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卿本佳人,奈何妖孽[重生]——摸黑的文子

时间:2020-01-18 07:44:25  作者:摸黑的文子

   《卿本佳人,奈何妖孽[重生]》

  作者:摸黑的文子
  内容简介:
  黎芫没想到被前老板打压下被迫干了个杂志记者还把自己和搭档的小命搭进去了。
  在临死前续了最后一口气终于跟前老板孟卿表白,然而在挑选婚纱的孟卿根本没有把黎芫的表白当回事,等了几秒,听到电话那头有人在催促,孟卿只说了一句就挂了电话,“黎芫,等你死回来再说。”
  黎芫一口血从嘴里涌出来,行吧,死就死。
  后来,黎芫是死了又回来了,再看着孟卿妖孽的脸,却再也不想说出那句临终遗言。
  本文正常情况下的更新时间为晚八点。
  排雷:重生、职场、双御姐、孟黎配、孟渣非洁、先虐后甜、互相折腾、有误会有狗血、HE。按需食用。
 
  内容标签: 强强 欢喜冤家 破镜重圆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黎芫、孟卿 ┃ 配角:洛丽涵、夏煜、廖牧 ┃ 其它:
 
 
第1章 重生
  黎芫没想到孟卿这么狠,最后一次不欢而散的时候那个妖孽气急败坏的嘶吼还回荡在耳边,“黎芫,你她妈要是走出这个门就再也不是我孟卿的人了!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即便是有亚太金奖在手,黎芫也没能在S市室内设计业获得过一个工作机会,哪怕是胡诌简历应聘毫不相干的文职,都会在试用几天之后反馈说大材小用不合适。
  硬着头皮接了几个低端住宅设计单糊口,勤勤恳恳亲力亲为还被误会与供应商勾结从中牟利,黎芫气急直接撂挑子不干了,反正身为设计师的活儿她已经做好,大不了剩下的尾款不要了!为了一点点钱赔笑脸还不如在孟卿床上卖笑,不都是践踏尊严吗?
  之后黎芫干脆收拾行李开始旅行享受人生!黎芫把几张银行卡里所有的余额都给孟卿转了过去,将自己除了房子以外能卖的东西都给卖了当路上的盘缠。再外面游荡了一年多,挥霍干净才灰溜溜回到S市。
  回家之后将自己的见闻搭配上特色建筑讲解按时贴在社交网站上分享,除了收获50w粉丝以外还意外得到了国内知名建筑杂志总编的赏识,干起了杂志记者的工作。
  亚太金奖得主竟干起了采风记者,真是一个可悲的笑话!黎芫无奈摇摇头嘲笑自己,怎么着也算是有了个跟爱好沾边的工作。不至于灵感来了手痒痒,借口考察新环保材料,然后跑到建材市场里各个门市瞎转悠。
  只是,黎芫自以为的新开始却成了终结,毕竟她没想到进了杂志社第一次出差就把自己的小命搭进去了。
  黎芫跟搭档去偏远山区寻找最原始的村落,一圈盘山公路之后,驶过连地图都无法显示的泥泞路,再走过几十分钟倾斜度极高的青石板路才到达本地人口中上独一无二的绝美仙境。
  绝美之中山间一片片盛开的禁忌之花直晃眼睛,跟搭档感觉不妙地对视一眼立马收起无人机开溜。果然上车后没多久后面就跟着几个尾巴,黎芫赶紧打电话报了警,但这荒山野岭远水救不了近火!
  最后车辆被逼到侧翻,黎芫好不容易爬出车外小心翼翼往拖着身体往边上挪,后面的车辆又抵着侧翻的车往她怼过来。
  在临死前续了最后一口气,黎芫颤抖地拿出手机给孟卿拨过去,呵,要死了还是放不下啊!终于不再否定自己的内心,保持镇定跟前老板孟卿表白,然而在挑选婚纱的孟卿根本没有把黎芫的表白当回事,顿了几秒,听就有人在催促,孟卿只没好气地说了一句就挂了电话,“黎芫,等你死回来再说。”
  黎芫全身失了力气,听电话里挂断的嘟嘟声,笑了,一口血从嘴里涌出来,行吧,死就死。
  闭上眼睛黎芫想,也算是圆满了吧,跟在她身边这么多年都不敢亲口明说。至此,也放过自己了吧。
  只觉得身体越来越轻,好似要飘起来一般,人死后就是这样吗?自己能上天堂吗?
  “哎哟——”突然感觉自己脑门被弹了一下,黎芫轻呼出声,下意识伸手捂着发疼的地方。
  “怎的跟小懒猪似的,还想赖床呢?快醒醒,今天该回国了。”
  什么?回什么国?这声音怎么这么像孟卿?孟卿!黎芫瞬间清醒睁开眼睛,眼珠子转了好几圈打量着四周,又深呼吸几下,惊到从床上弹起,“哎哟我去!”
  旁边的人也从床上坐起来搂着她,“小芫芫做噩梦了吗?”
  转头看到自己肩上熟悉的脸,黎芫一下子抬脚从床上跌了下去,除了把被子也裹到地上以外,还牵到床头的奖杯,猛的砸了她一脑袋,双手捂住头,眼泪瞬间飙了出来,真他妈疼啊!
  “大清早就一惊一乍的,是酒醒了不敢相信自己真的得了亚太金奖吗?”孟卿趴在床头看黎芫狼狈的模样,觉得甚是好笑。
  深深望着孟卿,黎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好像真的是重生了,还是回到拿奖后的第二天,也太讽刺了吧!
  在拿到亚太金奖之后,明面上各大采访都说她是业界新秀,第二个孟卿,可国内私底下谁不传言她跟孟卿的桃色新闻。可最可悲的是她竟无法反驳,她现在的一切确实是孟卿给的。即使是这个项目是她独立完成的,在旁人看来更像是出自孟卿之手,冠以名她的名字。
  她更记得,她深陷在舆论暗涌的风口浪尖上时,恰逢孟卿心尖尖上的白月光在国外结婚,孟卿宁可忍着伤心去扮演三好闺蜜,也对她的处境视若无睹。
  待孟卿回国之后她就正式提出辞呈,长达一年的纠缠、冷战、争吵……那时候的她们,相顾的嘴脸真是丑陋啊!
  抬手抚上孟卿的脸颊,黎芫笑着流泪,温柔地说:“孟卿,我们结束吧。”
  孟卿的表情逐渐僵硬,别过脸背对着黎芫。大清早发什么疯呢?昨天还把奖杯扔到她怀里抱着她说终于在追赶她的路上前进一大步,怎么睡了一觉就变了脸。
  搭在腿上的手捏紧又松开,孟卿起身留给黎芫一个背影,“你醒醒吧!”
  黎芫呼出一口气,看来孟卿根本没把她说的话放在心上啊。
  直到回国在机场分别两人都没再说话,孟卿坐上车的后座等了一会,看黎芫站在路边没打算上车的样子,倾身把车门嘭一下关上,摇下车窗冷冷地说:“我还有应酬,你先回家吧。好好休息,明天晨会之后还有个专访。”
  原本不想搭理孟卿的黎芫鬼使神差低下身给孟卿鞠了一躬,歪着头看车里孟卿的侧脸,说了一句:“好的孟董。”
  看到孟卿气得发抖,摇上车窗扬尘而去,黎芫蹲地上面无表情笑了几下,真是痛快啊!
  黎芫回家了,回到自己买的两室一厅。她不是当年刚拿奖开心到跳脚的黎芫,经历了之后的种种,她无法说服自己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般继续住在孟卿给她买的两人的‘爱巢’里。
  回家摸到自己一手置办的家具,黎芫把自己摔进沙发里,活着的感觉实在太好了!
  黎芫在沙发上刷手机点了三份外卖,麻辣烫、小笼包、炸鸡,放纵自己把以前很想吃但为了保持身材不敢吃的一口气吃到撑。吸吸酸涩的鼻子,黎芫吃太多肚子不舒服,将笔记本放在餐桌上,站在桌前敲完辞职信。
  从OA系统发送给关键人之后黎芫站在阳台上呆呆地望着下面车水马龙。
  以前的孟卿多美好啊,大二那年学校组织留学归国杰出校友讲座,普林斯顿大学建筑及城市规划硕士,最年轻的亚太金奖得主,孟卿在台上侃侃而谈,实在太过耀眼,认真又专业的样子,倾倒众人,黎芫默默记下这个漂亮学姐的联系邮箱,暗戳戳的在临走时抽了一张实习申请表。
  后来大四那年黎芫当真进了孟卿所在的公司实习,再后来孟卿将她推荐给她的研究生导师,一路顺风顺水。
  当时同一届的同学相当羡慕黎芫的好运气,而只有黎芫知道,她的好运气不是遇上孟卿,而是半推半就爬上了孟卿的床。
  她喜欢孟卿所有的样子,工作时认真的表情,熬夜后的黑眼圈,甚至是孟卿在喜欢的人面前那含情脉脉的模样,她都喜欢。
  但孟卿只喜欢她的身体,她的乖顺,她的不争不抢。
  一晌贪欢最终变成了如今不伦不类的关系。但凡孟卿有那么一点真心实意的喜欢,她都会奋不顾身,甘之如饴。可决裂边缘的孟卿却一直问,你要什么?我能给你什么?她哪里比我好,她能给的我哪样给不起?
  黎芫从最初的错愕到最后的习惯。失望至极。
  罢了,自己的心意这么多年她当真就毫无察觉?她不过是不在意而已。
  第二天黎芫神清气爽踩着轻快的步子走到车库开车上班,只是在系好安全带之后不自觉拿起手机打开车辆GPS定位软件,啊,看,孟卿昨晚也没回家嘛。
  丽景酒店,呵,是有多不屑,才会在她提出离开之后还能沉迷酒色?是有多寂寞,才会对那种事情这么狂热呢?
  踏进公司之后,闻到各式各样的香水味,黎芫觉得头疼。孟卿这豢养后宫佳丽三千,这么多年没打架也真是奇迹。
  当初孟卿说要建立一个纯女性的公司她还崇拜了小一年,直到公司里都塞进孟卿从各大学校招回来的小姑娘,看她们的面孔只想到实习时期的自己。黎芫有些自我敬佩,整天面对这群莺莺燕燕,还得让自己专注工作不去胡思乱想其中哪个被孟卿翻过牌子。现在想想真是……恶心。
  秘书张琪琪看黎芫到了小跑步过来低声对黎芫说:“黎总,孟董已经在会议室了,看起来表情不太好。”
  黎芫随意应了一声。坐了半天飞机,回来又是应酬又是笙歌的,表情自然不会好,累的咯。
  掐着点慢吞吞走到会议室,里面却只有孟卿一人,黎芫挑眉,有些不懂孟卿想搞什么鬼。打开投影,播放PPT,黎芫例行公事正常报告。
  还没说到重点,孟卿就打断她,“你昨天没有回家,去哪儿了?”
  “我回家了,自己家。”黎芫索性也不装样子,把椅子转动到朝着孟卿的方向一只手搭在腿上有意无意来回动着手指,另一只手撑着桌子。
  “谁?”
  “呵。”又来了。
  “你跟谁好上了?洛丽涵吗?”
  “说不准哦。”
  上辈子黎芫就算是气到失智也极力撇开这可笑的绯闻,甚至在众矢之的时洛丽涵给她抛出橄榄枝她都果断拒绝。为了这辈子少些纠缠,黎芫说出模棱两可的回答,让孟卿厌恶她最好,她趁机跳槽到对头公司,虽名声不好,但还能继续创作,决不能再混到什么破杂志社去了。
  黎芫看孟卿皱眉质问的神情,翻开拿进来的文件夹,从桌上滑到孟卿面前。
  辞职信三个字,太醒目,字号巨大加粗居中,让人想不注意都难。亲眼看到比她昨天接到OA平台短信更加难受,孟卿将纸撕碎,“我不好吗?”
  “挺好的。”黎芫说得坦荡,让孟卿有些不找头脑。
  “那……为什么,要走?”孟卿没想到听到黎芫夸她,竟然比听到黎芫要走更加紧张。
  “行业内跳槽什么的,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嘛?或许少了中间的利益关系,我们还能做朋友兼友好校友呢?”
  黎芫说得云淡风轻,孟卿的心里已然惊涛骇浪,朋友?呵。“新绿洲的楼盘项目昨天拿下了。准备一下吧。”
  说完孟卿就起身离开,黎芫啧了一声又陷入沉思,新绿洲的项目她记得是她提出分开之后才拿下来的,早了大半年,果然还是有不一样的地方。只是一样的是她想离开的心,甚至更加坚定。
  ※※※※※※※※※※※※※※※※※※※※
  新文,谢谢观看~喜欢的话点一下收藏哦~
  接下来是一波宣传:
  预收文:你也要相亲?[娱乐圈]
  食用指南:娱乐圈、同性可婚、破镜重圆、甜文。
  完结文,专栏可收,一刷到底不怕坑,爽歪歪:
  《快跑,师傅看上我了!》
  《有且仅有一个正确选项》
 
 
第2章 酒醉
  距离上次见到孟卿已经过去半个月,黎芫也落得清闲想想之后该怎么处理才能跟孟卿好聚好散,她只是不想再跟孟卿纠缠不清,但她也知道只要还想在这个行业混,就不可避免有所接触。
  孟卿除了她所在职的‘沫知’还投资了五个公司,除了本身的设计工作,还有大大小小的管理事宜,加上校企合作和学术研究,恼得孟卿焦头烂额。而她和孟卿的日常除了公事、应酬就是上床,直截了当,甚至两人私下吃一顿饭的时间都腾不出来,或许这是孟卿喜欢的相处方式,但却不是她想要的。
  啊,除开感情,孟卿呐,其实真的是很厉害的一个女人呢。
  听到门铃声时的黎芫正盘腿坐在餐桌椅上研究最新的采购数据,想着该去置办一个办公桌,老是在吃饭的地儿工作,太惨了!
  起身疑惑地走到门口,她这个房子应该没人知道的,点开监视屏幕,只看司机带着尴尬的表情扶着那个醉醺醺的妖孽,“黎芫,我知道你在里面……你给我开门……黎芫!”
  孟卿自言自语完一个劲按门铃,脸离镜头忒近,仔细点都能看到她苹果肌上的腮红。
  见一直没人应答,孟卿甩开司机的手将头顶在门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
  门是往里开的,感受到向内的拉力,孟卿瞬间站直,动动眼睛让自己清醒一点。
  可黎芫只是打开了一点点,抱着双臂将身子露在外面,根本看不清房子里具体什么样子。这般警惕的模样让孟卿很不满,“有人?不方便?”
  黎芫抿着嘴没说话,眼神示意司机离开,司机如获大赦,把手提包勾在孟卿手臂就溜了,连电梯都不等直接从消防通道走楼梯迅速离开。
  “你这么快就跟洛丽涵搞到一起了?”
  黎芫很直白地翻了个白眼。
  “你还不爽了?我被带了绿帽子我还不爽呢!”孟卿迈进房里,距离一下子拉近,黎芫很自然地往后退了两步,孟卿趁着空档把门推开,跌跌撞撞往里走去,“狗女女……洛丽涵,你他妈给我出来!”
  绿帽?说法可真新鲜!她绿了金主?要是真的倒也算扬眉吐气了吧!
  慢悠悠把门关上,黎芫回屋关掉电脑,坐在沙发上等孟卿巡视完。
  “哼,”孟卿在黎芫旁边坐下,在感受到黎芫挪开一些距离之后更是将人来回来挑起下颚,“为什么不回家?”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