  猴精服务员见他出来,连忙弓腰行礼:“老板。”
  “忙去吧,我上楼坐会,有事叫我。”
  皮修一摆手撩开挂在二楼楼梯前的珠帘,刚迈出一步,耳后所有的嘈杂喧嚣统统消失,背后饭馆大厅里热闹也没有,只剩下安静。
  他沿着楼梯往上走,拐弯的时候将身上的围裙脱下挂在楼梯上,赤裸着上身继续往前走。
  二楼是个大开间,楼梯口上也挂着珠帘,翠玉和珍珠交替串着,风吹着撞击在一起发出的都是金钱的声音。
  皮修掀开帘子的时候电视里的女明星正在哭,快断气的声音的闹得皮修头疼,倒是电视前面的人看得开心,双腿盘坐着,连看也不看皮修一眼。
  皮老板也不生气,只把观音像往桌上一放,冲着电视前坐着的人说:“别看了,滚过来。”
  那人一身白色长袍,打扮得像个古时候只会死读生,长发用白布包着加着根木簪子固定,脸色比他身上的白袍子还要白上一些。
  他听见皮修的声音一抖,愣是坐在沙发上没动,盯着电视抿紧了嘴。
  房间里安静了一瞬,皮修的呼吸声开始有些粗重,他把空调的温度开到最低,再次开口:“别让我说第三次,过来!”
  那书生飘过来,只看了皮修一眼,立刻捂上了眼睛,抱怨说:“你怎么光着上身,一点也不斯文。”
  皮修冷笑一声:“老子没把你这鬼一巴掌打得魂飞魄散,已经是一百个斯文了。”
  “没羞没臊,青天白日赤身裸体……”
  书生嘴中碎念,面上一百个不情愿,但还是老老实实飘去在皮老板身旁站定,只是举着左袖子遮住视线,不让皮修一身腱子肉刺他眼睛。
  “我看你是左手不想要了。”
  皮修冷笑一声伸手将着书生鬼提到身前,冰凉的触感让他皱紧的眉头松开些许。
  “干嘛啊?”
  书生意思意思挣扎两下就不动了,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被皮修这么按在怀里坐在腿上,他一副认命了的样子,靠着人不动了。
  皮修单手抱着他,满意了他这副听话的样子,又紧了紧手臂让这书生冰凉的鬼身紧贴着自己降温。
  桌上的观音像被塞进手里,书生一低头便是一愣,问:“这是你从哪里找来的?”
  “找着两个人类买的。”皮老板见他拿在手里不放,便道 :“以后白天你就进这玉里休息,这玩意虽然成色不怎么样,好歹受过几百年供奉,修复你这渔网一样破烂的魂魄足够了。”
  “两个人类?”书生缓缓道:“我差点要忘记我也不是人了。”
  “你可不是人几百年了。”皮修冷笑一声:“这世界上像你一样的有几百年岁数的老鬼可不多了。”
  书生摩挲着手中的佛像不说话,突然挣扎着问:“你买这个花了多少钱?”
  “啧。”皮修不耐烦地勒紧书生的细腰,往自己身上又压了压,炙热的胸膛贴上书生身上的冰凉,让他舒服地舒了口气:“别闹,让我抱会,今天真的要热死人了。”
  书生冷笑:“我看你也不是人啊。”
  “我看你是鬼也不想当,想直接投胎转世了。”皮修冷着声音道:“这破观音像花了一大笔钱,你这书生除了给老子降降温也没有别的用处,留着你,算是我心善,再不听话直接说,老子亲手送你再死一次,知道了吗?”
  书生敢怒不敢言,冷笑了一声,身体又乖顺地软下来,任由皮老板抱在腿上不动了。
  房间里安静下来,皮修抱着鬼一会觉得舒服多了。
  别的不说,这书生鬼浑身冰凉,怎么揉搓也不升温,抱在怀里跟抱个冰枕一样,降温效果比空调还管用,实在是夏日必备良品。
  皮修舒服得叹了口气,深觉自己把这姓文的书生捡回来养着还不算太亏。
  他又见这书生拿着观音不撒手,心下觉得人类就是没见过大世面,这么个破烂玩意还当个宝,实在是穷酸破样,有点嫌弃。
  可这书生抱着舒坦让他不想放开,心情矛盾之中,皮老板开口问:“诶,你上次说你叫文什么来着?”
  书生顿了顿才回答:“文熙。”
  皮老板哦了一声,心想叫文西怎么不叫东西?当真是人轻命贱,连名字也取得不行。
  想是猜到皮修心里的想法,文熙又开口解释是:“熙是熙熙攘攘的熙。”
  “熙熙攘攘?不是东西的西?”皮修挑眉:“小东西名字笔画还挺多。”
  文熙握紧了拳头不说话,便又听见这姓皮的伙夫问:“有字和号没有,你这种老鬼死的年代,人类不是最喜欢给自己取外号吗?”
  “没有。”文熙不想说。
  皮修:“看来是有。”
  文熙还是不说话,这姓皮的也不勉强,只是抱着他站起来往沙发走,把里面的电视剧又换了个台,从狗血电视剧换成了动画片,连声音也调到最小。
  皮修抱着他,伸手捏着他的后颈强迫文熙抬头。
  “我之前让你想的事情,记起来了吗?”
 
 
第2章 
  皮老板遇见文熙这书生鬼的时候,正吃完饭遛弯顺便扔垃圾,刚站在分类垃圾桶前面掰扯干净,手一扬,垃圾扔桶里了,一白玉坛子掉自己怀里了。
  皮修是头能开运聚财的貔貅,他抱着那白玉坛子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寻思自己这再能招财进宝倒也不至于天降横财直接往怀撞里吧?
  难道偏心窝的天道终于开眼,知道妖怪才是它亲儿子了?
  皮老板举着坛子看了两眼,想起店里的猴精服务生毛手毛脚打破了个咸菜坛子,白玉的质地不错正好可以顶上。
  只是这坛子有点邪气,应该是有人在上面下了封咒,让这坛子里面的东西不得转世托生。这种腌臜事皮修见多了,一般被封的不是倒霉蛋就是黑心鬼。
  他想了想伸手在坛子上一抓,将那点咒术直接撕下来直接捏成了灰。
  不管这坛子里面是什么东西,这坛子他得要了,到手的泡菜坛没有送出去的道理。
  可咒术刚刚成灰,他就闻到了这坛子上淡淡的饕餮味道。
  饕餮,百年经济大案逃犯,犯下诈骗抢劫多起罪行。皮修深受其害,多年积蓄连着睡觉的山一起被饕餮骗走了。
  他瞪着坛子突然手抖,心想该不会是这杀千刀的在外面被人宰了,被广东人做成泡菜了吧?
  马的,钱还没还就想死?
  皮老板把坛子打开,一股浓香从里面飘了出来,虽然饕餮的味道更浓了,但他却眉头一松,确定了这里面不是饕餮。
  不过这外面封一层咒语还不够,坛子里面还搞这些旁门左道把人骨头泡着锁魂,也不知道是有多大仇。
  他把坛子放地上,伸手敲了敲坛壁叫魂:“有神志就出来说话。”
  半晌坛子里都没有动静,皮修有些不耐烦,直接伸手将那点快要消散的魂魄抓了出来,一身白衣头发披散的书生就被他提在了手里。
  文熙悠悠转醒,只觉得自己做了个很长的梦,梦里觥筹交错富丽堂皇,香车宝马风月无双,他还是文家的幺儿,京城里一呼百应的头号纨绔。
  他睁开眼睛第一眼便看见面前的男人,凶神恶煞比见过的远征将军还要骇人几分。
  眼前一片红光闪过,尘封的记忆被翻开,官兵冲入家中抄家的场景浮现眼前,面前人的脸同那些凶恶的嘴脸重复又错开,文熙顿时挣扎尖叫起来。
  皮老板一只手指就让他闭嘴安静下来。
  除开坛子里浸入骨的浓香,这书生身上定魂香和饕餮的味道交织。皮修仔细嗅了嗅,脸色阴沉了下来。
  “你身上怎么有饕餮的味道。”皮修捏着这书生好看的脸逼问:“告诉我饕餮在哪里,下辈子保证你能投个好胎。”
  可皮老板长得太凶,手上的力气太大,这书生才开口说了个字就脑袋一垂晕了过去。
  要不是皮老板当机立断把人又塞进坛子里,抱着坛子全力狂奔回了店里给人点定魂的香,这书生鬼早就魂飞魄散了,哪里还能坐在自己的沙发上看电视?
  皮修见文熙又不说话了,伸手一扯他脸颊边的散发,漫不经心说:“你刚醒不知如今是何世需要时间适应,我就让你好好想想,只是你这电视剧都看了一打,书也看完一柜子,高考卷子都做了两套,也应该适应了吧。”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