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综火影]宇智波家的白兔子(综同人)——青梅覆雪

时间:2020-01-15 10:36:35  作者:青梅覆雪

 =================

书名:[综火影]宇智波家的白兔子
作者:青梅覆雪
文案:
     是一个不算普通的家伙穿越到剑网三成了个蓬莱,在掌握了技能之后又穿越到火影的生活。
对,就那个一群黑炸毛兔子眼的家族。
方泽宇抱紧自己坑蒙拐骗得来的伞努力不摆出QAQ的表情。
为什么我会是一群黑色炸毛兔子里唯一一个白色顺毛的兔子!
注:
CP是兔子,对,请看精华的完美点题——我当初瞎取名的时候都没想到还能这么玩!太棒了!
方泽宇原本就不是什么普通人,不过大概正文里不会说明,开了番外再说吧
主角说好听了是童心未泯,说不好听就是装疯卖傻,碰到不喜欢的人一定会想方设法的让人不自在,一肚子黑水,完全不管会造成什么后果
主角不会去除了剑三大唐以外的任何世界,全都是火影的各个平行世界
并不可能全员存活,有些人在死亡的时候主角还未完全成长,所以并不可能完全避免
内容标签: 火影 阴差阳错 少年漫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方泽宇(宇智波泉泽) ┃ 配角:火影一系列 ┃ 其它:
  ☆、又双叒叕的穿越
 
  我是谁?我在哪?我为什么在这?我在干什么?
  方泽宇醒过来的时候面对着抱着他嘴里叽里咕噜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听声音应该是个男人的黑色影子不禁陷入沉思。
  随后他终于是发现自己又双叒叕的穿越了。
  对,又·双·叒·叕·的,穿越了。
  方泽宇原本只是个普通人,每天为了保住自己的饭碗努力工作,偶尔的休息时间全都被他用来打游戏和看看动漫小说漫画,可以说每天都过得充实而忙碌,但他发誓自己绝对没有因为小说漫画动漫和游戏熬过夜!所以猝死是绝对不可能的!
  然而,他穿了,在满大街都是写十多岁少年人穿越的小说漫画乃至动漫的现代以快五十岁的‘高龄’穿到自己玩了快五年的游戏——剑网三里边,但偏偏身份不是他玩了快五年的唐门,而是他一时手贱尝试的新号蓬莱。
  对,伞爹蓬莱,咻咻咻就能飞的不见影子的蓬莱。
  然而方泽宇不是个普通的蓬莱玩家——别的蓬莱能打的别人直接跪下叫爸爸,方泽宇是只要情况不对头直接飞的影子都没了。
  因此他在好友们之间的称号就是【头号逃跑流玩家】,只此一家绝无分号。
  说实话他还是很喜欢自家那个唐门账号的,远程攻击阴人他还是蛮爽的,只可惜,事实告诉他你还是安心做个蓬莱算了,别的就别想那么多了。
  方泽宇很良好的接受了现实,然后……接着把标志性的逃跑流玩法发挥的淋漓精致。
  #818那个浪的飞起的伞爹#
  #求问那个浪遍全门派的伞爹为何还没被打死#
  #方泽宇:浪是真的浪,皮是真的皮,但就是不翻车#
  可能是上天终于是看不下去了,于是在剑网三世界每天除了日常任务以外天天都在浪的方泽宇再度穿越了。
  这次直接就变成婴儿了呢!
  连自己的国家都不是了呢!
  方泽宇抽抽鼻子,发出了悲伤的哭泣——反正现在还是个崽子,不哭白不哭,也不怕丢人了。
  其实令他悲伤的还有一件事——不要以为他听不懂不代表不知道啊!这他娘的!不!是!日!语!嘛!
  连自己的国家都不是了啊!
  去毁灭世界算了,反正自己还记着蓬莱的心法秘籍,甚至连带着侠客岛书阁里的都记着不少呢。
  方泽宇打了个哭嗝,内心丧里丧气的苦中作乐——这大概就是金手指了吧哈哈哈……
  无论怎么说,方泽宇——现在叫宇智波泉泽,还是安安稳稳的在这个世界生活下来了。
  反正当他知道这个设定的时候终于是从远古的记忆中翻出了关于忍者的记忆,伴随着同时出现关于宇智波这个姓氏故事的时候,他又是好大一声卧槽。
  那个被屠了全族只剩下两兄弟相杀的那一族啊卧槽!
  宇智波·可能炮灰·泉泽:我想跟妈妈姓……
  他有预感他这一生过的绝对会比前两世更惨,非常惨,妥妥的炮灰命。
  他这一世的家庭相当美满,三年的时间也足够已经变成宇智波泉泽的方泽宇对着此世甚是关爱自己的父母装傻卖萌的同时装装小深沉。
  他这一世的父亲刚好是族长夫人的胞弟,名为宇智波明,母亲是旗木一族刀法传人,名叫旗木森,现在叫宇智波森,上面有个大几岁的兄长旗木朔茂,因为以此任务失败之后大受打击,留下堂哥旗木卡卡西故去。
  因为父亲是族长夫人胞弟与本身实力还算不错的原因,泉泽在族里倒也还算吃得开,而母亲则是因为以前执行任务之时得知兄长死亡受到打击一时恍惚之下被人伤到了根骨,因此生育之后一直身体不太好。
  为此,在第四年已经能认识些日语的时候泉泽特地去跑了趟书库翻了几本关于草药的书籍,歪歪扭扭的记在本子上,随后在木叶村边缘来回跑了好几趟,最后把自己一张漂亮脸蛋连带着传自母亲的白发弄得乌七八糟之后小心翼翼的将药膳递到母亲面前。
  他对自己的手艺可以说是……
  相当没有自信了……
  尤其是在把自己弄得这么乌七八糟之后。
  宇智波明夫妻俩很配合的没有笑出声,宇智波森望了眼面前泛绿的汤水,再联想到自家儿子这几天接连不断的跑来跑去心里软的一塌糊涂,于是干脆的端起碗一饮而尽,却惊讶的发现味道并没有想象中的难喝,甚至药渣子都没有多少。
  于是她伸手揉揉自己儿子恨不得埋进地底的头:“味道还算不错,阿宇要接着努力啊。”
  泉泽目光刷的一下亮了,抬起脸并未看见母亲神色有何不对便弯起眼睛笑了,声音清脆响亮:“是!”
  “对了,小孩子多笑笑才好看嘛。”他母亲带着笑意掐了掐他的脸:“这么大个小不点整天板着张脸干嘛?”
  泉泽还带着些许乌黑的面上透出些红色,随后在父母调笑声中慌不择路的跑去梳洗。
  托此事的福,泉泽的日语进度可谓飞快,每天跑的地方也逐渐增多,木叶村里认识他的人也开始慢慢多起来,再加上后来宇智波鼬的出生,更让他察觉身上多了些重任,毅然决然的将药膳每日也端给自家姑姑宇智波美琴也端一份。
  为此她姑姑的红发好闺蜜见此还忍不住惊讶:“哇,难怪美琴你恢复的这么好,原来是靠这小家伙啊。”
  “玖辛奈……”美琴弯起眼睛笑了,轻轻拍打着怀中宇智波鼬的后背:“泉泽还小啊,你别闹他。”
  泉泽放下碗,歪着脑袋想了想,开口:“玖辛奈阿姨要是什么时候有了小弟弟,我也可以帮玖辛奈阿姨煮汤呀。”
  玖辛奈顿时笑了,美琴也笑了,很配合的开口:“是哟,玖辛奈可以拜托泉泽的,泉泽的汤药味道确实还不错,效果也不错呢。”
  玖辛奈眨眨眼,看着闺蜜眼睛里的认真有些好奇的端起碗尝了口,随后眼睛一亮:“好!到时候也麻烦你啦!”
  “好呀。”六岁的泉泽认真的点头:“那首先,玖辛奈阿姨还要和水门叔叔结了婚才行吧?”
  玖辛奈笑了,伸手狠狠揉了揉他一头白发:“你可是很久没去看看卡卡西了,不去看看他吗?”
  哦豁……泉泽懵了——他自从知晓了自己这个堂哥的身世之后一直在努力让他从里边走出来,不过自从他母亲表示药膳有效果了之后他变得更加繁忙,没事就成日窝在医院与书阁,恨不得把把一天掰成两天——为此他又特地去学了影分身术,不提其中再度被崩坏的世界观一切都挺好的。
  也因为这件事,他减少了对卡卡西的关心。
  他故意一扭头:“可是他总是不理我,还嫌我烦,到后来他都不跟我说话了,我好难过的。”
  TBC.
 
  ☆、被戏弄了
 
  果然还是小孩子。玖辛奈心中一笑,面上却眨眨眼:“可是如果你也不理他的话,岂不是太可怜了吗?”
  可令人没想到的是,泉泽闻言犹豫了一下之后,却满面茫然地说:“哎?可是我觉得,卡卡西哥哥不需要别人可怜哦?”
  玖辛奈有些惊讶,问他:“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我哥哥很强呀。”他毫不犹豫,随后看了眼面前的玖辛奈又说:“虽然还没有玖辛奈阿姨和水门叔叔那么强,但是我哥哥超级厉害啦!所以不需要别人去同情他哦。”
  “我以前也是想着哥哥好可怜,我有家人但是他却没有,所以我想多陪陪他呀,但是啊……”小小的少年有些苦恼的挠挠头发,红着脸笑了:“失去的东西,是回不来的,也是无法被替代的呀……”
  玖辛奈和美琴都微微一怔,注视着面前小少年的目光都带上了惊讶,而小少年则是更加害羞:“我的哥哥很强,也很努力,身边也有好队友和好老师,还有玖辛奈阿姨,所以我什么都不用担心啦!”
  他深吸一口气,抬起眼与玖辛奈对视,声音稚嫩又坚定:“所以,我也要努力,我要成为最好的医疗忍者,像千手纲手大人一样在战场生拯救更多的人,所以我要学习更多、更多的知识,先把妈妈治好!”
  玖辛奈笑了,原本只是唇角的一个小弧度,到后来直接笑出了声,望着小少年几乎要落荒而逃的模样伸手又揉了揉他的银发:“这回很难,小泉泽能坚持吗?”
  “我可以的!”泉泽语调坚定,眼睛里像是有星星一般闪闪发亮:“一定可以的!”
  “那,小泉泽要不要去忍者学校?”屋外传来声音,泉泽回头一望,正好看见四代火影带着自己的三个学生站在窗外望着他笑,“要学习知识的话,果然还是去学校最好哦?”
  我了个大槽——!泉泽完全没在意他说了什么,瞳孔一缩眼睛里就只剩下卡卡西没被面罩蒙住的一双黑曜石般的眼睛,一下子给惊得缩到美琴身后——当然他还记得动作放轻不吵到已经睡着的宇智波鼬——声音低低的惊呼:“他他他他他!你们什么时候来的?!”
  “我们?”水门笑了,回答的却是宇智波带土,他望着自己这个弟弟笑的阳光灿烂:“我们一直都在哦?只是泉泽没注意到而已。”
  泉泽‘刷’的一下将目光控诉的移到玖辛奈身上,而红发女子只是眨眨眼:“咦?我也没说我是一个人来的呢?”
  美琴也笑了:“是呀,宇智波家可从来没有不欢迎外人呀。”
  泉泽瞪大眼:“你们合伙的!”
  还算个老实人的四代目干咳一声不看小少年控诉的目光,带土目光看天看地看野原琳就是不看他,堂哥卡卡西弯起眼笑了,美琴慈爱的轻轻拍拍已经熟睡的宇智波鼬,玖辛奈则是轻哼一声:“合伙的又怎样呢?”
  “我……”泉泽悲剧的发现——他们中的任何一个自己都打不过,也下不了手,于是干脆的转身就走:“我、我不理你们了!”
  玖辛奈与美琴对视一眼,换来后者无奈一笑:“啊呀,恼羞成怒了。”
  “我去看看他。”卡卡西对水门微微躬身,转身追着泉泽的身影过去了。
  带土一看:“那我也去!我也是他哥哥!”说着,也跟着卡卡西跑了。
  泉泽一口气回到房间关上门就缩进被子里团成一团——今天太丢脸了,尤其是脸还丢到正主面前。
  我的天哪……心理年龄绝对算不上小的泉泽再度哀嚎一声,内心世界绝对堪比世界名画《呐喊》。
  完全冷静不下来好吗!
  房外传来敲门声,同时传来的还有卡卡西明显带上几分笑意的声线:“泉泽?在里面吗?”
  “不许进来!”泉泽蹭的一下从被窝里钻出个脑袋,却发现卡卡西一早就无声打开了门,此时不过只手扶着门框而已,而另一边门框靠着的则是满脸笑容的带土。
  泉泽哼了声,扭过头不理他们。
  卡卡西有些无奈,又有点头疼高兴——无奈又头疼是因为泉泽似乎从来没对他发过这样的脾气,高兴又是因为泉泽不来看他并不是因为不关心他。
  自父亲去世之后,他在村子里也只剩下自家小姑姑和记事起时不时来刷两遍存在感的小堂弟。
  然后忽然有一天他一回头——小尾巴呢?不见了,心中说开心是假的——这可是除了他小姑姑以外,村子里难得对他父亲依旧抱有绝对善意的人。
  但麻烦也来了——他,旗木卡卡西,已经快要变成上忍的旗木卡卡西,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哄孩子。
  旁边的带土也是一阵愁眉苦脸——他因为都快成年了还没开眼的原因不说在村里,其实在族中地位都蛮尴尬的,家里也就只剩下一个奶奶,也是从来没干过哄小孩子的事情啊!
  两人对视一眼,两两尴尬,却看见那边被窝动了动,一头白发被折腾的乱七八糟的小孩板着精致的脸:“我不气了,饿了。”
  “我去帮你找吃的!”带土只瞬间影子就看不见了,徒留卡卡西一人站在门口。
  卡卡西看了眼转瞬间就不见的队友,进屋蹲下身:“为什么不气了?”
  “你希望我生气吗?”泉泽依旧板着一张脸,“不过我拒绝,书上说生气不好,对身体不好。”他又想了想,“就是……反正我没生气!”
  “……噗!”刚好听见的带土没忍住笑出声,“我觉得你说这些的时候不板着脸好像好有点可信度哈哈哈哈……”
  卡卡西也是有点无奈了,泉泽哼了声,干脆的从他手上抢过装着糕点的盒子,干脆的拉着卡卡西目光闪亮:“卡卡西哥哥我们不理他,一起吃吧?”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