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希望被主角讨厌的我总被主角告白(穿越重生)——南国佳节

时间:2020-01-11 10:14:42  作者:南国佳节

   《希望被主角讨厌的我总被主角告白》作者:南国佳节

  文案
  《温蒂女皇》是一本西方魔法文,讲述了因为三个最优秀的男人为争夺一个女人引起的腥风血雨,故事之长,魔法之神奇,情节之离奇,都引人惊叹不已。
  而凌云,则就穿进了这本书里,然而他既不是男配,也不是反派,只是一个倒霉的炮灰,还是一个下场极其凄惨可怜又可恶的炮灰。
  系统告诉他在不蹦人设的前提下,需要收集讨厌值,只要收集满一百万讨厌值,他就可以离开了。
  让人喜欢很难,但是让人讨厌,就容易多了,他答应了。
  然而等进去了之后他才发现,剧情,怎么有点,坑……
  他嚣张跋扈,胡作非为,惹是生非,欺男霸女,凌云断定,一定能圆满甚至超额完成任务!
  可结果却是,无论他做什么,都会被人误解成善良与傲娇:
  “震惊,凌少居然公然在其他贵族面前维护平民,这样亲民的贵族不多见了!”
  “震惊,商业区中遭到损毁的东西,凌少都已命人悄悄赔偿了,平民毫无损失,这样无私奉献的贵族不多见了。”
  “凌少为了把奴隶从恶霸手中解救出来不惜得罪其他贵族,感动,这样善良的贵族不多见了。”
  一时之间,帝国纨绔深受民意,连皇帝都为他进行了褒奖。
  凌云:emmm一群鱼唇的人类,我还是找主角们去!
  然而……
  傲娇太子:“看在你这么喜欢我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也喜欢你一点,只有一点点哦。”
  天才药剂师:“云哥哥,你心疼我,我心疼你,我们就是心心相印。”
  反派少将:“我亲爱的未婚妻,我们什么时候结婚?”
  温柔公主:“小可爱,需要我的帮忙吗?”
  凌云:“……求求你们讨厌我吧,我厌恶值都快清零了!”
  #我为了回家做坏事,但是坏事做得越多却越洗白怎么肥四#
  #每天都在想方设法欺负主角团的我,却总是莫名其妙遭到主角们告白#
  内容标签: 科幻 系统
  搜索关键字:主角:凌云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凌少
  红色的沙发上,两个衣着华贵的少年正坐着,一人浅眠,另一人则盯着面前巨大的屏幕,目不转睛,随着屏幕里主持人不断拍案叫卖声,时不时摁一摁手上的按钮。
  一手接过仆人端来的饮料,无声地喝起来,偶尔抬眸看那个睡着的银发少年一眼,神情有些古怪,但什么话都没说。
  透明桌子上摆放着珍贵的酒,银发少年面前的酒杯里还剩着半杯的浅红色的液体。
  婉转动听的音乐平缓地播放着,平和高雅的乐声,令人身心舒服……
  沙发上,银发少年头向后靠着,修长的手微微撑着下颌,眼睛阖着,睡得无比香甜。
  少年的模样十分美丽,如同月光倾斜洒下一般的银色短发梳理得整整齐齐,光滑皎洁的皮肤在橘黄色的灯光下散发着淡淡的光晕,虽然没有睁开眼睛,但从他如蝴蝶展翅的眼睫毛就可以看出,这双眼睛一定非常漂亮。
  他身着一身高贵华美的衣服,样式虽华贵,但在这样的场合却有些简单,像是出门随意披了件衣服在身上,可如此简单的衣服,穿在少年身上却说不出来的好看,将少年美好的身体衬得修长挺拔,气质干净。
  整个人精致漂亮得如同坠入凡间的精灵,恬静而美好。
  房间很安静,除了屏幕上主持人传出的小小声音,其他人连喝酒都小心翼翼,唯恐打扰到他。
  过了许久,屏幕上的显示拍卖会结束,少年还是没有醒过来,旁边沙发上另一个少年才轻轻推了推他:
  “凌少,凌少,醒醒,拍卖会已经结束了。”
  酣睡的小精灵着才睁开迷糊的眼睛,浅绿色瞳孔睡了很久,刚醒来有些迷茫,漂亮的绿色瞳眼罕见地泛起一抹水雾,略显呆萌。银发微微凌乱,却带起另类的惊艳感。
  这扑面而来的美颜暴击让莱恩心跳都停止了一瞬。
  虽然早知道凌云容貌非常好看,自己跟他交了这么多年的朋友早就看惯了他模样,也不觉得有什么,但现在软萌可爱的样子,他突然觉得,凌云似乎比以前更漂亮了。
  他被这突如其来的软萌乖巧少年给惊讶了一瞬,也就没有注意到,眼前精灵一般的少年绿色瞳眼那一抹疑惑之色。
  眨了眨漂亮的瞳眼,凌云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现在是什么情况,本来还迷糊的气质一变,迅速板起脸,恢复了以往高傲矜贵模样。
  “已经结束了,那便回去吧。”
  凌云淡淡说道,神情懒散,似乎是对这场只有高等贵族才能进来的拍卖会都提不起劲儿来。
  莱恩看着凌云精致无比的俊美面容上的不耐,心里有些疑惑,来之前凌少还兴致很高,说要买几个奴隶回去,可来了之后,却一直在睡觉。
  有好几个质量不错的奴隶,他看了都心动,只可惜价格太贵,买不起,本想怂恿凌少买的,但看他一直在睡觉,就不敢了,好可惜啊。
  “凌少没看上的东西吗?”
  莱恩道,这奴隶拍卖场可是凌少最喜欢的悦乐会场之一,以前少说也会拍卖两三个奴隶,怎么今天却一个都没看上?
  凌云神情淡淡,眼神也似慵懒无聊,声音懒洋洋地道:“没有,原本还以为能有什么好东西,结果就那些货色,看得我想睡。”
  莱恩:”……“你不是想睡,你是从头睡到尾。
  不过他也顺着凌云的话说:“那倒是,这拍卖会的东西品质是一次比一次差,凌少你要是没有看得上的,那下次我找人从被的地方弄几个好货来。”
  莱恩说完这话,感觉面前的少年身体似乎僵硬了一下,但下一刻立刻又恢复那种高傲之态:“不必了,你找的那些货色,我又不是没见过,都差不多,送我都嫌占地方。”
  莱恩:“……”凌少的眼光越来越高了,连他辛苦又费力给他弄来的那些美人现在也看不上。
  而且最近的脾气是越来越难捉摸了,时常不言不语,跟他开玩笑也不理人,有时还用鄙视的眼神看他,让莱恩郁闷极了。
  两人走在光线明亮的走廊上,拍卖会结束,走廊上有很多人,都是衣着十分华贵,迈着优雅的步履,看起来十分的高贵,可当他们看到银发少年时,全都停下脚步跟他问好,或者是让道。
  即便银发少年一言不语,连个眼神都没给他们。
  在经过一处包厢时,里边隐隐传出惊呼声以及淫.乱的邪笑声,这些声音几乎每一个包厢都有,银发少年有时会假装不在意地朝开着的门缝看了一眼,眼底带着好奇的神色,门里边里面人影绰绰,看不太清。
  在经过一扇门时,里边咚的一声发出一声重物撞击的声音,紧接着发出一个男人的惨叫声。
  这种声音在这个地方很常见,贵族们拍下喜欢的奴隶,有些会在这里迫不及待地享用,而享用的过程大多都不大美好,过程中奴隶们发出惨叫声比比皆是。
  但这次情况不同,在银发少年走过去的时候,异变突生,嘭的一声门被猛地打开,从里边冲出一个瘦小的身影,看到银发少年时神情微愣了一下,随即立刻朝着他扑来。
  银发少年吃了一惊,面露惊讶,但还没做出反应,他身边的侍从就已经一脚将人踢飞了出去。
  那不过是一个衣着普通的瘦小奴隶,被这一脚踢飞倒飞出去撞在墙上,摔倒在地面上吐出一口血,气若游丝。
  这一变故所有人都没有预料到,能来奴隶拍卖场的人都是不可得罪的高等贵族,怎么可能会有人胆敢冒犯他们,还是一个卑贱的奴隶。
  “救,救我……求求您救救我……”
  瘦小奴隶被踹飞出去,伤得很重,连爬都爬不起来,却还艰难地抬头看向银发少年,哀苦求救道。
  银发少年被这一变故弄得一愣,呆呆地看着瘦小奴隶。
  这奴隶十五六岁模样,健康的小麦色皮肤,有着跟大多数低等种族的黑发黑眸,浓眉大眼,瞳眼如同耀眼的黑曜石一样漂亮动人,即便身处绝望,依旧不放弃那点微末的星光,哀求着看着银发少年。
  从瘦小奴隶出现到被打飞出去,也不过过了几秒钟,银发少年还没出声,莱恩就已经怒了,大声道:“怎么回事,这奴隶是谁的,居然敢放出来冲撞凌少,不要命了吗!”
  包厢里的人这时也出来了,看到趴在地上吐血的奴隶,目光再转到银发少年跟莱恩身上,面色微微一变,立刻上前道歉道:“原来是凌少,莱恩少爷,真是万分抱歉,让这该死的奴隶惊扰了两位,我这就让人把他带下去狠狠惩罚。”
  认错的态度很诚恳,但莱恩看到来人,却嗤笑一声,神态轻蔑显而易见:“原来是你啊哈尔,连个贱奴都搞不定还让他差点冲撞了凌少,真是没用。”
  被人当着侍从跟奴隶的面指着鼻子这么骂,这令身材高大的青年张涨红了脸,眼里冒出羞耻与愤怒之色,但他却不敢得罪面前这两人,无论是凌云的身份还是莱恩身份都比他高贵,都是得罪不起的存在。
  “是是,莱恩少爷骂得是。”他说着,转身就把怒火洒向了地面趴着的奴隶男孩,边踹着他边骂道:“你该死的下贱东西,居然敢冒犯凌少,不知死活的东西……”
  踹了他好几脚,才看向银发少年,语气歉意态度真诚地道:“凌少,实在十分抱歉,我这就把人待下去处理了,保证让他以后再不能出现在您的面前。”
  说着示意身边侍从将他带下去。
  而这时,那个被踹还紧咬着牙不出声的奴隶突然挣扎了起来,边挣扎边看向银发少年:“少爷,少爷,救救我……求求您救救我……”
  听到他的话,在场的人都微微一愣,随即露出讽刺的神情,看向瘦小奴隶的眼神充满嘲讽以及不屑。
  这小奴隶可真大胆,居然敢向凌少求救,这是嫌死得太慢吗!
  “该死的东西,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把他嘴给我捂上,拖下去处理了!”
  哈尔对侍从喝道,这贱奴现在可是他的人,要是惹得凌少不快,那恐怕他这个主人也会被凌少迁怒。
  奴隶男孩拼命挣扎,可他力气太小,身上又受了伤,根本挣扎不过,眼睛死死地看向银发少年,拼命向他求救,但被捂住的嘴发不出话来,只睁着眼睛看着银发少年。
  然而银发少年一动不动,连眼神都没给他一个,黑耀眼渐渐浮起绝望之色。
  “慢着。”一道清冷的声音突然响起,止住了即将被拖走的瘦小奴隶,银发少年走向他,眼梢微微挑起,充满恶意的眼睛看着奴隶男孩,修长的手指挑起奴隶的下巴,看着他的脸嗤笑一声,像是看到了一件满意的货物。
  随即放下手,旁边的侍从立刻呈上一块干净的手帕,少年接过,擦着碰过奴隶的手,边对哈尔道:“这奴隶长得不错,我要了。”
  “凌,凌少?”
  哈尔都有些惊讶,银发少年见他不回答,眉毛一蹙,有些不耐道:“开个价吧,这个奴隶你多少钱买的,我出双倍价格。”
  哈尔回过了神,看到银发少年的举动,以为他是想要亲自惩罚这个冒犯他的奴隶,是了,被一个低贱的奴隶如此冒犯,换做是自己,自己也会非常气愤,何况是身份更加尊贵的凌少呢。
  凌少一定是要把这买回去亲自折磨,他可是听说了,凌少最喜欢折磨奴隶了。
  他赶紧道:“不,凌少看得上这奴隶是在下的荣幸,怎么能要凌少的钱,凌少喜欢就拿去用。”
  他不过是一个中等贵族的不受重视的少爷,凌少若因此恼了他想要对付他,哪怕什么都不用做,直接跟他父亲说一声,他这辈子就算完了。
  能用一个奴隶来消凌云的怒火,那是在划算不过,何况这奴隶姿色也不算多好,皮肤那么黑,他不过是图个新鲜才买回来玩的。
  哈尔扬起讨好的笑容,银发少年看了他一眼,一句话都没说便走了。
  态度十分傲慢,但在场的人都觉得这十分正常,连莱恩临走之前都瞪了哈尔一眼,道:“算你小子运气好,下次管好你奴隶,凌少可不是每次都像今天这么好说话!”
  “是是是。”
  哈尔连连点头,心下也是真松了一口气。
  瘦小奴隶被银发少年的侍从带走了,哈尔虽然买了好几个奴隶,但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也没了在这里继续玩下去的兴趣。
  从拍卖场出来,跟莱恩分开各自坐上了自家的车回家去。
  瘦小奴隶也被带上了车,被仆人紧紧看着,接近不了银发少年半分,只能眼巴巴看着少年。
  很快就来到了一座建筑华美的府邸,银发少年下了车,仆人带着瘦小奴隶也跟着下来,恭敬地对少年道:“少爷,这奴隶该怎么处理?”
  银发少年淡淡看了一眼嘴角染血的可怜奴隶,默了一下,漫不经心道:“先带下去养伤。”
  仆人应了声是,便要将瘦小奴隶带下去,但这时,奴隶却突然开了口,眼睛期待地看向少年:“少爷,我伤养好后能去见你吗?”
  银发少年看着他期待又忐忑的眼神,神情冷淡,没有说话,随即迈步进了府。
  没能得到允许,瘦小奴隶非常沮丧地垂下了头,而带着他的仆人很轻蔑地看着他,嗤道:“就凭你一个低贱的奴隶也想靠近少爷,别痴心妄想了,还是好好想想等你伤好后该如何保住这条贱命吧。”
  仆人没看到的是,身边这个瘦小奴隶微垂的头下漆黑的眼神充满的狂喜之色。
  他,终于能在一切还未发生之前,接近少爷了……
 
 
第2章 厌恶值
  银发少年淡定地走回了自己房间,在确定房间只有自己一个人后,神情大大地放松了下来,长长吁出一口气,与之前冷漠矜贵完全不同。
  这前后神情的巨大反差,要是被外人看到了,指不定会如何吃惊。
  不过已经没外人了,也不用再绷紧神经演戏,凌云没姿没态地瘫坐在沙发上,长时间绷紧的神经终于放松了下来。
  可累坏他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