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权臣养崽失败后/奸臣他怀了龙种(古代架空)——浪棠

时间:2020-01-22 09:00:54  作者:浪棠

   《权臣养崽失败后/奸臣他怀了龙种》作者:浪棠

  文案
  生子文,注意避雷。
  CP:傲娇美人臣受v心机小狼狗帝攻
  成功把暴君幼崽培育成社会主义好青年后,奸臣云歇死遁去现代逍遥了。
  却突然被告知养崽失败,不得不回去继续任务。
  穿回去,云歇发现自己在龙床上。
  云歇:……卧槽?
  萧让望着醒来的人,微眯眼:“东窗事发,相父为了躲朕,竟不惜……假死。”
  云歇:卧槽!
  云歇享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待遇——吃饭有人喂,走路有人抱,睡觉有人垫。
  直到他……肚子渐渐大了起来。
  云歇边干呕边骂:“你个畜生!”
  萧让从背后搂住他,低笑两声:“你的畜生。”
  【深度扫雷+阅读指南】
  1.非典型古代宫廷文,非典型暴君,半沙雕半刺激文。
  2.逻辑完全为剧情和神转折服务,设定背景随口编。
  3.受能怀孕,但所有人包括他自己都不知道。
  4.攻是真畜生,不要对他的节操抱有任何期待,排雷。
  5.傲娇受,这个也排下雷。
  相父只是小皇帝对丞相的尊称,攻受无养父子关系,纯君臣关系,年龄差9岁。
  内容标签: 生子 年下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云歇 ┃ 配角:萧让,谢不遇,傅珏 ┃ 其它:
 
 
第1章 
  酒店房间。
  “哥哥,你想怎么玩儿?”
  说话的男生只裹着条浴巾,面庞青涩未脱,文秀俊俏,正用一双水汽氤氲的清纯大眼含情脉脉地看云歇。
  云歇望着男生的脸正出神,闻言心不在焉地问:“有什么玩法?说来听听?”
  男生的视野里,云歇穿着件白衬衫,正懒散地倚在窗边,腰细腿长,尽显身姿绰约风流。他面部轮廓极秀气,五官却秾丽无双,尤其是那双横波流转的桃花眼,闲淡散漫,悄无声息中令人心旌神摇。
  男生暗暗绷紧脚趾,笑道:“哥哥好像说自己没来现代前是个丞相?”
  云歇点头。
  男生想了想,撒娇提议:“那我扮演个出身贫寒,在官场备受排挤,走投无路只能献身丞相谋个出路的——”
  云歇立即想到了他的门生傅珏,脸色诡异:“……这个不行。”
  “好吧,”男生有点失落,随即眼前一亮,“那我扮演个流连花丛的纨绔子弟怎么样?虽然难度有点大……你我竹马竹马,断袖分桃,肥水不流外人——”
  云歇立即又想到了自己的死党谢不遇,脸色越发诡异:“……再换个。”
  “我想想啊,”男生绞尽脑汁想了会儿,突然兴奋,“有了!你是权倾朝野的大奸臣,我是饱受欺凌的小皇子,那一年,我五岁,你牵着我的手,让我管你叫爹,从此力排众议助我登基——”
  云歇身体陡然一僵,面色微变。
  男生见他不说话,还以为是感兴趣了,兴高采烈地往下说:“大奸臣当初看上的并不是小皇子的秉性能力,而是他那双无辜清澈的眼。小皇子渐长,生得俊雅美秀,弱质纤纤,越发惹人垂爱。小皇子在大奸臣的帮助下顺利登基,大奸臣向他索取报答,霸道残虐地将他变成了自己的禁|脔,夜夜囚|宠——”
  云歇对上男生有几分形似的脸,像是某种心思被意外戳破,显得有点窘迫。
  “……这个真不行。”
  男生却不依:“试试嘛!”
  他往柔软的大床上一躺,摆了个弱小无助又可怜的姿势,泫然欲泣。
  “相父……”男生试探地叫了声,带着哭腔,声音极软,支离破碎。
  云歇听到这个熟悉的称呼,再加上这个语调,脸色骤变,胡乱提起桌上的西装外套,疾步向外走,几乎是落荒而逃。
  “哎哎哎!怎么走了!”男生撑起身,在他背后发懵。
  他是在gay吧遇见的云歇,当时云歇就坐在吧台明暗交界处,一个人心不在焉地喝酒,陆离的光打在他脸上,一时惊为天人。
  男生没抱一点儿希望地上去搭讪,云歇盯着他的脸看了会儿,却意外地同意了他的约炮提议……
  他刚还给小姐妹偷发了云歇照片,准备搞定他回去大肆炫耀呢,这突然走了……
  云歇粗|暴地开门,一群听墙脚的没有半点防备,因着巨大的惯性齐齐摔在门口,叠起了烧饼。
  云歇的手还握在门把手上:“……”
  最顶上的烧饼抬头,露出了张云歇熟悉的脸。
  “嗨……”靓丽女人尬笑,“大奸臣,好久不见啊。”
  她打完招呼自己都觉得脸僵得要掉了。
  女人爬起来,整理整理衣襟,假意轻咳两声,缓解这被突然抓包的巨大尴尬。
  谁也想不到这家伙箭在弦上还能学柳下惠坐怀不乱啊……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云歇懒得和女人计较,胡乱套着外套:“你们四有五好局那么闲?没事儿喜欢听墙脚?还满意么?”
  “满意满意,玩得挺野啊,怎么样,现代比你们古代有意思多了吧?你们古人哪有这么开放?”女人嘿嘿笑,作势要和云歇勾肩搭背,“怎么不继续了?相父?”
  女人学着叫了声,嬉笑调侃。
  “没那爱好,”云歇毫不留情地挑开她胳膊,稍显不耐,“别跟我贫,有事说事,没事滚蛋。”
  “这么不怜香惜玉啊?”女人嗔怪。
  云歇审视着女人的脸,直到她面红耳赤才轻飘飘道:“你明显不在香和玉的范围。”
  女人气得跳脚想回怼,但又念着要紧事,深吸一口气,面色凝重道:“跟我走一趟吧,萧让黑化了。”
  *
  四有五好局办公室里。
  女人连珠炮似的:“萧让以前多乖一小孩啊,长得就够让人母爱泛滥了,偏偏还嘴甜粘人,我给你说,我好多同事以前可都是他的妈妈粉,天天上班闲着没事干就在那叨叨‘哎哟可爱死了妈妈亲亲’,然后暗戳戳地骂你不干人事,天天调戏欺负那么个小可怜,结果现在可好……”
  “我怎么就不干人事了?”云歇头疼,“你说重点。”
  “我这不就要说了嘛,”女人白他一眼,“他现在完全变了个人,就、就整的跟周幽王、商纣王似的,用你们那的话说,叫……暴戾恣睢,砍了好多人脑袋!好像有个大臣听说他传召,直接给吓死了,而且他现在还忙着打仗,周边几个国家都瑟瑟发抖……”
  云歇听到这不乐意了,插嘴道:“周幽商纣,那叫昏君,萧让那顶多算个暴君,暴君怎么了?秦皇汉武也算暴君,都穷兵黩武,照样青史留名,再说人家被吓死了,还能怪到萧让头上?只能说他自己心理素质差!你讲点理行不?什么强盗逻辑?”
  “你这会儿还有心情护犊子!”女人被气了个半死。
  云歇不理会,又问:“黑化原因呢?”
  “不知道!莫名其妙就黑化了!善后部门什么都没查出来!”
  女人也觉问题棘手。
  他们四有五好局掌管万千小世界,致力于将每个小世界的天命之子培育成四有五好青年,以维系小世界的和谐稳定。
  萧让是437小世界的天命之子,因为童年的巨大阴影,按照原有轨迹,长大后极有可能成为嗜杀成性、冷血无情的暴君。
  云歇则是隶属437小世界的短命鬼,本来只有十五年阳寿,后来被他们选中,续命十余年去向萧让传播社会主义。
  任务完成后,他们给云歇现代准入证,让他开始新的生活,却没想到……
  云歇意识到不对:“我明明才走七天,你忽悠谁呢?”
  女人摇头:“这里的一天,在那边相当于一个月。”
  云歇抓了下凌乱的碎发,有点暴躁:“七个月也很短啊!”
  小兔崽子真不省心。
  “那你的意思?”
  “我现在就走。”
  女人听他表态,一口气顿松。
  云歇蹙眉又道:“我怎么回去?我在那边不是已经死了么?隔这么久,尸体得腐烂成什么样了?”
  “放心,你肉身完好无损,就是为了避免这种情况,任务者离开原世界后,肉身会被保留三年。”
  云歇乐了:“那我诈个尸?从棺材里爬出来也是不错的体验。”
  女人听到这句,一拍脑袋想起来:“我差点忘了,善后部门派去的人带回点消息,这消息在你们那边也算家喻户晓了,三岁小孩都知道……”
  “你能不能少点铺垫?”
  “那个……铺垫还是必要的啦,你做好心理准备,”女人目光躲闪,讪笑道,“就、就你的尸体不在棺材里。”
  “那在哪?”
  “事实上你前脚刚死,萧让后脚就叫人刨了你的坟……”
  云歇一口气没上来差点厥过去:“……所以?”
  女人语气小心翼翼:“……也许你的尸体现在被丢在哪个不知名的乱葬岗?”
  云歇气极反笑:“过着朝饮甘露、暮浴月光的美妙生活?和一些可爱的小动物相伴,比如狼和秃鹫?他们的唇舌照顾到我的每一寸肌骨,然后我感受到了灵与肉的升华?”
  女人憋笑,使劲点头。
  云歇瞬间变脸:“我去他丫的!”
  女人笑出声,假模假样安慰:“毕竟你是奸臣嘛,你看咱那什么张居正,生前多牛逼哄哄为国为民的,死后还不是差点被掘坟鞭尸,你自己之前干那么多缺德事,摸摸良心,有这结局,真不意外。”
  云歇冷笑站起:“他装得倒是人模狗样,原来在这等着我呢。”
  “你去哪儿——”女人看着云歇疾步往外走,顿时傻眼了。
  “传送部,”云歇偏头,倚在门边懒散笑,“回去用父亲的棍棒好好鞭策他。”
  女人愣在那儿,回味了下,云歇那话怎么好像有点荤呢……
  女人愣了好一会儿,猛地想起什么,追了出去,对着已经走远了的云歇吼道:“传送部在右边!”
  左边的云歇身体肉眼可见地僵了下,随即若无其事地掉头往右边走。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啦,评论发小红包~
 
 
第2章 
  云歇已经做好了在乱葬岗挨饿受冻的准备,穿回来,却发现自己躺在柔软馨香的床榻上,身上盖着暖意融融的锦被。
  云歇茫然坐起。
  他在哪?
  近处的床幔雕龙绘凤,空气中是清扬不腻的蚁沉香气。
  莫名熟悉,一时半会儿却又想不起来。
  身上的衣服稍大。
  嘴唇微微发干,云歇下意识舔了下,突然“嘶”了一声。
  他一脸茫然,扬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唇,那里……有两个破裂的小口子。
  他死遁之前不小心咬破嘴唇了?
  云歇也没太在意,正欲下床查探,听见外边掀珠帘声,立即阖眼躺好,准备装会儿尸体了解下具体情况。
  萧让进来,随手脱了被雪沾湿的锦袍,露出穿在里面的……丧服。
  纷华靡丽的寝宫内,他一身白衣更显格格不入。明亮的烛火照出他令人屏息怔神的清湛面容,剑眉凤目,挺鼻薄唇,气质清润和正,沉静端庄。称得上是仙姿佚貌,比之潘安沈约不让分毫。
  世人口中阴鸷暴戾、残虐不仁的帝王,却是这样一个外表光风霁月、潇散出尘的翩翩少年。
  萧让疾步走至床前,修长白皙的指轻挑开床幔,静望着龙床上那个永远陷入沉睡的昳丽男人,紧抿的唇渐松,眉心悄然舒展。
  “偏要教我什么历史唯物主义,说鬼神一说乃无稽之谈,要不然我现在还能盼着哪个神仙起死回生,真是一点念想都不留给我。”
  萧让声如清泉,落到云歇耳中却不啻于惊雷。
  他绝无可能听错,那是小兔崽子的声音。
  他在萧让床上……
  难怪那么熟悉。
  可他不是刨了自己的坟么?他还以为小兔崽子恨他,这才要让他死后都不得安宁,为世人所讥贬。
  现在看,这事儿还有转圜的余地。
  萧让叹气,坐过去,动作极轻地将人抱到身上。
  云歇浑身僵硬。
  他这是……表达孺慕之情?那也该是萧让坐在他身上……
  他似乎喝酒了,身上味儿挺浓,可他之前不是一沾就倒么?
  萧让从袖中掏出一方染血文书,展开在云歇眼前,倏然笑了,眉眼弯弯:“相父你看,大昭国,就是你之前骂的那个娘娘腔国,投降了,这是降书。”
  大昭?那个兵力雄厚的大昭?
  投降了……
  云歇越发糊涂,还没来得及思考,萧让已将文书揉成球,胡乱一丢,凑近怀中人惊艳绝伦的脸。
  炙热的呼吸悄然喷洒,伴随着烈酒的辛辣甘甜,云歇一瞬间神经紧绷。
  小兔崽子之前邀功,难道是想……亲他脸?
  他们以前就这样,小不点萧让做得好,云歇就奖励他亲自己脸一下。
  云歇只是没想到他这么大了还要亲亲。他觉得无奈好笑之余,心下不由软和了几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