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当吸血鬼咬了Omega(玄幻灵异)——盖姐

时间:2020-01-16 09:45:04  作者:盖姐

   《当吸血鬼咬了Omega》作者:盖姐

  文案:
  【重要】Omega攻,吸血鬼受,强攻弱受,有生子!
  伊凡是只小吸血鬼,阴错阳差穿越到了星际军校,在一堆Alpha当中,成了名副其实的弱鸡……
  于是,小吸血鬼在一群五大三粗的男人里头,开始他的狩猎,直到发现一个俊俏漂亮的男人,看起来似乎有那么点儿好惹。
  暗搓搓伸出两只小尖牙,慢慢靠近男人后颈,舔舔嘴唇打算美餐一顿,结果……
  措不及防,被人一个过肩摔,直接撂倒了地上,来了个四脚瘫。
  *
  混入军校的Omega王子殿下,生来就排斥Alpha信息素,且十分仇A,突然有天被人袭了后颈,简直不能忍!
  抓人,撂倒,一气呵成。
  定睛一看,是个软萌可爱的精致小少年!
  王子殿下舔舔嘴唇,啧,好像很美味啊。
  *
  注:男主伊凡是上本书《始祖是只小可爱》(已完结)的龙套角色,不看也不受影响。
  内容标签: 生子 穿越时空 血族 星际
  搜索关键字:主角:伊凡,凯里 ┃ 配角:预收文:《天堂之光路西法》,戳专栏 ┃ 其它:
 
 
第1章 乖巧的金发少年
  宁静的夜晚,只能听到几声虫鸣。
  伊凡趴在学校树林子一颗小树杈上,喘着气费力地把自己藏好。
  月光苍洁,映在他碧蓝的眼睛里,像是掉进一片温润的湖。
  他眨眨眼,伸手拂开被汗沾湿的刘海,屏住呼吸望着不远处的小径,手心被指甲掐出月牙一样的红痕。
  他已经蹲守这里三天了,此刻饿到头昏眼花,对血的渴望早已远远超出理智。
  空气中飘来若有似无的清凛花香。
  金发碧眼的小少年动动鼻尖,清澈碧蓝的眼睛里漾起一抹赤红:来了。
  不远处响起细微的脚步,踩在砖石小路,发出清浅的哒哒声。
  而后,便显出身姿颀长的黑影。
  那人一袭迷彩戎装,脚上踏着军靴,步履轻缓。
  伊凡听到声音,小心翼翼拨开枝丫,往前凑了凑。身为吸血鬼,他眼力极好,相隔很远便能看清那人俊秀的脸,和黑色的发。
  此时,那人迈着优雅的步子,指尖把玩着迷彩的军帽,眉宇间带着几分慵懒。
  随着男人越来越近,那股香味愈甚:是天堂鸟的花香,混着一屡醇酒香气,在这夏季的夜里显得愈发清凛。
  这里的每个人都有一种的香味,伊凡自从穿到这世界以来便闻过不少,但如现在这般特别的,却从未有过。高贵的天堂鸟,醇酒的魅惑,在这人的血液里交杂、糅合,一如这人给他的感觉。
  蹲在树上的少年舌尖颤巍巍扫过干裂的唇瓣,两颗尖细的小牙从牙龈钻出。
  他微微躬起后背,紧握树枝的指尖泛着青白,足尖已经蓄好力,就等男人经过时一跃而下。
  只要咬破男人的颈侧,再将毒素注射进去,他就会彻底失去反抗能力,到时便可对他为所欲为。
  纵然心里计划严密,可从树上跃下的瞬间,却没能控制好力度和速度。
  于是,蓄势待发的小少年,就在树叶哗啦啦的摇晃声里,整个人像炮弹似的滑了下去。
  眼看自己下落的轨迹偏了,那人也有所察觉地躲闪开来,他连忙变换战术,在落地的瞬间便就地弹起,整个人扒到男人后背。
  男人脖颈白净漂亮,甚至能看到皮肤下细小的血管。鲜血的味道刺激着他的大脑和味蕾,全身的血液都跟着躁动起来。
  少年舔舔嘴唇,一双眼睛紧紧盯着男人凸起的血管,脑中只有一个念头:咬破它,刺穿它,吞食他……
  然而,就在尖牙刚蹭上男人脖颈,下一秒就要刺上去的时候,突然被一股力拉住。
  霎时间天地倒转,整个人被狠狠甩了个完成度超高的三百六十度旋转过肩摔。
  再回过神时,已是整个人躺在地上,背后涌起钻心的疼。
  小吸血鬼眼眶泛起浅浅的红,漂亮的眼睛眨出晶亮的泪花,虚虚挂在睫毛。嘴巴倔强地抿着,手指不自觉捏着衣角。
  *
  “啧。”
  凯里一声不耐烦的冷哼。
  从前几天起就察觉这里总有一股若有若无的视线追随着他,本以为又是军医学院哪个看上他的Omega,又搞偷窥那一套,便没在意。
  毕竟他是以Alpha身份混进这所军校的,但人又比学校里其他五大三粗的Alpha更俊秀一些,军医学院里头喜欢他的小O能从训练场一直排到校门口,再来个折返。
  可没想到那位每天必来的小偷窥狂竟然在今天有了行动,甚至敢凑到他颈边,想咬他的腺体!
  整座西服斯星球的皇家唯一继承人,凯里·尼赫迈亚殿下,从出生以来还是第一次受到腺体威胁!
  是看穿他Omega身份的Alpha吗?
  如果是的话……
  凯里唇角扬起嘲讽的笑:那这只Alpha真应该庆幸没对他使用压制信息素,否则可就不是个过肩摔能解决的了。
  他抬手准备拨出终端的电话,余光瞄到瘫倒在地的人,手上动作忽得一顿。
  竟然,是个相貌精致的金发美少年?
  少年小小的,堪堪一百七十公分的身高,因着方才他那一击而仰倒在地。
  许是摔得疼了,小少年不自觉皱着眉,碧蓝的眸子里晕着雾气,颤动的睫毛像是细风吹动下的蝶翼。
  凯里默默按掉已经接通皇家护卫队的电话,走到面色惨白的小少年身边单腿蹲下,抬手便捏上他下颌。少年被他捏着,吃痛地一声轻哼,被迫张了嘴。
  属于吸血鬼的尖牙早已被收回,露出一排平平的小白牙,只有两颗小虎牙有那么一点点突出,看起来纯良无害。
  不是Alpha。
  凯里微皱的眉头舒开,把人放开。
  只是他还没说出一句质问的话,对面小少年却先开口了:“你按照往常的路线往回走,中途没有任何停顿,也没有看见我。”说话时,那双碧蓝澄澈的眸子认真地望着他,透亮的眼白上泛着殷红的血丝。
  少年声音不大,还有些颤巍巍的。大概是被摔得很疼,每讲一句话都要喘一会儿气。本就苍白的面色这会儿更虚弱了,额前也渗出虚汗来。凑近些,还能闻到空气中漂浮的香木味。如果没猜错的话,这该是他的信息素?
  “啧,我没看见你?”凯里看着一本正经和他讲话的小少年,心里一阵好笑。一个小O,学Alpha咬人腺体就算了,这会儿又学别人玩掩耳盗铃?什么毛病。
  伊凡听到凯里近乎调侃的话,一双眼睛撑圆了,碧蓝的眸子里满是错愕:这人为什么被他迷魂之后还能保持清醒?
  慌忙低垂了眸子,掩住被揭穿的尴尬,嗫嚅着解释:“先……先生。对不起,我只是,嗯……迷路了,想求您帮忙指路。”说话时目光闪烁,像只迷途的小羊羔。
  凯里单手搭在膝上,一双幽深的黑眸望向地上的小孩,眼里带着不易察觉的戏谑。
  “哦,爬我背上问路了。那你想去哪儿,嗯?”
  伊凡心虚地吞了吞不存在的口水,小声开口:“想……想去医院。”
  哪知,这句话刚说完,对面俊雅的男人手指忽得就掐上他软乎乎的脸蛋儿。
  “所以你是为了去医院才上赶着挨揍的?小朋友,你这脑袋是不是有点不太好使?”
  伊凡忽然被人摸了脸,先是一愣,而后脸飞快得红了。
  他连忙坐起身子手脚并用地解释:“不是的!我是……我是本来就想去医院。”说话时,目光撞进那人眸子深处戏谑的眼神,他讷讷地低了头,手指不安地揉着衣角:“真的……”
  话是说出来了,却像是石沉大海,对面的人没有任何反应。
  伊凡低头等了很久,终于鼓起勇气抬头,正正撞上那人探究的眸子,视线与他迎上的目光一触即分。
  “走吧,带你去医院。”那人忽然说。
  伊凡没想到他就这么相信了自己,还要给自己带路,混沌的脑子短路的厉害,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整个人一呆。
  “怎么,不想去?”男人挑眉问。
  小吸血鬼这才回了神,连忙哦了一声,从地上站起来。
  起身时一阵头晕目眩,险些站不稳又给跌回地上。
  踉跄的时候,胳膊忽然被有力的手掌握住,将他身子托得稳稳当当。
  他站直打颤的膝盖,抬头正对上那人沉静的眸子。
  “别动。”男人声音低沉,说出口的两个字像是命令般自带威严。
  伊凡连忙在他面前站好,像只小鹌鹑似的一动不动。
  天堂鸟的香气忽得凑近,抬头便看到那人朝他倾来。
  男人宽阔的身体,将少年娇小的身子罩了个严实,后越过肩膀朝少年背后看去。
  “你后背受伤了。”凯里说着,掀开已经被磨破的衣服。动作时察觉到怀里小少年声音呜咽地一抖,手上动作不自然放柔了些,“知道疼了?刚才不是忍得挺好?”
  其实,凯里一句后背受伤说得云淡风轻,但其实少年后背早已浸了很多血。
  这里本就是少有人走的小路,再加上离不远处山峦比较近,路上多是棱角锋利的石子。刚才他那一摔可是没有丝毫留情,这会儿有很多小石子蹭在伤口上,有几处还在往外冒血。
  他把石子从伊凡背上扫下去,为避免衣服再次粘在后背和伤口一起凝合,很干脆地“撕拉”一声就把背后衣服给扯成了两片。
  背上忽然一凉,少年身子一僵。
  他转头看着自己岌岌可危的衣服,又看看面前男人,一脸懵。
  然后……
  措不及防,又被眼前这位冷峻的先生拿着半瓶酒,把后背浇了个彻底。
  酒精灼烧伤口的痛感,差点儿让这只从小娇生惯养的吸血鬼当场一个白眼翻过去。
  伊凡疼得瑟瑟发抖,连自己被人拖着屁股像个小孩一样被人抱到怀里都没发觉。
  “手,自己扶好。”
  男人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他才终于回过神,发现自己大半个身子探在外面,马上就要掉下去。
  连忙伸手揪住男人衣服。
  凯里一声低笑:“小朋友还挺乖,叫什么名字?”
  少年抿了抿唇:“我叫伊凡。”而后顿了顿,说:“不是小朋友。”
  作者有话要说:  我悄咪咪提前开文啦,小声说,因为突然发现11日是大凶日哇,令人瑟瑟发抖!
  求大家不要看到我开文,就取收【最近真是炒鸡害怕,就怕我一开文,收藏哗啦啦啦都掉没了_(:з」∠)_
  然后,让我们小伊凡凡给大家比个心叭!
  伊凡:初次见面,请大家多多指教【喜欢我叭,拜托拜托】
 
 
第2章 那只总想咬人的吸血鬼
  伊凡一路被抱着,身上披着凯里的迷彩衣。
  信息素的味道和男人血液里透出的香气织成一张密不透风的网,将他死死围住,时刻引诱着他。
  少年内心天人交战。
  小黑人摩拳擦掌,在他耳边说:现在是最好的时机,咬他!你清醒一点,饿死就什么都没了,命更重要!
  另一边的小白人,抱着胳膊一脸郑重:你说得对。
  于是,小小的少年悄悄趴到男人肩上,鼻尖不住地往上凑,时不时发出小奶狗一般的嗅闻声。
  近了,近了……
  越是靠近男人颈上,那股混杂着天堂鸟的血香就越浓烈。
  伊凡吞吞口水,小尖牙悄无声息地从牙龈钻出。
  刚要碰到那人皮肤,脑袋就被轻拍了一下。
  男人低沉的声音从耳边传来:“老实点,嗯?”
  小吸血鬼缩缩脖子,连忙收回小尖牙。“哦”了一声,毛茸茸的脑袋耸拉在男人肩上,整个人都蔫蔫的。
  *
  两人进了医院,浓浓的消毒液味扑面而来,让毫无防备的小吸血鬼一连打了好几个大大的喷嚏。
  他揉揉鼻子,委屈地眨眨泛着泪光的眼,鼻尖一动,又是一个响亮的喷嚏。
  吸血鬼嗅觉异常敏感,伊凡因为饿得太久,身体机能又下降得厉害,现在根本无法对感官进行调控,只能被动承受。
  正想着如何是好,就被放到诊室的床上。男人蹲下身来,又把他外衣理了理。
  “衣服披好,我去叫医生。”说完,把小少年手抬起,让他自己握住衣服,起身便要往外走。
  男人才走开两步,那股一直萦绕在周围的信息素也跟着被抽离,取而代之的是难闻的消毒剂味。他连忙从床上跃起,一头扎进男人怀里,那架势,像极了抓着一块救命的水中浮木。
  凯里一愣,哭笑不得地把小吸血鬼从怀里剥出来:“小朋友,矜持一点?”
  伊凡眼睛眨巴眨巴,双手捂住口鼻,闷闷地“哦”了一声,点点头。
  少年长长的睫毛在亮白的灯光下映出深深的剪影,显得软软糯糯。
  凯里把他又抱回床上坐好,又叮嘱几句别乱跑,看小朋友都应了才转身出去。
  *
  伊凡坐在硬硬的诊床上,心里慌乱地想着接下来要怎么办,一丝血的甜香忽然透过指缝飘进鼻翼。
  他动动鼻尖,又轻轻闻了好几下,最终目光看向虚掩的内室:那里有血的味道,味道很淡,但他绝不会闻错。
  漂亮的小吸血鬼一跃下床,踮脚跑到虚掩的门边。他凝神听了听,确认里面没有任何人类的气息后,蹑手蹑脚地推门进了内室。
  甜香的血味在内室显然浓了些,身为一只忍饥挨饿的吸血鬼,伊凡瞬间就辨识出了血液所在之地。
  那是一个冰柜,打开后便看到几包暗红的血浆躺在最上层。他舔舔嘴唇,随手抓了一包,狠狠咬开便大口大口地喝起来。
  咕咚咕咚的吞咽声,在落针可闻的房间里显得尤其大声。
  随着血液的吸食,他苍白的面色也已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红润起来,后背流血的伤口也开始缓缓愈合、结痂。
  正喝着,不远处传来熟悉的脚步声。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