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阴阳契(玄幻灵异)——瑟瑟没有血

时间:2020-01-16 09:42:54  作者:瑟瑟没有血

   阴阳契 作者:瑟瑟没有血

  命运里该要遇到的人;阳光开朗攻x清冷受
  文案:
  cp:沈旭x戚柒,沈旭是攻,沈旭是攻,沈旭是攻!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沈旭是沈家金贵的小少爷,却从不相信什么彼界的存在,一直信奉眼见为实的理念让沈老爷子分外头疼。毕竟沈家表面做着的是药材生意,暗地里其实是御妖世家。
  偏生沈家小少爷开不了天眼。
  直到有一天,沉默寡言无情无爱的戚柒闯入了他的生活,这个至阴体质的少年令他看到了彼界,从此不再质疑彼界的存在。一切就像缘分,只是缘分也分好坏,那么让他们遇见的缘分,是好?还是坏呢?
  ===================================================================
 
 
第1章 沈家少爷
  “砰——”
  茶碗被摔个粉碎,下人们俱是一惊,很久没有见到沈老爷子这般发火了。沈天飞兀自坐在酸枝八角官帽椅上,气得吹胡子瞪眼的。那茶碗被他摔得极远,可这都没有砸中那人,反倒是给他四两拨千斤地拨到了门框上。可怜红木又多了几道划痕,和一身的水渍。
  冯千山冯老管家听到声音赶来时,人都已经跑掉了,他看了一眼难以修补的茶盏,只得让人把碎碎扫掉。
  “败家玩意儿!你瞅瞅他!”沈天飞看到冯管家进来,忍不住又指着门外那没影儿的骂了一通,“可惜了那陪了我十年的茶盏,哎……”
  “少爷还是孩子心性,意气风发,有些事情您也拦不住啊……”冯管家一边把新递上来的茶盏给沈老爷子,一边劝慰道。
  “是,我是管不住了!他那儿,分明是翅膀都没硬,就想学人家飞!”说起沈旭,沈老爷子就一肚子的气,“我当初是怎么劝他哄他的。他那时候倒好,一句‘我又没看见,谁知道你是不是诓我的’,说不愿意学御妖的事情,就不愿意学。现在好啦,说要跟着那个江阴的商队进山里瞧瞧。这瞧的都是个屁,没这个本事还过分好奇!”沈天飞数落了沈旭一番,觉得口都说干了,接过冯千山的茶径直喝了两口。
  冯管家也是看着沈旭长大,沈旭什么脾性他自然也知道。沈旭说要去,那肯定就是插了翅膀也要飞出这沈家,跟着去的。他略一沉吟,建议道:“老爷,少爷这是铁了心要去江阴了,我们不如想想,怎么护卫少爷的安全吧。”
  沈天飞虽然生气,但也觉得如今这般,只能如此。便让冯千山拿了纸笔来,写了一封信让灵鸦送去。
  沈旭从家里跑出来,直接就上了秀明楼,一个钱袋子就砸到了江阴商队的头领面前。那里面可都是结结实实的真金白银,被沈小少爷这么一砸,脆得惹来众人的瞩目。
  “说好了,银子我付了,你可要带上我。几时启程?”沈旭笑吟吟地看着商队头领萧正坤。
  萧正坤望了一眼桌上沉甸甸的钱袋,心里暗暗叹了口气。他可不想带上沈家小少爷,毕竟他以后还要和沈家老爷子做生意的。
  沈旭见他沉默不语,剑眉微蹙,腹诽道:“难道堂堂江阴商队头领要说话不算话吗?”
  萧正坤摆了摆手,抿了口茶:“沈少爷,这压根儿就不是钱的问题。要是沈老爷不答应,你给我多少钱我,我都不能带你出了这个南淮都啊。萧某人往后还是要和沈家做生意的,您就别为难我了。”
  不等他抱拳推辞,沈旭便说道:“你放心,爷爷也听我的。”他看萧正坤面露难色,只能讲钱袋收入囊中,一脸打扰到对方的样子:“算了,还是我年岁尚轻,实不该难为萧头领的,这事情就次作罢吧。不过你们打算什么时候返回江阴?我这还有一些上好的茯苓白芷和人参须,当日我差人送些给您,聊表歉意。”
  “我们明日午时动身。”
  “行,我和爷爷说一声,明日午时药材准时送来。”沈旭起身作揖,也不纠缠,直接就出来这秀明楼。
  萧正坤目送着这小少爷昂首阔步头也不回地离开,不禁长舒一口气。身后的人不解问道:“这沈家少爷又是葫芦里面卖什么药啊?”
  “谁知道呢。”萧正坤将目光收回。
  沈旭自然是没有那么好打发,他见萧正坤不答应,便想着另辟蹊径。可他又不想回沈家,怕爷爷还在气头上,又要朝他干瞪眼了。爷爷怎么就没法相信他呢?好歹他自幼习武,不能在江湖上排出个名头,一般人也近不了他的身。又不是什么手无缚鸡之力的黄花大闺女。
  沈旭从后门偷偷溜回去,找到他的贴身小厮青鱼,低声嘱咐了他几句,便回自己房间睡觉了。隔了好一阵子,青鱼才来敲他的门,告诉他东西都已经备好了,顺道告诉他沈天飞找他。青鱼就是有这点好,话不多,但是办事得力。沈旭现在还不想去触爷爷的霉头,只让青鱼转告,就说他玩太累,睡了。
  等一切都收拾妥当,沈旭当真把鞋子踢掉,往床上一蹦,大咧咧地睡了起来。
  沈天飞听到青鱼的传话,又一次被自己孙儿给气得干瞪眼。他敲了敲茶盏,想起怀里还藏了老友的回信,把要退下的青鱼喊住:“少爷又让你做什么事儿去了吗?”
  青鱼抿了抿嘴,拨浪鼓似地摇着头。
  “你这个撒谎时候抿嘴的习惯,该改一改了。”
  可青鱼就是不说,就那么垂着脑袋垂着手,弄得沈老爷子也没了脾气,摆着手让人退下:“算了算了,撬你的嘴巴比登天还难。”等青鱼说出来,还不如他自己找人查。但不管沈旭打算做什么出格的事情来,至少还是有人能照拂他的,沈天飞摸了摸自己胸口,不急不缓地舒了一口气。
  青鱼像是得了天大的恩准,一溜烟就跑没影了。
  ***
  萧正坤的商队正午准时出发,果然午时沈家那边就送来两大箱子药材来。萧正坤开箱验了货,里头的确没有什么异常。
  “沈家少爷今日心情如何?”他似闲聊状跟青鱼问道。
  青鱼恭敬回道:“多谢萧头领挂心,少爷心情不错。”青鱼回头指着自家的马车,“这辆车是我们家少爷给萧头领准备的。”
  “哦——”萧正坤拖长了声音。他笑了笑,挥手示意手下的人:“车就不必了,我们自己的车够装。你们把沈少爷给的那两箱子抬上车。”
  青鱼一愣,有些为难地看了一眼萧正坤,又看了一眼被嫌弃的马车,还想开口争取一番,却被萧正坤摆手打断。
  萧正坤并不想等青鱼回过神,见箱子已经搬好,纵身上马便是告辞。
  “老大,那车看着不错,车不要,留一只马也是好的呀。”手下有人甚是惋惜。
  萧正坤一巴掌拍到他脑袋上,笑道:“快走,沈家的东西可不是这么好拿的。那沈家小少爷想出来得紧,谁知道会不会藏在那马车底。”
  “不至于吧?沈家少爷怎么也是个金贵之身,憋在里头多憋屈啊……”
  萧正坤想,的确是憋屈。这不,自己就没有让他憋屈成嘛……
  可他还愉悦多久,刚出了城门就看见一行人等着。他抬眼一看,坐在那茶档偷凉的,不是沈天飞,还能有谁?萧正坤没料到沈家老爷一早就候着他们了,心里庆幸自己没拿沈旭给的马车,不然车里头就该多出一个人了。
  萧正坤下马前去,恭敬地给沈天飞作揖:“不知沈老爷前来,我等着实是有失礼貌。”
  沈天飞斜眼看了他一眼,捻了一缕白胡子,优哉游哉地说道:“萧头领,自从你们进了这南淮都,那文茎的故事就在大街小巷传了开去,都说江阴有神药,江阴的药才是好药,这你让我们南淮都的药材铺如何自立?”
  萧正坤强颜为笑道:“我们也不知怎么就出了这样的故事,这档子事可是连我们自己都是头一回听说啊……”
  “那你应当不是头一回听说,我那孙儿就为了这文茎,想去江阴一睹究竟吧?”
  沈天飞的话里还带着笑意,但听在萧正坤的耳朵里,害他冒出了些许冷汗。
  他抬眼瞟了一眼沈天飞的神色,斟酌着说道:“沈小公子的确是想我带他去看看那传说中的文茎,只是萧某人也确实拒绝了沈小公子。且不说有没有文茎的存在,若真是有,萧某也不敢擅自担这么大的责任啊。”
  沈老爷子不答话,只盯着萧正坤审视着。萧正坤被他盯得后背汗涔涔一片,面上却还要堆着笑。
  “你是不敢接,但沈旭可敢跑。”他冷笑一声,“戚柒,你帮沈爷爷看看,这车里有没有什么蹊跷。”
  萧正坤听他这么一说,才注意到旁边还立了一个人,清瘦挺拔,似有出尘之意。那名叫戚柒的少年郎身着月白绑袖,乍一看十分朴素,定睛细看就能发现那都是江南上好的绸缎料子,绣着同色的云纹。他腰上系了一把小小的折扇,垂着流苏和朱玉,总让人疑神是女子才用的物件。满头青丝被束在银质的发冠里,垂在脑后,让本来没有表情的面目生出一丝意气风发来。
  萧正坤虽不能说见多识广,但一路走南闯北,见过的人也不少,却从没看见过像戚柒这样的少年,一时不由得多看了他几眼。
  更让他有些惊疑的,是这少年明明已经站在沈天飞旁许久了,但自己刚才就是完全没有留意到他来,仿佛他是凭空生出来的一个人似的。如此感觉,令他心惊。
  戚柒望了萧正坤一眼,转头去打量商队的马车来。
  “回沈爷爷,那边没有任何异常,东西少得可怜。不过……”他边说边走过去,将那些木箱逐一敲过去,很快就站定在沈少爷送的两个箱子钱。戚柒逐一摸过去,很快就摸到了关卡。
  “这儿有隔层。”
  萧正坤听到隔层时心都凉了,不由得长叹一声,这个沈家少爷也真是太会委屈自己了。根本不用他招呼,他手下的人立刻从车里翻出一块备用的麻布,合力将药材哗啦啦地全倒到布上。戚柒方才已经把木楔子挑了出来,这会儿隔板受不住力,沈旭一下就把隔板撞开,被人倒了出来。
  他被方才一番抖动弄得胃里翻腾,一头栽进药材堆,如今勉强爬起来,浑身上下沾满了药屑,狼狈至极。他来不及拍掉脑袋上的渣子,有些委屈地看着爷爷。
  “好玩儿吗?”沈天飞冷声问道。
  沈旭被药材的粉糊了一鼻子,一张嘴就是一个喷嚏。沈天飞无奈地看了一眼从小宠到大的小孙子,想责备他又有些不舍。老爷子也不想多说,招手让人把马车牵过来。
  “我知道你想去江阴。去江阴也好,你也大了,该出去走走了。爷爷别的是不能帮你的了,只好请了这位戚小公子来护你一程。”
  沈旭看了一眼戚柒,有些不满意爷爷的安排:“爷爷,我身强力壮的,哪里需要人保护……”
  “你去找什么呀?你找的是文茎。文茎,文茎那是普通药材吗?我知道你看不见,但奇遇之地必有奇遇之物。戚小公子是我老友的徒弟,深得其真传,万一遇上那些事儿,他能帮扶你一二。”沈天飞不想再和他的好孙子争辩,正色道:“你要么就带上戚柒,要么你就别去,爷爷也是有底线的。”
  萧正坤也在一旁帮腔:“沈小公子,听你爷爷的没错,多一个人多一个帮手,路上也好有个照应。”
  “好吧,我听爷爷的……”沈旭不得不低头。
  “这才对嘛。旭儿我跟你说,你爷爷在车里给你准备了你最爱的水晶桂花糕、红烧蹄膀,连上好的大红袍都给备了好几饼……”
  “成了成了,我这就走——”沈旭被爷爷弄的脸上一红,赶紧钻进马车里。
  戚柒礼貌地与沈老爷子辞别,也跟着上了车。
 
 
第2章 长渊藤
  商队走的都是官道,脚程快的大概半个月就能回到江阴。萧正坤的商队多是骑马,有沈老爷子的照应,沈小公子自然是坐在马车里舒舒服服地躺着。戚柒显然对骑马也没有什么兴趣,反正沈旭没有意见,他便也和沈旭呆在同一个马车里。
  这是沈旭头一回出远门,自然看什么都新鲜的。但他也知道分寸,只在商队歇脚的时候才去落脚的镇里头逛一逛。除了爷爷给他预备的饮食外,他也会给萧正坤他们买些吃的犒劳犒劳。
  俗话说了嘛,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软。萧正坤的手下对这个平易近人的小公子态度还是好的,沈旭也不端架子,很快就连喝酒这种糊涂事都能勾肩搭背地去了。
  但唯一让沈旭不自在的,就是戚柒。
  戚柒是滴酒不沾的那种,他和商队的人出去,戚柒也要时刻跟着。平时一张俊脸看着没什么,但看多了就不免让人生烦,尤其是他怎么都说不通、还板着一张冰块脸的时候。
  “哎,戚大少爷,这里人气这么旺,也没有需要你保护的地方,你又不喝酒,没必要跟着吧?”
  戚柒不以为然:“师父和沈爷爷交代了,要贴身保护。”
  “贴身保护?!是不是我上茅厕你都得跟着啊?”沈旭快被他搞毛了。
  戚柒略一思忖,面上并没有露出难色:“如果有必要,的确可以。”
  他回答得太自然,既没有尴尬也没有恼怒,一下子弄得沈旭不知该如何反应。沈旭看他油盐不进,只好举手求饶:“算了算了,我也是怕了你了。要不今天这样吧,我就自己四处逛逛,不和他们出去了。这样你总归放心了吧?!”
  “可以。”
  沈旭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长叹了一口气,抬脚就往外走。他没走两步,又忍不住“哎”了一声,回头果然看到那条跟屁虫。戚柒静静地看着他,似乎在等他发话。
  “你比青鱼还难搞……”沈旭说道。他又往前走了两步,见后面没有声音,忍不住回头问道:“你没有什么问题吗?你就不好奇我说的青鱼是谁吗?”
  “我不感兴趣。”戚柒冷着脸说道。
  沈旭直想仰天长叹:“你真是一点好奇心都没有啊!”
  可沈旭不想就此放弃,他觉得戚柒小公子没能跟他打成一片,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他着力的方式不对。大家都是年轻小伙子,多少都有些少年人的心性吧,好吃的好玩的好看的舒舒服服的,总有一样是喜欢的。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