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何触冯生(GL百合)——叶涩

时间:2020-01-14 15:10:38  作者:叶涩

   《何触冯生》

  作者:叶涩
  文案:从小就被指腹为婚的萧冯生和何乐一互看不顺眼。
  萧冯生嫌何乐一不温柔,冷冰冰的一点都不妩媚。
  何乐一更是讨厌冯生从小到大凭借着一张漂亮的面孔,为所欲为,犀利毒舌;
  什么指腹为婚,俩人完全不同意,一见面就是互相挖苦讽刺。
  萧冯生:“就你这样,还想当我媳妇,做梦吧!”
  何乐一冷笑:“谁喜欢你谁没长眼。”
  十年后,民政局门口。
  萧冯生低头吻了吻乐一的脸,“我每天都在做梦,看着你连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你呢?”
  何乐一眉宇间揉着淡笑:“我没长眼。”
  冯生:………………
  ——这是一个指腹为婚,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一走就是一辈子的故事。
  ——这个世界很薄情,唯有你,是我一生的依靠。
  ***同性可婚背景*****点亮了!!!!******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九月的天,被秋日些许的凉意缠绕,随着阵阵小风,比上个月天气舒爽了很多。
  圣皇私立高中部重点班一班传来一个重磅消息,一大早就让一堆人就凑在一起八卦。
  “哎,听见没,说是咱们班要新转来一个女生。”
  “转就转呗,有什么特别啊?咱班多少后来的?”
  “这个不一样啊,听说是个美女,而且是个神童,连跳级三次,比咱们小三岁呢。而且据传闻啊,人家智商测试,是个神童!”
  “三岁?这么夸张?还神童?长啥样?”
  “我也不关心这个,我更关心是个什么样的美女?有多美?能美的过冯生吗?”
  ……
  话题一转,所有人把目光都落在桌子上正枕着一只胳膊睡得香甜的萧冯生身上。
  她的朋友程素素推了推她,“唉唉唉,阿生,你醒醒,这大白天的睡什么觉?没看我们讨论美女呢吗?”
  萧冯生迷迷糊糊的坐了起来,黑色的长发随意又凌乱地散在脖颈,因为还没睡醒,她细细的眼角眉梢垂落,半阖着眼,略带些迷离的看着几个人。
  这么似睡非睡的一眼啊。
  妩媚的几个人心都是一哆嗦。
  程素素咽了口口水:“不可能的……就算对方是天仙也不可能比咱们冯生还好看。”
  萧冯生是圣皇高中毋庸置疑的校花,这些年,多少一心学习的三好学生因为她跌进了“早恋”的漩涡之中,冯生的手勾着一缕头发慵懒的摆弄,对于大家的话置若罔闻。
  程素素跟她关系最铁,她用胳膊肘碰了碰她:“哎,冯生,你认不认识啊?说是也是你们是圣皇的人。”
  圣皇学校是集高中部和初中部为一体的私立高中,在这里的非富即贵,都是一个圈子里的人,大多都认识,尤其是萧冯生,她是这个群体的老大,一般的事儿都逃不过她的眼。来了跟新同学,按照她的性格,早就该把人家的老底介绍给她们了啊。
  可今天,萧冯生却格外的反常,她的眼眸眯着,似是想到了什么,唇边划过一丝冷笑:“这样高贵的人,我怎么会认识?”
  朋友们:……
  看来是认识了。
  难不成是圣皇内部高层的子女?
  在大家的好奇之下,下午,班主任刘老师把人给带了进来。
  果然是配得上“千呼万唤始出来”这几个字,一进门,光是个侧脸,大家就忍不住赞叹。
  果然是个美女。
  肌肤胜雪,眼眸漆黑如墨,她的眼眸中带着一丝淡淡的冷漠,右眼角下,一颗浅淡的泪痣平添了一副楚楚之意,很奇妙的,她自己带着一股子独有的气场,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引了过去。
  “这位呢,就是咱们班新来的同学,她叫何乐一,今后……balbalbal……”
  她的眼眸很清冷,随着刘老师的介绍,目光清清淡淡在台下扫了一圈,最终落在萧冯生身上。
  大家都扭头看冯生。
  冯生两个胳膊抱着,目光冰冷的看着乐一。
  对视之间,火光噼里啪啦。
  介绍完毕,在大家的鼓掌声中,乐一随着刘老师往下走。
  刘老师微微的笑,她带着乐一往下走,“你这个身高,应该后排一些。”乐一来之前,她已经把履历看了一遍,这种天才少女自然是老师的宠儿,更何况外貌又是这么的讨人喜欢,她格外的照顾:“这边你可以自己选个位置。”
  这话一出。
  前排的几个男同学兴奋的眼睛直冒光,全都坐的白杨树一般挺拔,充满期待的看着乐一。
  ——来我这儿吧,来我这儿。
  乐一没什么表情,她径直往后走,走到了冯生身边。
  冯生一个人占了两个座位,她靠着墙坐着,另一个推搭在空着的椅子上,玩世不恭的嚼着口香糖,眼神带着一丝戏谑,上下打量着何乐一。
  不仅是周边的同学倒吸一口凉气,就连杨老师都是一惊。这孩子选哪儿不好?怎么偏偏选到了混世魔王身边?
  萧冯生是圣皇娱乐唯一的千金,背景可想而知有多么的强大,最主要的是这是圣皇高中,相当于什么?相当于这学校都是人家家开的,嚣张的气焰可想而知。而且萧冯生长得特别漂亮,她的漂亮就像是妖艳的玫瑰,带着一丝狂野放肆,尤其是那双眼睛,流淌着与年龄不符的妩媚。
  这个看脸的世界,漂亮的人总是格外的让人怜香惜玉。
  大家都屏住呼吸,为这位新来的美女同学处境担忧。
  何乐一把书包已经放在了桌子上,转过身睥着她,眼眸里渗着极地寒冷。
  让人震惊的事情发生了。
  怼天怼地谁都不怕的冯生突然把腿放了下去,但是她明显的不自在,突然开始把腿都成个筛子似的。
  乐一不理她,自顾自的坐下,把书包放好,她看了看因为冯生不停抖动的桌面,蹙了蹙眉,乐一扭头:“坐好。”
  杨老师:……
  同学们:……
  果不其然,萧冯生怒了,她暗暗骂了一句“神经病啊”,然后,在所有人的注视下,那双无处安放的双腿突然就不抖动了。
  所有人:……
  还没有结束。
  乐一从兜里掏出一张纸巾,对着冯生,淡淡的:“吐了。”
  冯生额头青筋跳了跳,又喊了一声:“神经病啊。”
  然后……然后她扭头把口香糖吐到了乐一的纸巾上。
  大家:……
  第一天来,谁都没想到,何乐一的名声就打了出去,一个小白兔就把江湖第一大佬给收拾了,这是个什么段位?必须是黄金带钻啊!
  大家对于两个人的关系猜测纷纷,这乐一新来的,班里的同学不了解,倒是萧冯生,别看平日里趾高气昂,气焰嚣张不可一世,可因为够义气,人又漂亮,人缘特别好,朋友也特别多。
  可如今,她不知道怎么了,嘴跟被缝上了似的,朋友怎么问都不说。
  至于乐一那……
  她似乎自带一股冻结周围一切的气场,根本没人敢问。
  下午的课,一切如旧,是数学课。
  冯生最讨厌数学课,她感觉老师说的东西都跟咒语似的,习惯性的,她拿出镜子照了照自己。
  哎呦我的妈呀。
  世上怎么有如此绝色美少女?
  冯生摸着自己的脸,啧啧啧,瞧瞧这皮肤,她眨了眨眼,再看看这blingbling的大眼睛,是不是随便一看就得迷死个谁?还有这唇,她的手摸到了自己的唇上,一脸的陶醉。她妈妈一定是上辈子拯救了世界,所以才会生下她这么漂亮的女儿吧?
  乐一一直认真的看着黑板,完全忽视旁边对着镜子照自己能笑成傻子的自魅狂。
  萧冯生自己欣赏了一会儿,她踢了一脚旁边一直认真听讲的乐一,“哎,新同学。”
  乐一动也不动。
  冯生皱眉,又踢了一脚:“说你呢,新同学,你怎么刚来就这么大牌不知道团结同学啊?”
  乐一转过头,冷飕飕的看着冯生。
  冯生的手比划了一个对勾,放在自己下巴上,“怎么样,看我这口红色号好看吗?”
  这样的大红色,在这个年龄,也就她能驾驭的了。
  乐一盯着看了片刻,“很丑。”
  冯生:……
  对话就这样结束了。
  冯生感觉自己的幼小心灵受到了伤害,她趴在桌子上,用湿纸巾擦掉了红唇,生无可恋的对着白色的墙皮。
  乐一总算消停了一会儿,她认真的做着笔记,因为她是跳级来的,虽然所有课程都接触过一些,但是她来这是什么目的,乐一必须要给身边的人做出了刻苦的模样来。
  不一会儿。
  身边的冯生又开始捣鼓了起来,乐一蹙眉,还没来得及反应,冯生又转了过来,嘟着唇:“这个呢?这个美吗?”
  乐一:……
  第一天的上课,就这样不咸不淡的结束了,程素素偷偷观察冯生和乐一半天,确定俩人没什么关系,很明显啊,冯生的老毛病犯了,看见人家是美女就忍不住调戏,可对方压根就不理她。
  这种感觉很舒爽啊。
  这些年,程素素跟着冯生做朋友没少受刺激,不夸张的说,无论男女,没有几个人能够抵挡住她的魅力,这下子好了,来了一个比她更有个性更漂亮的美女,正好搓一搓她的锐气。
  放学。
  冯生老样子钻进了boss老妈萧佑的车,萧佑戴着墨镜,她刚参加完一个颁奖典礼,黑色的晚礼裙还没来得及换,“哎,怎么没跟乐一一起出来?”
  冯生烦躁极了,“谁啊?不认识!”
  萧佑摘掉墨镜,好笑的看着冯生,这是人家才来第一天就闹大小姐脾气了?不认识?她的手一伸,指着窗外:“哎,内不是乐一吗?旁边那个小男生在干什么?递情书吗?”
  冯生闪电般的扭头去看。
  旁边的萧佑笑成了茄子。
  知道被骗的冯生气急败坏,“我要跟你断绝母女关系!”
  萧佑启动了车子,她看着女儿,好笑的摸了摸她的头发:“行了啊,就你那点小心思我还不知道,乐一转学过来,你都要开心死了吧?”
 
 
第2章 
  冯生一脸不屑,“才不是,神经病。”
  她才不盼着乐一过来,她是谁啊?凭什么让自己盼着?
  萧佑扬了扬眉:“这是又哪儿惹着你生气了?我跟你说啊,不管智商差多少,在年龄生理结构上,你到底比人家岁数大,让着点妹妹知道吗?”
  冯生简直要气死了,“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妈妈!”
  居然变了像的说自己的女儿智商不高,天底下怎么有这么恶劣的妈妈?!她不要脸啊!
  萧佑懒得理女儿,“今天你小姨她们出去了不在家,乐一在咱家住,人呢?”她打开了车门,四处看了看,她这一下车,那大长腿,那出众的气场,引起的轰动可不小。
  路过的人不少认识她的,看见她全都点头,“萧总。”
  “萧总。”
  ……
  萧佑含笑着点头,越过层层人群终于看见了乐一,瞬间明白了。
  嚯,可以啊,怪不得冯生那个小崽子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这么发脾气。
  乐一秀气的脸上堆满了烦躁,她径直往外走,身边,有一个长得挺漂亮的小姑娘跟着她,叽叽喳喳的一路说着什么。
  萧佑立马挥手:“乐一,这里!”
  乐一看见了萧佑,她扭头对着女孩:“闫曼,你别追了,小姨来接我了。”
  被称为闫曼的女孩一听一点不怵场,她扭头对着萧佑挥了挥手,笑的天真浪漫:“阿姨,你好!”她扭头看乐一:“正好,见见你家里人,早晚的事儿。”
  乐一:……
  萧佑:……
  这是什么情况?
  车里的冯生愤怒的握起了拳头,真是个小狐狸精,第一天上学就勾引人。瞧瞧身边另外那只小狐狸精的样子,她就该一拳上去打爆她的脸。
  乐一简直被闫曼弄得头皮发麻,她飞速走到萧佑身边想要甩掉她,可是闫曼一路追着,笑容满面,就是甩不掉。
  萧佑没想到第一天来接乐一就遇到这样的情况,好在她见多识广习惯了:“哟,还带来个小朋友啊。”
  闫曼这下子知道不好意思了,最主要的是萧佑太漂亮了,她挠了挠头:“好漂亮的阿姨啊,看着年龄很小,其实叫姐姐正好。”
  我的个老天爷啊。
  多么会说话的小朋友。
  萧佑一下子心情大好,她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个小女孩,啧啧,大眼红唇,皮肤雪白的,长得不错,“你这是……我们家乐一同学?”
  乐一冷漠的瞥了闫曼一眼,目光往车里望了望,冯生呢?
  冯生坐在后座上,跟吹了气的蛤蟆一样,抱着双臂,一脸的愤怒,气得肚皮都要炸了。
  闫曼乐呵呵的,“阿姨,我是乐一的初中同学,她不是跳级了吗?今天我特意来看看她,有点担心,怕她被这些岁数大的稀里古怪正值青春期的男男女女欺负了。”
  ——岁数大的稀里古怪正值青春期。
  噗。
  萧佑差点被逗笑了,这小孩崽子可以啊,总结的非常精湛。
  乐一冷哼,眼眸上下扫了扫闫曼:“你还有完没完?今天班里不是有共青团活动吗?你都不回去组织吗?”
  闫曼就要飙泪了,她一把抓住乐一的手:“乐乐,我就知道你没有忘记我,还记得我得组织活动?你可知道,没有你这班长在,这样的重担几乎将我压垮,啊,我是多么的想念你,我——”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