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全洪荒都听说东皇有喜了(洪荒同人)——鱼危

时间:2020-01-11 10:09:31  作者:鱼危

   书名:全洪荒都听说东皇有喜了

  作者:鱼危
  文案:上辈子被成仙的雷劫劈死,楚东本该魂飞魄散,但是阴差阳错的穿越一回,让他从渡劫期晋级为了洪荒的先天神祇。
  ……
  这辈子他有一个神话中赫赫有名的新身份。
  ——东皇太一,妖族的二把手,实力横行上古巫妖时期。
  ……
  刚忧喜交加没多久,楚东完全没想到东皇太一腹内会有异动!这穿越的节奏不对啊!
  内容标签:强强 生子 穿越时空 洪荒
  搜索关键字:主角:东皇太一(楚东) ┃ 配角: ┃ 其它:
  vip强推奖章
  楚东一生顺风顺水,却在渡劫飞升的时候栽了跟头,天道莫名其妙降下紫霄神雷,把他劈回了上古洪荒时代。原以为是一步登天的成神,没想到穿越变成重生,还附带了一个孩子,楚东发现自己的灵魂竟然隐藏着巨大的秘密,他不是什么人族修真者,而是转世无数次的妖族东皇太一,前世的小师弟也是神秘的大能者,守在他身边只是为了保护他。大劫将临,楚东决定与东皇太一融为一体,恢复记忆去争那一缕生机!整篇文以主角的穿越为引,牵扯出上古洪荒的一段过去,诙谐有趣,因东皇太一怀孕而脱离了命运的轨迹,一波又一波的猜测跌宕起伏,让本该高冷的大能者们纷纷炸开锅,道祖和魔祖互相猜测,天道不接黑锅,三清一个个栽进坑里,这个洪荒不一样,大劫也变得不一样了。
 
 
第1章 天命之子
  二十一世纪,地球。
  昊阳门,一个人丁单薄到快要被修真界遗忘的门派。
  偏偏这个门派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最近几百年接连出现飞升者,上一代掌门更是凭着实力和不要脸的气势,占据了昆仑山一角,把自己千年历史都没有的小宗门挪到了这等祖脉之地。
  这可是传说中的昆仑山,自古有着天上白玉京,五楼十二城的美名!
  不过,一切还是凭实力说话。
  任凭你祖宗有多厉害,宗门历史有多悠久,也不如一位渡过天劫的准仙人重要。在这个灵气稀薄的末法年代,修真者的修炼变得格外艰难,没有名师教导的散修一不小心还会有雾霾中毒的风险,每一次进行内息循环的时候都要注意自己身边的空气质量问题。
  想要成仙,几乎已经成为了痴人说梦的一件事。
  地球逐渐变成了一个仙魔禁地。
  能够走的人早就走了,不能走的人这辈子也走不了,或许需要等到他们心心念念的星际时代,才有可能呼吸一口其他星球自产的灵气。
  正因为修真界的一面颓势,连传承已久的顶尖宗门的实力都严重下滑,这才突显出昊阳门不退反进,蹭蹭往上涨的气运有多么不可思议。
  你们和我们是不是活在同一个年代啊!
  凭什么你昊阳门这么作弊!
  有蜀山派的高人掐算后,拼着吐血反噬说出了真相。
  “此地……有贵人……”
  在一声从心底泛起的雷鸣响起后。
  所有修真者的目光都不禁看向了绵延千里的昆仑山,那里,自上一代昊阳门掌门飞升之后,百年内再一次出现了修真者无力嫉妒的异象。
  此刻雷劫汇聚,惊动四方。
  有人渡劫!
  ……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
  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小小的昊阳门气运勃发,在昆仑山地界、乃至于整个华国修真界已经流传甚广,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几代掌门仿佛都是刷飞升记录的爱好者。
  昊阳门从三百年前开始发迹,上上代掌门崇阳真人用了两百年飞升,上代掌门旭阳真人用了百年飞升,他们皆是罕见的先天纯阳之体,堪为修真界一等一的资质,而这一代的新掌门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邵阳真人,楚东。
  阳年阳月阳日阳时出生,先天纯阳之体,极品火灵根。
  这还不算什么,他不仅资质绝伦,而且悟性奇高,修炼上从未遇到过阻碍。若非他体内的第二个灵根,一个与命格不符,缠绕着幽冥阴气的低品水灵根拖后腿,让他浪费了几年的时间折腾,好不容易消除掉这个莫名其妙的水灵根,他会比现在还要早的进行渡劫。
  成仙,问道。
  这是无数修道者的梦想,斩落了不知道多少天之骄子。
  楚东就是其中的一名,却对自己充满了信心,这也是每一个渡劫期的修道者该有的心态。众所周知,修道的过程中一直充满艰难险阻,三灾九难不断,一不小心就会化为飞灰,可是在楚东看来,这简直和喝水一样容易。
  不好意思。
  没有任何毒鸡汤的意思,楚东是发自内心地认为自己适合修道。
  开头简单,中间简单,结尾也简单。
  初入门时,师傅传给他的功法,他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就入门;在门中修炼,他随便翻几本典籍就能顿悟,看一眼术法就能学会,接连突破,让师傅从惊喜到惊艳再到麻木的过程只用了短短一年的时间。
  而后,他师傅就学会了放养式教育,早早飞升,以免打击到道心——为什么在我好不容易跑到终点上的时候,有人一出生就要飞到终点,而且还不带喘气的?
  有楚东在,修真界千年历史上的天才都黯然失色。
  一条通天之路就摆在他面前,没有碎石,没有荆棘,所有见过他的人都明白,他注定成仙,老天爷就是偏心到了不知羞耻的地步!
  对此。
  楚东总是一笑而过,心道:也许我真的是老天爷的私生子呢。
  有的时候,连他自己也觉得惊讶,久而久之,他淡忘了这些闲言碎语,淡忘了那些遭遇过的奇事,一心一意修炼,只为了这一刻的飞升。
  他要去仙界看看自己的极限,是否能与天地同寿,日月争辉。
  攀登高峰的路上……定然是极美的。
  昆仑山,山巅。
  成仙的雷劫不断劈下!
  狂风作响,树林压弯,黑压压的云层让百兽惊恐奔走。
  天空上,白色休闲服的黑发青年手持一把剑,从容不迫地正面对抗天劫。远看,他宛如剑仙,身若游龙,姿态潇洒。近看,他的肤色莹白,透着一种美玉的光泽,当真是冰肌玉骨,相貌绝伦,天人之姿也莫过于此。
  美而不妖,俊逸出尘。
  更遑论,他携着煌煌大势,如同曜日降临一般的威压。
  似人,似神!
  借用了昆仑派的地盘,楚东承受了八十一道的九九天劫,万魔不侵,最后一击直接狠狠地打破劫云,他还未落地,雷霆就消散在了脚边。
  一缕日光穿破云层,恰好照射到他的身上。
  这样宛如天地钟爱的异象,对于一生顺风顺水的楚东来说稀松平常,然而他的脸色散去了渡劫时的冷漠,变得温润柔和起来。
  云层中。
  接引他飞升的仙界天光,似乎就要出现了。
  随后,他转过身,脸色一变,对急匆匆赶来的一名道袍少年摊开手。
  “小师弟,快把复制好的东西给我!”
  楚东把飞升前后的事情早已安排得妥妥当当,却临时想到:万一仙界仍然保持古老的传统,连互联网都没有,停留在人人开辟洞府修炼的年代,自己岂不是在修炼之余唯一的乐趣都没有了?!
  这可不行!
  修炼是肉体和精神的双重享受,没有网络就是双重折磨啊!
  “知道了!我给你下载了能找到的全部小说和动漫!你确定要在仙界看这些东西吗?你不是说要去看一看问道顶端的风景吗?!”
  青衣少年比他打扮得要古朴多了,头戴道冠,唇红齿白,清秀的小脸上红扑扑的,显然是一路从山腰处的宗门狂奔而来的。
  他的双手捧着一块特殊的玉牌,记录了网络上能搜到的全部娱乐资源。
  若是修为不足的人去用神识阅读内容,保证大脑爆炸。
  也就是神识惊人的楚东敢一口气复制这么多内容,放到记忆的某一处,等待自己有空的时候再细细品读这些内容。
  楚东接过玉牌,复制好内容后,这枚珍贵的玉牌就粉碎了。
  玉牌的影子留在了他的神识深处。
  这样一来,后顾之忧就没有了,最少百年可以宅在一个地方不用动弹。
  楚东松了一口气,怜惜地摸了摸青衣少年的头顶,清爽地笑道:“这是我的精神粮食,没有什么比修炼结束后,一手喝着灵茶,一手握着手机更愉快了,我辈修道就是为了让自己活得自由自在啊。”
  青衣少年垂头丧气道:“唉,你要走了,就留下我一个人吗?”
  “你不愿意当我的弟子,我只好代师傅收下了你,虽然名义上是师兄弟,但是在我看来,你就是我的半个弟子。”楚东的语气悠长而温柔,临走之际,满心想的都是昊阳门唯一的弟子,名为李微的少年。
  唯有对方继承昊阳门,他方能从宗门解脱,去上界找师傅聚一聚了。
  道心所向,楚东无法拒绝。
  “我知道这样会让你感到寂寞,没关系,我们这几代传人都是这么过来的。”楚东笑着安慰变成独苗的师弟,没有一点要成仙的高冷感,渡劫就是一道手续,他不觉得自己完成手续会有什么特殊的变化。
  仙凡之隔?抱歉,他的这个小师弟资质也非常好,不逊于他,有很大的希望打破接下来更为严重的末法年代的限制。
  “李微,我在仙界等你。”
  “……等我……吗……”
  青衣少年的眼眶微红,双眼蕴含灵气,残留着一丝伤感。
  突然。
  本该与成仙的楚东告别的青衣少年,拔高声音,看向他头顶上空惊骇道:“楚东,小心天上——!还有一道雷劫在酝酿!”
  楚东一怔,下意识道:“不可能……我已经渡劫结束了。”
  毫发无伤,满血度过。
  他做过渡劫的功课,明白九九天劫就是修真者渡劫中的高难度雷劫,专门针对修炼有成,天赋高绝之辈。这样的自己怎么可能再来一道雷劫,就算有,老天爷开这种玩笑也没有意义。
  这世间又有什么能让他紧张的呢……
  他没有什么压力地抬头去看天空,笑容还停留在谪仙般的容颜上。
  一刹那,他的笑容凝固了。
  那是如同看见了末日的景色,仙魔的坟墓,他的脸上才会浮现出的一抹苍白。
  难以诉说的绝望。
  “这是……什么……”
  楚东坚固的道心刹那间被雷劫动摇,感到无与伦比的荒谬。
  天空裂开,劫气涌动,大地沉默下来。
  在这片封锁了空间的山巅上,所有在昆仑山附近旁观渡劫的修真者们都瞬间心悸,双眼流出血水。无法形容的一道雷劫酝酿起来,雷霆的色彩不是已知范围内的任何一种光芒,好像是紫色,又好像不是,玄之又玄,仅仅看一眼就看得所有人心神俱裂!
  在他身边,青衣少年微不可察地颤抖起来:“紫霄神雷……”
  紫霄?
  楚东没有问小师弟是如何知道的,在安静片刻后,轻松地笑了起来。
  “似乎是很厉害的雷劫啊。”
  他眼神凝重,面色一如往常,对李微说道:“下山去吧,你修为不够,我有预感这一击就能让昆仑山的山巅化为飞灰。”
  青衣少年摇了摇头:“我就在这里看着你。”
  “这个时候就别任性了,下山去!”楚东没有等他的同意,没有持剑的一只手挥去,以渡劫之人的身份强行把外人推出封锁之地。
  青衣少年被抛入山底,双手挥舞,没能抓住对方的手。
  那一抹衣袖从指间滑过。
  天地间,回荡着楚东一个人清亮的声音。
  “我会成功的,没有什么劫难可以击败我!你只管到仙界来寻我!”
  有凤雏鸣。
  一声便可号令飞禽鸟兽。
  这样的气魄无疑是让人想到了王者,联想到了相似的凤凰,青衣少年闭上双眼,被师兄的力量从高空抛下,又平稳地躺在了地上。
  他没有去看四周,只是用脸颊靠着地面的泥土,感受雷霆轰然落下,昆仑山山脉的震动!
  牢牢地记住这一天。
  “没想到,我不是什么天命之子啊……”
  迎接紫霄神雷的楚东,在死亡的心悸中,不着边际地想到了这么一句话。
  同时,这代表着他已经无法集中精神了。
  雷劫……
  一击毁去了山巅,第二击……会毁去整座祖脉。
  他不能躲开,也不能立刻兵解散去修为,因为天下修真者都会绝望,祖脉被毁掉,所有修真者就再也无法在末法年代吸纳灵气了。
  楚东的眼中闪过迷惑,瞳孔深处有着淡淡的金色。
  他记起了一件往事。
  自己被师傅带去修道的路上,有一个算命的老者坐在路边,为他批命。
  “你可为九五之尊,可为千古留名的侠者,唯独不得长生。”
  “为何?”
  他的师傅替他嗤笑着问这个算命的人。
  白发苍苍,神色平和的老者望向师傅和自己,轻声叹道:“你在地,天在你,你在天,天弃之,望道友勿要再蹉跎下去了。”
  五岁大的自己天不怕地不怕,大着胆子问道:“怎么才能让天喜欢我呢?”
  老者微笑道:“魂飞魄散,岂不是妙哉?”
  师傅大怒,抄起算命摊子前的木凳就砸过去,完全没有半点修道者的气度,活生生就是要动手揍凡人的姿态。
  再然后,他就不记得了,脑海中对方惋惜的神色越来越清晰。
  对方似乎在说——
  【死了,对你是最好的结局。】
  楚东在承受了那毁掉他今生所有前路的一击后,双膝跪下,七窍流血,用气血孕养的长剑连支撑住一秒的资格都没有。
  他模糊地看到远处,靠近这里的生灵都死伤惨重。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