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富二代在娱乐圈捉妖擒邪[重生]——痴嗔本真

时间:2020-01-19 08:09:48  作者:痴嗔本真

   书名:富二代在娱乐圈捉妖擒邪

  作者:痴嗔本真
  文案:前国师江一鸣,抬手点睛起龙脉,覆手天下顺昌,得名无数。
  要权有权、要钱有钱的大国师不曾想到,他再一睁眼,成了贵妇怀里呱呱啼哭的奶娃娃。
  奶娃娃长大后,成了一个让人头疼无比的大妖孽。
  “庄伯父,我看你印堂发黑,奸门狭窄凹陷,头顶有些绿。”
  “朱影帝,我看你唇薄口尖,面大鼻小,难负重名,这奖是买来的吧。”
  “庞制片,我看你三庭浮肿,步虚气短,家里养小鬼了吧。”
  前国师、现富二代把娱乐圈搅得天翻地覆,偏偏没人敢动他。
  “我!指腹为婚的那一位,可是个黑白通吃的社会人!”
  社会人钟晟沉声:是我。
  闷头吃瘪的炮灰甲乙丙:社会社会惹不起。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豪门世家 娱乐圈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一鸣 钟晟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装神弄鬼第一天
  装神弄鬼第一天·“我看你头顶有些绿”
  江一鸣其人,算是目前国内炙手可热的新锐小生了。
  国内隐形豪门江家所有人的心头肉、前司令官夏老爷子的亲外孙,说要来娱乐圈玩一玩,于是立即就被打包安排,专门为他开了一挡新人训练营节目,一路花路送出道。
  “鸣鸣想做什么做什么。”向来低调无比的江家人如是说道。
  “不懂娱乐圈的都给我去学,谁都不能让我宝贝外孙受欺负。”向来霸道无比的夏老爷子如是说道。
  隔壁钟家,看着江家小少爷长大、被定下娃娃亲的男人冷淡地皱着眉,修长有力的手指轻点桌面,淡声吩咐道:“准备一下,涉水娱乐行业,发展附属公司。”
  主战场在风投领域的总裁秘书:“……?”
  “目光要长远多面。”总裁如是说道。
  于是,江一鸣就这么横空出道。
  只不过他出道的方式有些与众不同,虽说是选秀出身,但真正让他火起来的,却不是靠能歌善舞——尽管他的确有一张很适合混娱乐圈的漂亮脸蛋——真正让他火了一把的,是他满嘴玄学跑火车。
  在夏家一手打造的《RESTART重塑训练营》节目里,他嘴炮怼导师,隔空开火嘲队友,微博认证大号天天刷沙雕段子“哈哈哈”转发刷屏。
  总之,新人不能做的他都做了,集火挨骂本事一流,标新立异得让人怀疑这是不是哪家富二代跑来玩票的。
  确实是。
  在最新一期的《RESTART重塑训练营》里,江一鸣穿着一身白色西装小马甲,高腰骑士裤,脚踩一双深棕色的高帮靴,闪亮亮得像是从童话故事里出来的小王子。
  江一鸣一出场,直播视频里的弹幕就炸了。
  【麻麻这个男人在发光!!】
  【我靠长得太优越了吧!!!!!】
  【无论看多少次我都必须得说:鸣鸣!麻麻爱你!!!快给这张脸买个百亿保险吧呜呜呜!】
  《RESTART重塑训练营》的舞台上,江一鸣和其他同台的选手唱跳完一首歌,站在台上等着对面导师评价。
  对面一个秃顶的中年男人捏了捏眉心,深深叹出一口气,他胸牌上“段费音乐制作人”几个大字,在舞台灯光下闪闪发光。
  他开口道:“很难评价你们的表现,我甚至在想,让你们选这首歌是不是错误的,你们简直侮辱了这首歌的品格。”
  【?????段费你他妈说人话!!我Ray宝都眼泪汪汪了呜呜呜,妈妈心疼】
  【秃驴你说啥!!】
  段费看不到炸成锅的弹幕,他继续说道:“气息不平,节奏踩错,从头到尾就没有一个值得夸赞的点。”
  “段费老师,我们只有三天时间练习全新的歌。”队伍里一个身材高挑的青年开口,他微喘着气解释,胸牌上标着他的名字“任重远Ray”。
  “三天?我给你们不止三天的时间吧?”段费眉头一皱,不悦地道。
  “因为我们有个同伴高烧,浪费了两天时间。”那人继续说道。
  江一鸣闻言,懒洋洋地抬了抬眼皮,看了眼开口解释的人,这话里推脱责任的意味不要太明显。
  他发出一声轻轻浅浅的嗤笑,不过忘记自己这会儿还带着麦克风,这声音在直播里明显得不得了。
  “……”
  一时间舞台上有些安静,开口解释的选手脸色难看起来。
  江一鸣见状,索性也不遮掩,他清了清嗓子开口:“就算高烧人家也坚持来了,总比莫名其妙让人等了一晚上、结果发现是去吃火锅的要兢兢业业不少。”
  【卧槽?】
  【鸣鸣你快住嘴!又要拉仇恨了!!】
  【等等,我记得几天前Ray是不是发了一条吃火锅的微博?】
  【哇所以?恶人先告状?没想到你是这样的Ray】
  【我看江一鸣是得了不怼队友不舒服的毛病吧?呵!】
  被怼的青年脸色微白,看起来像是一朵可怜无助的小白花,Ray抿了抿嘴没说话,只是微垂着头,立即让弹幕里的粉丝疯狂心疼、打抱不平起来。
  江一鸣见状,在心里又嗤了一声——这回他记得自己还戴着麦克风——他又转向段费,打量了两下,忍了忍没开麦,好歹是节目的导师,他自小受到的教育让他要尊师敬道。
  然而段费却没打算就此住嘴,他皱了皱眉说道:“江一鸣,注意舞台文明,不要阴阳怪气针对你的队友。”
  江一鸣挑了挑眉,合着刚才对方不算是阴阳怪气针对队友了?
  “另外,我说过很多次了,江一鸣你的唱腔行腔别总带奇怪的绵音,你以为你在唱什么?戏曲儿?态度一点都不端正,真让我怀疑你是不是来玩票的,压根没有一点比赛精神。”段费继续说道。
  【秃驴你说啥!?】
  【嘴贱是病,望你知】
  【今天段费烂嘴了吗?烂了】
  江一鸣半眯起眼睛,焦糖色的漂亮眼睛在舞台灯光的照映下,显得几分琉璃透质,漂亮极了。
  他嘴角一扬,一点也不恼地开口:“段费老师,麻烦你别把私人情绪带到舞台上来,这样显得你很不敬业。”
  “……”
  台上又是一片静寂,同台的几个选手都震惊地看向江一鸣。
  现场直播还在继续,节目组导演露出一脸兴奋,来了来了,收视高潮要来了!
  他立马指挥着摄像师傅赶紧分两个大特写镜头过去,一个怼段费脸上,一个怼江一鸣脸上。
  段费那张油光满面的秃头脸登时充斥屏幕,恶得屏幕前观众下意识都后仰开去。
  【天啊导演组什么毛病?!谁要看段费那张脸啊?!】
  【我要看好看的小哥哥!!!段费老男人给我滚啊!】
  段费皱起眉头:“我带私人情绪?你倒是说说我带什么私人情绪了?呵!无中生有。”
  江一鸣耸耸肩膀,看着飘到自己眼前的镜头,眨了眨眼睛,偏头一笑:“既然是您让我说的,那我就说了啊。”
  他一偏头,额前一小撮黑色小卷发也跟着晃了晃。
  【啊啊啊啊鸣鸣宝贝太可爱了呜呜呜!!】
  【妈妈呀这个大特写!!我宝贝的眼睛太好看了吧!!焦糖色甜甜的!我宝贝果然是焦糖做的甜宝!】
  【诶哟,江一鸣要爆料了?】
  【谁能想到有一天,我在选秀节目里吃着学员爆料导师的瓜?】
  【刺激】
  江一鸣有条不紊地开口:“我看你眼尾深陷纹、多疤痕,妻妾宫亮红灯……段费老师,我掐指一算,你头顶有些绿啊。”
  “……”
  这是整场直播不知道第多少次的全场沉寂。
  段费整张脸都绿了。
  紧接着江一鸣又不慌不忙地接了一句,“对不起,鉴于你头顶没头发,这个表述不太对,我重新问一下,你是不是被人绿了?”
  “……”
  【???卧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笑出鸡叫!!太硬核了吧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神他妈掐指一算!鸣鸣你是什么大宝贝啊哈哈哈,神棍吗?太可爱了吧!】
  【虽然这个导师爱鸡蛋里挑骨头,毒舌又没重点,我贼烦他,但是看见他那一脸震惊无助又弱小可怜悲伤的样子,我哈哈哈哈心疼】
  远在穿云大厦最高层的总裁办公室里,一个宽肩窄腰男模身材的男人“噗嗤”轻笑出声,惊得他对面的总裁助理连忙抬头。
  “钟总,怎么了?”总裁助理诚惶诚恐,觉得自己从那一声笑里听出了嘲讽和冷漠——毕竟这是钟总最常见的两种情绪。
  总裁摆了摆手示意无事。
  他弯了弯眼睛,整个人都显得柔和了。
  钟晟看着屏幕里的现场直播,他的鸣鸣真是可爱。
  n(*≧▽≦*)n
 
 
第2章 装神弄鬼第二天
  装神弄鬼第二天·“但凡有心的人,都会心怀敬畏”
  江一鸣说完那句话后,就真诚地眨了眨他那双焦糖色的眼睛,乖巧地站在舞台上,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
  段费脸色变绿,那厚厚的两片嘴唇一张一合半天,硬是没有说出一句反驳的话来。
  【卧槽不会真被说中了吧?】
  【戴绿帽了????】
  【要是假的肯定立马就跳起来反驳了吧!】
  【这都能瞎猫逮着死耗子……绝了】
  【我看江一鸣倒是说得有板有眼哈】
  【我专门问了下我师父,我师父给分析了一下段费的面相:凶相有灾,□□坎坷!我师父可是师从茅山道士的哈!】
  【……】
  眼看节目就要录不下去了,编导赶紧提示让边上其他导师来圆场,才勉强让节目继续进行下去。
  下了舞台后,江一鸣解开有些束缚紧绷的西装小马甲,松了松衣领。
  “江一鸣!你不在舞台上大出风头就不舒服是么?”先前被江一鸣怼了一脸的青年转身看向他,一张算是清秀的面孔却因为愤懑而显得有些狰狞难看。
  江一鸣扯了扯嘴角,觉得对方的脾气有些莫名其妙,“嗯?这算出风头?”
  江一鸣表示这才哪儿到哪儿,他要想出风头,可不是今天那么简简单单就结束了的。
  想他上辈子,堂堂一国之相,去哪儿还不是人头簇拥?那必须得有这样的阵势,才勉勉强强称得上是“风头”。至于节目那点小打小闹?江一鸣还没放在心上。
  他懒得和一个毛头小子计较,毕竟他是活了两辈子的人了,没必要。
  他翻了翻白眼,走过任重远的身边,却没想到被对方一把扯住手腕,往墙上一推。
  任重远比江一鸣高了近一个头,压着江小少爷抵着墙,看起来像是在搞霸凌似的。
  江一鸣猝不及防,脑袋磕在墙壁上,吃不起疼的江小少爷不受控制地红了眼睛,一双焦糖色的大眼睛眨巴出水汽来,看得任重远下意识松了手,往后退开一小步。
  “你、你没事吧?”任重远磕巴地问,他甚至心里生出一股愧疚来。
  江一鸣揉着钝痛的后脑勺,皱着眉看他:“你有什么毛病?对着男人壁咚什么?”
  任重远:“……”
  刚生出的那一丁点愧疚都因为江一鸣的嘴炮消散得干干净净了。
  任重远相信,假如江一鸣这张嘴没有那么讨人厌的话,他应该能把对方当成弟弟对待。
  江一鸣奇怪地看了眼默不作声的任重远,绕过他离开,这回他没被拦下来了。
  电视台的地下车库里停着一辆底盘敦实的黑色保姆车——全进口钢板、全进口引擎,总之抗撞且性能极好,光是这么一辆车,估计就比江一鸣参加选秀节目能分到的钱还要多。
  江一鸣钻进保姆车里,他的经纪人坐在里面,鼻梁上架着一个金丝边框的眼镜,见他进来,推了推眼镜道,“段费私底下联络了我。”
  “???”
  “他想单独和你约见一面。”经纪人继续说道。
  “为什么?”
  “大概是你戳中了他的痛脚。”经纪人波澜不惊地道,他抬眼看了看江一鸣,忽然眉头一皱,指着江一鸣微泛红的手腕问,“这是怎么回事?”
  “没什么。”江一鸣摆摆手,总不见得向自己的经纪人告状,何况那才是个孩子。
  他问道,“那你答应段费的见面了?”
  “我让他亲自和你联系,选择权在你。”经纪人说道。
  江一鸣闻言满意地扬起嘴角,“鲍老师办事靠谱。”
  经纪人鲍启文轻哼一声,“那麻烦江小少爷以后台上说话注意着点?也办事靠谱些?”
  江一鸣支着手肘搁在窗户上,懒洋洋地勾着笑,漫不经心地道:“节目组可不就喜欢我这样语不惊人死不休么?假正经。”
  鲍启文噎了噎,头疼又失笑地捏着眉心摇头。
  录完节目是晚上九点多,回到江家已经十一点了。
  老管家全叔立马给江一鸣倒了碗热汤来,江一鸣坐在沙发上小口小口嘬着热汤,没想到没过一会儿,他这一世的爸妈和大哥全都从卧室里出来了。
  “鸣鸣!宝贝,那个秃头是不是总是针对你?宝贝受苦了呜呜呜。”保养得当的妇人温温柔柔地抱住江一鸣,她身边站着一个穿着睡袍的老男人。
  老男人面上威严,端着架子开口:“鸣鸣,要不要换个导师?爸爸帮你找一个温柔的。”
  “爸,鸣鸣大了,受点挫折是应该的!”大哥江浔川不赞同地皱起眉头,还没等江母皱眉不悦,紧接着就听他对江一鸣说道,“鸣鸣,要是心里难受就来找大哥谈心。大哥已经找人好好和段费聊过心了,以后他有分寸的。”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