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简总又在口是心非(近代现代)——落落小鱼饼

时间:2020-01-16 09:54:22  作者:落落小鱼饼

   《简总又在口是心非》作者:落落小鱼饼

  文案
  彭希第一次从别人口中听说的简凝:
  “身价最高的设计师,据说是豪门私生子、GAY、冷漠毒舌,性格阴晴不定、还疑似和某个命案有关联…”
  彭希心道怎么初来乍到就遇见这尊大佛。
  和这位传说中人人害怕的设计师接触过,发现他其实意外的心软和口是心非。
  甚至还有点难以言说的可爱傲娇,撩得母胎单身二十二年的彭希心痒。
  朝夕相处,暧昧情动,两人酒后一夜,不料第二天简凝翻脸就把他拉黑了。
  简凝:这水平能再烂一点?
  彭希:……
  为了工作,彭希只能舔着脸留在简凝身边。彭希觉得简凝讨厌他,自己却越来越喜欢他。软磨硬泡地攻略,冰山也可以一点点瓦解。
  后来,小狼狗终于搞定了傲娇猫咪,彭希某天抱着轻揉他的长发:简先生,给我个机会,这一次绝对不会让你拉黑我。
  简凝:……滚。
  简先生今天也在口是心非。
  小狼(奶)狗模特攻 × 高岭之花傲娇设计师受
  1v1 年下/he /甜文/ 时尚圈
  萌雷点一览:
  年下。彼此相差五岁
  视角随意写的 攻视角多 非明确主攻主受
  专业内容和我主业虽然涉及,但瞎掰成分还是居多
  人帅上进阳光小狼狗!
  攻追受
  长发受,及腰那种
  主角之间恋爱之前存在r体关系。
  受毒舌傲慢臭毛病一身,有轻微心理疾病,攻陪着他治愈后再恋爱。
  内容标签: 强强 年下 豪门世家 业界精英
  搜索关键字:主角:彭希,简凝 ┃ 配角:林言易,尹文, ┃ 其它:
 
 
第1章 【一】
  彭希觉得自己最近挺倒霉的。
  比如他刚从北京到上海的火车上下来,自己唯一带着的一双心爱的运动鞋就脱了胶。他非常确定这双是当时为一个知名运动品牌拍广告,品牌方事后送给他的一双限量款鞋。他珍惜地穿了两次,这是第三次。
  就这么坏了?
  彭希站在火车站的街头怀疑人生,打开手机,还剩百分之五的电,他从包里拿出充电宝插入,结果充电宝中并没有电。
  “……我记得我充了电啊。”彭希摁了两下开关,始终没有充上电那瞬间的震动。
  生无可恋的他拖着自己开胶的运动鞋到了附近的小卖铺,想问问有没有充电宝卖。老板说有,一百一个,有一半电。
  彭希捏着包,愣是没把自己手中的一百块钱交出去,他抬头看见对方墙上还有行字“充电一次十块,充满为止。”
  他从钱包里翻了张十块出来,拍在老板的桌上:“……老板,来十块钱电。”
  手机终于开始拖着线充电,彭希靠着柜台翻了翻,他在上海不是没有朋友,一个人只身跑来却只联系了一个人,是新公司的老板。彭希修长的手指戳着屏幕慢慢滑过,看着自己那些朋友的名字,却怎么也没戳下去的勇气。
  “小伙子,你长好高啊。”小卖铺老板给他端了个塑料板凳,让他坐上去,“站着累不累,坐坐。”
  “谢谢老板。”彭希笑着回答了一句,弓着背坐到了塑料板凳上面。
  “长得也挺帅,有点像个明星!”老板回到柜台后面,手肘撑着玻璃台面和他搭话,“就是那个……那个……”
  “……再仔细想想,马上就想起来了!”彭希抬头一脸激动瞎鼓励道。
  “你不会就是个明星吧!哎哟,长得还有点像外国人呢……”老板又说。
  “哎你这鞋怎么坏了。”老板注意到他脚上的鞋,“哦!莆田货吧?”
  “对!……”彭希笑眯眯。
  “哎,这盗版当然容易坏了,明星也没钱买鞋呀?”老板说,“来,我给你胶胶就好了。”
  老板给了他胶水,他感激道谢,低头开始胶鞋。一边和老板打听:“老板,虹口附近的房子便宜吗?”
  “那可不便宜。”老板说,“怎么的,你一来上海就买房啊?”
  “……我倒是想!我还穿莆田鞋呢!”彭希气鼓鼓道,“这不公司在附近,想租附近的房子,可我想租便宜点儿的。”
  “哦,那我倒是有个位置不错。”老板马上道,“那边房子便宜,就是老居民区,挺旧。”
  “我不介意!”彭希马上双眼一亮,“谢谢老板,老板告诉我在哪里吧。”
  等电充满,彭希坐地铁到了老板说的那个地方。离新公司倒是真的不远,但确实如老板所说,这里就是个老旧居民小区,抬头就能看见乱拉的黑色电线和晾晒的衣服被褥,感觉湛蓝的天空被分割成了无数块。
  彭希找到了个手头正出租房子的房东,房东阿姨当即答应带他看看手中没有租出去的房子。
  进入发霉老旧的楼道。
  青绿水渍的墙壁,生锈的铁窗,但能闻见谁家烧饭时候的饭菜香气。
  “最便宜的就是顶上的阁楼,一室户带厕所,不能做饭,有洗衣机有晾衣杆,我只租给有正当职业的,你说你是模特也算吧……哎!”
  忽然被喊了一声,正在对着地面看的彭希猛地抬头,额头结结实实装在了面前的梁上,发出了一声听起来很疼的动静“咚!”
  前面的老阿姨转头,一脸夸张道:“喔唷!我都喊一声提醒你了!你怎么还是撞到了!痛不痛呀?”
  “没……”彭希疼得龇牙咧嘴,捂着头笑道,“我太高了。”
  “你是太高了,你真是模特啊?”阿姨看了他两眼,继续带着他往阁楼走。
  “嗯。”彭希应了一声,又无奈道,“阿姨,你今天第四次问我这个问题了。”
  “就是觉得不像。”阿姨皱起眉毛,又说,“你真是混血啊?”
  “今天第五次问我这个问题了。”为了防止再磕碰,彭希不得不昂着头缩在去阁楼的道上。
  房东阿姨把钥匙插门里:“你这么高个子,每次来这家都得缩个头,你真不考虑楼下那家吗?”
  钥匙转动,大门打开,阁楼里面就是一居室。一张床,一个斜顶,一个卫生间,看起来彭希这种高个子住进去连手脚都伸不直。
  “不考虑。”彭希探着头左右看看,“楼下贵一千块呢。”
  房东阿姨无语地带他进来:“不是,听说混血不都很有钱吗?”
  “……阿姨您听谁说的?”彭希道。
  “模特也应该有钱啊……”阿姨又狐疑地看看他,“你是不是骗子啊?你是不是忽悠我租房给你干别的事情啊?”
  彭希把包拿出来,从里面抽了一沓钱:“阿姨说好的,一千五押一付二,我今天租了。”
  “合同没带来我……”
  “没事,以后我带来再说吧。”彭希笑眯眯地双手摁着她肩膀,“麻烦阿姨了。”
  他一笑,双眼眯缝在一起露出一排白牙,又阳光又帅气,浅栗色的头发因为有些自来卷还微微炸起,像个蓬松的毛绒大狗。
  房东阿姨心都化了,看见对方付钱也爽快,语气也不自觉都软了:“这里电压不足,不能做饭,用电安全要当心哦……地板有点漏水!卫生间里的水别弄外面来了啊,还有……不要养宠物!我就住一楼,你有事敲我门就行了。”
  “知道了阿姨。”彭希双手合十,“谢谢阿姨。”
  “你嘴儿真甜啊。”房东阿姨感叹道,“我儿子有你嘴一半甜,脸有你一半帅……我要幸福死了。”
  “是吗,那阿姨你以后多看看我,增加幸福指数。”彭希把房东送到门口,微微弯腰探头,笑得像个狐狸,“阿姨慢走,阿姨再见,小心楼梯!”
  等房东阿姨走后,彭希把门关上,呼出一口气,笑容也逐渐淡了下来。
  阁楼因为夏日的关系,阳光晒得每一个地方都充满热意,温度比室外温度都高。彭希在里面站了两分钟已经开始出汗,等阿姨走后马上找了遥控器开了空调。
  温度下来得慢,他把外衣脱了,裸着上身,叉腰站在空调下面。
  汗珠顺着他锁骨,从胸肌腹肌滴下来。
  彭希把T恤在手中团起,在脖子上擦了一把搭在肩头,抬头看着空调。
  “不凉啊……”彭希无奈地喊了一句,“啊啊啊啊——”
  揣着八千块钱来上海的第三天,虽然磕磕绊绊的全是倒霉事,但好在工作也找到了,房子也租到了,他天性乐观,这两件事已经够他打起精神。等彭希把包翻出来,把屋子里里外外擦完整理完,又出一身汗才去洗了澡。
  热水打在身上脸上的时候,总觉得这种感觉非常恍惚。
  洗干净了擦着身子拿起手机,才发现上面有好两个未接来电。
  彭希看着上面写着的“袁姐”,赶紧给对方回了电话。
  “袁姐。”彭希说,“我刚在洗澡,没看见手机,不好意思呀。”
  “没事。”袁姐说,“房租租到了?”
  “租到了,挺好的。”彭希说,“袁姐,我是后天去公司报道吗?”
  “哦,我就是来和你说这个事情。你明天能来吗?”袁姐说,“之前想你刚来上海,就先来公司拍几个平面,再分杂志社工作,但没想到这不就被分了个新的项目。”
  “什么项目啊……?”彭希说。
  “明天你来了再说吧,反正肯定比拍杂志挣钱,多了五倍呢。”袁姐说,“给我记得时间啊,明天早上十点,对方特别讨厌迟到的人。”
  “知道啦,谢谢姐。”彭希笑道,“我会准时的。”
  “嗯,哎,你以前那个经纪人是我最好的闺蜜,她前两天打电话还在跟我可惜你呢。说你又年轻又会来事儿,十八岁来北漂就跟着她了,要不是你说突然想离开北京,她真愿意带你一辈子。”
  “我还是觉得上海机会多……”彭希握着电话垂着眼,向下看着地板,额发还有些湿漉漉落下遮住眼,语气轻松道,“明星扎堆北京,模特驻扎上海,没毛病,您说是不是?”
  “这倒是没错。”袁姐说,“放心吧,我肯定会给你找好些机会的。”
  “谢谢袁姐!”
  “不打扰你了。”
  “好的,袁姐再见!”
  彭希说完,把电话挂了。
  他坐到床边拍拍自己脸,低声自言自语:“八千用了四千五,还有三千多,熬过这一个月没问题……下个月发了项目结算工资,把钱就能还了……”
  他垂头看着手机,捏着手机屏幕:“还差五万……”
  低着一会,他又吸了口气骤然抬头,站起来蹦了两下:“好!努力工作!!——啊!!”
  结果又一次因为身高磕到了房顶。
  ……
  早晨六点,彭希戴着耳机,顶着额头上两个被撞出的小包出门跑步。
  耳机里是英文的慢歌,他用app规划了一条跑步路线。从他的住处出门,全是扎堆的老旧居民区,小道不少,大路挺宽阔,他顺着路一路慢跑,就能闻见一路的早饭味儿。
  耳机里的女声让他和这个世界隔绝,鼻子里钻入的饭菜香气,又让整个街道的烟火气息浓重。当觉得身上微热,感觉整个身体都舒展开之后,连自己的心跳和呼吸都能掌握。
  跑步的时刻,时间和身体才是属于自己的。所以彭希非常喜欢运动,身材也很漂亮,很多男模会过于精瘦,或是长得高却溜肩,比例也不完美协调,亚洲人和欧洲人的身材毕竟还是有区别,彭希拜他那位俄罗斯父亲的种族优势所赐,五官虽然一眼是亚洲人,但深邃又立体,有种浑然天成的好看和辨识度,身体骨架又继承了欧洲人的,宽肩窄腰的黄金倒三角。
  他十七岁从家乡北上,在北京打了快一年半的工,边打工边读表演,没想到被当时的经纪人看中签去了做模特。
  如果没当模特的话,说不定现在是个演员。
  他最终成为了一名模特,刚出道时小火了一阵,时尚圈里争相抢着,一度心高气傲,之后不温不火的这么过了三年,走了几场秀,拍了一些杂志封,国内在新生代模特中能叫得出名字……
  但真要说差点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
  火过就趋于平淡,彭希逐渐冷静下来,也不再迷恋那种生活,家中又逢变故,让他二十来岁已经对名利波澜不惊。
  九点半的时候,彭希准时到达了新公司,他从小出来摸爬滚打,有和谁都自来熟的本事,准备半小时内把公司上上下下摸个清楚。
  ……半小时后,彭希坐在化妆间的椅子上接受化妆师的造型,半小时前已经把里里外外观察遍,到了可以和公司前台和化妆师妹妹交心的程度。
  当然也知道了些有点用的情报,比如今天这个“项目”的甲方究竟是谁。
  “是给Aqua.M挑选新一季的模特,连你前前后后有二十个人呢。”化妆师边给他眉毛修杂毛边悄悄道,“我刚走过来时候已经看见他们视觉总监在会议室和袁姐开会,好严肃。”
  “这个牌子……我怎么没听过……?”彭希若有所思地用手托着下巴,觉得不科学。
  “你当然没听过啦!”化妆师说,“这是给D牌F牌的设计总监自己今年下半年要开启的个人品牌,现在只有业内小范围知道。我也是昨天给他们的品牌挚友试妆时候才知道的……啊啊啊啊你千万别说是我说的!一会就当不知道哦。”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