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这个龙攻会孵蛋(穿越重生)——殊志

时间:2020-01-16 09:45:47  作者:殊志
  那庞大的身影并不恼怒,闭上嘴巴似乎是思考了一会儿什么的样子,飞到地上那小东西的身后,低头仔细看了看他。
  纪飞白还在闷头赶路,并没有发现与他近在咫尺的庞大身影,因为如果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这个巨大的生物的四周荡漾着一层淡淡的波纹,这种波纹使他处在一个隐身的状态,连影子都不会有。
  直到纪飞白游走到月光下,那个巨大的身影也随着他走到了月光下,我们以另一个视角才能发现他真正的样子。
  也怨不得纪飞白看不见月亮,原来刚才他们都一直在一颗巨大的树的树荫下,纪飞白抬头自然是一片黑什么也看不到。
  在月光下,那头巨兽的样貌才变得清晰一些。
  他似乎是一头西方大肚子龙,但又有所不同,比起那些龙来说他更为雄壮,一对螺旋的大角和一对尖锐稍微弯曲的角相对,没有耳朵,龙头下的脖子上遍布长长的犹如令牌一样的甲,背上有直立起来鱼鳍似的脊柱外骨骼,还生有一对巨大的骨翼,关节处收起来可以作为第二对爪子。
  而身上遍布坚硬带有尖刺的紫黑色鳞片,每一块鳞片上都有在不同的角度才能看出来的奇妙的纹路,特别是胸前腹部,复杂的鳞片组成了对称的仿佛是符文的样式,却又被发达的胸肌的鳞甲给挤到一起,在中心的位置有一颗紫色的不透明的宝石。
  虽然他也可以站立行走,但是身子和前爪要比其他的龙更长,也能看出在厚重的鳞片下面的充满可怕爆发力的肌肉块。
  他的尾巴却是和雄壮的身体不相符的细长的尾巴,上面似乎露出了状似水晶的骨头,在尾巴尖是尖刺状的骨头,如果有命靠近仔细看的话能看到上面细密的倒刺。
  这其实就是白天在远处打斗的那只犹如山大的巨兽,只不过现在他缩小了不少,只和正常的掠食者一样大小。
  但是这对于纪飞白来说也是一个一米九的壮汉和一根小火柴的比例了。
  而现在这只巨兽,正用他紫色的眼睛盯着在他阴影下的一无所知的纪飞白,似乎是在考虑怎么下口。
  作者有话要说:  啾咪!!!保证不坑~放心入土~我会加油的~~~爱你们~~~
  傻大个攻上线。
 
 
第4章 四个蛋
  纪飞白一直觉得自己还算是比较幸运的那一类人,毕竟也不是谁都和他一样唯一一次给游戏充钱买十连抽三个SR,四个SSR,是吧?
  不过现在他觉得自己的好运应该是这次穿越都用完了,绝对是。
  具体表现为他发现现在他不知道为什么被一只动物用爪子捏着脖子提溜起来了……嗯,蛇应该叫七寸。
  他现在慌得一匹,红外感知的是一个冷色调大块头,切换正常视角也只能看出特别粗壮的一条大黑胳膊和眼前一个模糊的黑色轮廓。
  总之看起来就像是吃肉的家伙。
  纪飞白完全能感觉出来对方完全是用指甲尖尖捏住的他,就这体型差异也用不着他挣扎,不知道怎么办的纪飞白只好对着那块大概是头的部分歪头杀吐了吐自己粉粉嫩嫩的小舌头。
  不管怎样,死前卖萌,求下口轻点。
  抓住自己的那个生物看着爪子里的小东西一脸傻芙芙样子大概是心软了?
  纪飞白摸不着头脑,因为他已经在发呆的时间空里被那个大家伙扔进了一片黑暗中。
  不过似乎并不是嘴巴和胃部什么的,因为他并没有闻到什么难闻的食物残渣经过发酵的味道还有酸酸的味道。
  反倒是一种有点软软的感觉的香味。
  事实上纪飞白觉得自己现在处在的这个环境确实挺软的。
  腹部底下是一层细软的绒毛,带着点温热的感觉,真的是很舒适的感觉,而且潮湿度很合适,这对于又怕干又怕太湿的他来说真的是相当舒适的一个环境。
  可惜他现在不管是红外视角还是彩色视角都是除了一片统一的色彩啥也看不见。
  纪飞白爬了一会,发现这个地方的空间特别大,他爬了半天都没有挨到边缘。
  过了一会儿,感觉自己实在是懒得动,懒得挣扎,纪飞白就直接打起小呼噜,睡起觉来了。
  思考好累,别说话,让我睡个觉先。
  纪飞白这一觉就睡到了自然醒,等他醒过来以后就发现自己等脸颊旁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几个小果果。
  还是那种带着酒香香喷喷新新鲜鲜的小果果。
  纪飞白用自己的舌尖嗅了嗅,感觉这种味道十分好闻,应该不是有毒的样子,现在他已经很饿了,也就不管那么多,直接用蛇尾把那几颗小果果圈到自己的怀里,嗷呜的一口一个。
  果子虽然很小,但意外的比较垫饥,才吃了三个他就感觉到了明显的撑的感觉,而且这些小果果吃下去以后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的错觉,总感觉体内有一股暖洋洋的气流在游走,特别是眼睛的部分,感觉自己就像是戴了一个蒸汽眼罩的感觉,热乎乎的有点舒服,周围还都是小果果的香味。
  纪飞白不是很懂现在的情况,估计是他变成蛇脑子变小了的原因,自从那个看不清楚是什么的大块头捏着他的七寸,把他塞到这个什么也感知不到的空间里之后,他就失去了对时间的概念,现在这样还有投喂,难道这个世界的生物还有养宠物的兴趣爱好?
  思考着思考着,于是纪飞白就睡着了……
  正常人在这种不见天日黑漆漆的情况下大概没多久就要精神敏感崩溃了,但是纪飞白却想着每天除了睡觉还有投喂还阔以啦……甚至有点美滋滋?
  大概这就是宅属性的性格带来的好处吧……佛系生活?……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面汤糊糊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5章 五个蛋
  这里是位于诺克大陆北端的一个边陲小镇,斯兰登酒馆旅店的客流依旧和前两天没什么两样,但是在今天下午,夕阳暮垂的那一时刻,原本闹哄哄的酒馆旅店突然间安静了一会儿,种族不同的客人们无奈的相互举起手中的酒杯示意,表达了下次再约的意向,一个个的收拾自己的行囊回宿上了楼关上大门,喝酒玩闹的大家也不约而同拿起搁置在一旁的武器离开了斯兰登。
  ……
  “欢光临嘎嘎!”
  守门的地行鸟蹲坐在门把上对着这位远道而来的特殊的客人友好的放声。
  他努力抻直了自己没有毛的脖子,想要抬起自己的马头看看这位高大的客人,奈何这位客人包裹在严实的斗篷当中,并不能看到全貌。
  但是他还是称职的摇了摇第5只爪子上的铃铛,告诉主人们有新客人到访。
  “哦,隔着老远就闻到了你的味道。凯,不是我不欢迎你,你看看我的场子,就在刚才这里还坐满了人。”
  个头只到男人腰部的大胡子店主从柜台后面翻过来,亲自从男人的右手中接过一个体型和他差不多大小的包裹。
  “这是新的货物吗?这次好像比上次少一点?”
  “当然我没有在抱怨,哦,离我的柜台远一点,就一点好吗?”
  大胡子店主把包裹放到柜子后面,从柜子上打开了一个小门,将包裹扔到下面去以后抬头就看到男人将手中的货币拍到了柜子上,吓得他亲爱的柜子老伙计哆哆嗦嗦得差点儿把他的酒杯给震碎了。
  大概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柜子伙计慌忙的用自己其他的触手把自己头顶上东倒西歪的杯子给摆正。
  那些杯子的价钱可不菲,这可都是用宝石跟珍贵的骨头打造的。
  “赫默在哪?”
  披着斗篷的男人并不接话,他另一只手摸索着自己的腰腹,身后一条布满墨色鳞片的细长尾巴也抖动了一下。
  “找她?可是我并没有在你的身上闻到死亡的气息?好吧,是我多嘴了。”
  “她跟着纳索的队伍去狩猎了,你也知道的,纳索那家伙不见到好东西是不会回头的,唔,他们4天前就出发了,或许现在应该回来了?”
  大胡子店主摸了摸自己的胡子。
  “我帮你免费问一下,这可是你的特权。”
  “好吧,我这个老家伙就不应该指望从你的嘴里能说出什么动听的话。”
  见男人依旧是冷漠样子什么都不说,大胡子店长转了转眼珠,从自己身后的长耳朵里掏出了一个绿色的圆珠子,然后把它放在手心里敲了敲,那颗珠子里就冒出了一只长着翅膀的小人,气呼呼超着后方指了三下,就一溜烟又跑回了珠子。
  “哟,看来我还是这么不受待见。他们在公馆,德罗生病了,你要是着急的话就去公馆找她咯。”
  “给我的房间送八张奥奇皮,要最新鲜的。”
  男人闻言又多掏出了几枚金币扣在柜子上,这次柜子并没有再颤抖的太厉害 ,眼疾手快的把金币扫罗到抽屉里面。
  “万恶的顶尖者哟。”
  大胡子店主羡慕的看着男人随手掏出金币的那股阔绰劲,小声的嘟囔着。
  看来今天到晚上又是没有别的客人敢来了,关门关门!
  “欢迎下次再来嘎嘎!”
  尽职尽责的地行鸟愉快的放声,它没有生命,感觉不到那男人的气息,但是这么多年的本能却能告诉他这应该是个来头不小的老顾客。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玩家名字七个字、阿洋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阿洋 3瓶;清涟、S.ly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6章 六个蛋
  “我说过了艾色的毒必须在第二天才能解,你听不懂我说的话么?”
  “为什么?我是医生还是你是医生?再废话你爱找谁就找谁!”
  “我就说你不应该让我给这些一身臭毛病的长毛鸡看病!”
  赫默显然很不高兴,苍老的声音中带着十分外露的不耐烦。她将自己随身携带的药剂瓶清点完毕后装到嘴巴里,并不关心还在她身后嚎叫的病人。
  赫默的徒弟显然还是个新手,对于拒绝这样死缠烂打的病人还是耐心太多,她捏着挂在自己角上的包裹,对着病人再三保证明天他的羽毛一定会光洁如初。
  “哦,小可爱你在这里看着这个愚蠢的病人,不要让这个贪吃的家伙吃坏效果……有新客人到了,记住,看住他。”
  “愚蠢的长毛鸟。”
  赫默嘀咕着,低头梳理一下胸口的白毛,让它们看起来精神一点。
  “尊贵的客人适合最好的礼遇,更何况对方还是一个英俊无比的青年~”
  在人类眼中俊美的脸庞的审美显然和他们这些魔兽并不一样,虽然即将到来的客人的人类形态在他们眼里是并不值得赞同的样貌,但是这位客人的原始形态真的是英俊多姿。
  哦~那孔武有力的肌肉,那宝石般美丽的犄角,还有犹如晶石一般绚烂的脊骨,最重要的是那一口锋利巨大的獠牙……真是让每一位女士都为之倾倒的身姿!
  凯并没有直接去公馆找赫默,小镇的集会上每天都有各种新鲜的货物,各种新鲜柔嫩的兽肉,或者漂亮花纹繁复的布匹和最新鲜的兽皮,或许还应该买点味道可口的小零食。
  这些或许就是他现在该需要的,凯去过人类的城镇,知道哪里的人类母亲是怎样哺育幼崽,但是他并不清楚这种方式到底是否适合他的育儿袋里的那只小家伙。
  所以他需要赫默,那只活了太久的白毛女士,她曾经成功哺育了二十多只幼崽,现在这些幼崽在大陆的各个地方,像赫默一样做着医生的行业。
  “刚刚好,再赠送您一块甜蜜的蜜糖,您真是一位慷慨的父亲。”
  卖甜食的甜蚁奶奶将凯买的甜食用充满梦幻的粉红色打包纸打包,系上漂亮的蝴蝶结,看在凯用银币慷慨付账之后又笑眯眯的赠送了一块摸样还算精致的小糖块。
  “不是父亲。”
  凯将装满了零食的收进自己的空间囊袋中。
  赫默自己的巢穴在集会的南面,凯并不想再穿越闹哄哄的人流,直接去赫默的巢穴应该是一个更好的选择。
  刚巧的是赫墨也是这么想的,比起在有着叽叽喳喳长毛鸟的公馆自然是自己的小屋的氛围更适合会见。
  “你的味道还是一如既往的好闻,有什么能为你做的么?是需要毒药还是医药?我一定会给你打八折。”
  赫默在凯的先一步到达自己的小屋,她解开披风挂到鹿头上回头说着,赫默要把自己嘴里的药剂瓶防到冰缸里摆整齐,这样下次出诊的时候它们就会还保持着最好的状态。
  当然还要打扫一下自己的桌子,拿出蛇藤树的杯子倒点热饮。
  凯对赫默的赞美并不感冒,他随意的在藤蔓的一边坐上,热情的藤曼就举起自己花朵端来热饮抖了花蜜进去递给这个男人。
  赫默配的热饮具有很好的解毒作用,对于平时在森林里狩猎的猎人们来说是非常好用的解毒剂,只不过在这种解毒剂对于凯来说并没有作用,他的种族就决定了除了某些特殊的毒素,几乎不会有中毒的机会。
  “帮我看看他。”
  凯接过杯子只是象征性的和藤蔓碰了一下杯子,并没有喝下去就还给了藤蔓。然后他扫了一眼赫默打扫的还算干净的桌子,从空间囊袋中取出柔软的皮毛铺平,在周围摆上一些他刚买到的小玩意,然后从腰腹虚虚一握,淡紫色的光芒闪过手心里就多了一团看起来十分脆弱的白色物体。
  “哦天!这是什么!!!”
  ……
  纪飞白表示他现在有点慌,慌、慌的一批。
  谁来告诉他他面前这个长着羊眼白胸毛、举着蜥蜴爪子捂着脸疯狂嚎叫的是个啥?!
  作者有话要说:  纪飞白:有妖怪啊!!!!读者救我!!!!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养了八只毛孩子 10瓶;S.ly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7章 七个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