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有病(近代现代)——shrink

时间:2020-01-11 10:16:24  作者:shrink

   《有病》作者:shrink

  文案
  在餐饮行业打拼了四年、小有成就的工作狂陆安泽(患有精神疾病“幻嗅”),没想到会在离开川城大酒店四年后遇到过去的客人赖川。隐藏不堪过往的平静外表被撕开一道裂缝。接下来是新的创伤,还是一场治愈之旅呢?
  前面微虐,后面很甜,现实主义
  (好吧我承认很虐)
  内容标签: 强强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安泽,赖川 ┃ 配角:陆安放,姚峰,阿越,于兰兰,邵倩,齐丽,等 ┃ 其它:虐,甜,冷幽默,mb,现代,现实
 
 
第1章 
  你有没有过这种感受,昨天吃的菜已经完全忘记,几年前遇到的人、经历的事却挥之不去,历历在目。
 
 
第2章 
  赖川和陆安泽第一次见面,是6年前,那时赖川31岁,自己做起来的川城大酒店已经开到30多家,他开始从父辈那接过家产,把钱想办法往外投放。他的责任是让钱变多,他从政的大哥跟他说的是:要扶助一批利国利民有利社会发展的好企业。
  这天晚饭后,赖川和投资公司的三个人散坐在酒店三楼的缪斯俱乐部包厢里,他脑子里还在运转着这两天见过的几拨人。最后选了这家ICM投资公司,业绩并不是最突出的,但其最近投的几家公司都比较新锐;公司投资人也都是年轻、富有冒险精神的、他的同龄人。他想,拿些钱给他们玩一玩,也许能玩出个新世界。
  高大宽展的身形陷在皮质沙发里,赖川跟坐在旁侧的助理说:“这沙发太软了。”
  年近五十,干练朴素的女助理苏梅在本子上记录下来。明天会让人换掉沙发。
  赖川看了下表,九点半。不多久,酒店娱乐部经理齐丽带着一长排俊男美女鱼贯而入。最近这两年,上层人士的喜好已经越来越性别模糊了,打扮好的男孩们站在性感的女郎旁边,明艳动人,毫不逊色。齐丽知道赖川是这家五星级连锁酒店的老板,带来的都是最红的男女公关。
  女郎们着粉色吊带裹臀长裙,高开叉,一走起步来白白的大腿隐隐绰绰地勾人;男孩们穿着黑色修身西裤,黑色丝绸衬衣,领口敞开着露出锁骨和些许胸膛,也是勾人。这一排奇花异草般,在几束绮丽的灯光下等待被挑选。
  ICM投资公司的老板是个三十来岁的发福人士,看了一圈,眼睛停在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附近。娱乐经理齐丽立刻跑去拉着少女的手朝那人送去说:“阿月,艺术学校学生,等会让她跳一段名族舞,小杨丽萍。”ICM老板看了一眼赖川,往那边摆手说:“肯定要赖总先选。”
  赖川扬扬头,用鼻子指指最拐角阴影里的一个男孩。齐丽跑到队尾把男孩拉出来,男孩一下子暴露在灯光下,眯着眼睛,脸不自觉地往边上撇,刚睡醒一般。
  娱乐经理把男孩推到赖川旁边坐下,几乎是告诫地说:阿泽,你晚上多喝点,别让赖总喝多了哈。说完谄媚地朝赖总笑:阿泽刚来不多久,别的不行,喝酒行。
  这就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
  之后投资公司的另外两个高管各自选了一个陪的。其中一个戴眼镜的高个子青年,看赖总找的男孩,自己也不忌讳地选了一个化着夸张眼影的男公关。高个子青年斯斯文文的,找的男公关阿越却很疯癫。
  阿越几杯酒巡场下来,几支舞曲过去,上衣都脱光了,只有脖子上套着一个黑色颈带。也不知在和男青年聊什么,笑得嘿嘿嘿嘎嘎嘎的腰肢扭动花枝招展。
  阿泽静静地坐在赖川旁边,两人隔了一个酒瓶的距离。人们陆续来敬酒,赖川只喝了一杯,其它都是阿泽带饮。阿泽一人喝两份,再额外因为带饮罚一杯。
  酒过三巡,阿越看阿泽已经喝得七荤八素,不能再喝了,便张罗大家一起玩嘴巴传扑克牌游戏。赖川当然不玩,他看看手表,十点五十,起身跟大家告辞。经理齐丽对阿泽使眼色,让他跟着赖总一块,她自己也把赖总送到门口,一边走一边关切地问:“赖总这么早就回去啦?这两天忙工作辛苦,我们阿泽按摩手法不错要不要让他去房间给您放松一下。”
  赖川懒得答话,他从小养尊处优,惜字如金。尤其对这些下九流的人更是不想说话。他摆摆手意思是不用了。
  齐丽睃了阿泽一眼,又跟着小碎步跑着说:还有几个好的要不等会送去房间再看看。
  赖川忽然停下来,看了看齐丽,这个娱乐部经理倒是称职。他自己跟朴铃儿分手已经两个多月了,在某些方面确实有点需求。刚才那男孩已经转身走了,单薄的背影,扶着墙慢慢地走着,喝得确实有点多。
  赖川对着那背影轻轻扬了下头,便走了。
  齐丽当然明白什么意思,踩着高跟鞋小跑着追到阿泽:“今天算是你走运,赖总要你去。赖总是我们川城大酒店的大BOSS,一年只来一两次,你今天晚上陪他用点心。”
  阿泽本来打算回休息室坐会,运气好的话,今天晚上可能不用上班了。他下午接了两个做快餐的客人,刚才又混着喝了许多洋酒,现在屁股疼胃也疼,久不见光的脸惨白惨白,根本没有一个十七岁的少年该有的朝气。
  阿泽把右边的两排牙齿在一起轻轻挫挫,撇嘴笑笑:“知道了齐姐。”拿着齐丽给的电梯卡上到22楼,2209 号房间是一个豪华套间,并不是酒店最好的房间,但陆安泽觉得一个人住也未免太大。
  赖川开过门就回到沙发上坐下来,把陆安泽上下看了看,眼神里藏不住地轻视。“去洗洗,洗干净点。”
  阿泽干这行三个多月了,对这种眼神还是有点不适应,不管是服务员,保安,还是客人,看他的时候总带着三分戏弄,七分轻贱。这份职业已经把他和正常人的世界隔离开。他觉得,就算在这个行当里,他们这种也是最低级的。他不明白,阿越哥为什么能干得这么愉快。阿越现在大概已经在包厢里玩疯了吧。
  阿泽把自己洗好,穿着黑色的系带丝绸睡袍出来,少年的骨骼还没有长成熟,脖颈和脚踝好像可以轻易折断。
  赖川28岁以前是一个纯粹的异性恋者,只碰女人,28岁某天在魏大鹏办的酒会上,遇到一个年轻漂亮的男艺人,忽然动了碰一碰的想法,很快他就发现,男人也能带给他快感。有时候更强烈。
  赖川没有什么特殊癖好,非常中规中矩的和阿泽在沙发上办完了事。阿泽晃悠悠地站起来去清洗,赖川躺沙发上寐着,竟然做了一个梦,梦里这个阿泽坐在他旁边,低着头。那应该是在车里,阿泽低着头,他看着阿泽。忽然阿泽抬起头来脸上身上全是血,这一下把赖川给惊醒了。他从来没做过类似的噩梦,看看手表,一点半。刚才的那个男孩穿着睡袍,坐在沙发的另一边。
  “你怎么还没走,”赖川发话。
  阿泽不说话,慢慢起身,去浴室换上之前穿过来的衣服,对赖川鞠了个躬,准备离开。
  “你在这坐会。”赖川很少夜醒,这夜醒来发现自己异常清醒,忽然想和人聊两句。他用鼻子指指沙发,让阿泽坐过来。
  阿泽头晕乎乎的,走过来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心想这客人脑子怕是有病。
  这时候赖川的电话响起,这个时间会给他打电话的人除了魏大鹏没有别人。
  “什么事儿?”
  那边,魏大鹏一口胎里带的京腔“哟,今儿您怎么没睡呢,居然接了我骚扰电话。嘿嘿,不是我要给你打的,你猜我旁边是谁?哎哟”那头魏大鹏显然是被人扭了一把,尖着嗓子喊起来。
  “朴铃儿?”
  “是嘞,我就问你,你们两到底怎么了?谈了一年了说分就分啊。总该有个原因吧。”
  “送给她的四合院不喜欢”?
  “不是,人家是奔着过日子跟你谈的,人家家里有底。铃儿就像我亲妹妹一样,特别纯净一姑娘,你到底哪点不满意了?”魏大鹏这么说。
  “说实话?她走红毯,穿个低胸装,你知道我有洁癖,别人看过了我心里膈应。不说了,我睡觉了。”赖川挂断电话,把手机关成静音,扔到一边。分手了就是分手了,哪有这么多为什么。他从青春期就发现,他根本不需要付出什么,女孩就会像树袋熊一样牢牢缠住他,他根本不用玩浪漫或者搞惊喜,甚至不用表达太多关心,没有一个女人会因此而离开他,每次都是他在寡淡无味中提出分手。这样的轮回他已经不记得多少次了。
  阿泽在旁边听他说电话,心想,挺搞笑,你有洁癖?还来弄我?我下午才陪两个人各种花样玩遍,你这就和我负距离接触,有洁癖么。
  这个电话倒是没有影响赖川的心情,他歪到在沙发这头,眯着眼懒洋洋地看着对面的男孩。“你们是怎么收费的?”自己的公司分支业务,他确实不知道收费情况。
  阿泽这时候也懒散地歪坐着,熟练地答道:“快一过三party五千。”
  “什么意思?”
  “快餐一千一次,过夜三千,几个人一起来五千每小时”。一般客人问,只说前两个,他这次故意这么说就是想恶心一下这个人,不是说自己有洁癖吗?
  看着赖总脸上微妙的变化,阿泽体会到了阿越哥说的,可以从工作中挖掘出乐趣来。他偏过脸笑了笑。
  过了半晌,赖川问他:“钱这么好吗?”
  “赖总开玩笑,钱当然好。”钱有的时候就是命,有钱就有命,没钱就没命。不过他嘴里说:“谁不喜欢钱?”
  赖川对这个回答不置可否。
  “行了,我困了,你走吧。”赖川想赶紧去洗个澡。
  男孩走后,赖川心里却还莫名其妙地缠绕着这个人。
  他确实很少招妓,因为一直以来女朋友不断,包养过的男孩也有几个。漂亮的人他见得太多,得到也总是轻而易举。这个快一过三的男公关,到底哪里特别?想了一会,他忽然领悟出来,这个人看他的眼睛里既没有谄媚也没有畏惧,有点太过于平淡了。甚至有点像他自己看别人的眼神,有点儿....不耐烦。除了他家老头,还从没人用这种眼神看过他,而这人居然还是一个——为了钱不知廉耻的男妓。
  “阿泽。”赖川把这个名字念了一遍。
  阿泽从酒店后门出来。他以前在后厨做学徒工,看到保安大叔都会打个招呼,现在他只想赶紧穿过这些普通人,回宿舍去。宿舍就在酒店对面,可巧他看到阿越正哼着歌在路边打车,一派心情愉快的样子。他走过去打招呼:阿越哥下班啦。
  阿越看见他心情更好了:“哎呀,你也下班啦,我跟你说,那个眼镜哥真看不出来身材太好了,爱死我了。保佑他赶紧再来找我。你晚上喝那么多,还好吧?”
  “多吗?还没醉呢。”
  “你个呆子,以后少喝点酒,跟我学,陪客人玩呗,喝那么多酒以后有后遗症的。”
  “是要跟阿越哥好好学学。”阿泽觉得自己在这方面真的没有天赋。
  “车来了哈,你赶紧回去睡觉吧,奶要喝哈。”阿越说完钻进出租车走了。阿泽怔怔地看着车子走远,忽然有点迷失,不知道自己在哪,要往什么地方去,就好像陷进了一团巨大的黑色浓雾里。看来酒喝多了确实伤脑子。
 
 
第3章 
  那次之后,过了两个月,赖川又到G市来了。约了投资公司谈事情,其实他自己心里知道,他是来找阿泽的。
  夜总会包厢里排成一排的帅哥美女展示着自己的撩人丰姿。赖川眼睛找了一圈没看到阿泽,问娱乐经理齐丽“上次那个呢?”
  阿泽这时候正在客房陪客人出工,总不能把人半途截来。
  齐丽纠结要不要说实话,实话不好听,说假话露馅了更不好。犹豫一下,到赖总身边轻声说:“阿泽客房那边,现在不方便,等会让他过来”瞥见赖总一副吞了苍蝇的表情,齐丽赶紧跑到队伍里拉出来一个新面孔,说:“这是刚来的Henry,大学生,还没出去过呢。唱歌特别好。”
  Henry确实阳光帅气,是那种放在篮球场上就能跑起来灌篮的利索大男孩。学金融的Henry在电视上见过ICM投资公司的老板,知道这人是几家有名的互联网公司的幕后投资人,真正的大牛,内心小小的兴奋。后来他发现,大牛竟然还对这个赖总毕恭毕敬。他睁着大大的闪亮的眼睛,希望赖总选他。
  赖川被阿泽扫了兴这时候懒得说话,齐丽便善做主张,把Henry 按在位子上坐下。
  像上次一样其他人各自选好对象,包厢里觥筹交错,欢歌艳舞。半个多小时以后,赖川说临时有事要去一趟香港,丟下大学生,让司机直接送他去了香港,住在香港的半山别墅。
  赖川第二天确实要在这边会见香港的投资公司。只有他自己知道,要不是为了见见阿泽,他不会在G市吃晚饭。
  第二天的在香港的会面中,赖川见到一个风姿卓绝的混血女投资人、哈佛大学毕业的美女学霸,便赶紧让自己和她谈起恋爱,把阿泽这个人彻底屏蔽掉。
  那半年,赖川不咸不淡地谈着恋爱。
  陆安泽昏天暗地地陪酒□□。在这样的生活里,唯一能让他感到自己是个人的就是阿越,阿越总是语重心长地跟他讲:“你正在长个子呢,每天都要喝牛奶。我就是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没喝牛奶所以个子这么矮”。
  阿越不但说,还经常直接搬奶送到他宿舍。“你平时吃得也不好,一天至少喝两盒奶,哥给你买哈,哥疼你。”
  元旦那天,齐丽破天荒给阿泽放了个下午假。阿越把陆安泽约出去商场吃中饭。
  十八岁的阿泽穿着做后厨时候买的牛仔裤,上身穿的咖啡色薄毛衣是他姐陆安放怀孕的时候给他织的。阿越远远过来看到他,嫌弃地说:“你穿的什么呀,土死了。”
  陆安泽看看自己,觉得还可以,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
  阿越呢,穿着白色宽松棉布衬衫,浅蓝色水洗破洞牛仔裤,白色红边球鞋。虽然总是说自己矮,其实将近一米八的身高在这个南方临海城市已经算高挑修长。他五官精致,化了点淡妆,竟好看得和阳光下的人流格格不入。相处一会儿,陆安泽发现,生活里的阿越并不像夜总会里的那么娘,只是在笑起来的时候透着一股子阴柔。
  他两在商场里选了一家火锅店坐下来。阿泽觉得这世界真有趣,商场里面卖吃的,宾馆里面卖肉。
  阿越让阿泽点菜“多点肉,哥有钱。”点锅底的时候,阿泽点了重辣,阿越改成鸳鸯锅底。阿泽说:“你不是爱吃辣么?”阿越白他一眼:“你给我少吃辣,你那胃不好,最好别吃辣的。”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