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大坏蛋和小笨蛋(近代现代)——林江川

时间:2020-01-15 10:37:38  作者:林江川

 

 
《大坏蛋和小笨蛋》作者:林江川
 
文案:
     新文《你要潜规则我吗》正在存稿,喜欢的可以点一下收藏,谢大家来看文,虽然我很凉
 
学霸攻vs哭包受  
 
大坏蛋与小笨蛋两人是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的,大坏蛋人如其名,经常会欺负小笨蛋,而小笨蛋呢也真的是个单纯的少年,经常被大坏蛋欺负的掉眼泪,可是却离不开大坏蛋,谁让大坏蛋经常打个巴掌给个甜枣呢。
 
竹马文,小甜饼
内容标签: 花季雨季 天作之合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路远,甄恬 ┃ 配角:其他 ┃ 其它:
    
    第 1 章 
 
  路远在6岁的时候第一次见到了小笨蛋,那天是他上幼儿园的第一天,他比班里其他孩子个子高,不太像6岁的孩子,反而像是学前班的孩子。
  大概是班级里他个子最高,又比其他孩子大一岁,显得有威严,有领导特质,所以很多小孩子都喜欢跟着他,他成了名副其实的孩子王。
  但是有一个例外,班里瘦瘦小小的甄恬并不和他一起玩儿,或者说甄恬不喜欢和任何小朋友在一起玩儿,总是一个人待在角落里,天天眼泪婆娑的,老师说甄恬比班里其他的孩子都要小几个月,大概是还没习惯离开妈妈的日子,让班里的小朋友多和甄恬一起玩儿,多和他说说话。
  其实这并不是两人第一次见面,路远第一次见到甄恬是刚搬过来那几天,他们这一片住的都是类似于小洋楼的建筑,一家一户,妈妈带他去认识周围的邻居,甄恬是隔壁家的小孩儿,躲在妈妈的身后偷瞄他,路远也就是那一眼就对这小孩儿有了特别深刻的印象。
  瘦瘦小小的,白白净净,胆子特别小,路远把手里准备好的礼物送过去的时候,小孩儿才笑着和他打招呼,有一个浅浅的酒窝,笑起来很好看。
  但是看到他送的礼物之后小孩儿就哭了,把礼物扔出去好远,对自己妈妈说“害怕”。路远当时觉得这小孩儿太娇生惯养了,一只扑了蛾子有什么吓人的啊?
  路远从山区来的,他从小不在爸爸妈妈身边长大,一出生他爸妈就把他扔家里外出做生意了,这几年生意做得很不错,发了财,才会搬到这里来住。他爸妈觉得路远应该接受更好的教育,所以把他从老家接了过来。不过他从小在乡下长大,野惯了,要是不抓点什么玩儿,他就浑身不得劲。
  昨天好不容易抓到一只扑了蛾子,关上窗子玩了一天,今天他妈妈说晚点带他去见邻居家的小朋友,这附近没别的小孩子,就他和甄恬,能找一个陪他玩的很不容易。他一听要去见小朋友,别提多高兴了,想了半天要送小伙伴什么礼物,最后决定就送自己最喜欢的。
  哪里知道会把人吓到呢?小笨蛋哭得很伤心,自此之后对路远有点儿怕,见到他恨不得绕路走,哪里肯和他一起玩儿?
  可路远想和人家玩儿,甄恬长得很好看,一看就是城里的小孩子,路远打小在乡下,3岁就到处跑了,这会儿晒的皮肤黝黑,倒是和他孩子王的身份挺相符的,他想城里小孩儿跟在他身后多好啊,以后回老家还能和村里的孩子显摆显摆,瞧瞧城里小孩儿多俊啊。
  班上有很多小孩子,可路远就觉得甄恬长得最好看。甄恬家条件很不错,小孩儿穿着打扮也好,干干净净,气质像个小王子。路远以前在动画片中见过王子,现在他觉得甄恬就是小王子,而他想做保护小王子的骑士,为他冲锋陷阵。很多年以后,路远在各方面都很出色,可他的愿望依旧是保护他的小王子,为他遮风挡雨。
  路远在乡下的时候就喜欢抓各种小虫子来玩儿,他甚至有一支昆虫部队,包括陆军海军和空军,就连特种兵都有,他给每一只小虫子都起了代号,春夏秋冬,这支昆虫部队的成员也会有变化,以前他这支部队是为了和小伙伴儿们“抢城池”用的,现在他想多了一个目标,就是和他一起保护小王子,所以他要让小王子先学会接受这支部队的一员。
  第二天他又带着一只蝉去了学校,果然小朋友下课之后就围在他身边,一个个的求知欲很强,问题很多,路远滔滔不绝的把自己知道的倾囊相授,可眼睛却时不时的飘到甄恬那里,那小孩儿还是一个人望着窗外,眼睛周围红红的,早上肯定又哭了。
  他有些心疼,也不知道当时在想什么,鬼使神差的就朝着那人走过去了,摊开手里的那只蝉。
  “你看看,这是我的飞蝉,它是521号”他说“它很厉害的,送给你了。”
  原本他想让人转移一下注意力,这下可好了,甄恬看到那只已经成了标本的秋蝉,眼泪再也控制不住了,哗啦啦的,让路远不知该怎么办。
  这也不吓人啊,比初次见面的那只扑了蛾子好看多了,这是他去年夹在书里做的标本,搬家的时候他都带过来了,现在他屋子里还有五只呢,他还想小孩儿要是喜欢的话,他可以狠狠心都送给他的。
  唉,路远叹口气。
  “你不喜欢的话,我把它拿走,你不要哭好不好,都多大了还哭啊,会被笑话的。”
  甄恬一听哭得更凶了。
  第二次接触失败,路远反省了好一阵子,不知道自己究竟哪里说错了。
  小路远是个直男,他其实特别不想看甄恬哭,但说出口的话有些让甄恬难为情,自然忍不住哭得更厉害了。
  几天之后,路远又把自己的滋水枪拿到了学校,在老家的时候他爸把这个给他的时候告诉他城里的小孩子都喜欢玩儿,他拿出去给小伙伴看,让其他人特别羡慕。
  他来到这里没看甄恬玩过,他觉得甄恬的爸爸妈妈或许对他不太好,连玩具都不给他买,也有可能是家里不让玩,所以他把水枪带到幼儿园了,想让小孩儿也玩一下,路远觉得甄恬一定会喜欢。
  但是拿到学校之后,甄恬连看都没看一眼,他急了就用水枪滋了小孩儿一身水,这下可了不得了,看着湿透了的衣服,小孩儿当时就哭了,撕心裂肺的,说衣服是妈妈新买的,弄脏了就不漂亮了,梨花带雨的的模样让路远这个心疼。
  他实在不明白小孩儿为什么会哭得这么伤心,可他心疼是真的。赶紧上前拉着小孩儿的手,给人擦眼泪,擦完了还不忘捏一捏,说“对不起,我以后不会了,你别哭。我把这个给你,和我一起玩吧。”
  小孩儿这才止住了哭声,看看他“好吧。”似乎不情不愿的模样。
  晚上路远他妈妈来接他的时候,他把滋水枪送给了小孩儿,因为小孩儿从拿到手里之后就一直没松开过,一整个下午都没哭。
  甄恬家里没有这类玩具是真的,不是家里不给买,是他从没接触过,所以不知道管家里要,路远是他接触的第一个年纪和他差不多的小孩儿。滋水枪也是第一次拿在手里,他很喜欢,喜欢的甚至忘了还给路远,而路远也没有和他要。
  从此之后,路远和甄恬就成为了好朋友,有时候路远爸妈生意忙,甄恬的妈妈就会顺路把路远送到学校再接回来,更好的时候,路远还可以在甄恬家吃过晚饭再回家,他对这个小王子是越来越喜欢。
  
    
    第 2 章 
 
  两人上小学之后依旧在同一个班级里,路远聪明,学习要比甄恬好,小学二年级的时候,路远已经开始接触五年级的算数题了,甄恬呢,100以内的乘除法有时候都算不明白,路远和他开玩笑“你这样以后可是跟不上我的脚步了,我没准儿可以跳级呢,到时候就不和你一个班了。”
  甄恬一听,唯一的好朋友要跳级不和自己一个班了,急得大哭“呜呜呜,不行,路远你不可以跳级,万一你上了高年级被人欺负怎么办,不行的。”
  路远没想到甄恬会哭,他只是开个玩笑,但是人哭了,他得哄“我怎么可能会跳级,老师也不允许啊,我就是逗你玩儿的,你还真的信。”
  “你说的我都信啊。”
  路远一愣,然后捏他鼻尖“也就你这个小笨蛋这么好骗”自那以后,甄恬由小王子变成了小笨蛋,但都是路远专属。
  甄恬不反对路远叫他小笨蛋,他确实不如路远那么聪明,很多东西都要学好久,还要经常复习才行,可路远任何东西学一遍就差不多了。
  为了能够让自己进步快一点儿,甄恬和妈妈申请报了学习班,一周两次,一次半天的时间,下午还要做习题,这样周末就没时间陪路远玩了,路远不是太喜欢给小笨蛋补课的老师,因为老师周末两天都可以见到小笨蛋,他只能在周日的晚上和小笨蛋玩一会儿。
  路远的嫉妒之心疯长,可他那会儿只知道他不想老师占用小笨蛋太多时间,不明白这份感情是对朋友的喜欢。
  他问小笨蛋为什么要补课啊?你不会的可以问我啊。小笨蛋回复他“我太笨了,不努力就真的追不上你了。”他想靠着自己的努力追上路远。
  路远又是一愣,他没想到自己的一句玩笑话会让小笨蛋这么上心,甚至为了可以和他一起,而主动去补课,明明平时根本不喜欢学习的一个人。
  他说“不要补课了,以后我教你,和我一起学吧。”
  “真的?”
  “真的,一起学。”一起学,一起玩儿,一起做更多的事情,我们两个。
  路远喜欢和小笨蛋一起玩儿,他喜欢逗他,看着小笨蛋气鼓鼓的小圆脸,他就想笑。但小笨蛋胆子小,不能太过分,过分了人就要哭。
  有一次放学两人一起回家,路远突然玩心大起,走着走着就偷偷藏了起来,小笨蛋不知道他躲起来了,还在前面自顾自的和他讲话“路远,明天不上学,我能去你家做作业吗?我有题不会。”
  没人答话,他又说“等你做完了再给我讲就行”他理解东西慢,要是一开始就给他讲题,他怕影响路远。
  还是没人回应,他回头去看,哪里还有路远的影子啊,空荡荡的街道,偶尔有邻居路过。校车只到他们小区门口,从门口回家还得走一段距离,甄恬实在想不出来路远是在哪里不见的,他转了一圈没有人,喊了几句还是没有人。
  他以为路远丢了,被坏人抢走了,或者讨厌他总是让他讲题而弃他而去了,想到这些,他“哇”的一下就哭了,越哭越伤心,眼泪都把街道打湿了。
  路远本来是想和他开玩笑的,他还等着小笨蛋来找他,吓一下他呢,正在心里盘算要如何做到给他个“惊吓”的时候,小笨蛋的哭声就传来了,同时伴着小笨蛋喊他的声音“路远你跑到哪里去了,不要闹了,快回来,我害怕,我,我以后不让你给我讲题了……”声音越来越小,最后成了蚊子哼哼。
  路远的计划泡汤了,他摇摇头。没办法只好从旁边的胡同里走出来,他就不明白了,这个小笨蛋为什么只知道哭,就不能去周围找找看吗?明明距离这么近,稍微找一下就能发现的。他走过去蹲下来给小笨蛋擦擦那张花猫似的脸“别哭了,我这不是回来了吗?乖,回家吧。”温柔至极的声音。
  小笨蛋看到他顿时乐开了花,一把拉住了他说“路远,你不能丢下我,我一个人会害怕”嘟嘟囔囔的“我以后肯定好好学习,我尽量不去麻烦你,你不要走好不好。”
  “好,好,不怕不怕啊”他拍着小笨蛋的后背,心想“这和学习有什么关系?”
  但是打那之后路远发现小笨蛋上课认真了许多,笔记一个字不落的记,不会的题都标下来,做错的题也会整理到一个本子上,重点标记,小笨蛋的改变让路远特别吃惊,他还以为小笨蛋有了什么人生目标呢,哪里知道他自己就是小笨蛋的人生目标和理想呢。
  
    
    第 3 章 
 
  四五年级的时候十一二岁,正是男孩子调皮捣蛋的年纪,路远也免不了会欠儿的捉弄人,可小笨蛋不会,乖的可以,路远的妈妈总会夸小笨蛋懂事儿听话,见到小笨蛋的妈妈总会说,恬恬好乖啊,不用人操心,不像我们家路远太不省心了。
  路远在学校很出名,因为他的特殊体质,每次家长会,路远是被表扬的人里排第一,被点名批评的学生里也是第一名,让老师头疼得很,幸好他聪明,懂得哄老师开心,加上学习好,这才能够幸免于登上学校的通报批评。
  但是根据记录,路远打碎的玻璃,弄坏的器具,玩儿坏的体育用品有一箩筐那么多,他爸爸隔几个月就要给学校捐赠一批新的来,就连路远的校服都比其他孩子的要费得多,他需要一次性定两套。
  这个年纪玩心重,路远每一节下课之后必定会去玩球,他身高腿长,很适合球类运动,虽说不会什么技术,可场上全部同学都不会技术,大家就是在一起玩儿而已,因为刚接触足球,路远一时间沉迷,忽略了小笨蛋,那几天小笨蛋特别不开心,小脸鼓鼓的,撅着个小嘴巴,对路远爱搭不理的,就想着这人怎么可以这样,说好一起的啊,他为什么有了足球就忘了我呢?不开心。
  小笨蛋不开心的时候就只会自己偷偷哭,一个人躲在足球场的角落里抹眼泪,他想路远大概以后都不会和我一起玩了吧,他有了新朋友,自然不会再和一个既不聪明也不会运动的人一起了,他这个时候就特别想让路远变得笨一点,但又舍不得让人和他一样,就在心里默默祈祷,让路远变笨一点点就好,只要一粒沙子那么点儿就行,然后自己再努力一下,或许就不会和路远差很多了。
  结果第二天路远玩球就摔坏了腿,伤筋动骨一百天,那段时间路远在家休息了三个月,不光是腿,头也磕破了。小笨蛋知道之后就哭了,他觉得一定是自己害了路远,一定是他的希望被老天爷听到了,早知道这样就许愿希望自己变得聪明一点了,这样就既能追上路远,又能继续和他一起玩了。
  周末休息,小笨蛋去看望路远,路远等了半个多月终于把心心念的人盼来了,他早上特地让医生给他头上缠的绷带,为的是让小笨蛋给自己说点好听的话。谁知道小笨蛋来了之后先是给他说了这段时间老师讲的东西,怕记不住,甄恬还特意记到了一个笔记本上,条条框框的特别清晰,然后把整理好的作业和试卷拿出来交给他,叮嘱他一定要做,老师说很重要。最后才问他:“路远你疼不疼,对不起路远,我以后再也不会许愿希望你变笨了”越说越小声,最后都带着哭腔了。
  路远一脸懵,从无奈变成担忧,刚刚还好好的,现在这是怎么个情况啊?
  奈何他腿打了石膏动不了,干着急“你怎么哭了?”他问“在学校受欺负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