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镜花水月终成缘——石头小城

时间:2020-02-03 17:46:11  作者:石头小城

 

 
  简介:
  萧皓轩是大燕的宣王,也是万民认可的未来太子。但他太过冷漠,再美的人儿都熟视无睹,直到遇见夏晨欢……
  第一眼,萧皓轩就把夏晨欢错认成那人。他深藏在心底的不堪欲望全被夏晨欢燃起,熊熊烈火,不灭不休。
  夏晨欢从小就知道自己的身份,说他是夏国的皇子,倒不如说是夏晨瑜的侍从更贴切。
  直到燕夏两国联姻,他顶着夏晨瑜的身份替嫁到燕朝。本以为也许能低调度日,萧皓轩却强硬的闯进了他的世界。
  那人冷漠无情,却不经意流露出温柔爱怜。
  夏晨欢的一颗心乱了,他不该忘了身份。这是不属于他的夫君,不属于他的情爱。
  萧皓轩在夏晨欢的身上找寻他人的影子,夏晨欢在萧皓轩身上倾覆他人的爱恋。
  镜中花,水中月 。
  疑是阴差阳错,谁曾想千金一诺,此情悠悠竟为何?
  镜花水月终成缘。
 
 
 
第1章 联姻
  天边的朝霞漫延开来,照亮宏大的燕京城,唤醒城中的商贩农夫。伴随着吵闹的人声,大燕国的帝都缓缓醒来,展示着其生机勃勃的一面。
  城中央四面高墙红瓦笔直矗立,侍卫驻守,彰显皇宫的肃穆不可侵犯。
  正中央的崇德殿琉璃绿瓦,金柱龙雕,庄严大气。殿内群臣林立,均恭谨噤声,待宫内金钟一响,行礼高呼。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声响在殿中回荡,竟有些震耳欲聋,让人不得不生出敬畏之心。
  萧楚屹大步走上金漆雕龙的宝座,摆袖而坐。龙椅上的人星眸剑眉,高额挺鼻,一双凤眼微眯,散发出逼人的气势,让人不敢直视。果真是君临天下的霸主。
  “众爱卿平身,上奏吧。”
  萧楚屹开口,微微颔首。殿中之人才都直起了身子,依次上前禀奏。
  要说众臣个个是人中之龙,自有气节,可谁都无法否认队伍顶端的男子是最耀眼的。
  身高七尺,修长精壮,配上华美的朝服,连背影都让人移不开眼。
  男子静默地看着龙椅上的皇帝,不卑不亢,有着丝毫不弱于萧楚屹的气场。明眸薄唇,面容与萧楚屹有五分相似。只是多了些冷漠凌烈,少了分从容戏谑,同样英俊帅气,毫不比他的父皇逊色。
  这人便是萧皓轩,皇帝萧楚屹的长子,大燕国的宣王。
  萧皓轩默默听着众臣禀奏,心里犹如明镜一般。边境巡防,工事进展,官吏考察……这些自己都已提前知晓,只是了然的挑了挑眉。
  父皇拨了三分的政事与他督办,加之手上文理阁的消息。萧皓轩在朝堂上耳聪目明,竟没有什么瞒得过他,难得住他。
  萧楚屹一面看折子一面听奏报,瞄了底下的皇长子一眼,满意的勾起嘴角。这个儿子向来让他骄傲放心,总一幅雷打不动的样子,倒比自己还显得沉静。
  想起昨天接到的国书,萧楚屹笑的更深,这回能见到皓轩变脸了吗?
  早朝在邻近两个时辰的时候结束,群臣恭送皇帝离殿。
  萧楚屹起身,看了萧皓轩一眼。“皓轩,随我去御书房。”
  “是,父皇。”萧皓轩直起身跟在萧楚屹后面。
  萧楚屹进了御书房明显随意多了,眼神也柔了几分,坐到茶桌旁,示意身后的人坐下。
  萧皓轩颔首坐到皇帝的对面,等着他发话。
  萧楚屹抿一口茶,漫不经心的说,“昨天大夏国的使者带来国书,夏国同意了我们的边际贸易协定,也愿意与大燕交好。”
  萧皓轩点点头。夏国自古是大燕的左邻,两国战战合合,关系时好时坏。
  直到萧楚屹登上帝位。大燕国定民安,工农商贸蓬勃发展,领土也一扩千里,周边国家纷纷与之交好,夏国这才安静了下来。
  这国书的内容萧皓轩早就料到,他看向萧楚屹,等着男人的后话。皇帝该不是只要与他通报信件吧。
  萧楚屹指尖轻敲木桌,语气里是少有的无奈,“夏王想要与皇室联姻”,说着看向萧皓轩。
  萧皓轩轻轻皱眉,下一刻立马松开,一副处变不惊的模样。
  皇帝短短的一句话,萧皓轩却是听懂了。
  夏国想要联姻,一是想要建立较稳定的联盟,二是想在宫廷培植眼线势力。这是贸易的条件,无论如何是不好拒绝的。
  萧楚屹特意把他叫到御书房,而不是在早朝与王公贵族商议,说明大夏求的是嫡亲的皇子公主。自己之下的皇子公主尚不满十岁,娶不了,更嫁不了,那……
  萧皓轩点点头,沉声道,“请父皇即日就派遣使者前去求亲,宣王妃的名分夏国该满意了。”
  萧楚屹一愣,笑出声来,对面的人还是面无表情,根本看不出刚为自己定下终身大事。
  萧楚屹话里带了分调侃,“你也不问问是公主还是皇子,叫什么名字,长的好不好看?”
  萧皓轩面不改色,“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是燕夏两国的联姻,是可保国境安稳的协定。”
  萧楚屹在心底稍稍感叹,皓轩果然是自己的儿子,像极了二十岁的自己。婚姻当作交易,心里装不下任何人。若不是他遇上顾遥,大概永远都想不到自己也会有痴情的一天。
  想到自家皇后,萧楚屹的眼神瞬时放柔,嘴角微微上扬。
  萧皓轩看着父皇的变化,眸色暗了几分,避开眼神直视。
  萧楚屹叹口气,“顾遥知道你没有喜欢的人,他也从来不逼你成亲。一直等着你选定人,立马上门给你提亲。”
  萧皓轩听罢露出个淡淡的笑容,一瞬即逝,“我知道,顾遥从不强加于我,但不是每个人都能像父皇遇到顾遥。我并不排斥指婚,对我来说这个联姻是最好的选择。”是利益最大化的交易,萧皓轩把这句留在了心里。
  萧楚屹不笑了,神色认真,“我本不是要你立即同意,只是这次联姻确实难以推脱。”
  萧皓轩点点头,利益轻重他当然知晓。
  “对方是夏国皇后嫡亲的双儿,夏晨瑜,身份配你倒也不差。听说长的十分俊美,又精通古史乐理,温柔识大体,我原想让你看过画像再考虑考虑。”说到最后萧楚屹都觉得自己好笑,话语间竟像媒婆一般。
  萧皓轩倒是无所谓的摇摇头,“父皇下旨吧,这门亲事我同意了,不用再考虑。”
  萧楚屹看了他半晌,一颔首,“好吧,左右两个月婚期就能定下来,到时自会让礼部好好操持,不用你费心。”
  萧皓轩起身行礼谢恩,云淡风轻的模样,“谢父皇恩典。”
  “嗯,你去未央宫看看顾遥吧,也好久未去请安。”萧楚屹挥挥手,让人退下。
  萧皓轩来到未央宫的时候,正巧碰到顾遥在教四皇子五公主念书。
  那人并未着皇后的仪服,一袭青衣更衬的他玉树临风。精致的眉眼微微皱起,似乎是不满意小调皮们的抄写,各敲了两个脑袋瓜一下,无奈的笑了。
  萧皓轩眼光流转,竟移不开眼。岁月似乎忘记了顾遥,这个人还是一如他初见的时候,美的不似凡间之人。
  萧皓源和萧皓珺瘪了嘴,同时伸出手摸摸头。委屈的表情如出一辙,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是龙凤胎。
  两个机灵鬼一抬头看见萧皓轩站在殿外,圆溜溜的眼睛一亮,丢下毛笔,跳下椅子,迈着小短腿就朝萧皓轩奔过来,“皓轩哥哥,皓轩哥哥……!”
  萧皓轩微微弯了凤眼,露出难得一见的笑容,冰山融化也不过如此。他抱起撞了满怀的宝宝们,一手一个走进内殿。
  “皓轩哥哥你好久没来看我们,我可想你了。”萧皓珺蹭蹭萧皓轩,笑的灿烂。
  “皓轩哥哥要上朝很忙的。”萧皓源鄙视的看自家妹妹一眼。虽然他也很想皓轩哥哥,可要他这么撒娇是不可能的。
  顾遥走过来装做生气的把两个小家伙放到地上,“别以为皓轩来了就可以不练字,去书房把字练完再出来。”
  皓源和皓珺委屈的眨眨眼,娘亲虽然平时很温柔,但是从来都说一不二,连父皇都要听话的!
  哎,两人苦大仇深的一步三回头,朝萧皓轩挥手,进书房练字了。
  萧皓轩敛了笑意,跟着顾遥到桌边坐下。他知道这人有意支开宝宝,定是要问他婚事。
  果不其然,顾遥带了抹笑,有些小心的开口,“你父皇同你说过了吗?大夏国要求联姻的事。”
  萧皓轩点点头,“嗯,我已经同意,父皇即刻会遣使去求亲的。”
  顾遥一愣,没了笑意,不赞同的皱起眉头,“成亲怎可仓促,我明白你在国事上的考量,但毕竟是要朝夕相处的人,名义上的王妃。先见一见再……”
  “没必要”,萧皓轩打断顾遥,“你知道我并没有中意的人,今年也已弱冠,该纳妃了。”
  顾遥叹口气,萧皓轩确实早该成亲,二十岁在古代应该是好几个孩子的爹了。顾遥总想着恋爱自由,不愿强塞给他,倒是落得个为母不慈的名声。自己是皓轩名义上的母后,孩子的婚事不放在心上,可不是不尽责吗?
  顾遥想着就笑出声来,惹的皓轩疑惑的看他。
  “我知道,可是好歹给你指个熟识的,也……”
  萧皓轩接到,“都说夏晨瑜俊美无比,又知书达礼,温柔善良,身为一国的嫡子配我也不差。你哪还能找到更好的?”萧皓轩没说自己根本不在乎夏晨瑜什么样,他只不过当完成交易。这招对他父皇管用,对顾遥可不行。
  顾遥撇撇嘴,皓轩性子倔得很,做的决定十头牛都拉不回来。顾遥不说话了,可还是护犊心切,那消息十万八千里传过来,鬼才知道是温柔还是跋扈!
  萧皓轩怎么不知道他心里所想,终于笑了笑,打趣道,“好了,你赶快把聘礼准备好,娶进门就知道漂不漂亮了。”
  顾遥翻一个白眼,刚想反驳,两个小家伙就一前一后的冲出来。
  “娘亲,我们写完了!”
  “皓轩哥哥,你陪我们去看马吧!”
  “嗯嗯!找思楚和念屹哥哥一起去!”
  萧皓轩站起来朝顾遥点点头,后者无奈的挥挥手,他这才抱起皓源和皓珺出了门。
  顾遥不安地看着远去的背影。
  罢了,皓轩已不是当年那个需要自己保护的孩子。说不定娶个王妃,那宣王府也不再冷清。
 
 
第2章 替嫁
  夏晨欢避开殿前进进出出的宫女,走到桌后坐下,把刚刚清点好的嫁妆勾选。
  “明珠十斛,玉镯十对,龙凤佩五双……”当真是夏王嫡亲的双儿出嫁,拉嫁妆的车怕是能绵延好几里。
  可是,夏晨欢抬头看向坐在殿中的准新娘,浓眉大眼,明眸皓齿,肤白若雪。明明美丽非常,却咬唇生着闷气,皱眉冷眼旁观忙绿的宫人,好像恨不得他们全都消失不见。
  夏晨欢眨眨眼,不愿去触霉头,转身继续核对玉器。
  夏晨瑜不想嫁给大燕宣王,使者第一天来求亲的时候夏晨欢就知道了。那天晚上夏晨瑜同皇帝皇后不顾形象大吵一架,平时高贵典雅,翩翩公子的模样不复存在。
  皇帝砸下的瓷杯碎片划伤夏晨欢的脸颊,但他仍然静静的跪着,仿佛完全没有察觉到。
  回房之后夏晨瑜把屋里能砸的都砸完了,夏晨欢只是低头不语,不可察觉地叹口气。这一个瓷器不知够平常人家吃多少年,现在一下碎了几十个,真是可惜。
  可他没有阻止,也不收拾。现在上前只会把气惹到自己身上,这是小时候夏晨欢用无数惩罚换来的教训。
  其实夏晨欢能理解夏晨瑜为什么发这么大的脾气。夏晨瑜作为嫡亲的双儿,从小就是讨喜的美人胚子。而且聪明机灵,皇帝皇后捧在手里的疼爱,含在嘴里都怕化了。
  夏晨瑜一天天长大,生的越发美貌。加之琴棋书画无一不通,名声越传越大,众人越捧越高,求亲的人络绎不绝。
  可是夏晨瑜却不满足于此,他才不要随随便便嫁给一个素不相识的人。他的夫君必然要样貌品行,政事武功一样不差,最重要的是得能让他动心,会疼他宠他才行。
  可现在父皇母后不仅要他嫁给一个素未谋面的人,更要他远走自己的国家,嫁到大燕国去。完全把他当成外交的棋子。
  这!夏晨瑜怎么可能答应!
  夏晨瑜整整闹了两个月,绝食,逃跑,沉默抵抗。本以为父皇母后一定会心疼他,收回成命,再为他挑一户钟意的人家。
  可这次宠着夏晨瑜的皇帝皇后狠下心,无论如何都要让儿子嫁到大燕,将人死死囚禁在宫内。任他怎么闹腾也不退步,堪堪还是就到出嫁的日子。
  这下夏晨瑜貌似认命了,又恢复以往高贵冷艳的模样。甚至还自己挑随从嫁妆,安安静静的坐着,等着时辰到了便要上车嫁往大燕。
  夏晨欢忍不住转身瞥夏晨瑜一眼,他心里总是不安稳。以他对夏晨瑜的了解,这人怕是不会安安分分的嫁到大燕。
  两国联姻,若稍有差池,不仅他们随嫁的人性命不保,国家间随时都可能发动战争,介时必是生灵涂炭。
  夏晨欢叹口气,一个人就能换得天下安定,皇帝又怎么会不答应。与这个皇位比起来,远嫁一个爱子又算得了什么呢?夏尘欢只盼着这个道理夏晨瑜能懂,不要再多生事端。
  大概真圆了夏晨欢的愿,送嫁的队伍浩浩荡荡走了半个月,平安无事抵达夏燕两国边境,靖城。
  明日,夏晨瑜会由燕国的天武军护送进燕京,夏国的军队就此折返。
  夏晨欢这时正端着夏晨瑜的晚膳走回房中,心里的石头松了不少。这一路走的安稳,只要进了燕国的地界,夏晨瑜就是想闹也闹不起来。
  夏晨欢敛了神色,进门伺候着人用膳更衣,看天色晚了,准备退到侧室休息。可他刚走一步,突然两眼发花,头晕的厉害,还没说出话就晕过去。
  夏晨瑜看着昏在地上的人笑的奸诈,和一旁的侍女将人搬到床上,又点了夏晨欢几处大穴,这才赶紧收拾起细软来。
  等到夏晨欢悠悠转醒,对上的便是夏晨瑜似笑非笑的脸。
  他一惊,脑子瞬时清明,猛地想要起身,却发现自己一个指头都动不了,只能颤声说,“皇兄,你这是干什么,快解开我的穴!”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